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

    少年‘诉还羞’的模样极大安抚了Voldemort被邓布利多再次拒绝的暴躁心理。他周遭的气场以一种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缓和。也不知是不是这些天心底的‘耳濡目染’,让他对眼前这个少年的声音极为贪念。他喜欢每次吃完一些他不愿意吃的食物后,听到的那个满足快乐的声音——那会让他在灵魂异常空虚的时候感到安慰——只可惜这个声音在前段时间莫名终止,再也没有出现。如今难得见到一个相似的,魔王大人突然发现自己‘屋及乌’了。

    “这么说,我倒还真要原谅你,”Voldemort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挑弄,他的手指依然在卢修斯的脸上缓慢移动,像是在逡巡自己的领地。“说说看,这么晚了,我们的小马尔福先生出来干什么?”他眯了下猩红的眼眸,“别告诉我你是为了来和哪个女孩幽会?”这个认知让他莫名的有些不悦。

    卢修斯的所有注意力都在随着他脸上的那根手指移动,魔王的手指似乎带着一种亘古不化的凉意,抚拭在脸上的感觉彷佛被蛇类爬过,除了没留下蛇涎外,依旧让他后脊爬上鸡皮疙瘩。

    “嗯?”许久没有听到卢修斯回答的魔王眉宇上挑,掐住对方的下颚拉近,“卢修斯?你在走神?”这可真是一个新奇的体验——居然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神游?

    卢修斯惊跳了下。Voldemort放大的脸孔没有任何预兆的陡然出现在他眼前——他们近得几乎只是一个指节的距离。

    对方深邃英俊的五官和猩红的眼眸让卢修斯的心脏下意识紧缩。

    这张脸一直在他的噩梦中出现,一次又一次……不管怎样说服自己,卢修斯都无法忘记自己曾经被他……

    嘴唇微微翕动,用力咬了口自己舌尖的铂金少主藏敛住眼中的惊惧和愤懑,脸上适时露出一个激动得无法自已的表,他支吾着,浑轻颤着,“Lord……我只是来寻找遗忘在有求必应屋里的魔药……您……还请您别靠我这么近……”少年的声音软软的,几近乞求。

    少年的声音仿若羽毛挠动心脏的悸动让Voldemort意外的闪了下眼睛。他并没有如卢修斯所愿的放下自己的手,相反问了一个两人都心知肚明的问题:“你怕我?”

    在朦胧壁灯的照下,铂金少主错愕的睁大灰蓝色的眼睛,“怕您,我为什么要怕您?”他拼命暗示自己忽略还在他下巴上紧紧钳制的手,颤着声音说,“我只是担心……担心让您失望。”他小声说,一脸的无所适从。淡金色的眼睫在灯光下仿佛踱上一层晶莹剔透的碎光。

    “你会做让我对你失望的事吗?”Voldemort控制住想要去揩拭少年睫毛上隐现泪花的冲动,步步紧。突然觉得把一个马尔福逗弄得无处藏也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当年的阿布可没他的儿子一半可

    卢修斯像是被吓住了。他的脸上明显流露出‘我怎么敢这样做’的讯息。这样的表彻底取悦了魔王。低低的笑声从Voldemort的喉咙里震而出,红眸中隐现的杀意彻底消散无形。这样一个有趣的少年留下来应该比杀了有趣。而且,少年很崇慕他不是吗?卢修斯的动作、表和眼神,无一不显示着他对自己的在乎。这很好,魔王大人志得意满的想着,决定大发慈悲的给对方一个吻充作奖励——伟大的魔王是不会承认这个少年从出现在他眼前的一刻,就一直引逗着他想要一亲芳泽。

    ——某某上脑的魔王彻底忘记了他为什么会突然对一个少年的嘴唇起兴趣。要知道这可是他的【初吻】。

    英俊的黑发男人将薄唇压下来的那一刻,卢修斯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他的大脑更是自动闪现了在那间小休息室里,对方倾压下来吻上他的一幕和后面越来越模糊不清的靡乱和疯狂……

    ——原以为可以坚持到对方失去耐袖手离开的卢修斯彻底失控!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就不怎么稳定的魔力因为主人异常的绪震开来,带着一种玉石俱焚的疯狂在八楼走廊激不休——沉睡在母体里的星核微微颤动,彷佛有了苏醒的迹象——

    Voldemort没想到卢修斯即将成年还会魔力暴动,不由惊讶的放开对方红肿的唇,以最快的速度抓住对方的手,将庞大精纯的魔力悉数灌输进去试图强行将对方暴走的魔力压制住。这对来说并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半刻钟的时间不到,卢修斯体内四溢暴走的魔力已经重新被Voldemort强行梳理压制着驱赶回魔力循环中,重新变得柔顺。

    感受着魔力被驯服的Voldemort也是松了口气。他和阿布的私交不错,如果因为他的吻而导致卢修斯变成一个哑炮,阿布拉克萨斯哪怕拼掉命也会找他报仇。

    只是Voldemort却不知道他这样的做法无异于将一道大餐送到了亟需力量的神祇面前。感受着父系血脉传来的强悍能量波动和源源不断几乎没有枯竭灌输进来的魔力,神祇如获至宝。

    没有思考能力完全凭借本能行事的他在Voldemort想要抽的那一刻,引动了三人之间的血脉联系!

    Voldemort刚要离开的魔力骤然一顿,他疑惑的看向怀中的少年——五脏六腑被暴动的魔力震伤的卢修斯无神的回望他,灰蓝眼眸里隐隐还有水光流溢,微肿的唇无声开阖着彷佛在轻唤着他的名……

    巨大的意充斥着Voldemort的心间。

    从未感受过这种强烈涨满绪的他拦腰将已经彻底失去活动能力的少年抱起抬脚往有求必应屋走去——

    “不……”神智逐渐清醒的卢修斯无声哀鸣着……已经彻底失去气力的手徒劳地掰扯着对方揽抱他的手臂,一次又一次……无声的眼泪顺着眼角簌簌滚落,染湿了地毯。

    已经被血缘魔力彻底迷失神智的Voldemort无视对方微弱的抗拒带着对方走进有求必应室。

    他彷佛本能的知道应该要一个怎样的房间才符合他的心意。

    当卢修斯看到和Voldemort庄园书房小卧室里一模一样的摆设和格局,他险些没有崩溃。

    “不……不要……”被扔上铺的铂金发少年凌乱了一头长发,他撑着几乎没有气力的四肢试图依靠爬行逃离这个像噩梦一样的地方,又被后的魔王捉住脚踝强行拉回!

    “不……放开我……放开……Lord……求您……放了我……”少年崩溃的哭泣和求饶在这一刻脆弱得如同刚刚破壳的幼崽,一场冷风就能夺走它的生命。

    Voldemort困惑对方的挣扎。他们彼此相不是吗?还是这又是另一种恋人之间才有的趣?眼睛微亮的红眼魔王饶有兴致的吻上对方不住挣扎的腿肚,牙齿撕扯着对方苍白滑腻的肌肤,满意的看到他吻过的地方皮下毛细血管破裂,泛起玫瑰色的吻晕。

    卢修斯反抗的力道渐渐止歇,上一层层堆浪而起的快感和酥麻让他无法控制的发出低弱急促的喘息,灰蓝色的眼睛因为几乎没顶的快感涣散失焦,几乎没有停止过的眼泪从眼眶里一颗颗滚落,带着他还算清明的神智彻底泛滥成灾。

    铂金少年苍白肤色上逐渐染红的痕迹极大刺激了魔王的积极。他像个从未有过玩具的儿童般啄吻舐着下少年的体,一点点将对方上的衣物剥离……他体内的魔力也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引而出,和卢修斯的交融在一起。

    一个巨大的金色光茧出现在大上,已经迷的两人却没半点察觉,唯一记得的就是要在对方的上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Voldemort带着凉意的吻渐渐来到往上,他吻下这具躯,感受着对方因为他的动作而引起的痉挛和绷直,慢慢来到了对方的前,来到了他今晚一直想要咬上一口的喉结处——

    卢修斯攀着对方的脖子——这个动作他已经做得熟稔。不管承认与否,他的体已经记住了这个压在他上的人——修长的脖颈微微后仰,在对方吻上他喉结的时候,体猛烈震动,陡然虚软在对方下,彻底失去了神智。

    红眸与灰蓝的眼瞳终于对视。

    Voldemort看着两眼含泪的少年,刚刚一直克制压抑住的感喷涌而出。他伸出手指揩拭对方眼角的泪,举止笨拙又带着几分焦躁的说,“不哭,不要哭……”

    神智有短暂清明的卢修斯怔忡的回望他,鬼使神差下,还残留着泪痕的脸蹭了蹭对方安抚他脸颊的手指。神祇施放的血缘牵引魔法终于影响到了他。

    得到少年回应的魔王红眸彷佛染上了一层柔光,他嘴角弯弯的吻上对方的嘴唇。

    除了吻过卢修斯再没有和任何人有过唇齿交流的魔王笨拙的亲吻着下少年的唇,他耐心十足的撬开对方的唇齿滑进对方的口腔,和铂金发色的少年唇舌交缠。

    啧啧水声在静谧的有求必应室里此起彼伏,染红了卢修斯的面颊。体内神魂的存在让血缘牵引在他上的影响力降到最低。他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是……可是他却被对方那句几乎闻所未闻的哄慰安抚的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这样被动的承受一直到Voldemort的手往他下滑去,卢修斯才竦然而惊。他挣扎着踢动压在他上的魔王,企图逃离对方的钳制。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迫不及待的润滑咒过后,魔王没有任何扩张的撞进了少年的体里。

    习惯了享受的魔王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前戏和扩张。就连润滑咒也是为了能够让他更舒服的动。

    卢修斯闷哼一声,修剪的光滑指甲重重在Voldemort线条紧致的背脊上划过。带出十道红痕。泛着绯色的俊美脸容流露出让人不敢视的艳光。

    少年像小猫抓痒的挠动让Voldemort的□更加高涨。魔王压制着下因为痛楚而扭动的少年一寸寸的往里挤——鲜血从两人结合的地方汩汩流出,染红了单。

重要声明:小说《[HP]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