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君子乎小人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 )    这声惊叫,非常的大,台上台下一静,接着都往声音处看去,当看到满脸羞怒之sè的小雪和一旁讪笑的猥琐子时,大家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一时间议论声四起,有佩服的有鄙视的,有怒目而视的,当然后者是女孩和有女朋友的男人了。

    台上正意气风发,好不得意,正享受着从他出生到现在的第一个巅峰荣耀的侯龙涛,看着台下噪杂声,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然而这只是刚刚开始。

    秦雨生上前一把揪住张寒抛了起来,这一下让众多的人惊呼声一片,吵闹声,议论声更大,皱着眉头的侯龙涛,侧头看去,刚好看到秦雨生抛起张寒的一幕,不由的一脸铁青之sè,好似吃了死老鼠般的腻味,心道:“原来是你,秦雨生,我不会放过你的,竟然敢破坏我享受荣耀,破坏我招募演员的场地。”

    侯龙涛紧紧的握着拳头,一脸的狰狞,要不是考虑到自己打不过秦雨生,他只怕会立马跳下台去教训他一翻。

    叶美玲同样一脸不善的看着台下的秦雨生,眼神里很是鄙视,心想:“我当初是怎么了,怎么会选择他做搭档,这样的粗鄙之人,我当初竟然对他有好感,真是瞎了眼,还好,我发现的早。”

    叶美玲看着处在暴怒边缘的侯龙涛,拉了一下他的衣袖,侯龙涛一怔,接着好像是想到了一个绝妙注意般,一脸的诡异之sè心道:“靠武力只是匹夫,秦雨生你就看我怎么用头脑戏耍你一翻。”

    看到侯龙涛瞬间缓和了下来,并对着自己点了点头,叶美玲知道他没事了,并且想到了教训眼前这个粗鄙之人的点子,不有些期待和欢喜起来。

    秦雨生一跺脚,刚才的一幕重演。

    “住手,秦雨生,你想干什么。”这时台上却传来了一声迟到的阻止声。

    “砰”的一声,张寒便跌出老远,周围的人避之不及的四下跑开,接着有围聚了过来。

    秦雨生当做没听到侯龙涛的声音般,继续上前开揍,侯龙涛眼睛一亮,脸上有得sè一闪而过。

    “住手,秦雨生,你这个疯子,上次你进看守所难道忘记了,可曾记得到现在还躺在上起不来的几人,三个被你打成植物人,四个终生残废,你的良心何在,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你的眼里可有法律存在,到现在还不知悔改,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想伤人,今天你敢伤这位同学,难保rì后你不伤在场的所有人……”

    侯龙涛一脸的正气,大声呵斥,把秦雨生说的是凶残之极,还挑拨了在场的所有人,一个个都对着秦雨生怒目而视。

    侯龙涛本就年少多金,有才华,有家世,有样貌,此刻一翻的正气,让很多的人眼前一亮,佩服不已,甚至有不少女生一脸的花痴样。

    “这侯龙涛,一的正气,又有才华,还不骄傲,更难得是有着一片善心,真是难得,而这秦雨生却是粗俗不堪,坐过牢,出手凶残,虽然有点才华,但也不能这样。”人群中突然传出一个声音来。

    “是呀,是呀…”一时间议论声四起,对秦雨生的敌视更甚。

    秦雨生眼睛一扫心道:“原来是你呀,赵天塑,原本我还以为你是个不错的人,看来rì后你的成就也就是这样了。”

    台上的侯龙涛听的台下的议论声,心中很是高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的秦雨生,他决定在加一把火,让他在湘大站不住脚,声名扫地。

    “秦雨生,我知道你的动机,你是嫉妒我的成就,同时也是怕在场的同学会出演我的电影而成功,你怕你自己连这些同学都比不过,所以才扰乱招募的现场,你真是,心狭窄,其实你只要和我说一声,我会为你开一下后门的,你真是让我失望了。”

    侯龙涛的话一落,台下众人恍然大悟,对秦雨生更是鄙视起来的同时对侯龙涛感到由衷的敬佩。

    秦雨生对这些充耳不闻,心中暗道:“时机成熟了,你别得意,刚刚只是让你站的更高,摔的越疼而已。”

    秦雨生抓着张寒,一下就跳到台上对着台下一拱手道:“大家先静一静,对于我是什么样的人,大家等下在去议论,到时如果大家还是认为我是这样的人我也没办法,只是现在了,请大家安静一下,听我问这个正气的人是几个问题,我想对于君子般的侯龙涛师兄来说,应该不会不给我机会吧。”

    秦雨生话一落,台下就静了下来,一下有眼sè的人知道事怕是不会这么简单,也得乐子瞧了。

    “马拉隔壁的一句话就被你封死了,我能不答应吗?不过你也只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而已,我到要看看,你怎么翻,嘿嘿……”侯龙涛心里一阵冷笑,在他眼里秦雨生除了作词作曲好一些外,其余的一无所长,只知道喊打喊杀。

    “好,你问吧,我侯龙涛行得正,不怕你问。”说完还小声的对着秦雨生道:“土包子,你咬我呀,我今天就是要污蔑你,让你在湘大站不住脚,知道不,你坐牢的事件就是我设计的,你能拿我怎么样,来呀,打我呀,揍我呀,你不是很能打吗?”

    秦雨生心里嘿嘿的暗自一笑,脸上却装作愤怒的小声道:“我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要这么陷害我。”

    “哈哈,看在你愤怒的样子上,我就好心的告诉你吧,因为你作词作曲的能力比我好,我有家世,有样貌,有才华,从小就接触音乐电影方面的知识,而你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捡垃圾的,试问我能心甘吗,明白的告诉你,我就是嫉妒,第二个就是你不该做美玲的搭档,他的搭档是我。”

    侯龙涛话一落,秦雨生气质一变,大声呵斥道:“你是什么东西,刚刚竟敢呵斥我,既然你是那么的正气,那么的明辨是非,那么我问你,你可曾明白我为什么会教训他,你又可曾明白此人刚刚在台下的所作所为。”

    “你为什么教训他,刚刚我已经说过,你就是来捣乱的,至于此人做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既然你不知道,为何说我是捣乱的,你可曾明白,没有因由那来的结果,此人光天化rì之下,调戏少女,我出手阻止他,却遭到你的呵斥,难道此人不该阻止,不该教训,难道由着他调戏,难道rì后调戏在场的女同学亦由着他,你既不之,为何这般的武断,为何这般的维护他,你到底是何居心,与此人是否认识。”

    一连几个问,秦雨生一字一顿,大声喝问,每一问就气势滔天的向着前进一步,话一落,侯龙涛蹬蹬蹬的一连往后退了几步,脸sè一白,大汗如雨,呼吸急促。

    “我…我…我…”一连几个我,就是没有下文。

    “此时侯龙涛心神和思维开始混乱了,我不能让他反应过来。”

    秦雨生脑海中一转,接着有大声呵问:“说,你说呀,是不是认识此人,你们乃是一丘之貉,是以才如此的维护于他。”

    “龙涛怎么会认识如此猥琐之人。”一旁的叶美玲开口说。

    “对,对对对,如此猥琐之人,我怎么会认识,你少在哪含血喷人。”侯龙涛心神大乱。

    “好,既然你不认识此人,那么我就对他不客气了,教训他之后,我定将此人送去jǐng局,虽然不是很严重,但至少可以拘留一段rì子。”

    秦雨生说完,对着张寒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教训完你后,在把你送到jǐng局,我想你在哪里面应该会得到改造的。”

    “我叫张寒,秦雨生,别别,我不想去jǐng局,我不要去,要是被我娘知道了,她会伤心的,只要你放过我,我把什么都说出来,这事是有人我这么做的。”

    “哦,放不放你,不是我说了算,而是他们。”一指台下的众人。

    “听他怎么说,在做决定呀…”台下有人说道,并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张寒听了,装着非常感激对着台下一连说了几声谢谢。然后一脸的狰狞,对着侯龙涛大吼道:“侯龙涛,你说你不认识我,好,好的很,既然你不义,就别怪我不守信用了。”

    说完对着台下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侯龙涛要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秦雨生,让他在湘大站不住脚,名声扫地。”接着就把侯龙涛怎么安排赵天塑和他怎么怎么的说了一干脆。

    秦雨生发现这张寒还真是个人才,能掰的,至少台下的人就有许多相信了。

    “还有,秦雨生之所以会伤人坐牢全都是侯龙涛一手设计的,他刚开始的时候找的是我,但这么缺德事就算在多的钱我怎么会做了,虽然我娘在医院的确需要钱,后来侯龙涛就找了放高利贷的混混,捉住了秦雨生的女儿囡囡,这个可的三岁小娃,大家应该记得吧,……”

    台下的人听了一阵哗然,对着一台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侯龙涛指指点点,甚至有几个火爆脾气的人要上台揍人。

    “马拉隔壁的,差点被他骗了,真是坏到骨头里去啦,囡囡这么可的小女孩都下的了手,真他m的不是人。”台下有人说道。

    很多人点点头,囡囡的样子他们都还记得,一个个愤怒的咒骂着,他们能不愤怒吗,哪一个家里的亲戚朋友没有小孩呀,侯龙涛当rì敢对囡囡下手刺激秦雨生,rì后同样敢这样对他们。

    侯龙涛听着台下的咒骂声,脸sè惨白,一脸的愤怒,一脸的铁青,设计秦雨生的事那是事实,但眼前的人张寒,他是真的不认识了,也没有吩咐他调戏人。

    “你这是污蔑,信口开河谁不会,说不好这就是你和秦雨生设计的了。”侯龙涛急之下顺口说出了个理由。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