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0

    卢修斯死死抓住垂悬下来的帷幔,大口大口喘息着,企图用这样的方式来放松无所遁形的剧痛!

    金色的光茧光晕流动,让人骇目的魔力在光茧周遭流窜着在两人的体内循环,卢修斯低低喘息着伸手遮住自己的眼帘,下隐秘处的张阖收缩让魔王彷佛置天堂……

    两人的配合由开始的生疏变得流畅。灵与的交合有别于平常的**宣泄。Voldemort头一次感觉到邓布利多所说的也不是全都一无是处。他抚着怀中被汗水打湿的铂金少年,薄唇沿着少年的唇纹再次充满依恋的滑进对方口腔与对方嬉戏……

    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欢

    隐匿在母体腹内的星核在暴涨魔力的帮助下逐渐成形,一个小的只有拇指大小的胎儿开始长出模糊的五官和四肢。刚刚被Voldemort藏进有求必应屋里的金色的冠冕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飞出来,胎儿与他同根同源的魔力使着它一点点靠近卢修斯,一点点没进卢修斯的腹部。

    冠冕在进入卢修斯的腹部后,还没有任何动作就被拉近胎儿边,一个泛着金光的保护罩将它和胎儿一起笼罩,冠冕残魂里的魔力逐渐抽取出来投转进胎儿的体内,片刻过后,又会有一股更为精纯的魔力从胎儿哪里传递回冠冕中。一种良的循环在胎儿和冠冕间逐渐形成。

    沉浸在□中的人却丝毫没有察觉。

    浑瘫软无力的少年被Voldemort抱着半跪在他腰腹上,让少年对准他的下缓慢压下去,卢修斯畏缩着想要后退,却被对方坚决的动作阻止——直到全部将对方吞下。

    卢修斯大口喘息着,脚趾因为快感和饱胀紧紧蜷缩。他的双手无力的撑在Voldemort汗湿的膛上,小腿肚不住的打颤,却又无力挣脱,只能被动的随着对方起舞。

    不知道怜惜和温柔为何物的魔王尽享受着这具在他上起伏的柔韧躯体,感受着少年因为他的一次次顶弄而发出压抑慌乱的闷喘……

    卢修斯几次三番想从魔王上下来,这个姿势对他来说实在太过难熬……如果是背对着他还能自欺欺人,像现在这样与面对面——将他沉湎**的神尽收眼底——实在是太过刺激。

    不知道卢修斯纠结心思的Voldemort渐渐不耐少年时不时的踌躇和逃离,他想要少年和他一起疯狂。想到就做的掐住对方酸软汗湿的腰重重将其反压到上——

    “啊!”卢修斯不受控制的发出一声嘶叫——死死揪住下的单——双腿也彷佛有意识的勾住了Voldemort的腰。他近乎痉挛的挣扎和勾缠让魔王心念一动,尝试地又往刚才蹭到的地方撞过去——

    “不……”卢修斯反应剧烈的再次弹动体。缠住Voldemort的双腿也跟着蹬动数下。一个软垫因为他的踢动落了地。

    卢修斯明显的反应让Voldemort有了底。虽然不明白这到底代表什么,但却明显感觉到那个位置能够为怀中人带来欢乐……

    这个发现对Voldemort来说是一件好事,对卢修斯而言却是一场难以置信的噩梦!他从不知道在男躯里居然隐藏着这样一个可以引动□的隐秘之处,而且还被这个钳制他的魔王发现了!

    接下来的时候卢修斯再次体验到了上次被□引导后才感觉到的巅峰。一直断断续续没有消失的刺痛伴随着Voldemort有目的的捣弄逐渐消失,撕裂的地方再也感觉不到摩擦产生的不适。惊人的火和快感在体里流窜,被高涨□紧紧裹挟的少年在宣泄中彻底放下心防。

    大脑放空的刹那,神祇构建的深厚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彻底将他淹没,卢修斯抵挡不了这个。他迷失了。彻底迷失在对魔王的深中——神智迷乱的他唯一记得的就是抓住上的人不放手,无论如何都不放手!

    对紧密结合的两人而言,对方的任何一个动作都能够被彼此轻易感知。第一时间感受到卢修斯全心回应的Voldemort红眸浸染笑意,难自己压上了灰蓝眼少年发出断续闷吟和低喘的唇。

    “男孩……我的男孩……我的……卢修斯。”

    话音未落,璀璨的金光自光茧中爆开来,将整个房间都镀上一层金色。魔王因为分裂灵魂逐渐驳杂不纯的魔力在卢修斯体内胎儿的带动下开始提纯,整个霍格沃茨都开始轻微晃动起来,彷佛在惊叹着什么,又彷佛在欢迎着什么……

    浑然未觉的两人依然交缠在一起,他们的灵魂和**紧紧缠绕着对方,感受着对方对自己的全心信任和火的几乎没有边际的……这样的,太珍贵也太稀有,哪怕是尊贵如富有如马尔福都从未曾得到过!这是最纯粹的……独属于灵魂伴侣的独一无二!

    灵魂伴侣契约的缔结让天上的星象开始出现剧烈的变动,整个霍格沃茨连带霍格莫德都变得动……马人们在林里踩踏着蹄子仰脖看着渐渐往高空攀升的银月和星辰,发出喟叹般的叹息,林的生物植株奔跑跳跃着,似乎在欢喜又似乎在怀念着什么……

    眼眸猩红的魔王修长的颈项微微上仰,一头漆黑如墨的长发在他的后剧烈狂舞,带着一股让人窒息的威压辐散而开——他的怀中是一个被他紧紧护持的少年。双目紧阖的铂金发少年眷念的依在他的上,隐带泪痕的脸容还残留着达到巅峰后的极媚。

    金色的光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碎裂消散无形,徒留下两人像是被什么定住般,仿若石雕的交缠在一起。此时,Voldemort还在卢修斯体内。

    霍格沃茨的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从睡梦中惊醒。他睁开湛蓝的眼眸,扯下头上的睡帽以最快的速度往天文塔上而去。沿途察觉到异象的教授们也纷纷起——他们和校长跑得是同一个方向。唯独孩子们还在沉睡,他们无忧无虑的做着自己的美梦,脸上带着微笑。

    霍格沃茨的异常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待到午夜十二点整,一切都重新趋于平静。无功而返的教授们在校长的安抚下重新回到房间,徒留下邓布利多一人沉思今晚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以及……会给霍格沃茨这座古老的巫师学校带来什么样的风波。

    ……

    这已经是第二次卢修斯先Voldemort一步醒来。

    眼神重新变得清明的铂金贵族看着面容英俊唇角隐带笑意的魔王,脸色复杂。刚才发生的一切清晰的在他脑海中涓涓流淌而过,重新恢复气力的铂金贵族微微阖目后,举起了自己的魔杖……

    没有丝毫防备的魔王再次被卢修斯修改了记忆。他脸色发白的给自己施了几个止血咒和精力恢复咒后,强撑着爬起来,一步步往有求必应屋外挪——快蹭到门口时,卢修斯的脚步突兀停住。他默默回头,静静凝望着魔王沉静的睡容,嘴唇不住翕动……灰蓝的眼眸有细碎的水光在隐隐闪烁。

    “男孩……我的男孩……我的……卢修斯。”

    魔王低哑深的嗓音在脑海深处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的放映着——它们就像缠住他脚踝的海藻,让他没有办法轻易的离开。

    “男孩……我的男孩……我的……卢修斯……”

    “我的……卢修斯……我的……”

    卢修斯死死扣住门把手,不住眨动眼睛企图让越发朦胧的视线变得清明……

    别傻了,卢修斯……你不可能喜欢他,你也不能喜欢他…是不懂感的,别以为你们上了两次他就会上你……卢修斯!如果你不想像那些上魔王的蠢女人一样下场凄惨的话,就老老实实离开——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离开!

    喀嚓!

    门锁被拧动的声响在静谧的针落可闻的有求必应屋里极为清晰。卢修斯像是被吓到似的瞳孔一缩。半晌他才回过神般,将门彻底拧开,一只脚迈出门槛——

    “男孩……我的男孩……我的……卢修斯……”

    Voldemort的声音再次在脑海中浮现,同时展现出来的还有那双温柔的几乎可以将人溺死的柔和红眸。

    浑都在痉挛发抖的铂金贵族惨笑一声,重重关上房门,踉跄着走回边。

    根本就不知道卢修斯做过这样剧烈心理斗争的魔王还在安详的沉睡着。灵魂缺失的空虚感被灵魂伴侣填补后的涨满和温暖让他不受控制的沉沦其中,怎么也不愿意醒来。这样的睡眠对现在的魔王来说,弥足珍贵。

    只是他却不知他这一睡又将错过多少,又将遗憾多少。

    卢修斯眼睛泛红地靠近还在沉睡的魔王,低头近乎粗暴地吻上对方的唇。舌头钻进对方并不咬合的唇齿,缠绕着吸对方的一切,却换不来魔王的回应……如同他刚刚觉醒·却已知无望的

    无声的泪从卢修斯眼眶滚落像下雨一样顺着魔王俊美的轮廓染湿了枕被。

    妈妈,您的小卢克有了喜欢的人,很喜欢很喜欢……可是,他却只能忘记他。

重要声明:小说《[HP]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