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盟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这,这是?

    陆建明看着顾斯和易之打招呼,脸上露出了惊愕的神色,一闪而逝就被掩饰了。

    在这之前,陆建明一直以为易之就算在短暂的时间里成名,也不过就那么回事,最多就是在文化圈子里有那么一点影响力,根基不稳,也影响不了多大的地方。陆建明之所以对易之如此,只是出于一种投资潜力股的想法。然而,顾斯?

    易之闹不大清楚顾斯是什么人,但陆建明可不一样。能够将生意做到一定程度的商人,没有一定的政治敏感是不行的,对于这位虽然不怎么出现在报刊杂志上,却的的确确是大明国最顶层人物的顾斯,他自然是牢牢记着,生怕自己不小心得罪了人什么的,那就是几十年艰辛毁于一旦了。

    易之倒是可以平平淡淡地用一声“顾先生”打招呼,陆建明却没有这个胆子,连忙站起来,脸上堆起笑容,一揖到底:“想不到今天竟然可以见到顾帅,真是不胜荣幸。”嘴太快,他差点就带出了“蓬荜生辉”这词来,幸好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家,方才把多余的话尾咽了回去。

    顾斯也不拒绝陆建明的示好,冲他稍微点点头,“想必这位就是著名的国商人陆建明陆先生了吧?冒昧前来,打搅了。”

    陆建明只受宠若惊,连忙摆手:“不不,一点都不打搅。”一边心下不由欣喜,自己的名字居然会被顾斯记住?当年他还因为父母为自己取了“建明”即“建设明朝”这个名字而觉得老土,如今被顾斯“国商人”这么一赞,却觉得意了。然而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以他现在的况,还没有到能够被顾斯这样出老牌勋贵家族又手握重权的人记住的程度。再想想看,顾斯一进来就是和易之打招呼。不用说,他纯粹是沾了易之的光。

    这么一想就通了。毕竟顾斯是什么人啊?从明英宗时期就传承的大家族顾氏当代掌权人,为帝国元帅,手里可是握着数百万大军的,这样的人,就是连皇位上的那位也不敢小视,但易之对他的称呼是什么?很明显这两个人关系不一般。这么一想,陆建明陡然觉得,那个当初睡在自己门前台阶下的青年似乎笼罩上了一层迷雾。

    客两句之后,顾斯就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易之上,“易先生也不用叫我顾先生之类的,听上去我不大习惯。直呼我的字‘斯人’便可。”

    顾斯,字斯人?听起来倒是颇有几分书生气。易之想着,也礼尚往来地回应对方:“那,斯人也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

    你来我往,三个人才重新在包间里坐下。之前为顾斯推开门的军人自己出了门,体贴地将门关上。

    率先开口的还是顾斯,他注视着易之说:“易之,我这次是专门来找你的。”

    这是当然,易之一开始就知道了。他看着顾斯,点点头却不回答,脑子里一闪而逝的念头是:似乎喜欢抢先开头的人不是控制比较强,就是本习惯处高位的感觉了。

    “之前厚德曾经转告过我,易之现在想暂停其他方面的创作,而创作一部小说,是吗?”顾斯按照自己的想法,一步一步地展开对话。

    易之回答说:“是。”

    顾斯:“可以具体说说易之想要写点什么东西吗?当然,我相信以你的能力,无论写什么作品,一定都能够写出十分独特的角度。”却是之前谈到华夏特色发展道路的时候尝到了甜头,所以又来了,然而事似乎又不是那么简单。因为只要顾斯想的话,让朱怀仁带着易之到他那里也是一样的,一个人屈尊降贵的跑到茶楼来找易之,这种行为着实有些不大对劲。

    易之稀里糊涂的,他有些弄不清楚顾斯到底在想什么,不过对方既然问了,自己的想法虽然独特,但也不至于对一个不会介入自己圈子的人隐瞒。而且,对顾斯隐瞒还容易得罪人。

    “之前我已经给陆先生说了一些了。”瞥了瞥陆建明,毕竟是自己的恩人,易之话里话外还是捎带着他,免得到了最后陆建民改成了个电灯泡。

    “这一部小说的话,其实要描绘的就是一个家族的衰落罢了。嗯,一个老牌的勋贵家族。要描绘这个家族的话,相对的就需要写一个新兴的家族,我请陆先生喝茶,就是为了得到一些资料。”

    “所以说新兴的家族就是一个商人家族了?”顾斯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易之点了点头,慢慢将自己的想法全部说出来:“嗯,虽然是个虚构的故事,但是选取的事件背景就是在英宗改革之后。在那段时间里,因为资本主义的萌芽和社会的变化,出现了很多事,老牌勋贵家族因为无法赶上时代潮流而慢慢没落。虽然还有勋贵的份,但是家族已经是破落的了。而新兴的家族的话,在改革中得到了大量的利益,慢慢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但是在社会地位上,作为商人的新兴家族是不被贵族阶层承认的。这就形成了一个矛盾。我想写的这部小说,就是针对这个矛盾。”

    听着易之这么说,陆建明的神色越发聚精会神。之前易之已经提到了一些事,但是并不细致,事实上,易之现在想要描绘的不被承认的新兴商业家族,不就是在说陆家吗?虽然陆建明本考过会试的份让陆家不至于像其他的家族一样被鄙夷,甚至份还算比较高的,但是这种社会认可的问题,究竟是个大问题。很多时候,他们都会遭遇很多尴尬。

    顾斯似乎没有天认真思考易之的设定,他只是迫不及待地问:“那么易之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样的观点呢?”

    听着顾斯的追问,其实易之有点不乐意,他比较希望读者从自己的成品作品中得到自己的想法,而非直接询问自己。但是想想,易之又释然了。难道顾斯会成为他的读者吗?似乎这不大可能。而且之前易之就已经想过希望顾斯能够成为自己在政治圈子里的代言人,让对方充分了解自己的想法,认可它们也是必要的。

    瞥了陆建明一眼,觉得自己的想法陆建明应该也是会赞同的,于是易之才开口将自己最终想要表达的东西说了出来:“我们从现实一点的角度说吧。我本来写这部小说,就是要表现历史的必然。也就是说,在历史的大潮之下,整个社会走向如今是不可避免的浪潮。在这样的浪潮下,即使有原本社会地位高的勋贵家庭,没有抓住历史的机遇的话,也必然没落。而即使是出低微比较低的商人阶层,也能够慢慢崛起。”

    “但是现在我们的地位依旧很低。”陆建明终于忍不住插嘴了。这件事涉及了他的处境,即使是顾斯也在场,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总觉得,易之似乎心里已经有了把握的样子。

    “是的,商人的地位依旧没有得到提高,这是现实。”易之勾勾嘴角,不多说。某种意义上,易之是赞同不过分提高商人的地位的,毕竟金钱本来就是能够纵社会的东西,商人通过金钱可以做到很多事,社会地位再高的话,就容易弄出很多事。过分的权利,总会出问题的。作为一个不属于商人阶层的人,作为一个旁观者,易之对于后世美联储都是私人的这件事,持反对态度。所以,即使他清楚如何通过各种方法太提高商人的地位甚至到纵社会的程度,他也不会说。

    “不过,我要写的主题和这个的关系并不是很大。我想要表达的观点是,顺应时代的需要而行。”易之盯着顾斯的双眼,说。

    顾斯向后一靠,脖颈贴在椅背上,做出放松的礀态,“以中华文明为基础,在基础上实行其他的调整改革。然而,改革是必要的?”

    易之点头。

    “那么,你对皇权怎么看?”顾斯漫不经心地丢出了下一个问题。却让易之心下一惊。

    皇权?他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虽然易之没有经历过有皇权的时代,但到底知道皇权能够达到怎样恐怖的程度,在这个所谓的“君主立宪制”的国家里,帝王的权利实际上还是非常大的。想想那些文字狱之类的东西,虽然易之敢写点踩线的诗,却不会主动评价皇权之类的。在诗歌上面踩线,那是文人气。直接评述政治,那是傻气。

    此时的陆建明努力地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他没有想到这两个人说着说着居然会一路说到了皇权!做生意的,虽然能够借政治的光扶摇直上,但是这样的扶摇直上也是最不稳定的,最容易从巅峰落下,摔得粉碎骨。此时他陡然觉得自己刚才追问易之的举动太过愚蠢了。明明是这两个人的对话,自己为什么要插一脚?事实上,自己刚才就不应该留在包间里面,却偏偏想着要拉近点关系,结果现在,似乎麻烦了。

    易之不明白顾斯到底想问什么问题,于是注视着顾斯,并不回答。这种问题,就算要回答,也不是在现在这样稀里糊涂的况下。

    见他如此,顾斯轻声笑了笑,然后看着陆建明,只说了三个字:“陆先生?”

    如逢大赦一般,陆建明站起来:“我还有点事,就不打搅两位继续说话了。”说罢,连忙往门外走去。

    总有一种要摊牌一般的感觉。易之看着陆建明出门,眼尖地看见门外除了之前那位军人之外还站着另外几个灰制服。很明显,全都是顾斯带来的人。

    这一下,包间里只剩下顾斯和易之两个人了。

    顾斯调整了一下坐礀,然后说:“我想我们应该是盟友,易之觉得呢?”

    盟友这个词来得突兀,要知道易之到现在为止就见过他第二次而已,然而顾斯这么说,却也没有太大的错。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这两个人就达成了一定的共识,顾斯赞同易之的所谓华夏特色发展道路的主张,易之想讲自己的思想通过顾斯传递出去。然而,这只是一种微妙的默契而已,顾斯主动提起盟友这件事,反倒让易之觉得不太对劲。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