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决 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小哥 书名:金牌育胎师
    “虎狼之药?”

    “受到重击?”

    “未能及时医治?”

    许雁庭每重复一句,本来温文沉着的脸上就更添上了一层寒霜,一双与许凤庭有着三分相似的凤目危险地眯起,目光不冷不地在冷汗涔涔的宋老爷和他仍然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账儿子上来回游移。

    许鹤庭可就没有他大哥那么有涵养了,直接飞扑上去一记不要命的勾拳将宋柯捶翻在地,宋柯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狼狈的闷哼,就发现自己的两颗门牙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

    “好你个臭不要脸的小白眼儿狼,当初你是怎么求的我们家,怎么掏心挖肺赌咒发誓地要娶我三弟,现在可好,前后不过一年,什么龌龊事都做出来了!”

    骂完还不解恨,干脆按住宋柯照着脸上又是恶狠狠的两拳,此时许雁庭方淡淡扬了扬手,“二弟没规矩,亲家老爷在这里坐着呢,什么时候轮到咱们晚辈来替他老人家教训儿子?虎毒不食子,我万万不能相信堂堂宋家的大少爷会为了个戏子做出下药堕掉自己亲孩儿的勾当。”

    说完居然笑了,更亲切地看向宋老爷道:“亲家老爷,您说是不是?”

    宋老爷肩头一抖,哪里还坐得住,再想装糊涂也没辙了,这时候到底是保儿子还是保那是非精肚子里还没成型的孙子,他必须有一个决断。

    看了看被揍得满嘴是血的儿子,他立刻做出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可恶,依依那个下作东西,居然敢这样害我们少君子,要不是邵先生说出来,我们全家都被他蒙在鼓里!”

    说完顺势就去把宋柯给扶了起来,“我可怜的儿,你还不知道你宠的是个什么样的狐狸精吧!还不快安慰安慰凤庭,多好的孩子,白白被那人给害了。”

    宋柯一方面被揍得七荤八素满肚子都是气,另一方面维护依依,听了他爹的话眼看就要炸毛了,哪里留意得到他爹的挤眉弄眼,当即就咆哮帝上了,甩开他爹脖子上青筋暴起地大吼,“我的依依是什么人我清楚得很,他做的每一件事我都知道!你们别想混赖他!”

    “哦,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无话可说了,看来你们不管天上地下横竖要做一对铁鸳鸯,真真叫人钦佩。只不过这儿是天子脚下,是个讲王法的地方,我三弟孩子没了,自己也险些送命,我们许家绝不会坐视不理。来人,报官!”

    许雁庭一番话说得在在理,不过说到最后报官二字,眼底已经一片凌厉。

    很快衙门里就来了人,宋老爷、宋夫人、宋柯、依依,甚至包括冯叔在内的七八个下人,统统被穿着官靴的衙役给带走了,整个宋家一时间竟没了个能做主的人,各处人心惶惶,乱糟糟的哭声四起,邵明远糊里糊涂地站在人群中央,待想起许凤庭这个人的时候,才发现许家人已经撤得一个都不剩了。

    匆忙追了出去,街尾高高扬起的尘土隐约能告诉他那里刚刚有一路车队碾过的痕迹。

    到了这份上他自然也没了继续留在宋家的心思,胡乱收拾了一下回到铺子里,倒把六儿给吓了一跳。

    “先生不是说要去上一阵子吗?早知道先生回来得早,我就不把后街上的刘家推掉了。”

    跟着又要解说刘家的况,邵明远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唇,不知怎么忽然觉得很累,对穿越到这里的生活第一次感到莫名其妙的厌烦。

    忙大力地摆了摆手,“不说这个,我乏了,先进去躺躺,今天不做生意。”

    说完也不管六儿惊愕的表,径自回了房间,外衣也不除就将自己整个人甩在了上。

    满脑子都是那人的影子,凄楚无助的他,故作坚强的他,恍然不知所措的他,还有今天第一次见到过的外柔内刚谋划在心中的他。

    那自己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

    究竟能算是一个朋友吗?或者只不过是一个他救自己于苦海的棋子而已。

    越想越烦得不行,不得不给自己找些事做做,又跑到外头去寻六儿,心不在焉地问问刘家是怎么回事。

    原来他们家的少君子生产在即,已经断断续续痛了三天了,却始终没有见红也不曾破水,家里没什么长辈,就小夫夫两个,头一回有孩子,难免忧心忡忡,便派人来请他。

    男人产子本来不易,头胎更加墨迹,这倒没什么难的,邵明远稍一打算就收拾了几样用得上的东西,直接背着药箱去了刘家。

    不眠不休了两天两夜总算接生了个六斤六两的大胖小子,邵明远看着刘家小夫夫彼此心心相印甜到不行的笑容,不知怎得觉得揪心,便婉拒了人家请他再留一夜好好休息的邀请,独自披着月色往家走。

    远远却隐约看见家门口有三四个黑影,鬼鬼祟祟地从前门绕到后门,又从后门绕到前门,不知道在干什么勾当。

    莫非来了贼?邵明远心里怀疑,忙找了个更近的暗处窝着,好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谁知道其中的一个右手一甩,一只陶瓷罐子应声落地,骨碌骨碌正好滚到邵明远的脚边,邵明远随手捡起来,不由大吃一惊:火油!

    与此同时眼前亮光一闪,只见带头的那个人已经点燃了一只火炬,当即明白了,这几个人不是来偷东西的,是来纵火的呀!

    这可怎么好,六儿还在铺子里呢!

    邵明远心里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冲上前去,却不知被谁一把拽住,悄声在他背后嘘了一声,再看那几个人后不知何时已经空降了几个劲装汉子,三下两下就将那几人制服在地,跟着拖走,不过电光火石的功夫,家门口又静悄悄了起来。

    如果不是手腕被人制住生疼,邵明远几乎要以为刚才看到的全是自己睡眠不足的错觉。

    “事出突然,小的不得不得罪了,邵先生勿怪。”

    那人很快放开了他的手,并像他拱了拱手赔罪,邵明远借着月光仔细辨认,这人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你是谁?那几个又是谁?”

    邵明远满脑子都是雾水,要说医患纠纷,他可从来只帮别人生出个生命来,没害过命啊。

    来人笑了笑,“在下孟恒,是许将军府里的家将。那几个,想必是宋家派来的人。”

    “宋家?难道宋柯被重判,所以他们家迁怒于我?”

    邵明远皱了皱眉,这可就不好办了呢。

    谁知孟恒轻蔑的摇了摇头,“先生这两天不在家,可能还不知道宋家的事,州官根本还没来得及判呢!宋公子自己做贼心虚,竟想出个逃狱的办法,昨天夜里从老高的围墙上被弓箭手给了下来,听说摔断了脊梁骨,一辈子起不来了。他们家的小妾可机灵,一口咬定宋家将他从戏班子强抢回去,又露出上的伤,只说不愿,在宋家也一直被虐打,和我们三公子一样都是受害。最后州官也奈何不得他,只好把人放走了,不知道去了哪儿,就是没回宋家。”

    “那宋老爷还不得疯了?儿子废了,孙子没了。”

    “可不?我们公子挂心先生的安危,派我们兄弟几个在此地昼夜保护。”

    我们公子……我们公子……我们公子……

    邵明远好像从来没听过这样的天籁之音似的,甜丝丝的半天才回过神来,“许公子他这两天上如何?”

    “照着先生给的方子抓着药吃呢,我看比前两天气色好些。不过我们将军还是不放心,想请先生抽空过府去看看。”

重要声明:小说《金牌育胎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