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chapter91

    听到自己的儿子以后是注定的神灵,Voldemort心里并未感到愉快。  他没忘记萨拉查那句:与梅林有血缘关系的人,在对方点燃神火后,都会褪去凡骨,从此一步登天。

    儿子成神与否他不在乎,但卢修斯不行。Voldemort决不能容忍他的伴侣因为这样的原因离开自己。

    想到他的男孩会和西格纳斯的小女儿亲亲的一家三口升到天上做神,他却要像蝼蚁一样仰望着天际,什么都做不了,饶是Voldemort,也有些万念俱灰。

    ——人,怎么能跟神斗?!

    但是!这样的万念俱灰不会持续太长时间。自幼的坎坷和磨难已经让黑暗君主学会也习惯了什么叫越挫越勇!

    就算有朝一,铂金贵族真的因为梅林的关系去了神界,他也不怕,Voldemort坚信,终有一,他会站到与他们等同,甚至更高的高度!

    就是爬,他也要爬到天上去!

    在占有极其强烈的魔王大人心里,卢修斯•马尔福是他认定的伴侣,哪怕是梅林,也没有资格拆散他们!

    心理活动剧烈,外表面无表的Voldemort通过他和卢修斯的灵魂链接,安抚着依然还能感受到剧烈疼痛的伴侣,像一块望夫石一样守在主卧门口,煎熬的等待着恋人平安生产的喜讯。

    向来习惯于用最大的恶意去揣度人的Dark Lord,对自家儿子‘同母异父’的哥哥,实在是谈不上什么放心。如果不是萨拉查他们一再保证——梅林也一直都在期待着这个孩子出生——Voldemort绝不会放任他们单独待在卧室里。

    当然,卢修斯那边陆续回馈过来的疼痛缓释反应,也着实安抚了他越发暴躁的绪。

    这一等就足足等了三个钟头!

    就在Voldemort耐心即将告竭的时候,里面的一声婴儿啼哭让他精神一振,迫不及待地推开门往里闯——听到婴儿哭声,同样松了口气的萨拉查四人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眼睁睁的看着Voldemort被一个巨大的•犹如实质的光明之锤凶狠的锤了出来。

    看着狼狈的在三楼走廊四处鼠窜却舍不得逃下楼去的Dark Lord,萨拉查等人都不约而同露出微笑。

    为他们主神难得的童心。

    卧室里的梅林看着已经沉沉昏睡过去的卢修斯,又看看被他放入蕴养光球里的弟弟,脸上的表分外柔和。

    这个孩子对他们的重要不言而喻。只是想起现在还未传来消息的路西法,他刚刚柔和下来的面容又被寒冰所笼罩。

    将屋内的血腥味连带着所有的脏污悉数分解,化作一团暗褐色的旋风从窗外刮过,重新给卢修斯换上一干净睡袍的神祇瞟了眼主卧大门。

    大门随着他的意念无声开启。

    知道这是许他们进入信号的萨拉查四人立刻迈着激动的步子急匆匆走了进去——他们迫不及待想要见见这个迟来的小家伙——后面还跟着个被光明之锤砸个不停的Voldemort。

    “小家伙的根基还是有些受损,让他在光球里好好呆上一段时间,调理好后,光球就会自动碎裂。”梅林语气淡淡的说,“等我Daddy醒来后,让他往光球里输送魔力,对巫师幼崽来说,那是最滋补的东西。”

    萨拉查瞄了眼还在和光明之锤搏斗的Voldemort,决定还是给他讨点福利,“下,Voldy他也是孩子的另一个父亲,他的魔力……”

    梅林淡淡瞄了眼蛇祖,冷哼。“孩子又不是我Daddy一个人的。”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萨拉查心下一松,知道这是同意的表示。立刻给了Voldemort一个隐晦的眼神,示意他尽快表态。

    心里猜测梅林是因为自己抢了卢修斯才会对他怨气颇重的某人对能屈能伸颇有几分心得,不但立刻表示孩子的魔力都可以交给他来补充。还深款款的说这段时间卢修斯的魔力损耗很大,能够多休息一会是一会。

    他迫不及待地希望卢修斯能够尽快好起来。

    对Voldemort的识相,萨拉查异常欣慰,连忙趁打铁的说孩子的基础就靠你了。戈德里克三个也在旁边附和。

    梅林看了他们四个一眼,算是默认。

    卢修斯千辛万苦把孩子生下来——还不止生了一个——Voldemort不尽些义务,梅林不管怎么想都不甘心。

    对于Voldemort刚才的表态,梅林嘴上没说什么,但前者头上那个巨大的•一直‘死缠烂打’的光明之锤却是悄无声息的散去了。

    在Voldemort的强烈要求下,卢修斯在Voldemort庄园住了下来。但是相关他的一切也彻底封锁了。除了西格纳斯,再没有人知道,那个给Voldemort生下子嗣的‘女巫’然是他们的同事——卢修斯•马尔福。

    卢修斯昏睡了近一天一夜才清醒过来。第一时间就是看孩子。

    ——多莉在旁边照顾他。两只刚刚哭过的大眼睛又红又肿。

    它是个多不称职的小精灵呀,主人最需要它的时候,竟然不在边!

    卢修斯摸着小家伙头顶铂金的茸茸发茬,嘴角忍不住勾出一个欢喜的弧度。Voldy说的没错,还真是一个铂金头发的小家伙呢。

    “呜呜呜……卢修斯主人……您醒了!”

    刚刚躲在厨房里狠狠惩罚了自己的多莉小精灵用喜出望外的口气说。它可怜的茶巾被折腾的已经皱揉成了一团,险险遮住了它干瘦的躯。

    卢修斯有些恍如隔世的看着面前的家养小精灵,这一刻,才真切有了他们真的回来的真实感触。可是这样的感慨还没在他心里停留片刻,和Voldemort签订牢不可破誓言的画面就自然而然的在他脑海浮现。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的铂金家主就这样神色怔忡的望着他的贴小精灵发起呆来。

    多莉可没办法理解自家主人现在的绪,它两只尖耳朵不停的动着,喜气盈腮的将准备好的食物端了上来,“您的体需要补充多多的营养,这是小主人的吩咐呢。”

    卢修斯心头一跳,条件反的问,“宝宝?他也在这儿?”

    多莉歪着脑袋不解的看了眼卢修斯,“主人您忘了吗?”它尖细的声音刻意压低了些,就怕吵醒卢修斯边的小婴儿,“小主人早就过来了——小小主人就是他接生的呀。”

    “什么?”卢修斯差点没从上弹起来——如果不是他全乏弱无力的话。

    宝宝给他接生?开什么玩笑!小家伙满打满算的也才七岁!不吓到就好了,还给他接生——等等!莫非又是那个守护灵?

    心里七上八下的卢修斯眉头顿时皱得能夹死蚊子。

    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惹到主人的多莉小精灵忍不住抽噎两声,抖着嗓子让卢修斯惩罚它,“主人,您这次生小小主人可比上次辛苦多了,要罚就罚多莉吧,千万别气着自己。”

    还和卢修斯维系着灵魂上的羁绊,随时感应他状况的Voldemort在确认卢修斯清醒后,立刻丢下办公桌上那厚厚一沓积攒久的公文,三步并作两步赶来——还未等他开门,多莉的声音就毫无遮蔽的传进他的耳里。

    一个没有任何预兆的焦雷在他头顶直劈而下——炸的他整个人都懵了。

    Voldemort是个很聪明的人。在这方面,邓布利多给予了他极大的肯定。

    ——虽然老校长很遗憾Voldemort从未将这份聪明用在正道上。

    小精灵只是无意的透露,Voldemort却不受控制的浮想联翩。

    什么叫比上次辛苦多了?

    这明明是卢修斯的第一次生产,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以卢修斯的骄傲,这样的意外绝不可能再次发生。可是——多莉的话却让他条件反的开始计算卢修斯长子的出生年月。同时,他还想起了卢修斯曾经频繁的呕吐,想起了梅林的那一头黑发,想起了自己无端做的那个有关神秘少年和孩子的梦境……

    巫师从不做没有意义的梦!

    魔王俊美的脸上染上亢奋的潮红。

    为什么他以前就从没有仔细想过。

    心跌宕的Voldemort没有进去打扰刚醒不久的卢修斯。他很清楚铂金家主的敏锐,现在进去可能出现的否认和争吵不是他所乐见的。至少——他也要等到卢修斯的体再好些。

    自认为是一心为伴侣着想的Voldemort却不知道他的体贴很快就会付诸流水。

    卢修斯在能够下的当天下午提出了回家。

    “我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过西茜了,必须回去看看她……”当初他过来是为了给布莱克家族求,以免雷古勒斯的事殃及到其他人。这样长久的失踪,也不知道纳西莎担心成什么样了。那个傻姑娘虽然和诺曼先生渐入佳境,但对他的好,却一如往昔。

    卢修斯的这个要求完全符合常理。他和纳西莎还没有离婚,两人是整个巫师界认可的法定夫妻,不管他们有没有夫妻之实,回去向夫人交代一下行踪,真的是再正常不过。

    但Voldemort听了就是不快!对卢修斯长子的真实份已经起了疑心的Dark Lord哪里舍得这个时候放卢修斯离开。

    即便卢修斯觉得自己并未做错,却依然被Voldemort瞬间黯淡下来的眼神揪紧了心脏,变得底气不足。

    ——特别是想起这段时间Voldemort放□段后无微不至的照顾,他的喉咙就像被什么堵塞一样,凝滞了所有借口。

    “卢克,我一直都希望……”Voldemort的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难过,“希望你能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卢修斯愕然。把这里当成自己家?梅林!且不说他有没有这个强大的心理承受力,单是这充满杀戮和血腥的地方就没办法让孩子健康成长好不好!

    “你就从没想过这个吗?”卢修斯脸上的愕然刺伤了Voldemort的心——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是这样的——已经很习惯在卢修斯面前示弱的魔王大人眼眶立刻红了,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卢修斯脑袋拐不过弯的看着他,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磕磕碰碰的说,“Voldy……别忘了我们立下的牢不可破誓言。”

    这是他随便从脑子里划拉出来的借口。刚一出口,就恨不得自己手上有个时间转换器能够毁灭证据!

    现在说这话……不是火上浇油吗?!

    果然,Voldemort黑了一张英俊的面孔。

    他郁的表看得卢修斯心脏不受控制的开始狂跳。一种山雨来的危机感让他后颈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如果不是四肢乏力,逃命绝对是他的第一选择。

    如果可以,如果卢修斯不是刚刚生下了一个孩子……Voldemort绝不介意掐死眼前的这个人!

    他可真不是一般的没心没肺啊。魔王在心里想着。就是一块石头,不说捂,至少也能感觉到一点温度吧!这个和他朝夕相处了将近一年的人——竟然可以用这样轻描淡写的口气对他说:“别忘了我们立下的牢不可破誓言。”

    卢修斯在暗示他!暗示他要遵守他们在刚进入那个世界时所立下的承诺!

    ——就是在私底下猜测卢修斯会和西格纳斯的小女儿一起一起升到神界去,Voldemort都没有这样心灰过。他难受的厉

    作者有话要说:老干部活动中心统一安排退休干部去外面旅游,家里就我闲着,陪着家里的老人一起过去,三号或者四号我会提前回来,到时候换表姐过去接手——鉴于大家也说让我休息一下,咳咳,那我就走了啊……等我回来后会慢慢补上欠大家的章节的!竖爪子!

重要声明:小说《[HP]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