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白家的故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应付不了了?”赵静章抬眼瞥了瞥易之,方才将在手中摩挲半晌的棋子在棋盘上落下,在他面前,棋盘上的黑白已成胶着之势,也不知他是从什么地方找来的棋谱,一个人推演得开心。

    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易之有些头痛地揉了揉眼角,点点头说:“我没有想到……你知道,我还没到学校之前曾经被陆先生收留过一段时间,但是那段时间里根本就没有见到那些女人,清清静静的,结果这次,啧啧。”

    “两次况可不一样,当初你还未曾成名,虽然陆家会因为你是个读书人收留你,但也不过是施舍,怎么会让你到主宅去?外面的宅子当然清静。现在嘛,易先生理所当然是贵客,自然是要到主宅中作客的。会碰上陆建明的那堆妻妾,也算是正常。”说话归说话,赵静章的眼神是落在棋盘上的。

    易之只能苦笑。事实上,他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还是太浅薄了,之前他对陆建明的认识大约就是知道这是个儒商,有点份地位罢了,他却从来没有想过陆建明的家里居然有一大群女人,而且那势头,说是如狼似虎都不为过。之前易之还一直以为这个世界的婚姻法就是和自己原来世界的一样,然而现实却是,这个世界只要是愿意结婚的,不管数量,种族,都能去登记结婚并且受到法律保护。

    当然,一夫多妻况的出现是历史残留,而更加广大的婚姻范畴只要稍微上溯一下就可以发现,这又是自己那位前辈的杰作。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

    不论如何,易之本来是打算在陆建明那里做客一段时间,好好为自己的作品积累素材的。在这个男女大防已经不再盛行的时代,即使是陆建明有一大群妻妾,到底和他没关系,也不至于他落荒而逃跑到赵静章这里来诉苦。

    实在是,那群女人太穷凶极恶了。以各种方式着近乎,话里话外都是讨好,想要拉拢,想让他当她们孩子的老师,一边拉拢易之一边还能互相攻击,含沙影,让人颇为不舒服。关键是陆建明对此似乎根本不在意的样子,或者说他根本毫无察觉,还以为那是正常的况。易之也不好说人家的家事,只能打消自己一开始的计划,还是稍微远着点陆家那群女人比较好。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陆家数代人丁稀少,所以对子嗣颇为重视。到了陆建明,更是希望能够枝繁叶茂,娶了一个又一个,就为了生孩子。到现在,陆建民也有了十几个孩子了吧?说老实话,他在商业上有天赋,文学上也有点意思,可是就是看不清楚他家里都成了什么样子了。当初他父亲就只有他母亲一个妻子,家里简简单单的,也没有那么多事儿,现在嘛……”说着别人的八卦,赵静章依旧是儒雅温文的样子。

    “宅斗啊……”想起后世流行的女小说,易之再度揉了揉眼角,“毕竟是别人家里的事,我也不好说什么。现在的问题是我要如何为我的作品积累资料。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让一个外人了解自己家族里的事的吧?”

    听到易之提起他准备写的那部小说,赵静章不慌不忙地放下手中的棋子,终于正眼看着易之了,“我倒是对你这部作品充满兴趣。以家族兴衰来映时代变迁这个题材,倒是颇有深度。虽然我的想法和你最后表达的观点或许会有差距,不过这件事上我还是能帮你一二的。好歹,我也算是大家出。”

    “不过,真的要说的话,你真正应该去问的是白忆娥的姐姐。只是她未必会愿意说自己的事。”

    易之奇怪地重复了学生的名字:“白忆娥的姐姐?”他想起来了,白忆娥也是出大家族,只是那毕竟是个女孩子,瓜田李下的总是不大好,为什么赵静章会这么建议自己呢?

    “这件事,你大概不知道。不过当年可是在京城里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赵静章思索了一下,慢慢叙述起来:“深究起来的话,白忆娥的份是勋贵家族的小姐,也就是说,就算陆建明当年考过了会试,他的份也不能让白忆娥称为‘叔伯’。”

    易之想起白忆娥称呼陆建明为叔叔的场景。

    “那么为什么?难道是白家和陆家两家有亲戚关系?”

    赵静章摇头,“不,虽然说勋贵家族之前千丝万缕,但白家和陆家是没有关系的。”

    “这么说吧,就像是你之前告诉我的你想要写作的这个主题,白家就是一个典型的没落了的勋贵家族。而且,比起那些苟延残喘的家族来说,白家当初的况之差,简直比一般人还不如,就连撑着门面的能力都没有,甚至算不上清苦度,是根本就过不下去了。”

    “白家前代的家主早逝,留下妻子和两个女儿。为了风光下葬又花去了太多的钱,一个女人拉扯两个孩子,艰难得很。就凭你选择的这个话题你就知道,商人家族有钱无地位,没落勋贵有地位没钱。破落成那个样子的白家,其他勋贵家族是不屑和她们结亲的,为了生存下去,白家那位夫人不得不在白忆娥的姐姐——她叫白婳——很小的时候就给她和一个商人家族订了亲。在这之前,勋贵家和商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结亲的。勋贵家族的人最差也就是和一些普通人结亲。所以我说这件事当初是好生闹腾了一阵。更不要提白婳嫁进的那个商户还不是陆建明这样好歹有点读书人底子,不算太卑的家族。”

    “当时白家可是千夫所指,被人说落了份。其实真要说的话,其他地方早就有勋贵家和商人联姻了。但是这里毕竟是京城,天子脚下,很多事都不同。”

    易之:“那后来呢?”

    “毕竟白家的处境那么差,其他人就算觉得这不对又能如何?能代蘀那商人家和白家结亲还是送白家钱?反正啊,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风波就平息了。”赵静章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但是事还没完。白婳自订亲之后,就被送到了那商户家。那个时候的白婳……我记得才十一岁?又不是几百年前了,女孩子哪能在这么小的年纪就结亲。就是在几百年前,也差了三四年吧!也可能是当时闹得太大,那商户担心白家反悔。”

    “不过不管怎么样,自白家和那商户结亲之后,白家的况就好多了。那时候白忆娥还小,三岁吧?所以过得比她姐姐好多了。白婳就……她要嫁的那个丈夫,是个病秧子,又是个浪子,当时已经二十好几了,一事无成。”

    “白婳及笄那年听说怀上过一胎,不过就是因为那浪子,哼哼。”赵静章显得十分不屑,“后来,那浪子的爹娘乘船,结果遇上了风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那浪子就越发不知拘束,一天到晚花天酒地去了。”

    可以想象白婳当时的处境。十五岁稚龄竟然就怀孕,还因为所谓的丈夫而流产。为勋贵家的小姐却要看着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做着各种荒唐的事……听到这里的时候,易之心生不忍。

    “不过嘛,他到底是个病秧子,有人管着还好,没人能管了之后,玩了没两年,就驾鹤西归了。”

    易之略微舒了一口气,“那么白婳也算熬出了头?”

    赵静章说:“也算是吧。那个时候,那商人家的财物就全都是她的了,只是这档口,好不容易看着自己的女儿苦尽甘来,白夫人却又去了。于是白婳就把自己的妹妹接了过来,一直养到现在。她当初掌权的时候也才十几岁,实在不容易。”

    这故事,够跌宕起伏的。难怪赵静章会建议自己去问问白忆娥。易之想起自己所设定的没落的勋贵家族,相应兴起的商人家族,这和白家两姐妹的故事简直息息相关。只是,就如赵静章所说的,这是别人的伤口,去问,未必会有结果。

    光是看易之的表,赵静章就知道易之在想什么了。他笑了笑,竖起一根手指,“其实,我倒是建议你可以去问问看。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说不准白婳真的会回答你。再不济,你易之的面子不会让白婳把你扫地出门的。”

    嗯?

    不管赵静章是否年少轻狂过,至少现在的他是很稳重的,既然他这么说的话,恐怕事真的有转机。虽然易之总觉得自己这样跑去戳人家伤口似乎不是件非常好的事……但,既然赵静章都这么说了,如果不去试试看似乎也有点不甘心?

    “美华,你就直说是怎么一回事吧。去冒犯了人家到底不好。”苦笑一下,易之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收敛一点,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一二。

    赵静章调侃似的逗了他一句:“怜香惜玉了?”

    见易之瞪眼,他方才哈哈一笑,“放心吧,让你去你就去。最近正好出了点有趣的事,趁着这个机会去问,你应该可以得到你想知道的东西,而且还不会太得罪人。”

    不会“太”得罪人,那还不是会得罪人?

    但是,为了这部小说,也为了赵静章的劝说,豁出去了吧。

    易之如此决定。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之所以没有细写易之对朱鼎钧说的观点的原因是那些观点大家都知道,无非就是君主立宪制的那些罢了……我犹豫了一下觉得写太多之后或许你们会觉得这一截的节根本没进展?以后修文的时候加进去吧。其实一天里面发生的事我写了好几章,都是为了后面的铺垫啊。这一天的节是展开文化,政治,军事等等方面的桥头堡呢。而且,基本上到这一章开始,只剩下一笔带过的白婳姑娘没有真正出场,重要人物们都出现了咩。

    当然,很明显,宋谦士看易之不顺眼,估计也永远顺眼不了……原因比较复杂。慢慢会展开。而至于朱鼎钧的温和是手段还是真心,大家可以猜猜看?其实最开始的设定里朱鼎钧和顾斯是两大重要人物,在选cp的时候我在他们两个中间摇摆了很久问了好几个人才下了决定……现在两个人的格其实都很表象,特别是朱鼎钧,他真正的灵魂要到很后面的节才会揭露吧……哎呀哎呀提起他我就觉得略激动,好带感。

    本章彻底揭露白婳原型——《金锁记》曹七巧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