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拙劣的拉拢(过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易之对自己在这次研讨会上的演讲是满意的,比起之前曾经的那些长篇大论,这一次他每每只是点到即止,但看大家的反应,很明显懂得他想要表达的意思的人很多。事实证明,在这个时代,不是只有易之才是聪明人。很多人,仅仅是需要一个前瞻的方向。

    易之知道很多,他知道后世是用怎样的方法针对现在的困境的,他也知道那些方法的弱点和优点在什么地方,如何才是最佳的方法。但是,将这些直接灌输给其他人听,似乎是节省时间了,却需要易之在本土化这件事上付出很大的精力。更况且,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易之再怎么厉害,其他人也不可能完全依靠他。

    重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易之觉得自己的椅子似乎还残留着一点温度,不过他以为那是错觉,并未注意。对于顾斯的到来,站在会场中心忙着讲述自己看法的他完全不清楚,自然也不知道自己之前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顾斯的眼中。否则,他多多少少都是会觉得不大自在的。毕竟,顾斯算是个政客,被一个政客关注,算不上什么好事。

    受易之启发,接下来的发言,倒是越来越实际了。听在耳中,颇让易之有一种诡异的欣慰感。

    就在这时,明明份和高都极有存在感,却偏偏在这个场合被忽视了的朱怀仁,迟疑了半晌之后,终于开口了:“易先生?”

    易之一愣,方才记起,在自己上台发言之前,边还有个王爷坐着呢。

    下意识的,几个字脱口而出:“你怎么还在啊?”

    等到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易之才发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不由略显尴尬地将右手抵在自己下唇处,咳嗽了两声,掩饰道:“我是说,您不是应该有很多事需要做的吗?为什么会关心我们文化圈子里的事呢?”皇族和军队高层的双重份都在朱怀仁上,他不忙才是奇怪的事,然而偏偏这位说起来应该是手握大权理万机的王爷居然在这里和自己磨时间。之前自己就没怎么搭理他,结果自己上去演讲回来了,他还在?

    无事献殷勤,非即盗啊。

    越发肯定朱怀仁肯定有什么目的,易之不由提起警惕。

    朱怀仁并没有觉得易之那句话有多让人尴尬,实际上,他并不在意易之不小心的口误。受顾斯指示和易之,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并不算是什么事,但对朱怀仁来说,不是真心想要结识对方反倒这样做,让他觉得怀有对易之的愧疚感。

    “呃,易先生,不必使用敬称,叫我厚德就好。”不知道该怎么搭讪,他只能先稍微拉近一点距离。

    好吧,就算朱怀仁真的有什么需要或者想法,这拙劣的拉拢方式,似乎也不用自己太过警惕。易之默默做出判断,却不是很耐烦应付朱怀仁。顺着他的话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知厚德找我有什么事?”

    有什么事?朱怀仁张口结舌,他还真说不出来有什么事。顾斯给他的指示是想办法和易之混熟,能够得到易之的指点的话,对于他们这一派人来说会很有用。但是要如何与易之这样的典型文人混熟,作为一个不善言辞不善交际的军人,朱怀仁毫无头绪。

    但是,就算是这样,既然顾帅已经给自己下达了指示,他就要尽力把事做好。朱怀仁咬咬牙,硬着头皮上了,他说:“嗯,我和易先生一见如故,十分想和易先生多多交往,所以今天特意来找易先生。”他也记不住自己现在说的话是从哪儿学来的,但是似乎这样说,也算是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易之的嘴角颤了颤。十分想,多多交往?这口吻虽然委婉,但分明是搭讪的感觉,一看朱怀仁这一脸正气的样子,易之就知道对方根本没有多想什么,就是不明白朱怀仁到底是怎么才能在自己面前说出这句话,又是从什么地方学到这句话的。恐怕他也是被急了,否则也不至于冒出这样的话。从第一次见到朱怀仁开始,易之就发觉他并不是个善于和人交流的人,更不要提易之是文人,朱怀仁是军人,共同的话题都没有两个。

    能让朱怀仁在应付不了的况下还死活在这里和自己磨蹭,恐怕是有人让他来的吧?

    至于这个人是谁,想都不用想。易之知道的能支使皇族的人,不就是那个神秘兮兮的顾帅,顾斯吗?

    缺少必要信息,又难以找人直接询问,虽然易之知道顾斯的份不一般,但知道现在为止,他还是没弄清楚对方到底是个什么角色。但在之前他已经决定过来要稍微拉拢着对方,借对方来表达自己在很多事上的超越时代的看法。

    既然朱怀仁是顾斯丢过来的。多少,易之还是要给点面子的。好歹这还是个王爷吧?

    想清楚了,易之也懒得让朱怀仁继续这么尴尬下去了。

    他说:“厚德为人爽直,我也是很乐意和你结识的。等大会过后,一同去茶楼喝茶如何?”现在到底还是在白话文研讨会中,易之并不想错过太多大会的内容,那么先给个承诺应付着吧。

    看得出来,在易之主动提出邀约之后,朱怀仁舒了一口气,连忙点头,答应了易之的提议。

    见事告一段落,易之方才继续听场上的诸位先生们的报告。

    政界也好,军界也好,这和易之只是有那么一点交集而已,他的生活圈子,还是在文化圈的,轻重有别。

    不过,令易之觉得有些奇怪的事是,明明在白话文上面也有不少建树的岳激流,怎么没有在会场上看见呢?按理说,他应当是会接到邀请函,而且一定会来发言才对。但是环视会场,岳激流根本就没有出现。事实上,从昨天上午开始,岳激流的人影就不见了。也不知去做了什么。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