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研讨会是什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刚才还提到岳激流,结果现下这个人就冒了出来,易之不由自主就有种微妙的感觉,当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还真是,说曹,曹就到啊。”转头也见了岳激流,赵静章也觉得有趣,当下就打趣一句,对易之说:“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反正你心里打了无数个圈子的事儿,在他看来都不是个事儿就是了。”

    这说得,还真是他心眼小了不成?易之多少有点羞赧,当下拉开桌子旁边的一张椅子,也懒得客气,对着岳激流招呼着:“来,坐!”

    岳激流当下大模大样地坐下,先吩咐那茶博士一句:“上峨眉雪芽。”然后一转脸,对着易之大摇其头道:“你自己看看你这个人,之前总是游移不定没有个主心骨就算了,居然学那些家伙一样完全没有豁达的心态,多大一点事都以为是天塌下来了一样,啧!”

    原本的尴尬和无奈就在这样几句话里烟消云散,易之只觉得自己的想法果然好笑,或者他本来就不应该用所谓“一般人”的水准去评判如岳激流和赵静章这样的人?所以他只是说:“谁让区区在下不过是个俗人而已?俗人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不清醒的。”因为一句玩笑话从此崩裂的友之类的从来不是什么笑话,之前他可算是和岳激流产生了剧烈的碰撞,大吵一架之后居然能这么平和收尾,易之还真没想过会这样。

    “我看过了你在报纸上面的那篇了。”铜壶中的水落入洁白的茶碗,将茶叶冲得飞旋而起,蒸腾的气刚要冲出,却被茶博士斜倾在茶碗上方的碗盖挡住。茶博士的手刚离开,岳激流就有些迫不及待地伸手摸了摸还烫着的茶碗外壁,一烫,缩回了手。掘这温度还远不到能够入口的程度的时候,岳激流也只得遗憾地摇头,继续说着:“你那个故事倒是有点意思。”

    “我也觉得有意思的。”易之嘟囔了一句,他说的是王小波原作的那个故事,不过在在场的二位耳中,听起来就不是那个味道了,说来,易之从来也没有这么张狂过啊?这句话有点不太对吧?

    几乎是立刻,易之就察觉了两人的狐疑,当下却转开话题,对岳激流道:“其实说起来你和我……嗯,讨论的那一番才是我想到这个故事的根本原因吧,之前虽然我心里也有点想法,但是有点朦朦胧胧的。”承认对方对自己的帮助,特别是在其实算是生了龃龉之后,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会觉得有些说不出口,不过就是好强和自尊而已。但易之原本就是把自己看得十分清楚的人,虽然事是岳激流和他吵了一架,最后易之也是坚持了自己的观点,但是其中岳激流的帮助是确实存在的。

    所以易之会把这件事说出来,即使还有点期期艾艾不太好意思,但能够承认自己的不足,正视自己的心理,这对他来说比倔强地硬撑着真以为自己是某点男主,什么破烂脾气都能成功得好。

    被这么感谢了一番,岳激流却浑不在意,摆了摆手就像是在赶苍蝇一样,直直盯着易之道:“这和我没关系,我就是想过来问问你,那个王小波是什么人?我想和他认识认识。”

    易之当即愣了,只能出一个音:“啊?”

    饶是他如何猜测,也没想到岳激流找上来居然是为了,认识一下王小波?

    就是易之自己也是从来没有见过王小波的,只是看过王小波的作品,而这篇《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本来是为了不占据属于王小波的作品所以才特意加上了一个副标题,结果没曾想居然会有人过来表示想要通过他去认识一下这位奇人。其他人也好打,但是岳激流和易之的关系说到底还是比较靠近的,这……要怎么推诿?

    张口结舌一两秒,易之也知道自己不能就这么下去,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脱口而出就是:“这恐怕不太现实。”

    岳激流立刻追问:“为什么不现实?”

    被这么一,易之又一次脱口而出:“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联系了啊……”话刚刚出口,心脏就猛地一跳,这可不算是个好借口!

    “这样的奇人你居然多年不联系?那就赶紧去联系联系啊!”岳激流拍了拍桌子,一副痛心疾的样子。

    果然,给出这么个借口就是个错误,易之自然是绝对不可能把真实况说出来的,任何一个穿越者,穿越都是他们最大的秘密,除非是全民穿越或者大家都公认的况,否则这个份将会带给他们众人的排斥,甚至是真实的危险。

    能怎么办?顺着谎话往下补窟窿呗!

    “不是我不想联系,事实上他已经过世了……”这是实话,所以易之很诚恳,“我和他的交集,也就是一两个故事的事。”其实是一两部的事。当年他看时代三部曲的时候可是看得稀里糊涂愣是没明白写的是个什么意思,不过,那会儿他也不过小学五年级,看不懂是正常的。后来却慢慢明白了中间特殊而微妙的氛围。

    “一两个故事?还有什么故事?你肚子里藏着掖着的东西不早点说出来写出来,以为它能下崽啊?”岳激流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肚子里藏着掖着?易之也懒得吐槽岳激流的用词,“这个,那什么,另一个故事很零散的,我根本就记不太清楚了。”这是真的,他记不住时代三部曲的故事,但是看着岳激流直接表现出失望和微妙的对他没什么兴趣,对王小波十分推崇的样子,易之还是有点不太服气。

    不是说对岳激流推崇王小波不服气,易之自忖是没有这个资格的,只是文人嘛,多少有点“和尚摸得,我摸不得?”的心态,觉得自己其实也是有资格爬到那样的高度的,所以会对自己被比较的时候稍微敏感一点而已。

    “其实吧,像是王小波这样的奇人,我当初认识了不少。”当然不少,不同世界的不同文学家,自然差距甚大。

    易之这是在为自己以后的事打补丁呢,“以后我会提到他们的故事吧,不过自从我到了这里之后,很多事就不一样了。”说着,他苦笑摇头。

    难言之隐?在赵静章和岳激流眼中是这样的。

    岳激流不会想到太多,他也是个年轻人,想到的东西不过是和他自己的经历相似的东西。他就是大明国文化圈中的异类,那最少数的一撮坚持认为需要引入异国文化才能改变文坛况的人,而他过分激进的见解能够被学校包容,能够被上层宽容,但是在整个民众阶层却是被排斥的,而他出的家庭却是个保守的家庭。他自己就是直接被自己的父母赶出家门的,因为他们无法想象自己的孩子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观点。

    所以说在岳激流看来,易之大约也是同样的经历。因为见解不同而被赶出家门,而那些奇人或许都是曾经家庭接触的人脉。不过这样一想,被赶出家门之后就失去联系的人,即使是奇人,其实观点和岳激流也是不同的吧?

    这么一想,他的兴趣就下去了些。

    但年长许多的赵静章却没有这么想。从一开始他就现了易之上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某些气质,他成长的环境绝对是和大明的其他人不同的,但是家境优渥,生活幸福是必然。但是从易之对局势和文学的特别见解也印证了这个。但这样特别的成长环境,在赵静章看来实在是太少见了。

    大概只有一种可能?

    大明有着极为漫长的历史,而所谓的世家也因此而存在,有的世家和大明明面的脉络同时起伏,有的却隐藏在暗处,加上大明展太过顺遂,一直以来都十分平稳,这些年随着风起云涌,偶尔蹦出一两个之前除了当地人没人知道的所谓的家族是很常见的事

    所以说易之也是这样的出吧?

    赵静章给出了个很自然的推论,总之,还是易之因为什么事被赶了出来,自然就不能再说以前的事了。

    无论是岳激流还是赵静章都是聪明人,所以在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去追问。

    易之在心里舒了一口气,这算是对自己的以前做了个注脚了,避免其他人总是猜测自己的来历份。只要不是闹出什么太轰动真要追查的事,应该就没问题了才对。

    怎么忖度,易之也觉得自己不是个能够把事闹得要让一群人去追查自己的来历的人,顶多就是在报纸上被讨论一下骂两句的事吧?

    “对了,有件事他们叫我通知你一声。”岳激流对易之这样说,“十天后皇室有个研讨会,鉴于你那部《红楼梦》,今上特地点了你的名,让你去参加。”

    “研讨会?”这一下易之才是真的惊讶到了极点,这是什么东西,而且自己居然和这种事扯上了关系?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