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金牌育胎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小哥 书名:金牌育胎师
    48、金牌育胎师

    傅涟听见近侍站在外的通报便将孩子交由母带出,又用力捏了两把两颊似乎想整出点儿神采奕奕的红晕来。

    不多时见了白天才在朝上公事公办见过面的许雁庭,他不由唇角微咧轻笑了起来。

    “大司马深夜入宫,可不知是为公呢还是为私?”

    许雁庭还没来得及开口,许鹤庭已经等不及先抢了过去。

    “陛下明明答应过只要把那孩子交给你处置,就留乐筠一命,如今又要留难是为什么?”

    谁知道傅涟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斜倚在龙椅上似笑非笑地觑着不声不吭的许雁庭。

    许鹤庭这可没了辙,要在从前还能上去就是两拳跟这小子过过招,可现在人家是皇帝了,又是他大哥的心上人,虽然这会子互不理睬呢,可小两口耍花腔嘛还不都是头吵架尾和的,能有多大的事儿。

    因此便没好气地用手肘子捅了捅他大哥的腰。

    “你可是答应我来帮忙的,这会儿倒是说话啊!可别惹恼了人家反而害了阿筠。”

    许雁庭看着傻里傻气的二弟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傅涟虽说喜怒无常,却是个君子一诺的人物,再说君无戏言,早前当着他的面答应了放走乐筠,现在又怎么可能出尔反尔呢?

    招他入宫恐怕有别的意思,自己答应陪他来这一趟一来是拗不过他的牛子,二来也是给自己个台阶下,进宫来看看傅涟,或许还能见上孩子一面。

    而且早几天听说他夜里总睡不好,偶尔喊腰疼,恐怕是当初野外产子产后失调的后遗症,这几天雨绵绵天气潮湿,想必够他受的。

    短暂的走神被他二弟许鹤庭刻意的干咳声打断,许雁庭不得不硬着头皮迎上傅涟调侃的眼神。

    “有饶陛下安寝,微臣万死。”

    傅涟鼻孔里哼了一声,“大司马雄才伟略乃国之栋梁,朕怎么舍得让你死?”

    许雁庭脸上闪过一丝窘迫,“恕微臣斗胆揣测圣意,不知陛下召见乐筠所为何事,可是逆贼傅鸿有了消息?”

    傅涟不置可否地喝了口茶,“总之不会要他的命就是,你们要是真心关怀许凤庭,朕劝你们早点把乐筠带到朕面前来。”

    一句话说得弟兄两个面面相觑,乐筠和凤庭的下落能有什么关系?

    不过疑惑归疑惑,傅涟的这句话在兄弟两个的心里还是起了极大的作用,在确信乐筠生命无虞的前提下,许鹤庭连夜出城赶往他的住处接人去了。

    看着二弟匆匆离去的背影,许雁庭本应一同退下,却不知怎么就是挪不动步子。

    傅涟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便是把人接来也得明进宫了,莫非大司马心系弟,执意杵在这儿着朕连夜办公不成?”

    许雁庭见他有意歪曲不由摇头苦笑,“微臣不敢,微臣告退,请陛下保重龙体。”

    傅涟总算沉下了脸,眼看着许雁庭一条腿已经迈出了大门方咬牙切齿扬声恨道,“今晚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槛,回头我就掐死你儿子!”

    男人的背影果然顿住,守在寝宫门外的四名近侍识趣地碎步上前,悄无声息地将寝宫大门在许雁庭面前悠然合上。

    许雁庭望着眼前封闭的两扇大门恨声叹了口气,“当初是你舍不得你的江山离我而去,如今总算君临天下,又有儿子,当初委曲求全找我接种的目的可不都达到了?这会儿我还不走,难道还留在这儿碍你的眼么?”

    说完这话本来以为会激怒傅涟恶狠狠反唇相讥,却没想到等了半晌竟毫无反应,忍不住回头一看,却见傅涟低着头伏在案上,一手紧紧撑住后腰,双肩微微耸动,看起来颇为痛苦的样子。

    忙快步走上去一把扶住他,二话不说就在他后腰上轻轻揉捏起来。

    傅涟因方才抱孩子抱得久了些牵动了腰疼的毛病,这会儿腰上火辣辣地就跟要折了似地,哪里还有心思跟许雁庭斗嘴皮子,只好依在他上借力坐稳,在他的按摩□上也确实稍微好了些方气喘吁吁道:“扶我到上去,我坐不住了。”

    这是傅涟除了生产之时第一次在许雁庭面前示弱,许雁庭看着他瞬间变得煞白的脸色心里也不好过,忙一把将人拦腰抱起就朝榻走去。

    傅涟也不挣扎,反而一反常态安安静静待在他怀里。

    许雁庭将人在上安置好之后便手脚利落地打了水绞了帕子,跟着便开始解他上繁复华丽的龙袍。

    傅涟也由着他去,直到乎乎的帕子贴在冷飕飕酸痛难忍的后腰上,他才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叹息。

    这么简单的法子,怎么御医居然没有想到?

    许雁庭看着他脸上古怪的神似乎能看穿他的想法似的放重了手劲在他腰上用力捏了一把,“你这样一味逞强,除了小灵子,还有谁知道陛下龙体不适?便是小灵子你也不许他挨你的子,白白自己受折磨不是?”

    傅涟趴在枕上不满了哼哼了两声,原来跟小灵子互通消息呢,总算他还有良心。

    如此反复敷了约莫有大半个时辰,许雁庭还要去换水,却被傅涟一把拉住了手腕。

    “罢了,好多了,你歇歇吧,满头的汗。”

    话里带着关怀,人却不肯抬头看他,还是固执地垂着头倒好像跟他的手腕在说话似的。

    许雁庭在心里叹了口气,早知道他就是这么个别扭的人了不是,何必在这上头较劲。

    因此便又在他头的矮凳上坐下,傅涟这会儿倒乖,一声不吭地凑近过来将脸颊埋在他的掌心蹭了蹭,半晌方带着委屈喃喃道:“要我怎样你才肯放开心结?”

    许雁庭闭上眼不说话,专心感受着掌心里光滑的肌肤和那人脸上炽的温度,终究忍不住,俯□勾着他的脖子便用力吻了下去。

    傅涟也不服软,当即毫无顾忌地撑起子回应他,反倒是许雁庭担心他的老腰受不住这么折腾而腾出手来一把稳稳搂在他的腰上。

    第二天大清早许鹤庭果然带着乐筠进了宫,一看他大哥也在,还仍旧穿着昨晚入宫时穿的衣裳,当即心里便明白了三两分,越发对乐筠的命放心起来。

    都说那啥阳调和嘛,傅涟有了孩子他爸的滋润,这龙心大悦什么的,总不会再暗到说杀人就杀人了吧。

    乐筠虽然落魄,毕竟伴在傅鸿边多年,见了傅涟也面无惧色,镇定自若地行过礼后便不卑不亢地退立一边,丝毫没有俘虏降臣常有的畏缩。

    傅涟果然并未计较他的自持,也没有继续卖关子,开口便道:“傅鸿已经走投无路,你说他最有可能逃去哪里?”

    别说乐筠,就连许家兄弟也不由脸上一愣,本以为这新皇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才叫乐筠来的,没想到竟是这么没头没脑的一问。

    乐筠沉默片刻后老老实实给傅涟磕了个头,“傅鸿不告而别,并未留下任何音信。”

    傅涟这会儿功夫倒一反常态好像格外有耐似地对乐筠循循善起来,“你跟了他这么多年,他在哪里还有根基,哪里还有后路,你不会一丝不察吧?要是你说出来,我便杀了傅鸿这负心人给你出口气,要是你不说,那便让许凤庭那假道学去死,替我出口气也好。”

    说到最后这话锋一转,傅涟脸上甚至露出了森森的媚笑。

    在场的另外三个人不约而同脸色大变,乐筠的脸色更加白上了好几分。

    当初无奈之下出卖了凤庭已经令他悔恨至今痛不生,如今听了傅涟这话心里怎能不急,当即放□段急切追问,“陛下何出此言?”

    傅涟本来还想再吊吊他,可看许雁庭额头上的青筋不由恨铁不成钢地心里暗骂,这么沉不住气领什么兵打什么仗,真该让他回去生孩子孩子!

    只好清了清喉咙不紧不慢道:“东都光复之时收了不少行宫里的旧婢,有人密报傅鸿逃跑之前已经查到了许凤庭的行踪。”

    乐筠蹙起了眉头咬牙道,“陛下如果以为他因心里对凤庭有所恋慕不甘就会在这个时候去寻他,恐怕错了。他是个江山不美人的人,何况如今倾吐陌路,别说带上凤庭在逃亡路上多个拖累,若有可能,恐怕会拿凤庭的命去换自己的安全都说不定,又怎么会巴巴地去寻他?”

    可这话说完,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四个人都满脸惊愕地恍然大悟起来。

    傅鸿知道许雁庭和傅涟相好,许凤庭又是许雁庭最紧张的幼弟,如果想要保命,还有什么比许凤庭更有用的筹码?

    要是许凤庭真的被他捉住,恐怕逃不了一翻折辱,就算他的子能经受得住,恐怕以他的个,为了不连累兄长,也会寻机自行了断不叫贼人得逞。

    而且大队人马这么多天都没找到他们夫夫两个的踪影,谁知道是不是已经落入了傅鸿的手里?

    想到这里许家两兄弟的脸色都沉沉地黑了下来,乐筠这里自然也是心惊跳不得安宁,踌躇再三还是吞吞吐吐地开了口。

    “还在太子府里的时候,每个月末都会有几个人远道而来密会傅鸿,我几次打听也只打听到他们来自南疆一个叫做薄镇的地方,不知许大哥是否听闻过?”

    许雁庭茫然摇了摇头,傅涟却豁然开朗地笑了起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薄是先皇后的母舅,也就是傅鸿的舅老爷南宫家的地盘,早年也是呼风唤雨的家族,当年被先帝有意削弱沉寂了二三十年,还以为他们早就死透了呢,没想到还在勾结着傅鸿鬼鬼祟祟保有实力。”——

    作者有话要说:那啥,虐小凤庭之前先给小傅涟点甜头能算是补偿么,咳咳~

    本来想上一锅大哥和傅涟的炖的,想想还是没敢,再被举报就纠结了,意思到了大家就懂了嘛,是不是是不是……

    大家的留言都看到了,谢谢姑凉们的等待,会好好更新的

重要声明:小说《金牌育胎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