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我绝不当奴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易之觉得不舒服。

    其实易之这个人脾气好的,很多事都不太放在心上。而且他也很明白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处境,有时候遇到让他不高兴的事忍忍也就忘了。就像他之前也曾经突然被朱怀仁弄去和顾斯见了一面。说实话遇到这种突如其来的事,谁的心都不会算多好,不过他到最后却并没有生气。这多少还有朱怀仁予以的尊重,以及顾斯虽然让易之内心吐槽说是故弄玄虚,却的确存在的一种气度。

    或许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和顾斯交流的时候,易之是直了腰,就像是和后世的其他人所交流一样,平等地交谈的。甚至在交谈中,顾斯是在用“请教”的态度来对待易之,被尊重,自然会感到愉快。

    这一次被皇帝召见却不同,一个早上被晾着,饭吃到一半就被打断,还有这座宫中那种根深蒂固的尊卑感,或许会有人认为这才是所谓贵族的生活,但是对习惯了后世生活的易之来说,这一切都让他感到了不平等。

    易之从来都是习惯昂首的,他从桌子前站起来的时候,因为这样的习惯给人一种不同的感觉,明明不是个有多少武力的弱鸡,偏偏因为这样的姿势而有了那么一星半点英武的味道,引得一群宫女都不由把目光往他上打了个转。

    饭没吃完,易之不至于黑着一张脸,但是脸上的确也没什么太多表就是了。跟在内侍后,他就向暖阁内走去,不知道自己后一群等待的官员里,有人小声嘀咕了一句:“看他那样子,还以为自己是皇亲国戚一品高官似的。”引得其他人露出微妙的笑意,似是嘲弄,似是无趣。

    佝偻成这样,不会得脊椎病吗?从后面看着那内侍,自然弯曲的背脊,缩起来的脖子,简直和鹌鹑似的。易之心里是这么想的,却不觉那内侍突然回头上上下下看着他,然后说,“你这样不行,你是什么份,要见的可是陛下,哪有这么把头昂着的?看看我怎么做的,学着点!”

    在那一瞬间,易之感到了一种像是吞了苍蝇一样的恶心感。

    不是因为对方的猥琐卑微,而是因为对方竟然认为这才是正常,而且试图将自己也变成那个样子!

    易之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也会有这么强烈的不快的绪,甚至有点过头了。就是在后世的时候,什么坐椅子只坐三分之一股之类的规则还不是摆着的?比起来,也似乎也就是弯弯腰点点头之类的事。但是就这样,易之感到了异常恶心。大约是因为之前那一系列让易之体会到不平等的举动的加成,还有内心的明悟吧?

    如果是在后世的话,忍不下去了炒了老板鱿鱼就是了。但是在大明,对方是皇帝,这样的侮辱,是不会停止的。

    今天在皇宫里所见到的人,却从来不把这当做是侮辱,反而把一切当做是常态,甚至认为是一种荣耀。

    易之想起了鲁迅的话。

    这个世界上的人啊……当奴隶的,和求做奴隶而不得的。易之在读那篇文章的时候,只是觉得讽刺好笑,想起了清朝雍正年间有个大臣给雍正帝写请安折子,因为是汉臣,在折子里自称“奴才”,结果被雍正圈了出来说这不合体统。而如今,真正深处这样一个时代,他终于感受到了鲁迅在写这一句话的时候是何种心

    但他应该如何呢?

    如果是一朝一直以来易之的做法,他似乎就应该听从内侍的劝告,选择这么鹌鹑一般的样子进去,见那皇帝一面算了。但是或许是今天一个早上的怒火,还有和这宫廷内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的感觉,让易之不愿意这样做。

    易之觉得自己是犯了牛脾气,犟着就是不愿意去走那条更安全的道路。但是他就是哽着一口气咽不下去,难受得不行。

    而且……而且之前才决定了要成为一个真正能够成为其他人的领路者的人,他现在这样卑躬屈膝,难道就不是违背自己好不容易才下定的决心吗?

    复杂的思想只是一瞬间就在脑海内闪过,易之直直地站着,但那条脊柱上却好像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在内侍理所当然等待他照着对方的话做的目光下,更是难受。

    可他做不到。

    这样对着一个普通人卑躬屈膝,因为对方所谓高贵的皇室血统?因为对方刚好是那个继承人登上了皇位?

    易之愿意为奉献,为知识,为高洁的品行而弯腰,但是他决计无法在这样的况下弯腰!

    他做不到!

    不是不会做人,不是不识时务,而是任何人识时务也必须有一个底线,假如没有底线什么时候都识时务的话,那这个人还算是个人吗?人是顶天立地的,卑躬屈膝者当不起这个字!

    易之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否是上纲上线,但是他知道,既然自己已经想到了这些,将这一切和自己行为处事的原则胖仔了一起,他就不可能再违背自己的底线,遵循内侍的话!

    所以他只是毫无意义地对那佝偻着体的内侍笑了笑,轻轻摆了摆下巴,示意对方继续领路。却一点都没有要弯下腰表示恭敬的意思。

    看不懂易之的笑容是什么意思,但是内侍看清楚了易之根本就没有弯曲半点的体,当下就瞪眼皱眉,脸上露出非常不忿的表,猛地一转头就继续往前走。

    易之却听见他说了一句话。

    “早几十年,御前失仪的家伙都拖出去打死了!乱党就别想有好下场,什么玩意儿!”

    深刻的恶毒带着冷的味道,就像是掩盖在暖阁熏香下,数百年建筑无法掩盖的陈腐气味,一丝一缕想要缠绕着易之,将他和这一切同化。

    易之打了个寒噤,或许是暖阁里的确有些冷,又或许因为别的什么,但他什么话都没说。当奴隶的人,自然认为奴隶才是正常的,你如果不是奴隶,自然就是他眼中该死的异类。而主人嘛,自然是天生就是主人的。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天经地义的事,这——就、是、命!

    领路的影依旧是佝偻的,缩起来像是什么奇怪的并不是人类的生物。易之在这个时候下意识地勾过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直的。他有些放松地呼出一口气,接着跟着内侍继续往前走。

    看见易之昂首走进来的时候,皇帝的脸上似乎有一瞬间露出了一点惊讶的神色。易之不确定这是自己的幻想还是真实。他只能说,则为皇帝和他想象中的差别有点大。

    或许是因为对所谓皇帝的印象大多时候来自于电视剧的缘故,易之之前直接将皇帝想成了一个有着苦大仇深表的男中年,但是他现在看见的却是个相貌俊美的青年,要知道虽然很多人都说什么皇室娶美女多,基因改造之后后代好看之类的,但事实是从绘画来看皇帝基本都算不得太好看。不过这位却算得上相貌堂堂了。

    大概是因为优渥的生活和掌握一国的权力,这位皇帝的气质也是易之没太见过的,那种似乎什么都在他把握中又不显得是自大的感觉,或许就是所谓的帝王气质?

    可也觉得疏离。易之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办法和这样一个人顺畅交流。

    之前他和顾斯见面了几次,甚至聊到了比较深入的改革等等的问题上,他知道其中肯定有顾斯的姿态在内的缘故。不过人家至少有一个姿态,还有一个令易之感到荒谬的问题。他来见一个人,或许还要和这个人谈到非常重要的问题,可能会成为对方势力中的一部分——且不管这最后会不会实现,总而言之,易之道现在为止也不知道皇帝的名字。

    啊,他就知道这位皇帝姓朱,大明嘛,朱怀仁的堂兄弟嘛。然后呢?

    易之并不太关注外界的事,但是已经到了这个时代还避讳不直接称呼名字之类的行为,让他觉得腻味。

    内侍站到了皇帝边,盯着易之的眼神像是钉子一样。

    站在这个房间里,易之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或许学着电视剧里面说“臣叩见陛下”?可他一点都不想叩又怎么办?

    仿佛是发现了易之的尴尬,皇帝用说得上是温和的声音道:“卿……”

    皇帝刚主动开口,易之就发现那内侍再度用愤恨的目光瞪他了。得了,他知道这是他没有主动开口的缘故。这的确是不太合适,但是对方的目光却让他觉得自己的不合适也没什么不对的。

    “卿可知,朕召见你的原因是什么?”

    真的太腻味了,对于古装剧一样的称谓。易之却还保持着一点礼貌,却直愣愣地抛出一句:“不知道。”

    这多少有点破罐子破摔了。

    那内侍微微仰脸,体前倾,嘴巴一张,眼见就是要冲上来骂的节奏了,但皇帝却在这个时候说:“卿果然率直。”

    话永远说不清楚,毫无意义。易之还是笑了笑算是回应,见那内侍的脸色发青。

    “朕召见卿,是读过卿的几部作品,心有感触。不知《红楼梦》卿是如何写出来的?可是有原型?”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