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小雪的生意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 )    吃完午餐,秦雨生匆匆的来到录音室里,他这次没有一开始就录歌,而是在哪里打磨着唱功,他要让他的声音完全的适应录音设备,并且不分彼此。

    张德恒走来进来,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雨小子,你这样练下去,很盲目,没有什么效果的,演唱时的技巧和录音技巧虽然相同,但也有细微的差别之处,比如……”

    秦雨生这时还不知道张德恒的份,但一个年迈的录音师的指点,他还是很用心的记住了,俗话说的好,姜还是老的辣,不管张德恒有没有才华,但就冲着他几十年经验,就不是一些新进录音师可以比拟的,其中的细节之处这些老人jīng一听变知道。

    张德恒的话,对秦雨生很有启发,他微微的沉思了一会儿,眼睛慢慢的变亮,最后对着张德恒施了个学生礼。

    张德恒一闪,受了他一个半礼,秦雨生不知道他的份,他张德恒可是知道秦雨生的份,其实这也没什么,都什么年代了,但张德恒就是这么的古板,他书读的多,大多还是古典,可这人呀,也越来越古板了。

    秦雨生微微的惊讶了一翻,也就没有注意了,敬意已经表达了,受不受就不关他什么事了。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秦雨生一遍一遍的练着,要不是他的嗓音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变异了的话,只怕早就废了。

    监控室里,秦雨生不要命的练习让王诗诗有点心疼,她来来回回的在监控室里兜着圈子。她现在真的很后悔昨天说的那番话,这种况的出现,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小诗诗呀,你就别在我眼前晃悠了,张叔被你晃的眼都花了。”张德恒调节了下气氛说道。

    “张叔,我担心呀,都已经练习了四个多小时了,我真怕他出事,到时怎么想爹爹和姐姐交代。”

    张德恒同样担心,但他担心的是秦雨生的嗓子会练坏,至于练歌把体练坏了他到没有听说过,不过他对于秦雨生的嗓子持久力真的是很惊讶,但更惊讶于他的毅力,他现在到不是刚开始那么的担心了,因为以他的经验来说,秦雨生还没到达他的极限,他倒想看看他的极限在哪里。

    “小诗诗,你就别担心了,他没事的,难道你还没发现还没有到达他的极限吗?这小子还真是天生的吃演唱会这饭的,就他今天的状态,至少可以举行一个八个小时的演唱会。”

    王诗诗听了,一愣,还真是这样的,秦雨生到现在他的嗓音没有丝毫的变化和不适,跟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比今天早上的时候有进步多了。

    “我现在的声音已经适应了录音设备,已经可以很好的驾奴了,就算现在录制唱片也不会有问题,不但么有问题而且还很完美,可是我怎么觉的还不够好,而且这种感觉很奇怪,要是不找出来,肯定会有影响到唱片的完美度。”

    “这是什么问题了,那里出错了。”秦雨生来回的在录音室了度步着,口中喃喃自语个不停。

    ………

    湘大,女生宿舍,小雪指着银幕上的网站对着几个姐妹贼笑的说:“这个了,就是我说的秘密哦,你们不要告诉别人,更不可以让五哥哥知道。”

    好一会儿,几个姐妹一声尖叫:“雨之声网站……”

    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的姐妹,才感慨道:“没想到当初火爆一时的雨之声网站是你建立的呀。”

    另一个姐妹指着网站上的文字说道:“我们怎么这么笨呀,里面一口一个五哥哥,能这样叫秦雨生的人整个湘大独此一家,我当初怎么没有发现是你呀。”

    几个姐妹在小雪的说教下注册了账户,并且成了里面的管理员,对于她们问什么的原因,小雪告诉她们:“当初雨之声又多么的火爆,你们也知道的,虽然现在很冷清了,但是那是因为五哥哥在监狱,现在不同了,五哥哥已经出来了,并且在录制他首张处女专辑,到时肯定会引起轰动,我怕忙不过来,所以把你们找来帮我忙呀!”

    “好了,你们别一副不愿意的表,到时我可是会给你们买衣服当工资哦。”

    “你个零食大王,每个月的零花钱,不到月底就没有了,每次不是跟着你五哥哥股后混吃就是找我们接济你,还给我们买衣服了。”一个小姐妹,捂着耳朵不相信的说。

    “咳咳,这个,这个,你们是不想造反呀,你们现在都不要说话听我说。”小雪恼羞成怒张牙咧嘴的呵斥着。

    “这次不同了,我保证到时候会给你们买衣服的,你们的零食我也包了……”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姐妹的嘀咕给打断了:“零食,每次都是你吃的最多。”

    小雪瞪了她一眼继续道:“昨天晚上,我睡不着呀,突然的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这个点子嘛,就是从今天过后,每一个注册雨之声的用户都要缉费一块钱,虽然只有一块钱,但架不住人多呀。”

    几个姐妹一听,顿了下立马高呼起来,小雪贼兮兮看了看没有人的走廊,把门一关,才道:“你们小点声,现在开始行动,把五哥哥要出专辑的事,在网站公布出来,到时…”小雪两眼冒着闪闪的金币光芒。

    ………

    小区里,夏诗韵做在沙发看着电视沉思着,至于电视里放的是什么她都不知道。

    “雨生怎么还没有回家,现在都已经六点了。”夏诗韵有些忐忑。

    一阵手机和炫音传来,惊醒了忐忑的她,自嘲的一笑,“我这是怎么了,在紧张什么,真是关心就乱啊,那么大一个人了,还有工夫在,有什么好担心的。”

    “喂,雨生吗?你什么时候回家。”

    “诗韵姐,我今天不回家了,准备就睡在录音室里,你要是怕的话,我就过来接你。”

    “嗯,那你快点吧,我在楼下等你。”

    ………

    录音室里,秦雨生刚挂了电话就听王诗诗惊讶的声音响起:“雨生,你不会是说真的吧,睡在这里。”

    “嗯,今天虽然没有录制一首歌曲,但我的收获已经很大了,还有一个不对劲的地方,我不知道是什么,今天不把它搞定,我寝食难安。”

    望着走出去的背影,王诗诗感叹道:“这也太拼命,太勤奋了吧!”

    录音室张德恒也感叹着,他几十年的录音室生涯,不知道给多少歌手录制过歌曲,但像秦雨生这么拼命和勤奋的真的很少见。

    张德恒对于秦雨生留在录音室里过夜练唱功的行为,他虽然不是很赞同,但也为之动容,曾经有不少想他那样找不到感觉,声音和录音设备排斥的新人,但他们没有秦雨生的从容,也没有火急火燎的毛躁,他们大多数都是在抱怨录音设备的问题,而不是找自的问题。

    秦雨生接夏诗韵韵回来后,匆匆的吃过晚饭和几人打了个招呼又开始在录音室里练起歌来。

    晚上十一点后,看着在一旁已经睡过去的夏诗韵,秦雨生轻轻的抱起她走出录音室,来到准备好的房间,替她盖上被子,直到许久过后,没有发现有吵醒她的迹象,秦雨生才有些疲惫的回到录音室。

    紧紧的思考了一下,实在是累的不行了,今天就不准备练习了,盘腿坐好,手指掐了个诡异的手势,慢慢的吐纳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录音室里渐渐的静了下来,外面的城市也渐渐的停止了喧闹。

    当第一缕太阳的光芒投shè进来,录音室里的秦雨生呼吸一变,接着体一震,慢慢的睁开眼来,眼睛中一道红芒一闪而逝,洗涮一翻,不顾天气的寒冷,在外面练起拳脚来。

    练完拳脚,掉了一翻嗓子,秦雨生整个人的jīng神状态达到了顶峰,他对于今天的录音信心更加足了。

    一到自助餐厅,秦雨生就听到了两女的笑声。

    “小姨有什么开心的事,说来听听,让我也乐呵一下。”

    夏诗韵止住了笑声,声道:“我们刚在说囡囡了,今天早上,接到你们的电话了,你不知道呀,囡囡真的太叛逆了,家里都被她弄的鸡飞狗跳。”

    秦雨生听了哈哈大笑的道:“不愧是我女儿,有我当年的风范,也是那般的叛……。”声音越来越小,接着大叫:“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

    说完不理两女,疯狂的想录音室跑去。

    夏诗韵和王诗诗一愣,两人觉得莫名奇妙。

    “雨生不会得了失心疯吧。”王诗诗忐忑的道。

    “小姨,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等他们赶到录音室的时候,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天凤集团的人,这些人有准备来录歌曲的,也有是被秦雨生疯狂的动作吸引过来的。

    张德恒早已做好了准备,他是被秦雨生拖上来的,那疯狂的动作要不是顾忌他年迈的体只怕早已经被他整的散架了。

    “我倒要看看,你明白了什么。”张德恒暗暗的想着,同时眼神里露出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