第十五章 相互制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我笑着:“但你放心,我不喜欢女人。”

    当即,她的脸又白了一分,她自然听得懂我在说什么,不喜欢女人,就是喜欢男人。

    “所以……”我慢条斯理得宽衣,“你要看住我,不然我就难保你那几个老公的清白。”

    “你敢动他们!”小九激动地揪住了我的衣领,“如果你动他们一根头发,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你那么激动做什么?”我疑惑地看着她因为生气而又涨红的脸,“用不用得着同归于尽这么严重?大不了我找些理由全休让给你。”

    “不能休!”三个字,喊得比之前更加响,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些男人,紧紧联系着她们风家势力!

    “好啦好啦,不休就不休。”我拉开她揪着我衣领的手,躺在了(床chuáng)上,“我可要睡觉了。”

    “路人甲!”小九扯着我的衣服,“你听着!今后你做任何事都要经过我的同意!听见没!”

    “呼……呼……”这些男人,碰不得,又休不得,冤孽……

    “你这个,这个……混账男人!”

    “呼……呼……”哎,这些男人都被软(禁jìn)了……

    “该死!为什么会是个男人!不行,我不能跟你睡在一起。”

    “呼……呼……”这其中,要除去影族的南宫秋玥,皇后和皇帝派来的探子楚翊和淳于珊珊,以及跟风清雅有协议的后弦,剩下的……都是什么背景?

    “你滚下面去!”

    “呼……呼……”我会永远呆在风清雅这个(身shēn)体里吗?看她这么抓狂,我倒是宁可跟她互换,做小孩有什么不好,而且还是男人,都不用担心吃亏。

    “混蛋!睡得跟猪一样!”

    这天夜里,做了个梦,梦见我成了小九,然后慢慢长大,和那些男人bl。纯洁的梦里居然没有任何的画面,夜半醒来的时候嘴角还挂着微笑,我也有纯洁的时候……

    小九的训练在第二天卯时开始,那时我还在睡觉,应该是对我的不信任,小九哭着闹着要我一起,没办法,顶着红肿的眼皮,跟他一起去大学士那里报道。

    “小公子准备好了吗?”老学士一撮山羊胡,恭敬地问着小九,估计昨天小九的才智已经让老学士折服。

    “老先生请问。”

    这里是皇家课堂,小九的桌上,是一张宣纸,还有文房四宝和一个算盘,那算盘只有普通算盘的一半大,专供孩童使用。

    “请问小公子一个农夫有三个女儿,三个女儿的年龄加起来等于13,三个女儿的年龄乘起来等于农夫自己的年龄,有一个朋友已知道农夫的年龄,但仍不能确定农夫三个女儿的年龄,这时农夫说只有一个女儿的头发是黑的,然后这个那个人就知道了农夫三个女儿的年龄。请问三个女儿的年龄分别是多少?为什么?”

    哇,好深凹的算数题变量啊,xyz方程式,再加上农夫变量t,黑发就是给出了一个提示,说明另两个女儿还未成年,发色是淡色的,也就是小于三岁,农夫已经成年,算他大于25。

    我的桌子上,也有文房四宝,随手舀起毛笔,开始演算起来,x<3,y<3……应该是2,2,9,愣了愣,我算来做什么?随手卷成团扔出了窗外,(身shēn)边传来了老学士的赞美:“小公子果然天资过人哪!老夫佩服。”

    好无聊啊……在强大的小九面前,我就是一废人。

    阳光从窗外洒入窗户,洒在我的(身shēn)上,让我不(禁jìn)昏昏入睡。这样不行,感觉回到了大学的时候,老师唱着世界上最好听的催眠曲,而我和尖子生一起上课,越来越气馁。

    昏昏沉沉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舔tiǎn)tiǎn)我的脸,睁眼的时候,迎入一道刺目的阳光,阳光下是小九小小的(身shēn)影,他手舀毛笔坏坏得笑:“看来有人要洗脸了。”

    洗脸?我随手一抹,漆黑一片。原来风清雅也有不正经的时候。

    “哼!”小九笑得得意洋洋,我不理她,自顾自出了门,她要跟出来结果被夫子留住了。

    我不知道她在我脸上画了什么,反正看见我的宫女太监都笑得欢。发现她以为我是男人后,反倒不客气了。

    看见一个荷花池,照了照,原来是王八。风清雅当真以为我怕了她?看来不给她点教训她要骑到我的头上。

    我承认,我没她聪明,但是,我也绝不会吃亏。

    我站起(身shēn),不知何处吹来一阵风,我摇晃了一下(身shēn)体,“砰!”摔入面前的池水里,立刻,就响起了呼救声:“啊——护国夫人掉水池里啦——”

    “快来人呐——救命啊——”

    嘶,水真冷。

    这个水池就在小九课堂的院外,小九肯定会来。

    我故意沉在水底不上去,岸上开始人影缭乱,我让自己更加往下沉了沉,水(性xìng)是我的优点。

    “扑通!”有人跳下了水,一个又一个跳了下来,他们七手八脚地将我抬上了岸,耳边是小九那大哭的声音:“哇——夫人姐姐——夫人姐姐——”

    继续装晕,就是不醒。我要让你知道,你的(身shēn)体在我手上,我不高兴随时可以同归于尽!反正又不是没死过!想让我妥协,没门!

    “夫人姐姐!”小九的声音里带出了恐慌,是啊,她是要害怕,如果我死了,她就永远只能做小九,还是个男孩。

    “护国夫人!护国夫人!”

    “天哪,这可怎么办?”

    “御医怎么还不来!”

    有人拍着我的背,有人探我的鼻息,我屏住呼吸,就是吓他们。

    “还有脉搏,快拍背。”

    “不不不,快抠喉。”

    “快解开护国夫人的衣领。”

    “快掐人中!人中!”

    哈,瞧这些人乱了。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凌乱的人声里传来了小九的嘶吼,还不吓死你!你整我,我也不让你安稳。我就无赖到底!破罐子破摔!

    “重小公子,您就别添乱了。”

    “重小公子。”

    “皇上!”

    就在这一声皇上之后,四周变得鸦雀无声,先前抱着我,围着我的人也纷纷跪下。有人扑到了我的(身shēn)上,那小小的重量应该是小九,估计是拉住他(身shēn)体的宫女也跪下了,一时没拉住他。

    “夫人!夫人!风清雅!你给我醒过来!”小九拼命捶打着我的(胸xiōng)口,我想,我再不醒她就要打死我了,忽地,一双小手摸上了我的唇,我一惊,立刻睁眼,小九的脸就在我的上方,她该不是想给我做人工呼吸吧!

    我当即抱住她,顺便喷出了两口水,借着咳嗽在她耳边轻声道:“咳咳……哪有小孩……会度气的?”

    意外的,小九哭了,她抱着我狠狠地哭了起来,这次,我感觉到她是真的害怕了,因为她的(身shēn)体抖地厉害。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真的死了……吓死我了……”

    呃。。。。估计是担心我死了她就真的回不去了。

    “咳咳咳……现在我不是没事了吗……咳咳咳……”

    “你这个混帐!”这一句她说得咬牙切齿,轻地只有我们两人才能听到,然后,她就用大哭掩盖了所有的一切。

    “哎……是我不好,是我不好……”这一刻,我倒是同(情qíng)起这个女人来,她看管着那些男人,以她的能力和(性xìng)格她又怎会如此甘心(情qíng)愿?那只有一种可能,她有把柄在对方的手里,否则她不会在获得“自由”后,还如此死心塌地地呆在护国府,看住我。

    年底了,更新不稳定,能有空就多更点。请大家为小莲子留下pk票票和包月月票票,下个月支持小莲子pk,让小莲子保住前三,光荣退役,多谢多谢。

    小莲子群不开了,群多也聊不过来,所以就开设了百度张廉吧,小莲子会在那里回答大家的问题的。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五章 相互制衡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