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chapter

    
  •   这是他们有过亲密接触后,Voldemort第一次先卢修斯醒来。

        他们倒在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边,溪水潺潺——结着薄冰——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凉意。一个金色的光罩将他们笼罩——着大概就是他们没有被山上的野生动物吃掉的原因。

        他们被屏蔽了——不论是人还是兽,除了一条小溪,什么都看不见。

        Voldemort头一件事就是去看怀里的卢修斯,完全忽略了自己目前不妙的魔力储备。

        铂金贵族面色带着异样的潮红,上未着片缕,苍白的肌肤上有着他烙下的玫色痕迹。这些星星点点的痕迹凭空让他多出来一份口干舌燥的惑。Voldemort伸手去探他的额头,不意外的感受到了高烧才会有的温度。他在孤儿院也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次经历——科尔夫人拒绝给他请医生,任由他在炙烤中煎熬。偶尔想起那噩梦般的两天三夜,就是Dark Lord自己也会不感慨——如果他不是巫师,只怕现在连命都没了。就算勉强活下来,也可能变成一个脑子被烧坏的白痴。

        知道耽搁不得的Voldemort退出了卢修斯的体内,随手变形了两衣服出来给两人穿上,拦腰抱起卢修斯尝试碰触光罩——随着他的指尖轻触,光罩立刻化作星星点点的碎屑消散在空气中。确定了它的无害。

        Voldemort自己也是松了口气,现在魔力耗损大半的他对突如其来的危险可是完全没法反抗——更别提他怀里还抱着一个病人。

        不再迟疑,他开始定位Voldemort庄园的坐标。

        直到这一刻Voldemort都认为他们不过是因为魔力暴动才会突然出现在这样一个地方。

        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

        以前转念就能定位的Voldemort庄园竟然半点回应都没有——心中略感不妙的魔王立刻换了马尔福庄园的坐标,同样不行,于是他又换……

        直到他所知的所有坐标全都被推翻,Voldemort的脸也黑了!如果不是知道异空间不是那么容易跨越,他一定会怀疑他们是不是穿过了什么时空隧道!

        可是就算穿越了时空,坐标也应该不会改变啊。还是说——抬头看着慢慢攀升向高空的太阳,魔王挑眉,他们来到的是很久以前的过去?

        忧心卢修斯体的Voldemort知道在没有魔药也不清楚高烧应该怎样治疗的况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着卢修斯回到人群里——哪怕是麻瓜的药剂,他也认了。

        还没等Voldemort有什么动作,前面不远走来的两个人让他眯了眯眼睛,直觉用一个幻咒遮蔽了两人的影。

        “这次的考试我是一定要参加的——特里斯,你别烦我了。”生着闷气的女孩随手朝着地上指了下,溪畔的两三颗小石头就自动自发的像是被一条无形的线牵引着飞了起来砸入溪水中——溪面上的薄冰瞬间碎了好几块,没有半秒的功夫,这一片的薄冰尽皆化进了溪水里,几条小鱼儿迫不及待地从里面钻出了脑袋呼吸。女孩见状翘了翘嘴角,明媚的大眼睛难掩得意。

        “米娅,不是我不让你参加,”另一个看上去最多十六岁的男孩焦急的用他处在变声期的嗓音说,“是库克大伯说你还需要更多的练习,现在——”

        Voldemort瞳孔骤缩。这样的无声咒可不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女巫能过做得出来的。如果说开始他还在为自己是不是来到过去半信半疑,现在则是完全确定了。

        因为女孩和男孩上的衣服完全就是千年的巫师袍——虽然有所改进,但依然可以看到那时候的影子。

        “行啦,特里斯!你就是不想我跟你一起去上学——”女孩翘起的嘴角又抿成一条直线了,她白了男孩一眼,“你喜欢苏珊就去啊,还真以为我稀罕你!”

        “米娅——”

        “好了,我要挑几条好鱼给Daddy炖汤,他现在有了弟弟,一定很辛苦。”歪着头的小姑娘来到溪畔张开双臂,微微闭上眼睛,溪水开始出现小弧度的翻滚,像是沸腾的开水一样,很快就有三四条鱼蹦了出来,男孩眼疾手快一个有所变化的飞来咒将鱼召进了敞开的皮囊里——他用得也是无声咒!

        小儿女的争吵打闹卢修斯并未放在心上,他抱着卢修斯悄无声息的缀在两人后,一个小孩就会使用这么强悍的无声咒,这个地方肯定和他所知的不同,必须小心谨慎。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的样子,一个小镇出现在Voldemort眼前。

        惊愕让Voldemort险些抱不住怀里的人,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镇子里进出的熙攘人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儿然和霍格莫德一样!是一个纯巫师小镇!梅林!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难道千年前的世界——并不如魔法史上说的残酷吗?看着面上一派祥和的镇民,Voldemort头一次对巫师界的历史产生怀疑。

        虽然Voldemort一直都希望巫师能够自由自在的活在阳光下,和那些肮脏的麻瓜一样!可是这一幕真的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又不敢信了。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抱着卢修斯Voldemort抬脚就要走入小镇——当他的左脚踩上镇子范围时,一阵尖锐的鸣叫突兀响起,在众人陡然变得警惕的目光中,Voldemort心念电转间解开了上的忽略咒语,当黑发红眸的英俊魔王毫无遮蔽的出现在镇民面前时,所有人的眼中都流露出痴迷——可是当他们看到那双红眸时又是齐齐抽了口气!

        “见过这位大人!”此起彼伏的问候和行礼让Voldemort心中一动,他眼神淡漠的略微颔首,带着威压和凌厉的视线让在场所有人的脑袋低俯得更深了。这时,一个秃顶的矮胖子腆着个肚子像球一样的滚了过来。

        “有失远迎……真的是有失远迎呐……劳伦特见过大人,不知大人怎么称呼?”胖子谄媚的表看得Voldemort一阵皱眉,他只是冷冷地瞥了眼,并不答话。胖子却像是心领神会,他半真半假的拍了下自己的嘴巴,“这位斯莱特林下,还请您原谅鄙人的激动——特罗特里尔小镇欢迎下的到来——”

        斯莱特林……熟悉的刻进灵魂的名字让Voldemort的心顿时漏跳了一拍,他不动声色的在这个自称镇长的矮胖子的再三邀请下来到镇中心的镇长家里暂时住了下来。

        一心想要拍马的镇长在给两人准备好水和换洗的衣物以及丰富的早餐后,很快就找来了一个胡子白花花的老治疗师,他用一种分外贴心的口吻一本正经的说,“尊夫人看上去体有些不适,这位查理特先生是我们小镇最好的治疗师,曾经得到过一位王城大人的夸奖,医疗水平非常出众,还请您赐予他为尊夫人治疗的荣幸。”

        尊夫人?这个称呼让Voldemort有瞬间的愣神。在生子魔药已经成为传说的巫师界,两个男巫之间的感并不会得到祝福,相反还会被家族厌弃——

        为了不露出不必要的马脚,Voldemort让开了一个位,用行动表明了自己态度。

        心里嘀咕这位下可真不亲切的胖子板起了一张惹人发噱的脸,“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帮这位尊敬的夫人治疗啊!”

        Voldemort突然很庆幸卢修斯没醒——否则一个巫师贵族被人一口一个夫人的叫着,就算是以铂金家主的修养也会忍不住一拳揍过去吧。

        颤巍巍的治疗师先是恭敬的对Voldemort和卢修斯行了个奇怪的礼节,这才伸开枯枝一样的五指放在卢修斯体虚空处,开始念念有词——很快的,一道道各种颜色的光束就从他的掌心凭空出现将卢修斯全扫了个来回。

        又是一个无声咒!

        还是他闻所未闻的一个检测咒!

        勉强克制住去询问这个咒语的来源以及作用,Voldemort表极为淡定的看着老治疗师治疗。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老治疗师收回了手。

        “下,尊夫人没事——这是怀孕初期极平常的反应,”老治疗师眉开眼笑的对Voldemort行礼说,“恭喜您,再过五个月,您就要做父亲了!”

        Voldemort的表有片刻的空白。

        他脸上显而易见的惊讶让胖子与有荣焉的嘿嘿笑出声。

        “下请不用怀疑,”胖子镇长用一种极为亢奋的声音说,“这就是特罗特里尔的魔力——只要来到这儿的夫妻总会得偿所愿,哦,恭喜您,一位小下已经在尊夫人的肚子里成长了——老查理,小下多大了?”胖子歪头问老治疗师。

        “最多不超过六个魔法时——”老治疗师笑得白胡子一颤颤的说。

        不知道这里的时间和他们那边怎么换算的Voldemort脑袋还有点发蒙!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等下醒来的卢修斯了!偏偏胖子镇长和老治疗师还很不识趣的讲了一大堆孕夫的各种照顾方案——听得他头大,又下意识去认真听。

        等到这两只嗡嗡作响的蚊虫终于离开,Voldemort摇晃着老治疗师留下来的药瓶,带着几分迟疑的弹开瓶塞,抿了一口——他的魔药水平虽然比不上魔药大师,但论起鉴定魔药药和材料却颇有几分心得。

        这瓶药剂用的魔药材料不少,将近十五种,综合起来Voldemort可以肯定没有毒素——但药效,他也无法确定!不过现在不是拖延迟疑的时候,想了下,Voldemort还是将药剂哺喂进了铂金贵族口中。

        卢修斯的口腔里也烫的很,在把药剂喂下后,Voldemort纠缠着对方的舌头流连了好一会儿才退出来。指骨分明的大手在迟疑了下,放在了卢修斯还未凸起的小腹上。

        孩子……他和卢修斯的孩子?

        也许这个地方的巫师确实可以自然受孕也说不定——

        不过……他可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有……

        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的Voldemort就这样像个他最不屑一顾的赫奇帕奇笨蛋一样呆呆的看着卢修斯直到对方上的高退去,直到对方睁开眼睛。

        “Lord?”卢修斯的声音还有些嘶哑,四肢关节也酸痛的让他有有些难过。

        Voldemort下意识收敛了脸上的蠢表,开始琢磨着该怎么这个‘让人无限欢喜’的消息告诉他的卢克——哦,如果他亲的小卢卢气得要把他宰了怎么办?心乱如麻的Voldemort挤出一个十分怪异的笑容,急忙招来一个水杯作势就要喂卢修斯。

        卢修斯吓了一跳,强撑着坐起,接过水杯仰脖就一口喝了干净。时隔几年后的铂金家主已经无法像学生时代的他那样坦然的接受Voldemort的好意。

        对于卢修斯的拒绝,Voldemort并未表现的很伤心,他还在纠结着该怎么将怀孕的事说出来——要知道这可瞒不了多久!

        还未等他纠结完,胖子镇长在像颗球一样的滚了进来,挤出满脸的包子褶儿,对着卢修斯夸张的行着大礼,“尊敬的夫人,恭喜您得偿所愿,您已经有了下的继承人啦!”眉开眼笑的胖子将捧在手里的东西献上来,“这是刚找人采摘的滴答果,希望您能够喜欢。”
  • 重要声明:小说《[HP]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