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金牌育胎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小哥 书名:金牌育胎师
    51、金牌育胎师

    作者有话要说:不幸收到有河蟹内容要求修改的站短,所以……老泪纵横啊TT

    回头再看到这章有动静了大家也不用那啥,可能会反复修文直到达到管理员的要求啦——

    黄文自黑暗中缓步走出,后跟着四个垂首肃穆的小侍。

    这一次许凤庭再没了力气拒绝他们的搀扶,整个人几近虚脱地任由他们架着往外走去。

    黄文跟在他边一不吭地走了一会儿忽然叹了口气,“陛下看重公子是真,但要是公子再这么不管不顾地激怒南宫家的人,恐怕陛下也保不住你。”

    许凤庭嗓子眼里一阵腥甜,强忍着一阵痛过一阵的腹痛努力稳住自己的嗓音。

    “他是保不住,还是不敢保?如今已成寄人篱下的丧家之犬,竟还厚颜自诩为陛下,只恨我耳聋眼瞎错认了他十几年!”

    黄文没想到这看似温和如水的青年公子竟有这般骨气,人都伤成这样了也不肯服个软,只好闭嘴不再吭声,远远看见邵明远站在廊下不安地来回踱步,便命一个小侍先快步上去告诉他这会儿是怎么个势。

    邵明远见了浑是血的许凤庭几乎没吓得立刻就停止心跳,忙抢上来一步把人打横抱起,黄文等人在门口止了步子,“大夫一会儿就到,是陛下御用的太医,先生请稍安勿躁。”

    稍安勿躁?他这会儿功夫杀人的心都有了!

    邵明远一声不吭地给许凤庭清洗包扎,憋得一双眼睛满是血丝,许凤庭一直默默地看着他的举动,好几次想开口,努力再三也只能捂着肚子气喘吁吁地说不出话来。

    只好费力地伸出手轻轻碰了碰那人冰凉的手背,却被他一把捉住颤抖着双手紧紧包在手心里。

    “当初岳丈大人不论将你嫁给谁,都不会像我这么不济,你堂堂大将军之子,委实该配个大英雄大丈夫。”

    许凤庭知道他在为不能保护好自己而自责,干涩的眼中不由缓缓落下一行泪来,千言万语堵在喉咙口出不来,半晌方有气无力道:“若没有你,我也活不到离开宋家的那天。说好了不论旧事,你又提这些做什么?”

    邵明远原是心疼极了才会胡言乱语,见他动气哪里还敢再说,这时太医果然到了,匆匆忙忙给许凤庭把了脉之后也不和他们说话,只气色凝重地跟着黄文走了。

    夫夫二人不由对看了一眼,本想把许凤庭即将临盆的消息先瞒上一两天等孩子出世再说,反正有邵明远在边也不需要傅鸿派大夫派产婆,可现在看来傅鸿那里是瞒不住了,实在令人忧心不知道又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许凤庭如今这浑是伤的是不能碰水了,邵明远知道他天喜洁这么脏着子肯定更不自在,便用水绞了帕子给他全上下擦拭,也算权宜的法子。

    随着产伸手痛越来越频密地袭来,原本靠着枕头半卧着的许凤庭有些坐不住了,邵明远最不忍见他不言不语自己忍痛的模样,忙关闭了窗户确信外头监视的人看不到里头方坐到他的边去,却是伸手探进他的裤子里宽衣解带呢。

    许凤庭慌忙一把按住他的手满眼的惊讶,邵明远忙握住他的手在他耳边软言抚慰,“别怕,我给你检查检查。”

    感觉到怀中人绷紧了的子渐渐放松了些,他又殷勤地给他揉了揉肚子和后腰方开始摸索着褪了他的裤子顺着后上光滑的肌肤朝里头摸索,虽然已经做了夫妻,可为着许凤庭的体两个人已经有三四个月不曾亲过了,这番并无那种想法的抚摩却令许凤庭唇边险险地泄出一丝嘤咛,腰一软便越发没了力气,面对邵明远的注视忙不好意思地别过头把脸埋到枕头里去了。

    邵明远毕竟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人,看到心中最这么衣衫半褪一脸羞地躺在自己面前如何能够不心动,当即便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本来老老实实抵在他股间认真检查的食指也不自轻轻蠕动打起圈圈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没有职业守的呢,坑爹呀!

    早已对他的温存抚食髓知味的许凤庭如何受得了这个,当即便颤着子大口大口喘起气来起来,邵明远见他已经疼得这么厉害了可产门只开了一指,宫缩一开始还强烈的,这会子却有一搭没一搭地没劲了起来,心里难免担心,便有心撩拨他的YU以刺激宫缩。

    见许凤庭放不开他忙耐地向他说了,许凤庭联想起傅涟生产的那次,心里更加信服了,便不再笨拙地扭动着子尴尬挣扎,邵明远得了他的默许便垂下头一口吻住了他,双手轻重适度地在他的腰侧和大腹上来回揉抚,更提醒自己得小心别碰着他上的伤处。

    孕夫的腹部本来敏感,被他这么三两下一弄便越发浑发烫起来,虽然孕腹高耸看不到底下,可许凤庭心里也能估计到下面的小凤庭恐怕已经歇不住了,脸上越发滚烫。

    邵明远绵密温存的吻自上而下在那人滚烫的体上来回流连,忽而感觉到有个硬硬的东西抵着自己,当即心领神会,忙一手握住惹得怀里的人越发一声接一声哼哼得不成调了起来。

    随着小凤庭地渐渐长大,邵明远能明显感觉到那人已经变得软绵绵的肚子又开始一阵阵发硬了起来,他知道这是奏效了,可许凤庭的体虚耗太多元气已破,他又不敢当真过分纵拖得太久,忙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许凤庭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太过媚人的呻YIN,沉重的腰不要命似地狠狠了几下之后便匆匆把脸埋进了邵明远的怀里。

    呃――

    清心寡了好几个月总算纾解了一回。

    邵明远一直牢牢抱稳他等他释放完了方坐起来脱去弄湿的褂子,又从包袱里取出一根通体流光的玉势来。

    许凤庭脱了力地躺在上,见了此物不由惊愕,这东西他当然认得,育胎师有时会用这个给产夫扩充产道,或者安抚取悦孕夫的心。

    可他们夫妻和顺鱼水和谐,这会儿难道他心里不想么,怎么倒用这个?

    邵明远见了他的表便知道他想岔了,忙凑过去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一下。

    “别胡思乱想,等孩子出生以后看我不把你绑在上狠狠大战三百回合。”

    许凤庭这才明白他是怕要是真的做起来恐怕会忘到控制不好自己而伤了他,又不小心瞥见他上某处涨得鼓鼓囊囊的小帐篷,不由释怀又心疼地回吻了他一口。

    邵明远轻轻咬住了他的耳垂,“我的凤庭也学淘气了。”

    许凤庭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因感觉到体某处一阵清凉的充盈,当即便满足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邵明远另一条手臂稳稳搂着他颤栗不停的子,温的唇瓣紧紧贴在他耳边不断说着意绵绵的话,时而轻吻他早已红透了的耳垂,许凤庭忙用力捂起嘴来,却还是有一两声**的呻YIN倾泻而出,从下腹窜到心头的一阵又一阵电流令他已经分不清快感和疼痛,渐渐连四肢都有了种发麻的感觉。

    “唔……呃……呃!”

    闷闷的呻YIN声透着丝丝甜蜜,许凤庭感觉自己的体越来越轻,仿佛已经置云端一般还在缓缓上升,终于忍不住一阵高吟,一股流喷薄而出,一直高度紧张的邵明远总算舒了口气。

    总算破水了。

    邵明远忙安抚地抱紧他,伸手往下一谈,当即心里打了个激灵,破水是好事,可他的产门居然还是一分都没有再打开过,还是细细的堪堪一指。

    快意之后痛感也来得愈发凶猛,许凤庭白着脸不断揉着肚子和酸痛折的后腰,“怎么样,要生了么?”

    邵明远忙用了拍了拍脸颊让自己镇定,却俯□柔声对那人轻道:“快了,你先歇会儿养养力气,等会儿我叫你用力的时候才能有劲啊。”

    说完便取了软垫将他的下SHEN垫高,以减缓胎水流出的速度,如今最让人心焦的就是产势已经全动可产门不开无法生产,时间一长不但胎水流干胎儿难保,便是大人恐怕也将生生痛死无力回天。

    许凤庭折腾了大半夜也实在累了,阵痛来临时几乎痛得在上来回翻滚,阵痛间隙就蔫蔫地躺在邵明远怀里无声地喘息,邵明远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一头汗星子地不断给他揉抚腰和肚子,深恨自己不能多长出两条胳膊来。

    到天快亮时胎水渐渐越流越慢,甚至从开始的清澈变得混杂了少许血丝,许凤庭痛得几乎失去神智哪里发现得了,只有邵明远自己看在眼里满目惊心,在药箱里翻腾了好一会儿把最近根据许凤庭的体质研制的几种好药都给取出来碾碎了和着水喂他服下,甚至开始考虑是不是该施金针刺了。

    天色大亮以后黄文又来了,许凤庭才经历了一波剧烈的阵痛正就着邵明远的手喝水,见了他便不想理睬,邵明远刚想叫他出去,他却不紧不慢道:“陛下驾到。”

    话音刚落就见一龙袍的傅鸿大步流星神采奕奕地走了进来。

    “凤庭,你觉得怎么样?听说你要生了,朕来看看你。”

    许凤庭眯起眼静静地打量着面前这张关切的脸,要不是上的鞭伤还在阵阵作痛,差点儿就要怀疑昨晚经历的那场折磨是自己做的一个梦了。

    做人怎么能虚伪成这样?

    想起自己竟然和一个这样的人推心置腹地做了十几年的好兄弟,他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搅,甚至控制不住地俯□呕呕――地干呕了起来。

    邵明远忙轻轻给他拍着背,却看也不看傅鸿一眼淡淡道:“内子生产在即,闲杂人等请回避。”

    傅鸿铁青着脸站着不动,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邵明远却抬起头迎向他的目光一字一句道:“你在这里添乱,万一凤庭有个好歹,许家可再也没有第四个儿子给你挟持当人质了。”

重要声明:小说《金牌育胎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