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chapter

    连着在Voldemort手中连着泄两次的卢修斯很快陷入无尽的黑甜乡中。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魔王脸上不自觉染上无奈的笑意,也只有在面对卢修斯时,他才会只顾着对方舒服而忘记自己。不过这样也不错——想起刚才卢修斯隐忍动模样的魔王食髓知味的摸了摸有点扎刺感的下颚,微笑着期待下一次的来临。不过……眼睛瞟了眼卢修斯没有遮掩的肚子,魔王叹气……这将是一个漫长而幸福的等待。

    陪了卢修斯整整三天的魔王再度被他的老祖宗拎走了,小别胜新婚的卢修斯头一次对Voldemort的离去产生了不舍。可是斯莱特林的等级制和对斯莱特林创始人的恭敬让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伴侣再次离开了他。

    Voldemort的心和卢修斯一样。他也舍不得离开眼看着随时都有可能生产的卢修斯。这些子他明显感觉到他和卢修斯之间原本还隐约存在的隔膜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只要想起卢修斯在听到他又要离开时的那双眼睛——Voldemort就发现自己拔不动腿……

    东方有句古话叫:温柔乡是英雄冢。

    曾经对此嗤之以鼻的Voldemort信了。

    如果可以……他真想就这样待在卢修斯的边,陪伴着他直到孩子生下来……只可惜,已经烙入骨血里的野心和对权势的渴望让他控制了这种冲动。斯莱特林的指导千载难逢,Voldemort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过。

    对他的心思说不上全部了解但也能猜透个七八分的卢修斯自然清楚他的想法,于是在交换了好几个眷念难舍的亲吻后,魔王离开了他的人。不过——这次的意外也给了他们一个好消息,至少,萨拉查松口答应每三天一次的孕检都让Voldemort过来陪伴卢修斯一起。像这样的突发事件,谁都不乐意再发生。

    关系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魔王和铂金贵族却是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小儿子已经换了一个灵魂。

    发现卢修斯竟然由父亲变成母亲的小马尔福先生还在羊水里发呆。他托着腮帮子一脸忧郁的闭着眼睛竖着耳朵聆听着外界的声响……自然是神马都没有!他又不是顺风耳。

    三天一次的孕检很快随着卢修斯越来越大肚子变得严苛起来。费忒琳娜女士也和年轻的莎莉雅小姐互换了工作。得到自家法神神谕的费忒琳娜女士只差没将卢修斯供起来,对他的检查和调理更是精心的不能再精心。当然,她也不是没有回报。赫尔加精心搭配出来的调理方子对她的助益不下于卢修斯这个受益者本人。

    这天下午又到了例行检查的子。浑上下的魔力压得压不住的Voldemort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他瘦削的脸容看上去很有几分疲惫,但猩红眼眸中的锐利却是一胜过一,莎莉雅小姑娘已经到了不小心和他对视就会忍不住飙泪的地步了。

    “卢克,抱歉,差点没赶上。”已经很习惯在卢修斯面前道歉的Voldemort走进魔法阵吻了吻他的面颊,又退了出来,看着费忒琳娜女士开始今天的检测。

    这天,也是小龙包终于又重新攒够精神力的子!

    一定要看清楚那个下长什么模样!

    小拳头攥得紧紧的小龙包斗志昂扬的想!

    费忒琳娜女士的效率可比莎莉雅小姑娘的快得多,繁复的检测在她的手中反倒多了几分奇特的美感,短短的半个小时不到,她已经确定了胎儿目前的况,眉眼柔和的出声夸赞,“小下看上去很不错,精力充沛,营养充足,哦,我已经期待着他出来的那一刻了——肯定是一位非常迷人的小先生!”

    卢修斯感谢了费忒琳娜女士的帮助,在Voldemort的半揽半抱下准备下,还未等他下地,一声闷哼不受控制的脱口而出。

    “卢克!怎么了?”Voldemort吓了一跳!搂着卢修斯腰的手也不自觉加大了力道。

    卢修斯好容易喘匀了气,脸上重新又有了血色,“不,没事……他又踢了我了……这小子脚力越来越重了!”额头有汗水渗出的马尔福家主苦笑着将Voldemort的右手拉过来搁在自己肚子上,“你等……唔……”话还没说完,又是一声不受控制的低哼。

    费忒琳娜女士掌心又开始投出柔柔的光芒安抚着卢修斯腹中躁动的胎儿,“下和夫人还请放心,这是小下迫不及待想要出来看看这个世界的征兆呢……最近这段子都会有很明显的胎动反应,还请夫人多多忍耐。”

    微侧着头让Voldemort给他擦汗的卢修斯无奈的在心里感叹,小家伙,你可比你哥哥调皮多了!

    红眼睛……跟兔子一样的红眼睛……

    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前世的爸爸今生的妈妈在嘀咕些什么的小马尔福先生表痴呆的蜷缩在胎胞里,暖暖的羊水让时沉时浮的就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舒适极了。

    可是这样的舒适却无法抹消小龙包心里发自内心的恐惧。如果他现在已经有牙齿的话……绝对会上下磕在一起不停的打架啊打架……

    其实他根本就没重生是吧?其实这一切只是个噩梦吧?他的卢修斯爸爸没有变成妈妈,更没有嫁给一个红眼睛的男人……哦……红眼睛……跟兔子一样的红眼睛……

    前世的恐怖记忆在沉淀了好一段时间后再次翻滚着尘嚣直上骇得德拉科都想丝毫不顾及自形象的嚎啕大哭了……呃,就算他哭了又怎么样呢?没有人会发现他哭的……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在……可是在他爸爸的肚子里。

    心里纠结的大脑都有点恍惚的德拉科重新板正了一张小脸,开始琢磨那个刚刚惊鸿一瞥的红眼睛男人。嗯……长得漂亮,符合马尔福的审美观……黑头发也不错,他一直就对黑发很有感觉……不过……红眼睛……脑袋里顿时又闪出那双红眼的德拉科下意识抖了抖……为什么他这辈子的爸爸没有娶妈妈还嫁人了?嫁就嫁吧!干嘛要嫁个和黑魔头一样瞳色的男人——爸爸难道就没有心理影吗?看到这样一双红眼睛?!

    说不出是气恼还是烦躁的德拉科再次闭上了眼睛——他要努力的攒精神力,贮备下次的感知——刚才只顾得上看那个男人了,连爸爸都没看到呢……

    ……

    沉重的眼皮让他努力了很久才堪堪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一切都很涣散,他隐约可以看到一道门,又不确定那是不是门——因为那上面的纹路尽皆扭曲了,他分不清透,只能瞎猜。五脏六腑和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感觉让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还活着这一事实。

    这让他的神有些发怔。

    那样的况,怎么想都不可能活着吧?

    尸冰冷锋锐的指甲掐住脚脖子的感觉还清楚的刻印在脑子里,眼耳口鼻被凉气人的湖水浸没的窒息和呛涩感也绝不是他的错觉……所以说……他不可能活着!可是——体清明的疼痛又让他的笃定有了怀疑。

    真的死了吗?还是被人救了?

    为自己的天真哑然的雷古勒斯摇了摇头。谁会救他呢?在那样一个隐蔽的·如果没有克利切·他完全找不到的诡秘山洞里?Dark Lord既然有胆子将魂器藏在那里,就证明他自信那儿是没有人可以发现的——可是,如果没有人救,他现在又为何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体比起初醒时的僵凝已经逐渐有了松动的迹象?

    他试探的动了动小手指,这个动作在平时看来再简单不过,今天却耗费了他大半的精力。

    可是值得!

    在感受到小手指弯在指腹处轻轻摩挲的鲜明后,雷古勒斯忍不住湿润了眼眶。

    只有濒临过死亡的人,才知道生的希望又多珍贵。

    活着!

    他还活着!

    这个认知在他心里炸开了最绚烂的花朵!

    心的雷古勒斯迫不及待想要掌控自己的躯——他必须回到家里去!去见见他益憔悴的老母亲!在失去了父亲和哥哥后,她绝不能再失去他了!那样她会崩溃的!雷古勒斯为自己的冲动感到懊悔和发自内心的歉疚。

    “嘿,你的体还没好呢,干嘛动得那么急!”处于变声期的此而嗓音让雷古勒斯意识到扶他喝水的是一个男孩,还未等他开口感谢对方的救助,对方已经重新压着他,强迫的躺下,并且伸出拇指和食指拨开了他的眼皮。

    感觉到眼部一阵刺疼的雷古勒斯还没来得及抗议,两滴清凉的液体已经准确无误的滴入了他的眼睛里。

    “来,试着转动一下眼珠子,哎呀,你这双眼睛差点就救不回来了,如果不是教皇陛下亲自出手——也不知道你哪里入了他老人家的眼。”这变声期的少年明显是个多话的,他叽叽咕咕说了一大堆,雷古勒斯总算对自己所在的地方有了比较清楚的认知!

    圣岛!

    这里竟然是梅林的神眷之地。

    圣岛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由十几个岛屿联合组成,据传是一个隐世了数千年的大组织,近年才因为魔晶的关系进入了大家的眼里。由于他们对梅林的虔诚信奉,和几次让众多巫师咋舌的神祇显圣,这个组织在欧洲各国已经有了一定的影响力。以至于对梅林那位已经快要被巫师遗忘·彻底蜕变成奚落夸张对象·的魔法之神下也多了几分尊重。由于沃尔布加等布莱克家女眷——除了贝拉——都十分信仰魔法之神的关系,对圣岛教皇的事他也算是有所耳闻。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传说中的人物救下的雷古勒斯一时间有些傻眼。

    “……陛下说您非常勇敢,等您的体再好些要亲自召见您呢。”依法炮制地搞定雷古勒斯另外一只眼睛的少年语调活泼中带着羡慕,“教皇陛下很少对人有这么高的评价呢,您可真幸运。”

    闭目养神了近五分钟的雷古勒斯再睁开眼睛,面前这个人的轮廓五官就印入了眼帘。

    很漂亮的一个男孩,美中不足是鼻子两侧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小雀斑,这让有轻微密集恐惧症的雷古勒斯有瞬间的心跳失序,但他很快调整过来对这个少年微笑。

    体的不适在生命得到延续的况下是不值得一提的,现在如果可以的话,雷古勒斯更想从上蹦起来大喊大叫庆祝自己活着归来,不过在这之前有个很重要的前提——

    “我觉得我好很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去拜访一下贵教的教皇,我的母亲非常尊敬他,渴望着能够与他见上一面——母亲相信魔法之神确实是我们巫师独一无二的神话,值得我们去信仰和膜拜。”

    “等你再养好些吧,”与有荣焉的男孩弯起了一双漂亮的褐眼睛,“陛下最近一直都很忙,你的母亲是我们的忠实信徒,过段时间的圣会,还请两位都过来参加,哦,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没有名字怎么寄请柬给你呀。”男孩拍了下额头,笑嘻嘻的说。

    雷古勒斯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男孩吁了口气,“哦,布莱克先生,真没想到你还活着,还被我们的教皇陛下救了回来——你家里现在可乱了,大家都在猜测你的行踪——别惊讶,这些我也是在报纸上看到的。我想你需要这个,待会我会把它们都抱过来打发一下时间——也许你需要我给你寄个信什么的——报个平安?”

    雷古勒斯哪有不答应的,急忙感谢了面前少年的好意,并且知道了这位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小先生的名字。

    尤金·克莱夫。

    作者有话要说:存稿箱发布,我要去睡觉了……留言明天回……

    知道大家留评很辛苦JJ抽的很囧囧,么个!乃们!

重要声明:小说《[HP]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