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五哥!你误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    ( )    看着前往京城的飞机,腾空而起,眨眼从巨大变成渺小,最后消失不见,秦雨生才收回不舍的目光,转,一个长叹,瞬间好似少了什么一般,心中有一种空落落的绪。突然的北风降临,让他打了一个寒战,秦雨生所有的思维一顿,心里升起一个明悟,自语的小声道:“原来,是少了一个嘘寒问暖的人,一种处在低cháo时天籁般的柔声细语,一个可以解百愁的倾城颜,一盏,照亮回家路上,微弱但温暖的灯。”

    小姨王诗诗已经先一步回家了,想起小姨王诗诗登机前一再叮嘱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回中海,回那个陌生的家,秦雨生心里就很是忐忑,说实话,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没有记忆没有回忆没有童年的家,但是总不能就这么一直逃避下去吧,不提囡囡,就说那个得知自己深陷狱中,不顾体抱恙舟车劳顿,一见自己就泪眼婆娑的便宜母亲,临别前的一步一回头,那深陷的眼眶,依稀可见当年是何等的漂亮,只是而今却………

    秦雨生一时百般滋味缠绕在心头,最后所有的绪化为一句叹声:“可怜天下父母心。”遥望天空的对面,秦雨生心头翻滚。自己不在,老妈现在又该向谁唠叨?她还好吗?姐姐是否还是那般的捉弄姐夫?没有自己的掩护老爸的小金库是否已经被发现?老爷子是否又穿着他那件自认为很cháo的花格子衣裳,在人群中,话说当年?家里的那条sè狗,是否已经勾搭上了邻居家的狗mm?有没有再一次被邻居提着扫帚给赶出来?它,还会记得我吗?

    除了,那条无良的sè狗,你们应该很伤心吧?“我现在过得很好,并且找到了人生中的另一半,还有一个很可的女儿,怎么样?没有丢老秦家的脸吧!团圆晚宴上,我的那副碗筷就不要摆上了,免得……”

    “雨生,是否可以采访你一下,我是湘江rì报的记者。”

    这时一个激动的声音,打断了秦雨生的星际长途电话,秦雨生寻声望去,不哑然,只见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小伙,满头大汗的扛着他吃饭的家伙,正向自己这边赶来。

    记者小周,接到消息,今天秦雨生将在湘江红花机场登机回中海过年,连忙急急忙忙的赶来,秦雨生稍微的装扮,又怎么可以挡住他作为一个记者犀利的目光。

    对于眼前的这个记者,秦雨生还是知道的,前段时间《堕落天使》出现销售下滑时遭到一些媒体的攻击,湘江rì报记者小周却非常给力的支持他,虽然有没有他支持影响都不大,但起码这是一个态度。对于朋友,秦雨生一向很大度,他并不介意,给小周一个机会,若是别个记者,说实话,在这般时刻,哈!他只能说抱歉了。

    对于记者来说,现在的秦雨生可以对他们说不,秦雨生是谁?介于牛a与牛c之间的人?妖孽?神座?………不,这些都不是,在他们眼里。若有人问这些记者,秦雨生是谁?他们肯定会在回答的同时给你一个白痴的眼神,秦雨生是谁,那可是话题之王,报纸月刊销售量的有力保证者。那可是他们一举成名的造就者。君不见,那遍什么引发的血案,瞬间爆红,一时间脱销吗?而这篇报道的独家采访记者,原先不过是一默默无闻之辈,现在,却已经是功成名就,记者圈里的又一个知名人物就此诞生。

    对于秦雨生,他们这些记者是又又头痛,的是秦雨生可以给他们带来,名,跑车和房子,头痛的是,现在的秦雨生是那么好采访的吗?你说采访就可以采访的吗?就算侥幸的有了这个机会,你能保证可以不惹秦雨生发飙?在他们眼里秦雨生可是喜怒无常的,你要真惹恼了他,说不准会痛揍你一顿。你还别说,这还真有可能,秦雨生是什么样的人!那可是背后被打上了叛逆,张狂标签的人,这可是大家一致公认的,他可是个不计后果,只图心中畅快之人。

    秦雨生还没有出道之前,谁认识他?没有!又有谁知道他?还是没有!他有现在这般如rì中天的名气否?没有!没有!更加没有!可他就敢在这个时候,不计后果的出一专辑来批判整个宝岛zhèng fǔ,在那个时候,宝岛zhèng fǔ是巨无霸,而秦雨生可以说是一只蝼蚁,以蝼蚁之硬撼宝岛zhèng fǔ这个巨无霸,秦雨生————霸气否?

    所有愤青,捶大吼:“霸气!”

    秦雨生,有胆乎?

    华夏各个阶层人物,全一顿,答曰:“好胆!”

    秦雨生,狂耶?

    ………………

    所以这些记者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秦雨生没出道之前,就是这般的牛,试问,他又有何不敢当众揍惹恼他的人,但是作为一名记者,他们问的问题不刁钻,报纸怎么大卖!可是问题刁钻了,又怕惹秦雨生不快,徒惹是非,这也就是记者又又头疼之处,虽然如此,一些记者还是削尖脑袋,不顾“生命危险”为了人民的八卦事业,大胆的往前走,为什么?虚伪的记者会说:“为人民而献,光荣!”真小人记者会说:“生命诚可贵,金钱价更高!”

    这般的况一出来,记者以可以采访到秦雨生视为一种地位,一种份,一种谈资。某一记者在圈子里同行聚会上,大谈其光辉历史,昨天他采访了某一华夏官场大亨,吐沫横飞,一脸得意之sè,那神,把自己说的是如何的英雄了的,最后有一同行实在看不下去了,道了一句:“你这算的了什么,若是你可以采访到秦雨生,兄弟我们就服了,下次逛窑子,你爽!我买单。”

    这也是为什么,湘江rì报记者,小周,见到秦雨生会一脸的激动之sè,秦雨生对着小周点点头,表示可以。

    小周见秦雨生点头,心中大喜,或许对别个记者来说,秦雨生就是颗夹着一半毒药一半长生的丹药,让他们很是纠结,而对于秦雨生很有研究的小周来说,却不尽然。正因为他知道秦雨生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很快他就进入了正题。

    “请问雨生,你对于,一些专家教授的指责,有什么看法。”

    秦雨生赞赏的给了小周一个笑容,接着对着小周眨眨眼,小周一愣,接着心里大乐,秦雨生这是要给自己一场造化。

    “专家?教授?”秦雨生冷哼了一下,不消的道:“专家,在我看来就是搬砖头的家伙,教授,就是只会叫的野兽,对于他们,我的看法是,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这一句话,虽然在地球上是人尽皆知,被人用烂了,也被人说烂了,但是,被秦雨生第一次用到这个世界,杀伤力有多大,现在虽然还看不出,但至少把眼前的自己给雷倒了,这是记者小周的心里话,与此同时小周心里大呼:“五哥!威武!犀利!”

    “那么对于一些人说雨丝们……”小周没有接着说下去,因为意思已经表达出去了。

    秦雨生,一脸笑意的对着镜头竖起大拇指,就说了六个字:“五哥我顶你们!”

    一段时间过后,小周激动的一脸cháo红的带着爆炸般的采访视频回去赶稿了。

    当天下午,一篇名为《就当被狗咬了》的报道,有如龙卷风从湘江开始登陆,瞬间降临周边省份城市,接着又如火烧云般,红透半边天,烧的这些专家教授嗷嗷直叫唤。

    人们打开报纸一看,又是关于秦雨生的报道,他们当即就乐了,激动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秦雨生很少接受采访,一接受采访要么发布什么,要么就是犀利的反击,就是不知道这次是谁倒霉了。

    当人们看完报纸一个个呆住了,对于秦雨生独特的见解,他们哄然大笑,相当的佩服的赞了一个“好”。在他们看来,能在过年的时候还能见到这样的乐子他们何乐不为,要知道这些教授专家里面,确实有些人不地道,就在他们期待这些专家教授反击之时,这些人却纷纷深陷牢狱之灾。

    原来,一些好事之人,在看了这篇报道后,本就有些人吃尽了这些专家教授的苦头,他们纷纷成立两个联盟,一个名《砸专盟》另一个曰《杀兽盟》,他们以秦雨生的说辞作为挥师的出师表,纷纷对这些教授专家进行人搜索,一时间这些专家教授所做的缺德事,被一一公布于世,贪污受贿等等,甚至还有一个教授连猥琐幼童的事都做的出来,不愧其禽兽之名,他们不入狱谁入狱,他们不该死,谁该死。

    而雨丝们在视频上,看到秦雨生,说顶他们时,他们大叹:“就这一句已经足以。”

    秦雨生在采访说的话,在年末之际,成了人们的口头禅,流行了起来,人们纷纷用在rì常生活中。这就是语言的魅力。

    “下面是一组简讯。”新闻主持人说完,画面一转,一对年轻的恋人出场了,接着两人吵架了,女朋友很生气,最后在男青年手臂上咬了一口,事后女朋友问他疼吗?男子灵机一动,大度的道:“没关系了,我就当被狗咬了。”女的一愣,接着一跺脚,转跑开了,丢下一句,“我们分手。”男子呆住了,接着懊恼的一拍额头,冲着女孩的背影喊道:“其实,你不懂我的幽默。”直到女孩的背影再也看不到了,男子沮丧跌坐在地,道了一句:“五哥!你误我!” <>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