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初次投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在被聘用之后,学校方面非常豪爽地给易之预支了当月工资,并且分配了宿舍,发放了生活用品,这可算是解了易之的燃眉之急。毕竟从他穿越到这里到现在,已经欠了陆建明很多。而人家对他是没有任何责任的,人债这种东西太难还,还是尽可能地少欠会比较好。幸好这个世界和历史上的民国在对文人的待遇方面也是同样优渥的,所以即使只是预支了一个月的工资,易之也有了足够的钱财将欠陆建明的金钱还上。至于欠的,那就必须看有什么机会了。

    比起当初为副教授的住宿条件,易之现在的宿舍条件只能说是一般,而且是两个人合住。他的室友是个叫做岳激流的显得沉默寡言的青年,平里总是穿着西装。在易之来看,岳激流的穿着倒是没什么奇怪的,从前的时候他见得多了。然而在这个世界呆了一段时间之后,易之也知道岳激流的穿着颇有些不合群。毕竟这个世界是被蝴蝶过的,在华夏大地上,中华文化是占据着绝对的上风的,学校里面的人穿着最多的是一般的汉服常服简化之后发展而来的,姑且可以用长衫和袄裙称呼的衣物。当然,虽然说是这么说,这些衣服毕竟不是易之从前所认为的所谓长衫和袄裙。而有一些更加注重传统的学者,则是穿着标准的士子服饰,看起来颇为儒雅。易之从穿越之后就入乡随俗地穿上了那种所谓的长衫,而这样的况下,岳激流还穿着西服,就显得很突兀了。

    到底易之才认识岳激流,也不便深究人家的事,现在对他来说,比起八卦这些,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还了陆建明的钱,易之剩下的工资想要支撑他的生活,就显得有些窘迫了。而他这个人,从来都不习惯亏待自己。与其精打细算锱铢必较,倒不如开源,多找一条财路为自己打算。可惜的是毕竟有穿越者前辈改变了历史,作为全球大国的中华的改变自然会使得历史出现很多波动,易之没有办法通过自己对民国的认识来找到什么方便的财路。也只能继续自己的老本行,摇摇笔杆子了。

    被陆建明收留的这几天,易之在陆建明家中看了不少的这个世界的报刊杂志。在没有网络的时代,想要快速地了解一个世界,这就是最佳的途径。出于子也习惯,他当然特别关注了报纸上的诗歌小说之类,也大致揣摩出了大众喜欢的文学作品的口味。自信能够写出让大众接受的作品,于是就先写了一首诗投到了《新文学报》试水。至于为什么选择这家报社嘛,倒没什么特别的原因,不过是因为这家报社的发行量似乎很大,学校里到处都能看到而已。

    不过,说老实话,易之在阅读了大量的报纸杂志之后觉得,这个时代的言论自由度未免也太高了点,按理说作为君主立宪制国家,加上中华几千年来为尊者讳,为显者讳的习惯,对于皇室原本应该是不会出现负面的言论的。但就易之看的这么多报纸杂志中,他却看见了好几篇指摘皇室的过失,认为皇室用度过多,特权过分的文章,而且颇有一些竟然直截了当地说——这个国家应该废除皇室。

    如果在往前轮几百年,敢说这种话的人必然是要遭文字狱的,只是放在这个时代,说了这些话的人反倒自在的很,内阁和皇室都没舀他们怎么样。

    说老实话,刚刚接触这些的易之有几分错乱的感觉,他有些分不清这到底是原有历史的惯还是由于穿越者前辈的改变了。不过仔细思考之后,他最终确定,这多半还是由于有穿越者前辈在。毕竟原本历史上的民国之所以显得言论自由,根本原因是清政府根本就没有那么强的控制力把那么多有志青年都抓起来,于是许多要求推翻清政府之类的言论才能够大行其道,这和现在这样的况,终究还是有点不同的。

    对言论的管制宽紧有了个底,易之也大致了解了自己能够写什么东西。所以当他写出“唯有壮气冲霄汉,敢叫月换新颜”这样的句子的时候,看着月两个字,他倒是毫不担心有人以为他是要造反还是什么的,有那么多比他激进的多的言论打底,这首诗顶多就算是稍微激进了一点,根本算不得什么。

    自忖应该没有别的问题,易之就这么将诗稿投递了出去。出于一种天才的骄傲,他没有用笔名。在这个还没有什么人知道他的世界里,易之渴望让别人知道他的才能,对他产生认同。说这是虚荣也罢,人总是需要认同感的,而易之这样自幼成名,习惯了一定要比常人强的人更是如此。

    第一篇稿件投递出去之后,易之一边等待报社的回应,一边开始写更多的稿件作为储备。到底这个时代还是以字数作为衡量稿费的标准的,就算他那一首诗写得有多精彩,字数本就限定了他不可能得到太多报酬。在这种况下,为了生活的宽裕,他就必须多写一些稍长的稿件,才能满足他宽裕生活的需要。

    与此同时,易之也开始展开自己的交际圈,和其他老师的,和学生的。

    听过他讲课的学生都很容易就接纳了他,对他超越时?p>

    募逗捅纠淳图俚募猓潜в泻芨叩男巳ぁ6魑浇魇澜恢杜陌滓涠穑敲棵吭诳蜗碌氖焙蚨嘉侍獠欢希砸字档闹疃嘀冻渎诵巳さ哪qh欢谘ψ永锘斓每淮硪字诶鲜Φ娜ψ永镆不斓每魑粽桨倌晷9娑黄赣玫睦鲜Γ诶鲜γ侵屑渚褪歉龀雇烦刮驳囊炖唷6保退≡谕患淝奘依锏脑兰ち鳎淙煌鲜γ侵屑涞囊炖啵炊砸字硐值貌焕洳蝗龋耸枥氲母芯酢f渌鲜k柙兑字鼓芾斫猓暇蛊赣梅绞讲煌慌懦庖彩钦5模兰ち骱苊飨云涫刀哉庖坏愀静辉谝猓撬褪悄歉崩涞龋萌四植磺宄饧一锏降自谙胧裁础?p>

    几次尝试近乎没有成功之后,易之也只能归为自己和岳激流气场不和,虽然还是和对方保持着同事之间良好的关系,却也不再主动去接近对方什么的了。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