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金牌育胎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小哥 书名:金牌育胎师
    因小村偏远,村里总共不过二三十户人家,村里的年轻人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就是附近小镇,因此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一听说陈老汉家这夫夫俩是繁华的大县城来的变纷纷围到大家来,有的捉上一两只鸡仔,有的带上一篮子果蔬,三三两两结伴过来问候,带着或好奇或羞怯的微笑,希望能听听城里的新闻。

    邵明远天开朗,为人又随和,面对村民的自然也积极回应,今天帮村东的老夫妇给在外打工的儿子写封家书,明天给村南的小孩子治治发烧咳嗽,不过一两个月的时间,已经跟这里的村民非常熟悉并相处得很好。

    此时正是七月,越国北部的夏季很短,差不多只有六七两个月的时间,但却极其炎

    许凤庭此时已经有了三个多月的孕,本来胃口就不好,又怕,除了小肚子上有了些圆润,整个人比以前还要消瘦了一些。

    邵明远心疼他怀胎辛苦,便托每个月都会来往两趟此地的小货郎从县里带几只西瓜,估摸着他进村的子,天不亮就到村口去等,一连等了三天总算见着了那小伙子的影。

    “有劳有劳,多谢了!”

    邵明远笑呵呵地从他的担子里捧起西瓜装进自己带来的网兜里,那小货郎擦了把汗笑道:“从没见过你这么宠老婆的,这东西在中原不算什么,到了咱们这儿可就是稀罕物了,贵不说,还重啊!又耽搁不得怕坏了,一路上我可没敢多歇一回!”

    “嘿,要不怎么都说小哥你是好人呢,辛苦辛苦了,回头我再给伯母开几剂方子,包管她的老风湿药到病除。”

    原来这小货郎是邻村的人,家里的老母亲常年风湿,每到雨季就备受煎熬,不久前无意跟邵明远提起,得了他的药,如今已经有了不少起色。

    因此对于邵明远的请求他虽然嘴上抱怨,可实际上想方设法也要替他办成的。

    送走了货郎,邵明远将装满了西瓜的网兜朝背上一扛,三步两步赶回家,趁着头还不是很高,打了桶井水泡了一只进去。

    许凤庭自孕后就一直比较嗜睡,因此邵明远以为他还不曾起来,轻手轻脚推开房门,却见那人已经倚在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蒲扇,衣襟几乎被他完全扯开,露出精致的锁骨和前一大片细腻的光。

    下面根本没穿长裤,薄被被胡乱丢在一边,露出大半截白皙的长腿。

    邵明远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

    头几个月胎儿不稳,自从知道那人有孕,他就没敢再碰过他,刻意假装看不到他因为怀胎而越来越火辣的子。

    许凤庭晚上睡得不好,因为天气闷、腰酸,小腹又胀胀的难受,因此一夜起来了好几次,到了黎明时分好不容易睡得沉了,方才不知谁家的猫狗打架,又把他给闹醒了。

    正心烦意乱呢,就看见某人站在门口流口水,不由失笑,“这是怎么说?快把门关上,外面的气全进来了。”

    邵明远忙应声照搬,孕夫的早孕反应各有不同,有人不能闻气味,有人不能吃荤腥,而许凤庭就是怕光怕吵,这也跟他本体质不好睡眠不沉有关系。

    “睡不着了?这通共才睡了几个时辰。”

    看着那人隐隐约约的黑眼圈,邵明远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又找了个枕头给他垫着腰。

    许凤庭有气无力地笑笑,“得睡不着。”

    “我给你擦擦吧,舒服些。”

    邵明远转到厨房倒了盆水,绞了帕子给他擦脸。

    “上也擦擦?”

    “恩,又出了一汗,黏黏地躺着不动都。”

    许凤庭小声嘟囔了一声,便站起来接过邵明远刚刚又在水里绞了一回的帕子开始擦拭脖子,随后探入衣襟,前、腹部、腰侧……

    邵明远脑子里嗡嗡地,下一股流迅速窜了上来,那人还不知死活地嫌穿着衣服擦不方便,索脱了上衣转过,让邵明远给他擦擦后背。

    谁知贴上来的并不是乎乎的帕子,而是某人更加火并急促起伏着的膛。

    “凤庭——”

    喃喃默念着那人的名字,邵明远的双手不自地在他前反复摩挲,并不断暧昧地亲吻着他的后颈和耳后。

    这两处都是许凤庭上敏感的地方,还有前两点可怜兮兮的红果,如今都被某人狂怜着,他几乎来不及思考就已经两腿发软摇摇晃晃地软倒在了后的怀抱里。

    “凤庭,我好想你,我想,我想……”

    将怀里的人一个转,邵明远迫不及待地吻上了那对柔软丰润的唇瓣,忘吸挑弄着,搂着他缓缓移到墙边让他靠着,双手已经熟稔地溜进他宽松的裤带一把握住了才有些微微打起精神的小凤庭。

    自己下面的火也涨得发痛,忍不住紧紧贴着对方的子,隔着裤子用那里有节奏地摩擦着他的,一下……两下……三下……

    呃——

    许凤庭和他一样也过了两个月苦行僧的生活,孕后格外敏感的子哪里得住如此挑逗,不自一个激灵,便下意识地更用力地搂住了那人的后背,吻着的灵舌也开始闪闪烁烁地回应起来。

    这无疑是一个大胆的邀请,邵明远凑到他耳边甜蜜地说了声“你真好”,便兴奋地搂着他滚上了

    窗外渐渐上中天,室内的旖旎风光也缓缓延续着……

    许凤庭静静地依偎在邵明远的怀里,闭着眼一脸餍足的神采,虽然两个人同样大汗淋漓,却一点也不想与对方分开。

    邵明远温的手掌轻轻包裹着他微微隆起的小腹,暖暖的很舒服,许凤庭微微挪动了一下,也将双手置于腹上,覆盖着那人的双手。

    “现在可能探出男女?”

    小憩了一会儿,许凤庭懒懒地开了口。

    邵明远笑眯眯地亲了他一口,“还早了点,再过两个月就知道了。不过这娃儿长得好,就是太霸道,就顾着自己长,看把他爹爹都累得瘦成什么样了。”

    许凤庭扑哧一笑,“哪有你这么说自己孩子的,谁不盼着孩子长得好啊!”

    夫夫俩头抵着头轻声细语说了好一会儿话,直到听见了院子里有动静,知道是陈老汉出来干活了,方匆匆忙忙起了,毕竟大白天的,被老人家撞见准会笑他们荒唐。

    中午邵明远炒了把青菜,做了清淡的白斩鸡和嫩豆腐,谁知许凤庭只吃了一口就捂着嘴跑了,结果还是那只西瓜救了他,将就着当了一顿午饭便歪着不肯再动弹。

    邵明远这才意识到早上有点疯狂得过了,那人向来脸皮薄,若因为这个而有哪里不适,肯定是打死也不肯说出口的,忙拉过他的手搭在脉上,还好并没有什么大碍。

    “全赖我,没个当丈夫当爹的样子。”

    懊恼地在那人边坐下,邵明远忍不住自责。

    许凤庭扶着腰微微一笑,“这还没有当丈夫的样子,你还想怎么当?”

    邵明远没想到他还会跟自己开玩笑,一下子呆了,却见那人侧了侧,“来吧,将功赎罪,给我揉揉腰,酸死了。”

    赶紧狗腿地照办,许凤庭被他揉捏得舒服极了,很快又一阵困意袭来,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时邵明远并不在边,陈老汉告诉他他被住在前头的三福、四福两兄弟拉出去玩蹴鞠了,出去前特特关照他醒了就出去走走,别总躺着对子不好。

    “赵先生可真是个心细的,怕你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沉,又怕吵醒了你惹得你一下午都不舒服,在窗子底下搓了半天手才去,千叮万嘱再过半个时辰一定要叫你起来。”

    为了不惹麻烦,邵明远化名赵明,因此村里人都客气地称他为赵先生。

    许凤庭几乎可以想象出那人纠结的表,不由忍俊不,“阿伯你别理他,最会神神叨叨的一个人!那我去看他们蹴鞠吧,坐着确实怪闷的。”

    “诶,你去,晚上我弄个腌萝卜,酸溜溜凉丝丝的,保准你好胃口!”

    老汉目送他出了门方转进了屋,许凤庭独自沿着小道的一边缓步走着,一面默默按耐住口阵阵泛酸发闷的感觉。

    山野地方并没有正规的蹴鞠场,他们活动的地方不过就是村尾的一块空地上,周围有一棵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的老树,带来了好大一片凉。

    五六个年轻人正好踢累了休息,三福眼尖,指着邵明远后的方向喊道:“快看,赵先生家里来了!”

    邵明远忙一转,果然见许凤庭一路摇摇晃晃地走来,忙赶过去一把扶住他。

    “怎么上这儿来了,全是石子小路,万一摔了可怎么好?”

    许凤庭轻轻撇开他的手,“只不过怀个孩子,又不是病得快死了,走个路都走不好了?”

    邵明远知道他是怕在别人面前惹笑话,也不敢拗他的意思,只得小心翼翼地护在他的边,在场地周围找了块平整的树桩给他坐下。

    “读书人就是不一样,小两口说话都是悄悄的一点不惊动人,眼睛里头都是亲的笑,哪里像我们家里那口子,明明喊你吃饭呢,吼得好像跟你拼命一样!”

    四福艳羡地瞅着他两口子啧了啧嘴,许凤庭脸上微微一红,邵明远顺势揽住了他的腰。

    “你这话说得不地道,没几天就要当爹的人了,可改多多体贴家里才是。”

    四福无所谓地晃了晃脑袋,“他跟许大哥可不能比,从小在田里摔打大的,能搬能扛皮厚糙,就算现在大着个肚子还能一把把我推老远呢,要体贴啥?我爹说他就这几天要生了,明天我打算把家里几只老母鸡捉了,炖炖汤给他补补。”

    乡下人说话粗俗,可言语间并不掩饰对伴侣的关,邵明远夫夫相视一笑,却见远处有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四福!四福!快回去,你家那口子在田里摔了一跤,肚子痛得站不起来,怕是要生了!”

重要声明:小说《金牌育胎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