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chapter

    “——爷爷,您的意思是我和西茜的婚姻契约没有订立成功?相反,和我缔结的是另外一个人?”卢修斯好半天才接受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事实。

    老马尔福脸色沉重的点头。其他的先祖们也都满脸纠结。这样的异常况他们也是头回见。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卢修斯尝试着将那个名字拼出来,脸上的表极其怪异。原来Voldemort并不是那人真正的名字——想想也对——正常的父母又怎么会用‘飞离死亡’作为自己孩子的名字呢。

    还有里德尔……纯血中有这个姓氏吗?

    条件反开始翻阅大脑中早就刻印的随时都可以背出来的《生而高贵——巫师家谱》,卢修斯灰蓝的瞳孔不自觉紧缩——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心底浮现!

    莫非……莫非被英国大部分纯血贵族顶礼膜拜的暗黑君主并非纯血?他是一个混血?!梅林!这、这怎么可能?!

    卢修斯不停变换的脸色让老马尔福先生敏感地皱了下眉!他大声喝醒了险些被魇住的孙子:“卢修斯!放下你的好奇心,那不是现在的你应该去想的东西!”

    “爷爷……”卢修斯嘴唇不住翕动,“您的意思是——是,Lord他真的是——”

    “是什么?”老马尔福先生背负着双手,即使在画框里也给卢修斯带来了巨大压力,“我说了那不是你现在该想的东西,”他刻板着一张哪怕步入老年依然颇为英俊的脸孔,“现在你要想的是怎样把家谱做一个适当的伪装,你该庆幸你的妻子今天没有心血来潮过来欣赏一下自己显现在马尔福族谱挂毯上的名字,”他嘴角微撇,“还有你的那个儿子,就算阿布剥夺了他的继承权,他也依然是个马尔福,如果你让他姓了斯莱特林或者那什么里德尔——”强硬的老头眯了下眼睛,威胁的口气在未尽的话语中尽显无疑。

    “……我是想等他出来在做打算,宝宝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太特殊了。”提起儿子总算又恢复了点人气的铂金贵族呐呐开口,他抽出自己的魔杖对准了挂毯,略略沉思了下,一道七彩光芒闪过,挂毯上中规中矩的出现了他和西茜的名字,他甚至抹去了孩子的存在。

    老马尔福看着他做完这一切,脸上强硬的表有所柔和,“今晚的密室,卢克,不要让你的老祖父失望。”最后狠瞪了隔壁画框里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的儿子一眼,带着所有马尔福家的先祖消失在风景画的画框里。

    大概傍晚七点多的时候,卢修斯带着纳西莎怀抱着被他从摇篮里找出来的金蛋走进房。在金发女巫好奇的视线中,卢修斯屈起食指关节在常年办公的桌上有节奏的敲击起来——他足足敲了九十九下,底下的银绿印花地毯自动分割成了两半,一道大理石阶梯从泛着莹绿光芒的内里投出来。

    纳西莎拍了拍脯,紧张的攥住卢修斯的胳膊。卢修斯微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臂,“别怕,来,我们下去。”他牵着妻子的手怀抱金蛋沿着阶梯一路往下。

    里面的空气不像纳西莎原先怀疑的憋闷,相反十分清新,但也有一股让人全都忍不住泛起鸡皮疙瘩的凉意在周环绕,卢修斯给了妻子一个保暖咒语,牵着她一直走了近七分钟,才在一座巨大的石门前停下脚步。

    “马尔福的贵重宝物都藏在这儿,这是只有马尔福家主和夫人才能够过来的地方。”卢修斯眼睛黯了黯,“按理说,我们应该是父亲带过来的。”他扯过纳西莎的左手中指,用指甲轻划了下,纳西莎下意识的缩了下手,指肚沁出的一滴血珠让她哀怨地瞪了眼自己的丈夫。

    “每个进入这扇门的家族成员都必须过这一关的,”卢修斯嘴角微扬,“我还是三岁的时候就被父亲带来了呢。”眼中含笑的俊美贵族彷佛在笑:你不会连三岁的我都不如吧?

    纳西莎脸上一红,没有再躲,忍着疼乖乖的让卢修斯挤了三滴血进大门口的一条蛇刻石像内。

    为了确保马尔福家的秘密不被泄露,建立这座密室的祖先特意设置了一个利用血液来保密的契约。这是一种比牢不可破誓言还要强大的契约——只可惜现在已经失传。

    密室里并未出现纳西莎以为的各种珍贵魔法物品或者财富,只有一个看上去十分简陋的高台。高台下面没有台阶,十数英尺的距离让金发女巫开始担忧她的丈夫该怎么上去。

    “宝宝乖乖的陪妈妈,Daddy要上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哦——”卢修斯却不像纳西莎那样紧张,他亲了口蛋壳表面,又吻了妻子的面颊,拿着魔杖一步步靠近高台。卢修斯的谨慎让纳西莎困惑,却也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果然——卢修斯的谨慎是有原因的!

    在距离高台几英尺的地方,卢修斯往前走的步子变得胶着和沉重。几乎每走一步他都要付出很多的精力——很快的,地面上就出现了十分明显的汗渍印记。

    纳西莎不自的往前走了两步——连靠近都这么辛苦,又怎么爬到高台上去?

    蛋里的魔法之神皱着小眉毛凝视着步步艰辛的卢修斯,这条路他算不得陌生——简直就是试炼之路的变异版本。别看走的是路实际上拷问的却是灵魂。冥冥之中的主宰既然选择了卢修斯作为孕育他的人类,那么,一条小小的试炼问心之路,没有理由卢修斯会过不去。所以梅林心里还是很淡定的。但是——这里面有个前提!纳西莎别用她的尖指甲掐他的蛋壳!这也是很疼的好不?干脆动用了神力把自己的外壳用一层薄膜隔离开的神祇炸毛的在心里想。

    踏上试炼之路后,卢修斯脑海里就开始鱼贯浮现他和Voldemort相处的种种画面以及当时的各种心境。就像是再把这一段荒谬的孽缘再重来一次般的不可思议——卢修斯明知道自己不该去喝那杯酒,他喝了。他明知道自己不该去接奥赖恩递给他的门钥匙,他也接了……

    卢修斯看着自己像个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为了另外一个明显只对他体有兴趣的男人既悲且喜,迷失的不像自己……

    这些记忆从大脑深处挖出来折进他心底的时候,卢修斯以为自己会暴怒会失控,可是他没有,他很冷静的看下去——一直看到昨天风度翩翩举止优雅的Dark Lord为他主持婚礼。

    当幻境中的卢修斯目送着他的Lord启动门钥匙离开马尔福庄园时,现实里的卢修斯微微垂下眼睑,伸手揩拭了一把麻痒的脸,没有任何意外的看到了眼泪。

    嘴角因为自嘲而微微勾起的马尔福少主人就这样怔怔然的站了许久——站到梅林都有些不安的时候,他才重新又开始了前行。

    他想了很多,又像是什么都没想。但可以肯定的是——Voldemort在他心里的分量已经随着这次的心炼之路减轻了很多。

    他有家有业有妻有子,为了一个冷血无的Dark Lord而丢掉自己的所有,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Voldemort既已对他无意,他又何苦纠缠不放——马尔福向来不做亏本的买卖,退回了主从关系的卢修斯,只会让自己的未来过得更好。

    卢修斯没有辜负梅林对他的期望,一步一步,他成功接近了高台——此时的他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全上下都被汗水打湿。

    形容狼狈的铂金少主回望试炼之路,定睛瞅着捂嘴哭泣用担忧视线注视他的妻子和那个尖尖竖起的金蛋,一抹暖暖的笑自他嘴角绽开。来不及在上用一个清理一新,卢修斯趁打铁踩上无形无质的台阶!

    刚一落脚,就感觉到千钧重力往上压来——背脊瞬间弯曲的卢修斯几乎是立刻昂起了头颅——他知道这一刻的自己是绝对不能有丝毫的气弱和失误。

    “哦……卢克……我亲的卢克……他一定难过极了……梅林……我多想帮帮他啊……”感充沛的新任马尔福少夫人已经没有办法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受苦,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掉落到怀里的蛋壳上。

    嘴角抽抽的魔法之神实在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微妙心。他只能干巴巴的托着肥下巴盯着艰难往高台攀爬的父亲,感受着类似雨点砸在脑门上的感觉——哦,他真该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变成一颗咸蛋可不是件愉快的事啊。

    如果说刚才的试炼之地考验的是隐藏在人内心最深处的心结,此时的八十一阶台阶试探的就是接任家主继承人的魔力况。

    经过魔法之神明里暗里各种手段齐开的调理,这八十一阶台阶虽然走着有点辛苦,却比那心炼之路要轻松的多。在纳西莎不自的欢呼声中卢修斯在高台上站定。

    没有丝毫犹豫的划破手腕,低低的吟唱从卢修斯嘴里吐出,原本被铂金少主施展了混淆咒语的族谱挂毯重新扭曲着恢复原状,但是——在卢修斯的名字上方明显出现了一根小小的·精致无比的·由金线勾勒而成的家主权杖。

    ——那是历代马尔福继承人得到家主职衔的象征。

    失血过度的脸上不由自主染上微笑的铂金家主将自己的魔杖一寸寸推入银蛇手杖中,在纳西莎的惊呼声中、在金蛋高高弹起的动作中,自十几英尺的高台上一跃而下,极其顺手的将扑入自己怀中的儿子抱了个满怀。

    还未来得及安慰绪已经绷到极致的妻子,现任马尔福家主就被怀里蛋壳的喀嚓破裂声吓了个肝胆俱裂。

    一个类似冠冕的虚影突兀从蛋壳里冲了出来,吓了卢修斯和纳西莎一跳——特别是这个冠冕虚影看况还想重新弥合蛋缝!

    这可不行!

    卢修斯几乎是本能的伸手去拦——对儿子的战胜了一切!

    他的手刚从冠冕虚影上晃过,虚影就像被他彻底打散般消散在空气中。还未等卢修斯松口气,蛋壳的裂口又大了些!心神立刻被转移的卢修斯没有注意到被他打散的冠冕虚影重新汇聚成型钻入了他体内和另外一个明幻不定的冠冕虚影融合在了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锁在小黑屋里打哈欠……

    明天是某只的生,要三更,挽袖子坚持……

    好不容易码出一章半……困的两眼转圈的把电脑一关,蜷缩着睡了……

    第二天爬起来好不容易成功攒出两章开始攒第三章……

    顺道看一眼时间……嗷呜……种么就三点了!

    奔去发文……

    发的时候留了个心眼,没冲动……知道某只会来抢SF……抓住问,今天生不?

    某只然竖爪子表示——三月……

    嗷呜……当时各种复杂心有木有……

    想了想,这样也好,正好可以专心去码另一篇……乐淘淘的戳开小黑屋,想了想,嗷呜,留言还没回——

    边回边习惯的刷新看回上没——

    惊讶了

    咦,小攻的长评怎么跑上来了?定睛一看……

    傻了……

    然后……好吧……激动的要飙泪了……

    果然我就是个有存稿存不住的幸福娃眯眼笑……

    =3==3=戈雨,我要说,嗯嗯,虽然还在感冒,但是……很开心!竖爪子!

    PS:今天三章,如果有第四章……那是奇迹……而且是个·很可能不会出现的·很晚很晚才有的奇迹……

重要声明:小说《[HP]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