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幼 齿侍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我重新拉出小(屁pì)孩,想从他的眉眼间找出点蛛丝马迹。小(屁pì)孩眉脚直抽,闭着眼睛不说话,似乎很生气。

    “诶?宝贝,你怎么不开心了?”

    “你!这个!白痴!”忽然,小(屁pì)孩甩手点向我的鼻尖就是一声历喝。

    我愕然,被他这种完全不属于六岁小孩的气势所威慑。

    “我是你的四侍重九天!”

    “重九天?”我放开他,一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四侍?”

    “没错,最小的侍郎!”

    “这么小!”我惊呼,“这么没人(性xìng)的事(情qíng)也做得出!”

    “你说谁没人(性xìng)!”意外的,小九小朋友生气了,包子脸涨得通红。他似乎忍了又忍,忍了再忍,才恢复了一点冷静,但依旧是一副我欠了他钱的表(情qíng),“你!”他又指着我的鼻尖,“到底是谁?!”

    “诶?”有意思,别人都以为我失忆,除了小若对我略有怀疑,但这小子却是直接质疑我的(身shēn)份,我挑了挑眉,邪邪而笑:“我是风清雅!”

    “撒谎!”小(屁pì)孩站了起来,踩在我的锦被上,小(屁pì)孩走了过来,揪住我的衣领,“说!你到底是谁?!怎么进入风清雅的(身shēn)体!到底什么目的!说!”

    我眼睛眯了又眯,这小(屁pì)孩不简单啊,他又到底是谁?为何能表现出一个成年人的成熟,听说在我回家之前,他正躺在(床chuáng)上生病,而我一回来,他就醒了,他……难道……

    我笑了,笑得有点无赖:“我不是风清雅难道你才是风清雅!”

    一道诧异的目光滑过他的眼底,很快,不易察觉,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哎呀!头痛啊头痛!”我捂住了脑袋,直摆手,“不行了不行了,我头好痛,我先睡一会,你自便。”

    躺下,闭眼,睡觉!

    “你!”小(屁pì)孩的声音可谓是怒不可遏,“你给我起来说清楚!你到底说不说!”

    “呼……呼……”

    “你!你!好!很好!”

    “呼……呼……”

    “哼!来(日rì)方长!咱们走着瞧!”

    “呼……呼……”

    这一晚,我睡得特别香,因为某个小(屁pì)孩主动当了我的抱枕,嘿嘿,的确来(日rì)方长,等我吃够了你的嫩豆腐,再慢慢逗。

    半夜的时候,我醒了,我突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然后冷冷地看着站在(床chuáng)边的男人,他立刻道:“夫人,您(身shēn)体好些了吗?秋玥是否可以汇报了。”

    我无语……我说怎么睡着感觉有双眼睛盯得我直发怵,原来是南宫同志,同志啊同志,你也未免太尽责了吧。

    “恩……”一声带着抱怨的呢喃从重九的嘴里发出,黑暗中,南宫秋玥的眸子里立刻闪过一道凛冽的光,他当即飞(身shēn)离去。

    我侧脸看向(身shēn)边的小九,南宫秋玥汇报不能有他人在场,所以,当小九发出这声呢喃后,他走了,小九,你是故意的吗?看来事(情qíng)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接下去的几天,我一直都躺在(床chuáng)上装病,而这几天,风清雅的七个老公依然没有一人前来探望,甚至是端茶送水,当然,除了南宫秋玥和小九小朋友。

    我很奇怪,至少也该有一个男人和她比较好啊。不然这怎么做夫妻呢?

    小九小朋友自那晚后也不再离开,与我同吃同睡,于是,南宫秋玥便再也未踏入这个房间,小九,更像是在监视我。

    估计是我不动,他不动,既然他不动,自然我就不动,看我们谁先动。

    终于,到了第十天,我忍不住了,因为我躺在(床chuáng)上快发霉了。

    “小若。”我大声喊着。

    “何事,夫人?”小若的脸上永远挂着那看似白痴的笑容。

    我看向小九小朋友,他低眉敛眸,冷冷地看着我,我笑了笑:“今(日rì)本夫人想洗澡。”

    “是!”

    小若麻利地交代了一下门外的丫鬟,然后来给我着衣。

    “着什么衣,反正洗澡要脱的。”

    小若叹了口气,又换上了极度悲伤的表(情qíng):“夫人是真的不记得了,夫人沐浴都要去青莲池的,夫人……您这样让小若可怎么办哪……”

    自小到大,我从没有过想打人的念头,但今天,绝对有了。

    小若一边落着泪一边给我穿衣服,我的头发已经全部粘在了一起,再不洗就可以成为跳蚤养殖场,看来装病也不是那么简单。

    我穿完对着小九努努嘴:“要不要一起?”这小子也有十天没洗了,作为监视者,他做得绝对称职。

    小九脸臭臭的,不理我,好,我走人,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来了一个突然转(身shēn),哈哈,小子正在挠(屁pì)股,见我突然回头,手还放在(屁pì)股上来不及收回。

    “唰!”小朋友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憋着笑转(身shēn):“走吧,一起洗,顺便我们好好交流一下感(情qíng)。”

    听着(身shēn)后细细索索的脚步声,我得意洋洋的笑着,小子,跟我斗,你还嫩。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章 幼 齿侍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