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宁小哥 书名:金牌育胎师
    此时已是仲夏时节,虽然夕阳西下,但暴晒了一整天的潮却丝毫没有退下,空气里时时流转着令人厌烦不已的燥

    这是偌大的宋府深处一间极不起眼的小院落,低矮的耳房连接着前后两进并不宽敞的屋子,窗棱上的朱漆已经斑驳得难辨花纹,曾经光鲜的青瓦白墙也因久未打理而变得灰蒙蒙的,和整座宋府的富丽堂皇格格不入,看起来像是他们家的低等仆役所住的地方。

    邵明远大暑天的没来由地阵阵发寒,“冯叔,你们家少君子真的住在这儿?”

    冯叔丢给了他一个你说呢的眼神,“他一把剪子差点把我们家公子的肩窝给戳了个窟窿,你说我们夫人能饶了他吗?要不是碍着老爷和许家的分,早把他赶到大街上去了。”

    “许少君嫉妒、黑心,竟敢狠心伤害自己的夫君,现在的下场不过是他咎由自取,邵先生难道会可怜这种人渣吗?”

    后有人捏着嗓子拿腔作势,邵明远一扭头,只见一个大腹便便的华服男子正皮笑不笑地看着他。

    “诶哟我的公子爷!这么的天你怎么还跑到这野地方来,要是累着了动了胎气可怎么得了!”

    冯叔早就抢上去搀扶,来人却不依不饶地撅起了嘴,“怕什么,依依就是天生的苦命,要不邵先生怎么进了府都不去看依依,倒来看这个人!”

    说着委屈得眼眶也红了,邵明远起了一的鸡皮疙瘩,这得多杰克苏一人啊敢全天下的人都得捧着你喜欢你才正常?

    当即冷着脸不乐意搭理他,冯叔赶紧打圆场,“自然要先去看望公子的,不过方才去得早,公子歇午觉还没起来,先生不想打扰了你,至于少君子么……”

    冯叔为难地瞥了瞥邵明远,看你,好好的要来看他做什么,这不就给当场拿住了嘛!

    邵明远看他一副被人捉了贼赃的样子不由好笑,越发气定神闲了起来。

    “邵某受聘来到府里,自然要给府里的主人们问个安问个好,这也是为人的道理,依依公子知书识礼,自然是明白的。”

    言下之意,不管你怎么受宠,也只不过是一个公子,人家才是明媒正娶的少君。

    果然依依的脸一顿红白交替,狠狠丢给了他一个大白眼方踩着重重的步子去了,邵明远眉头一挑,这中气,比我都足,还要请什么特护啊!

    冯叔默默叹气,“先生只图一时痛快,等他到少爷面前去告了状,你就知道厉害了。你要请安就自便吧,我前头还有活要做。”

    邵明远知道他是怕被他连累,也不说破,忙拱了拱手让他去忙他的,又抬眼看了看门上字迹难辨的匾额,犹豫了一会儿才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去敲门。

    谁知那远门竟应声而开,原来门锁早坏了,不过虚掩着而已。

    邵明远一探头,就看见一个穿着素色半袖的女孩子正站在屋檐下看着他,眼里却满是不赞同。

    素梅?

    邵明远心头一震,这姑娘的脸……

    从左边眼角绵延至脖子的鞭痕,虽然已经痊愈,看上去却依然狰狞。

    素梅似乎已经习惯了别人对她容颜的反应,对此不过无所谓地一笑,“如果先生可怜奴婢,那就大可不必了,我们做奴婢的,一条命都是主人的,何必可惜一张脸。只不过你方才那样挤兑那条毒蛇,真不知他又会想出什么法子来对付我们少君子。”

    “他经常欺负你们?”

    “家常便饭。”

    ……

    邵明远不由后悔,要是自己能暂时忍一忍,就不会给那人添更多麻烦了。

    看这住所,就已经知道他如今的境遇如何了。

    “公子里面请吧,奴婢去给你泡壶茶来。我们这里人迹罕至,只怕我们少君子见到你还高兴些。”

    素梅将邵明远朝里让了让便退了下去,邵明远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不过才小半年的时间,这姑娘已经老成了许多,也不知他们这段时间都受了些什么罪。

    房门是开着的,可他却不知怎么有点胆怯似的,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还是里面的人淡定,“邵先生既然来了,就请进来坐坐。”

    听着熟悉的声音,邵明远整个人莫名其妙地雀跃了一下,忙低头理了理衣襟,再三确认浑上下并无唐突别人的地方,才故作沉着地走了进去。

    屋里果然如他料想的简陋,一桌一几,一一柜,不过都打扫得一尘不染。

    许凤庭之前可能正伏在案前写着什么,见他进来才抬起头,一缕青丝自肩膀滑下,险些落在满是墨汁的砚台之中。

    “当心!”

    邵明远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人已经下意识地冲了上去,倒是很及时很纯洁地接住了那一缕青丝,却也将人家整个人结结实实地搂在了怀里。

    好香,好舒服……

    “先生抱够了没有?”

    清冽的声音再度传来,邵明远如梦初醒,忙迅速后退了两步狠狠将双臂背到后,一双眼睛却死死盯着眼前的人一下也不愿意移开。

    第一次见他就被他的相貌惊艳过,可不知为什么,每一次再见,他都忍不住要再一次惊叹,然后默默口水横流……

    所谓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是不是就是形容这样的美男?

    可惜现在的他实在太瘦了,比半年前见到的他还要瘦,刚才那一个狼抱,他几乎能坚决到他颀长的板中却只有盈盈一握的腰

    “你,你……你还好吗?”

    没想到在家酝酿了好几天,临到见面他居然问出了这么一句毫无技术水平的话。

    邵明远暗自懊恼,却见那人潇洒地一笑,“几乎自由了,好。”

    说完又垂下头去写了几笔,邵明远起初纳闷,这被人软吃不好住不好的,怎么算是自由了?可转念一想,到了这里,那一对人就再也没法在他窗户对面每天上演郎妾意的戏码了,他也不用违背自己的心思再做个贤良大度的贵少君,果然是自由了不少。

    不由会心一笑。

    “你在写什么,我能看看么?”

    许凤庭微微一笑,虽未应答,却将子朝左侧稍稍挪了挪,邵明远忙靠了过去。

    原来他面前摆着厚厚的一叠纸,每张纸上只写了一个字,一页,两页,三页……

    看到了好几个许字,还有一些毫无关联的单字,都是什么意思呢?

    邵明远心里纳闷,却不敢随口问出来,只怕唐突了他,许凤庭却主动解答了他的疑问,只见他将这些字一张一张在桌上排了起来。

    “许——远——山,这是我爹。”

    “许——雁——庭,这是我大哥。”

    “许——鹤——庭,这是我二哥。”

    “许……许……”

    许凤庭的声音很轻,说得一字一顿,而说到第三个人时,呼吸已经开始有点不稳,反复了几次就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原来他是想家,想他的亲人了。

    邵明远默默思忖着,忽见他用右手死死压着腹部,像是忍着巨大的疼痛似的,忙一把将他按在椅子上,“这是怎么了,先别说了,让我给你把把脉。”

    这时正好素梅进来,见状忙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珐琅瓶子,从里面挑了些粉末凑到他的鼻尖给他嗅了几口。

    许凤庭这才渐渐缓和下来,邵明远却忍不住皱眉,这味道,分明是瑰色酥!

    瑰色酥是越国特有的一种药物,作用有点像现代的杜冷丁,虽然可以阵痛,但更大的是毒副作用,上了瘾是会要人命的。

    他怎么会用上这个!

重要声明:小说《金牌育胎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