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救命的歌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 )    “我不能随波浮沉,为了我致的亲人。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眼神。”

    “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这时的大银幕上突然的出现了秦雨生一切,一座各种颜sè的“小山”一间铁皮屋,一个穿着各种边角布凑成衣服的小女孩,一个药罐,一个脸sè苍白的年青人。

    “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画面不断的转变着,毕业典礼上的一曲童年,一曲再见,校园歌手大赛时候的独占鳌头,被陷害入狱的……

    “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画面的出现,歌声越加的沧桑,感人,秦雨生虽然不知道他的一切都已经播放了出来,但他脑海中的画面起伏更大,他也愈加的投入。

    看着这些画面,看着台上的人,现场的电视机前的,突然的明白了,突然的他们眼泪出来了,突然的他们心里有一种伤痛,突然的他们充满了斗志,突然的他们发现事并不糟糕,突然的……

    ………………………

    “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

    ………………………

    一曲激励人心的,伤痛的,感人的,沧桑的重头再来结束,秦雨生慢慢的缓和过来,而现场的不管男女老少,都不曾发觉歌已经结束了,因为此时他们的脑海中那个“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的影与歌声还在继续,久久的在回着。

    直到许久后,所有的人才醒了过来,才发现歌声早已经结束了,而他们还有一件事没做,接着一个人站了起来,接着又一个站了起来,接着两个人站了起来,接着一群人,接着现场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接着千家万户收看节目的人都站了起来,接着现场、电视机前就想起了雷鸣般,大浪击石的震天掌声。

    掌声汇聚在家里,掌声汇聚在红馆内的上空,一层叠一层,一阵高过一阵,直到大家拍红了,拍疼了,拍累了,才停了下来,才坐了下去,红馆、家里的上空,掌声却久久的没有散去。

    一曲重头再来结束后,司仪吴君如感叹道:“这真的是一首非常经典的励志歌曲,写出了秦雨声的经历,唱出了他的斗志。”

    顿了下,接着又道:“大家是否还记的那首童年?毕业的时候是否听过再见呢,?有没有对自己的令一半唱过月亮代表我的心?……今年下半年一度流行的歌曲,全是我们眼前刚满十八岁的秦雨生所作……”

    “哗”,吴君如话一落,下面就不可思议的惊叹起来,对于这些歌曲他们在娱乐圈的人怎么会不知道,曾经这些歌曲一经公布他们还一听就是好几遍了。也曾一度去找过他的资料,但那时候得到却很少。

    “没想到,没想到,就是他啊……”现场一个明星感慨道。

    “靠,这么牛叉,这么好听的歌曲我以前这么不知道。”

    “秦雨生,秦雨生是谁?以前还创作过什么歌曲?”

    一时之间,电视机前的朋友们纷纷查找了起来,一查找他们就很快失望了竟然没有找到资料,不过相关的资料到有很多,最后才在一个小小的叫雨之声的网站上发现了其踪迹,一听之下,纷纷对这些歌曲痴迷不已,惊讶,欢喜的同时对现在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有这么多好听的歌曲到现在才发现的懊恼。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常驻这个网站上,不为别的,就为早一点知道新歌的消息。

    只是当他们注册会员的时候,却发现还需要一元华夏币,这让他们哭笑不得,而小雪这时候确实乐歪了嘴。

    ………

    中海市,一条大街上,一个满头银发,一脸沧桑,神落寞而憔悴,影萧瑟的老年人,不,应该说是中年人,望着一栋写着帝皇娱乐的高楼大厦一正发呆,神更是悲伤。

    “曾经我高峰可是这栋楼的主人,现在却落魄如斯。”摸了摸口袋里仅剩下的十多个硬币,抬头望了下繁华的城市他又沮丧的道:“中海这么大,这么繁华,可是却没有我的家,没有我的容之所,我该去哪里……”

    “哟!这不是我们的高总吗?高总怎么又到这里来了呀!”

    一个声音打断了高峰的思绪,他侧头一看,眼睛顿时就以亮,高兴的道:“小张,能不能让我进去看一眼,前几次你没有在,我来了好几次都没有……”

    高峰一见是小张心里很高兴,觉得这一次终于可以看最后一眼自己曾经打拼下来的娱乐城了,心里不会在有遗憾了,看过一眼后,就离开这个城市,这就是自己最后还到这里转悠的缘由。说完,高峰就往里面走去。

    小张一下就拦住他,皮笑不笑的道:“我说高总啊!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现在的穿着……”顿了一下,指了指前面的一快告示道:“高总,你看看这里就知道原因了。”

    “衣裳不整者与……”越念下去高峰的声音越小,脸sè一阵青一阵白,羞臊与愤怒漂浮在他的脸颊,指了指告示牌又指了指小张,张了张嘴,喉咙中如夹着一快烙铁,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发出来的只有如受伤了的野兽般的低沉嘶吼声。

    小张看着以前高高在上的人,现在却如此之态,心中感觉到很是愉悦,接着脑中浮现出前段时间看过电影的桥段,心道:“我也这般做一下,看是不是真的这么爽。”

    “慢着。”

    高峰正要转而走的时候,却被小张再次拦在了,高峰愤怒疑惑的眼神盯着小张。小张却什么话都没有说,掏出钱夹子,从里面拿出一张面值十元的华夏币,往高峰手中递过去,半途中一脸痛的缩了回来,最后摸到口袋里面的几个硬币,一脸的笑容。

    “高总呀!真是不好意思了,于你对我有提拔之恩,于理你曾经是这里的主人,本应该让你进去看看的,但是…所以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不过既然你来了,也不能让你白跑一场啊!你还没有吃饭吧,这里有几个硬币,你拿去吃一顿香的吧!”

    说道这里,看了一眼呆愣的高峰,他心里大呼过瘾,居高临下的又道:“不要感谢我拉,这或许对高总来说是一大笔意外之财,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平常的时候给乞丐的一样,不需要感激,去吧!去吧!”

    “你……你……你……”高峰一连几个你,却怎么也说不出下面的话,一脸的通红,打掉那施舍的手中硬币,愤然转匆匆的离去。

    “哈哈哈,哈哈哈。”看着匆匆离去的人,小张一脸畅快的大笑,接着对着后面的那些服务生道:“这就是我们的高总。”

    “哈哈哈…”这一次的笑声更大,因为是很多人的笑声,而高峰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讥笑他的声音,脚步好似快了很多。

    快速的逃到步行街,高峰一脸的死灰sè,心有戚戚然,双眼无神,就这么的游着,人群遇到他,都躲得远远的,过后才对着他的背影指指点点。

    眼前出现一个便利店,这时的高峰眼神竟然一亮,但也仅仅是一亮而已,掏光裤兜,买了一瓶劣质白酒和一包麻辣一包香烟,来到钟楼上的边缘,两脚伸出外面,坐了下来,低着头看着地面上火柴盒般大小的车辆,大口大口的对着酒瓶喝起劣质酒来。

    短短的一分钟左右,一瓶半斤装的劣质酒就被他一口喝完了,脸上脖子上全部都是湿湿的,不知道是喝的太快而流出的酒水还是他悲伤的眼泪,“拍”的一声打火机的光芒映出了一张没有生气表的脸,浓浓的烟合着咳咳的声音冒了出来,迷茫了他的眼,遮住了他的前途的光芒。

    烟台如堕落的灵魂像地面漂浮下去,那短暂的光芒正如人生的短暂一样,当那火星灭掉后,高峰好似灭的了自己的灵魂之火,除了那淡淡的呼吸能听出他还是个活人外,其余的不管这么看就是一个死人。

    沉默的时间过后,高峰微微的张开双臂,淡淡的一笑,留恋的看了脚下的城市一眼,又望向对面那一栋大厦一闪闪的霓虹灯,淡淡的笑容挂在他的脸上,眼睛却缓缓的闭上,道了一句:“别了…”

    “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

    高峰跳楼的动作一顿,轻轻的晃了一下头,确定他没有听错后,他的眼睛乃没有睁开,他细细的体味着曲子,慢慢的嚼着其中的词,只开始的第一句,就深深的吸引住了他。

    “这是为我即将去见上帝而唱的吗?真是我一生的写照,值了值了,就是不知道别的人快去见上帝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一样的哀歌呢?”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