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小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 )    看着来到舞台上的秦雨生,几个音乐好者,停下了手中正在调试的乐器,眼睛都露出好奇的眼神,这时一个好像是几人中为首的青年男子上前和秦雨生交谈着,秦雨生边说着,边指了指台下的夏诗韵,而青年却露出笑意,点点头,给了个明白的眼神。

    “台下的朋友们,相见就是缘分,我在这里向你们问个好,我来这个台上了,就是想大家帮我一个忙,帮我见证一段的开始,我找到了心目中的她,此时此刻我想以我心中的一首歌,送给她,也送给所有的有人,谢谢大家了。”秦雨生站在舞台中,深深的一鞠躬。

    话一落,虽然台下的人不认为眼前台上的秦雨生会唱的有多好,但也为他的勇气纷纷叫好起来。

    “要是有一个人为我这样,我会感到很幸福,立马就会答应他,哎!为什么不是我了。”这是一个女孩眼冒星星的看着台上帅气的秦雨生,感叹着。

    “咯咯,你个小妮子又开始花痴了。”

    夏诗韵一瞬间就明白了,她这时感觉到一种美妙的绪包围着她,眼睛恋的望着台上今生的归宿。

    音乐声起,秦雨生独特的声音也缓缓唱出,他的眼睛望着台下的一处地方,深的眼神瞬间流露出来。

    你问我你有多深,我你有几分,我的不移,我的不变,月亮代表我的心。

    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深深的一段,教我思念到如今。

    你问我你有多深,我你有几分,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

    ………

    动人的词,动人的曲,深的演唱,柔和的声音,夏诗韵用手捂着嘴巴,体在夜风中颤抖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边深演唱,边往她这边走来的秦雨生。

    秦雨生来到她旁,拭去她雀跃脸庞上深深的痕迹,牵着她的手缓步来到舞台zhōng yāng,对于所有人羡慕、注视的眼神,这一刻,她不曾发觉,她的整个心房都被一个人,一首歌,一种绪塞的满满的。

    “朋友们,大家喜欢这首歌吗?这就是我要表白的对象,是不是很漂亮。”停顿处,秦雨生对着台下的老老少少,双双对对的人说。

    “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深深的一段,教我思念到如今。”

    “你问我你有多深,我你有几分,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

    一曲唱完,秦雨生单膝跪地深的道:“能成为保护公主的骑上吗?”

    夏诗韵用手捂住红唇,欣喜、感动的水珠,顺着美眸颗颗滑落,珍珠般的泪珠,滴落在秦雨生摊开的手掌上,让他心里好一阵心疼。

    夏诗韵感动的不知所措,竟然忘记答应他了,这时台下的所有人很是替她着急。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不知道是谁最先开始的,接着许多许多的人跟着喊了起来,这时的夏诗韵才回过神来,发现秦雨生已经跪在地上已经很久了。

    “我答应,我答应,我答应你……”夏诗韵呜咽着,一边伸出芊芊玉手。

    台下焦急的人总算是松了口气,看着台上俊朗跪地的青年,美貌无双的天使伸出的玉手,起哄的声音又响起。

    “亲她,亲她,亲她……”又是那个声音带头,后面跟着整齐一致的喊声。

    轻轻的,在她晶莹白皙的手背上一吻,夏诗韵只觉的,有一根无形的红线,就在一吻的瞬间将她俩紧紧的联系在一起,永不分离。

    缓缓的起,替她拭去见证彼此恋的泪痕,秦雨生从口袋掏出秦家一代传一代给媳妇的玉佩,替她带上,拂起她额前的发丝,在她眉心深深的一吻道:“这是我们秦家媳妇才有资格佩戴的玉佩,将来还要传给儿媳妇的,好好保存。”

    夏诗韵点点头,握着他修长厚实的手掌,她心里一整踏实和安心。

    “谢谢你们,谢谢了,你们都是好样的。”领着夏诗韵一起鞠躬后,对着几个音乐好者点点头,便快速的消失在夜sè当中。

    “刚刚那首歌真好听,以前怎么没有听过啊。”

    “刚刚那个表白的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好熟悉。”

    “啊!那不是,不是…”

    “不是什么呀,快说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呀!”一好朋友道。

    “我的天啦,刚刚那个就是秦雨生,我偶像啊!怎么现在才想起,我真该死。”一声尖叫划破夜空。

    送夏诗韵回家后,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秦雨生感叹道:“小丫头跟着老妈回中海市了,还真有点不习惯。”

    第二天,对于秦雨生来学校上课,不熟悉的看到了,只是淡淡的憋了他一眼,没有放在心上,熟悉的人看到了,也只是稍稍的惊讶了一翻。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就算当初怎么的耀眼也挡不住时间的消磨,更何况,秦雨生半年没有出现,也没有新歌出来,他们为什么要记得你。

    现在的湘大,有很多人这样,在他们的眼中现在的湘大能让他们的激动趋附的就只有,欧阳飘飘,唐建豪,侯龙涛叶美玲等人了,秦雨生,秦雨生是谁我们不知道。

    “咦,那不是秦雨生吗?”

    “嗯,是的,就是他,我说你有必要那么激动吗?”

    “听说现在秦雨生是江郎才尽了,半年来消失的无形无影,真是可惜了。”

    “哇,是叶美玲和侯龙涛来了,走我们去要签名去。”

    一切都和以前不同了,才半年啊,就已经是物是人非了,对于眼前的困境,和一些人遗憾和鄙视的眼神言语,秦雨生只是冷眼旁观着。

    “现在的处境对我相当的不利呀!”一切又重头开始了。

    看了一眼如众星捧明月的侯龙涛和比以前更加漂亮的叶美玲,秦雨生紧紧了拳头装的手,他真的很想上前去揍他一顿,甚至毁灭他,但是他又不能,理智告诉自己,如果真的动手杀了侯龙涛,自己这一生只怕是就这样玩了。

    就像当初他本想杀掉刀疤等人一样,如果不是发现了是个yīn谋,只怕自己现在早已经回到地球了,脑海中浮现出可的囡囡,柔似水的夏诗韵,思念成疾的母亲,他握着拳头的手,松懈了下来,这个世界虽然法律严厉,但对于某些人来讲,只要表面功夫做到位,只要不践踏最终的底线,他就可以逍遥法外。不论是哪个星球,哪个年代这样的都有,唯一不同的是,你是否有这个实力。

    “这次的牢狱之灾,让我明白了许多,就算是重生来的有怎么样,还是太过单纯了,好在明白的不是太晚,就像刀疤的事,五个成为了植物人,三个终,苟延喘息,如果是一般人要么早就枪毙了,最轻的怕是都会终生监,要不是我秦家多少还有点分量,要不是我小姨王诗诗从中周旋,后果真是不堪想象。”

    “我不愿做践踏法律之人,但也不是死板之人,要想保护好自己,自己的朋友家人,实力强大才是王道,强大到不管是谁要动自己,对方都都会伤筋动骨,这人不管他是个人还是团体,亦或是……”

    秦雨生一翻思绪过后,心头一片清明,对于以后要怎么做他心里已经有了决断,冷冷的扫了一眼,chūn风得意的侯龙涛,心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叶美玲好自为之,要不别怪我辣手摧花。”

    下课铃一响,秦雨生就被小雪这丫头给拖出了教室。

    “小雪呀,你拉我做什么。”

    “五哥哥,现在我们去湘江食府,张飞他们都已经在哪里等你了。”

    秦雨生一阵惊异,道:“还有谁,我看不是吃饭那么简单吧!”

    “嗯,还有飘飘他们啦,当然是吃饭了,为你接风的宴席哦。”小雪眨着忽闪忽闪的眼睛,一脸的迷糊,接着又说“五哥哥,真笨哦,去食府当然是吃饭咯,难道还有别的吗?”

    秦雨生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因由,但是也知道不是那么简单的,瞧了一眼抓住自己衣角的小雪,心道:“小雪呀,你真是太单纯了,不过这样也好,起码你过的很快乐。”

    摸了摸她的马尾边道:“那还等什么,我们走吧!”

    一路上小雪叽叽喳喳过不停。

    “五哥哥,你的功夫真棒,是谁教给你的的,还有那天你从楼上跳下去,感觉是不是很爽,很好玩呀!”

    “这个说来可是话长了,小时候,我遇见一邋遢的老道人,当时他快饿的不行了……。”

    “哦,我知道了,这个道人肯定是一个为了找一个传人而游戏红尘的前辈高人,他见五哥哥你根骨奇佳,天赋异禀,是一个练武奇才,道人当时肯定想收你为徒,但为了试探你的心xìng所以装着饿的不行了,我可说的可对呀!五哥哥。”小雪拍着手掌一脸我真聪明的说着。

    “啊!咳,小雪你真的很聪明,事就是如此。”秦雨生摸了下鼻子一脸尬尴。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