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被算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 )    刷的一声稍微一粘地秦雨生弯腰就地滚了几下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家里跑去,脸上还有泪痕的小雪以为自己看错了,擦拭了几下眼睛往楼下一瞧,地上没有想象中的惨景,在往校门口往去,自己担心的人只剩下一个背影,王氏几兄弟面面相觑,接着同时大声道:“肯定出什么事了,不行我们去帮雨生。”说完不顾还在一脸惊喜的小雪转往楼下跑去。

    秦雨生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竟然有人劫持囡囡,龙有逆鳞触之必死,他边跑边在心里大吼:“要是你们敢动囡囡一个汗毛,我要你们一个个都不得好死。”

    虽然家里离学校很近,但也有一段距离,秦雨生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体开始乏力,腿脚好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他很想停下来喘息一下,但脑海里总有个一声音让他坚持下去,接着就在他快要倒小去的时候,突然浑一震,一股力量从丹田涌出,霎时布满全,他知道他突破了,暗道:“真是即时。”

    小区的阳台上,侯龙涛看着一脸扭曲、狰狞的秦雨生飞奔而来,脸上浮起得意yīn森的笑容,对着耳麦道:“刀疤,秦雨生已经来了,我数到三你就开始行动,一…二…三,开始。”

    “好了,夏小姐,你不要紧张,这件事不关你什么事,秦雨生欠我钱不还,今天我就把他女儿带走抵账。”刀疤满了笑容和善的说。

    夏诗韵看着笑起来更显凶恶的刀疤,把囡囡放在后,挡住刀疤,这段rì子以来她把囡囡真的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心头,试问她能答应吗?虽然她也害怕但想想后面的囡囡,她什么都不顾了。

    夏诗韵柳眉倒竖呵斥道:“休想,欠你钱还你就是,你最好想清楚你这是在犯法,是没有好下场的。”

    刚好这时刀疤听到了开始动手的指示,其实他真的不想这样,但没办法把柄被侯龙涛抓住了,他现在要做的是激怒秦雨生,让他愤怒出手失手杀人,当然死的人是刀疤的小弟。

    看到刀疤的眼sè,黄毛上前一把夏诗韵推倒在地,接着抓住囡囡的衣领转就走。

    “小妈妈,小妈妈,呜呜…爸爸,爸爸快回来打坏人。”囡囡哭喊着小手向前胡乱的抓着,可什么都没有抓住,看着离她越来越远的夏诗韵她愈加惊恐。

    囡囡惊恐的眼神望着站的远远的看闹的人,她心里很失望,她小小的心灵里面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这么多人不帮自己,不打坏人了。

    “把囡囡还给我,你们这群混蛋。”夏诗韵爬了起来,不顾自己的弱势向红毛扑去。

    刀疤眉头一皱,道:“刚子拦住她。”

    刚子应了一声挡住夏诗韵,夏诗韵见人挡住了她,疯了般的对着刚子撕打起来,刚子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往脸是一抹手上有点点血迹,知道自己被抓伤了,他平时就很得意自己脸长的帅,此时被抓伤了,他怒从心中来,扬起巴掌,眼看就要落夏诗韵脸上时,刚子只感觉到手腕好似被铁钳夹住吧,不能动分毫。

    秦雨生一脸yīn沉的看着刚子,把夏诗韵拉到前心疼的替她擦着眼泪道:“诗韵姐,不要哭了,囡囡会没事的了,有我在,你先站远一点。”

    等夏诗韵退远了后,秦雨生淡淡的看了一眼刀疤,就是这平常的一眼,让刀疤感觉到呼吸都凝固,全发寒,接着秦雨生离地而起果断的出腿,他的腿就像鞭斧,势大力沉,犀利无比,攻击力十足一击而中。

    “拍”的一声刀疤腾空飞起在半空中吐了一口血,人事不省的趴在地上。这还是秦雨生出腿时无意中憋见了三楼阳台上yīn笑的侯龙涛,他一下就知道这是个局,所以他出腿的力量收回了一半,要不这时躺在地上刀疤肯定死的不能在死了。

    两分钟过后,刀疤带来的人全部趴在了地上,秦雨生冷冷的看了一眼围观的人,在看了一眼阳台上早以没有了人的阳台,心道:“刀疤,我虽然没有杀死你们,但你们这辈子都只能躺在上了。”

    要不是发现了侯龙涛,他有可能真的会因为愤怒失手杀人,虽然他识破了这个局,但为了囡囡以后的安全他还是对刀疤他们下了重手。

    两天后,湘江看守所,探望室里,秦雨生对着王诗诗说:“这次多谢王姐了,要不是你,我可能要在这里呆上两年而不是半年,只是我有点好奇,不知道王姐为什么要花那么大力气帮我。”

    看着眼前没有一点因为要在看守所呆半年而颓废的秦雨生,王诗诗在心里道:“为什么,因为你是我姐的儿子,我能不帮忙吗?”

    “呵呵,雨生,你是不是怀疑我有什么目的才帮你的呀,你放心吧我没有别的心思,纯粹……”

    想了想她接着道:“反正我是好意的,至于原因吧,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秦雨生听了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道:“那个,王姐,是我小人了,别见怪啊!”

    王诗诗妩媚的白了一眼秦雨生,笑的道:“好了,好了,我逗你玩的啦,我就先走了,下次来看你。”

    等王诗诗走了后,秦雨生一把抱起囡囡问着:“乖女儿,有没有想爸爸,有没有听你小妈妈的话呀!”

    “囡囡很乖,也很想爸爸,爸爸你为什么不回家了。”囡囡抱着他的脖子亲昵的说。

    “爸爸在这里读书了,在过几个月就可以回家了,这段rì子你要听小妈妈的话哦,不要调皮。”秦雨生怜惜摸着小丫头的脑瓜。

    ……………

    中海市王家别墅里,叶美玲一个人在房间里面静静的想着,神sè变幻个不停,“爸爸妈妈说的对,我不应该在和秦雨生搭档下去了,他现在在坐牢,如果最后决赛上我成了最佳歌手,肯定会首到关注,到时秦雨生坐牢的事一暴露出来,对我的影响肯定很大。”

    在说了家里也一经支持我在娱乐圈发展了,凭借家里的优势我很快就会出头,已经不需要雨生了他不但帮不到我了,还有可能会成为我的负担,没比要为了他和家里闹翻。

    叶美玲想完在心里暗道:“雨生,不要怪我,我只想飞的更高更快一点,现在我也已经有一点名声了,不和你断掉关系会影响到我的。”

    ……………

    秦家别墅里,秦茹嫣对着老爷子道:“爸,求你了,雨生要在看守所里呆半年,你走走关系,把他弄出来好不,怎么说也是我们秦家唯一的孩子呀!”

    老爷子瞪着眼,胡须翘起,可看着这十几年越来越憔悴,这几天才稍稍有好转的女儿,眼神的不由柔和下来,柔声的责备道:“茹嫣呀,我知道你心疼儿子,我也心疼啊,这可是我唯一的孙子,可是你要想想我这也是为雨生好呀,刚开始我还以为他很成熟稳重,没想到别人稍微刺激他一下就成这样了,现在这还只是小事不让他好好明白思考一翻,将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哎…也好,让他多磨砺一下心xìng,免得以后还被人算计。”秦雨嫣皱着秀眉,接着又道:“爸,你说我过几天去湘江市让亲行不行呀!”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