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无休止的汇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在养病期间,我看了一些放在书房里的书,大致是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情qíng)况。这个世界只能说男女平等地过分,只要有能力,男的可以娶三妻四妾,女的就可以娶三夫四侍。历史上女皇还不少,不过,还是男的占多数。

    我还发现了一本很有趣的册子,那是相对于《妇训》的《夫训》,相当于《七出》。

    《夫训》与《妇训》只对嫁的一方起作用。

    《夫训》基本就是这个世界可以休夫的条例了。

    第一条不敬夫人者可休之。这条足以显示女权极度地膨胀。

    第二条不敬父母者休之。这里的父母指夫人的父母。

    第三条(淫yín)者休之。

    第四条妒者休止。

    第五条口多言者休止

    第六条无子可休之。这条我有点纳闷,你说像风清雅这样的(情qíng)况怎么判断?难道先跟一个男人三四个月然后(禁jìn)(欲yù)六个月看看有没有怀孕?

    第七条不守礼法者休止。

    当我看到这第七条的时候,从门外走进了一个人,起先我也没注意,余光里是一双黑色的靴子,我想,应该是南宫秋玥,我心中的痛啊。

    “夫人,(身shēn)体好些了吗?”一个很沉稳的声音,不是南宫秋玥,我从《夫训》中抬眼,却看到了一副耀眼的画面。

    来人站立在阳光之下,明亮刺眼的阳光在他的(身shēn)周描绘了一圈金色的轮廓,我眯了眯眼,他上前一步,我才看清他的样貌,不(禁jìn)让我惊叹。

    来人面如冠玉,唇红齿白,一双星眸炯炯有神,眉宇间透着一股侠气,一个玉冠将所有的乌丝扣起,一丝不落。(身shēn)穿暗红的开领长衫,腰别一根白蛇软鞭。他双手垂落在(身shēn)边,皮肤似乎很好,因为阳光照在他的手上,竟然带出了一种透明的感觉。

    从上到下我最喜欢他头顶那个玉簪,晶莹剔透,好像是上好的翡翠。

    没办法,这里的美男都碰不得,我只有转移注意力。

    来人对着我露出安心的笑容,他匆匆上前:“为夫这几(日rì)忙于政务,未能来看望夫人,夫人没事,为夫也就放心了。”

    我挑着眉,看着他,这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

    他似乎察觉我的冷淡,皱了皱眉,探过(身shēn),将他那白玉一样的手背贴在了我的额头,我依然淡淡地看着他,心想他又是哪个?他放心地笑着:“看来是没事了。”

    随即,他的手朝我的右肩探来,我立刻闪开,虽然本人思想开放,但并不喜欢陌生男人碰自己。

    “夫人……”男子收回了手,叹了口气,我随口问道:“你谁?”

    男子的眼里划过一丝失落,坐在了我(身shēn)边,与我隔着矮几:“为夫楚翊。”

    “哦~~~”我放松了表(情qíng),“我想起来了,救我的三人里有你。难怪我听你的声音那么耳熟。”正好趁着小九不在,探探口风。

    楚翊看着我的目光变得柔和,我看出了他对我的关切,既然他是皇后的师兄,那自然跟风清雅的交(情qíng)也不错,从他的表(情qíng)看,多半是兄妹。

    “原来楚翊你还要上班?”

    “上班?”

    “呃,是上朝。。”一点也不喜欢古代,用语都要小心点。

    楚翊叹了口气:“正是,原本想照顾夫人,却被公务缠(身shēn),夫人,幸好你现在没事,否则楚翊心中有愧。”

    “没事没事,男儿应以事业为重。”

    “那夫人的右肩可好些了?”楚翊的表(情qíng)也轻松起来,脸上带着暖暖的笑意,我点点头:“好些了,就是多动还是会痛。”

    “这断骨并非小事,没百(日rì)是好不了的。”楚翊拧紧了眉,“这天机宫的风临鹤出手如此之重,定要找个机会除掉他为夫人报仇!”

    阵阵杀气从楚翊的(身shēn)上而来,其实我想说不是那只什么鹤做的,但一时又不敢贸然说出实(情qíng),护国府七个男人各个都有来头,而且各个都带着无奈和不甘,谁知道是不是内(奸jiān)。

    “夫人,你怎么在看《夫训》?”楚翊指着我手里的《夫训》,我立刻将《夫训》随手抛到(身shēn)后:“没什么,随便看看,为什么《夫训》比《妇训》少一条?看来对女人还是有偏见。”

    “呵……毕竟像夫人这般强的女人很少。”

    “是吗……”

    正说着,从门外又匆匆走来一人,这时,我看清了,是南宫秋玥。

    南宫秋玥踏进书房看见楚翊时先是一愕,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坐到了堂中右边的客椅上,他依旧是一件灰黑色的袍衫,简单而朴素的打扮。

    南宫秋玥正要开口,我就抢先道:“秋玥,护国府没给你月钱吗?”

    南宫秋玥愣了愣,眼中透出了不解。(身shēn)边的楚翊不疾不徐道:“护国府每月都会分发月钱,夫为五十两,侍为三十两。”

    我点点头,继续看着南宫秋玥那张普通的脸:“既然给了你月钱何以穿的如此寒酸?你夫人我还没死,别穿得像个奔丧似的,本夫人看着闹心。”

    (身shēn)边传来楚翊轻轻地笑声:“秋玥,现在是白(日rì),你的确不必穿成如此。”

    言下之意,楚翊是知道南宫秋玥的“用途”的。

    南宫秋玥的脸上青白交加,看着他头上那根束发的黑发带就来气,家里死人才用黑发带。

    “秋玥白(日rì)不常出门,今后少出现便是。”南宫秋玥还真生气了,我笑了,换了一个坐礀:“那你今(日rì)来做什么?”

    “汇报。”南宫秋玥简简单单两个字,就开始了汇报,“贾明开始在暗处卖官,笑王爷出游归来见了宋书翰,东莱国最近频频派人前往大唐边境,恐有探子……”

    呃。。。。这个汇报怎么跟以前的不一样?怎么都是国家大事?而且……一句听不懂。。。。

    这南宫秋玥也是憋久了,一直因为我(身shēn)边有小九而不敢贸然汇报,如今,是滔滔不绝,连绵不断,听得我是云里雾里,雾里云里。

    “恩,知道了。”到最后,却是楚翊说了话,弄了半天,是在说给楚翊听,也就是皇后。楚翊随即起(身shēn):“为夫先告退了。”

    “呃……哦。”我基本还没从那窜连珠炮里回神。

    ***********

    小莲子下个月pk,请各位大大行行好,走过路过留下票票,随便什么票票小莲子都要,谢谢。

    推荐公主的《阿嘎的手绘稿》,正在连载一篇bl的搞笑四个漫画,希望大家喜欢。至少我(挺tǐng)喜欢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章 无休止的汇报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