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王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 )    很多的人为之侧头看着那长长的光芒四shè的条幅,心里不有些想不到这个神秘的人竟然还有粉丝的存在。

    知道的人大声吼着,亦有不少听过上面几首歌的女生尖叫,不知道的人听完刚刚的梦驼铃,也想想听听这个神秘人的其它歌曲,是否也是经典的想法中起哄着。

    一时间台下尖叫声,掌声呼唤声四起,主持人看着被她带起来的气氛也是激动的说:“既然大家都这么的期待,那么我们就有请湘大影视学院音乐系的新生,神秘的作词作曲人――秦雨生。”

    听的主持人的介绍,台下有很多不知道秦雨生的人纷纷好奇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也有些人好奇他这次还是不原创。

    一条休闲裤,一件白sè衬衫,一条黑sè休闲领带,一头黑sè碎发,鼻梁上挂着一大大的眼镜框的秦雨生出现在舞台中,这一装扮显的有些学生之气,这是他为他将演唱的歌而特意穿的。

    看着比上一次典礼多了好几万人的台下,又看了一眼那绚丽的条幅,他心里一阵的享受和惊喜,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粉丝了,虽然不多,但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大大的惊喜了。就算是为了眼前支持自己的人自己也要努力,不但不能让他们失望,而且还要让他们骄傲。

    秦雨生的出现,让支持他的十几个男女粉丝很是激动的摇动了一翻条幅,当秦雨生看着他们并朝他们点头时,其中有几个粉丝兴奋的跳着叫着:“雨声看到我们了,朝我们点头了。”

    夏诗韵抱着囡囡看着舞台中的秦雨生,心里暗道:“他的气质比上一次又不同了,范儿更甚当初,亦不复当初上台时的青涩了,雨生加油吧!我和囡囡相信你是最棒的。”

    “哼,那个人原来就是你,秦雨生我记住你了,希望你还能这么得瑟下去,大赛上我要让你败的一无所有,让美玲知道他选择你做搭档是多么大的一个错误,我要让你知道人外有人,一山还有一山高,虽然你做的几首歌确实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比起我你还差得远,在我面前你什么都不是。”侯龙涛眼里一丝yīn沉和一丝不屑一闪而过。

    赵天塑看着台上的秦雨生眼里一丝苦楚一闪而过,他上台的待遇可比秦雨生差了很多,想想当初在二高时自己对他的鄙视,赵天塑脸上就一阵红一阵青,接着紧紧的握住拳头,眼睛死死的盯住台上的影道:“现在我虽然处在下风,但未来的一切不可预知,我会有把你踩在脚下的一天,这一天不会太久了。”

    “爸爸,是爸爸出来了,囡囡好高兴,爸爸加油哦。”小丫头在夏诗韵怀里握着小拳头飞舞着说。

    “美玲,这就是秦雨生吗?很帅气的嘛。”

    小雪看着台上那个有如自己哥哥般的人心里祝福的说:“五哥哥加油。”

    台下众人看着出现的秦雨生出现顿时有点小sāo乱,一时间议论声声,“这就秦雨生也不见他有三头六臂呀!”

    “也不怎么样啊。”

    “不知道这次他会唱什么歌曲,希望是他的原创,还要是经典。”

    台上的秦雨生朝着王氏四个兄弟看了一下,问他们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看到他们点头回应,秦雨生背起吉他来到他的御用乐队zhōng yāng,沉默了下道:“在我演唱之前我先介绍一些我边的这个乐队,他们的名字叫秦氏乐队,是我以后生涯中的御用乐队,也是我的兄弟。”

    台下顿时哗声一片,顿了顿等下面的议论声平息下去后,秦雨生接着道:“下面我为大家带来的是一首我原创的歌曲,它就是‘单歌’喜欢大家喜欢,这首歌我献给天下所有单的人,希望你们早rì结束你们的单rì子。”

    秦雨生朝着乐队一点头,挥手弹起吉他,接着便是乐队这边的主音吉他声和鼓声相继并起。

    抓不住的我,总是眼睁睁看它溜走,世界上幸福的人到处有,为何不能算我一个。

    为了孤军奋斗,早就吃够了的苦,在中失落的人到处有,而我只是其中一个。

    ………………

    独特的声音,简单的歌词,简单的曲调,演奏成不平凡的歌曲,伤心的歌曲,一些还是单的人听了眼睛红红的,感同受,不是单的人听了亦有些伤痛,更加珍惜眼前的另一半来。

    ………………

    找一个最的深的想的亲的人,来告别单。一个多的痴的绝的无的人,来给我伤痕。

    孤单的人那么多快乐的没有几个,不要过了错过了留下了单的我,独自唱歌。

    ………………

    唱着,唱着秦雨生眼睛里泪水若影若现,想到了前世的晚上他唱着这首单歌,以祭奠他逝去的

    ………………

    找一个最的深的想的亲的人,来告别单

    ,一个多的痴的绝的无的人,来给我伤痕……

    这首真心的痴心的伤心的,单歌谁与我来,合。

    ………

    唱到最后秦雨生一下跳起,接着便是双膝跪落在地上,当唱到最后一个合字时他手里吉他声不停,体后仰,以头仰望天空的姿势结束了他的演唱。

    一曲伤心的歌曲结束,台下万万观众纷纷站了起来,掌声如cháo,“这个秦雨生太有才了,又是一首不可多得经典啊,我决定了要做他的粉丝。”

    “小韵韵呀!这就是你说的秦雨生吗?确实不错,你那天说他写了本武侠小说‘昆仑’我去看了一下,写的好的,相对于乐坛来说,我更加愿意看到他在这方面的成就。”一老者淡淡的说。

    “爷爷,你真是个老古董了,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啊,你还这样。”夏诗韵白了一眼老者埋怨的说。

    夏老看着眼前抱着囡囡的宝贝孙女,记忆顿时倒退那一年,有一个流着鼻涕扎着一对羊角辫的小女孩死死的揪住自己的衣角:“爷爷你不带韵韵去玩,韵韵就不让你走。”回过神的夏老呵呵的一笑,宠溺的摸了摸夏诗韵的头,眼中的慈祥之sè更甚。

    此时舞台上突然一黑,台下的人心中一紧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但就在他们担心之际,从漆黑的舞台处传了秦雨生的声音,“台下有多少是来自东方明珠――香江的朋友。”

    台下万万的观众一愣,有的不知道秦雨生说的是什么,纷纷问起边懂粤语的人,左边的看台上一群靓男美女相视了一眼,接着就是大喜,望着一片黑暗的舞台他们心里激动的想,他不会是要唱粤语歌曲吧,其他的方来自香江的朋友同样纷纷这样想着。

    “很好,没想到来自香江的朋友们有这么多,这一首歌是我原创的粤语歌曲,我以此曲向伴随我长大的粤语歌曲致敬,同时将这一首歌送给来自香江的朋友们和喜欢粤语歌曲的人,这一首歌,他叫做‘开心的马骝。”

    话一落,舞台一阵灯光闪烁,在不断变换颜sè的七彩灯光下,上白sè衬衫披着,露出里面黑sè背心的秦雨生戴着一顶插着凤翎的黑sè帽子,低着头,双手下垂,一动也不动,好似雕像一般。

    突然一阵激高昂的欢快音乐声响起,一动不动雕像般的秦雨生,用力头一抬,手一指台下,右手捂着耳朵大吼一声。开口唱了起来。

    紫sè夹杂灰sè衬衣t恤橙雨楼,思想放任衣衫更是不须多扣钮。

    衫松裤大胶表带著拉绳的布袋,街边跳动开心快活七彩的马骝。

    唱到这里秦雨生扯了一白sè衬衫,在舞台上疯狂的跑了起来,接着一下跳到舞台边缘区来了一个空翻。

    夜街穿插左右,我烈烈痛痛快快,似喝醉了酒……

    十支著上七彩雨楼的湿水马骝,夜里在尖东去追,刺激快感受。

    ………

    “朋友们是不是很痛快,跟着我一起动起来吧!”

    激的音乐,欢快的节奏,台下的观众纷纷随着音乐体不规则的摆动了起来,甚至有十多个同学受到音乐和快乐的刺激一起跳上舞台,跟在秦雨生后面跳了起来。

    台上的秦雨生等人疯狂了,秦氏乐队的王氏兄弟几个金属狂人更是夸张的随着节奏扭动敲打起他们的乐器,台下的人沸腾着,疯狂着,他们的动作千奇百怪。

    王诗诗看着前疯狂的人群,在看了一眼台上激四shè,光芒闪耀的秦雨生心道,他已经有了成为王者的潜质,没有人可以打压他,因为他没有别的歌手的限制,只因他本就是一个天才般的作词作曲人。

    ……

    站在路上一起再多饮光几罐酒。

    唱完,秦雨生疯狂的一震,手上的衬衫成了碎片,飘落在空中。他的动作让台下疯狂的尖叫,一些人学着他的动作,可是怎么也震不成碎片,但他们却不顾这些,纷纷把手中的衣服,帽子,等等抛向天空。这是何等的疯狂。

    校领导看着疯狂的场面,有点苦笑不得,心想是不是平时太过压制他们了,无奈的摇了摇头,相视苦笑不已。不少外界人士更是咂舌不已。

    六七分钟后才平息的人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熟悉的朋友,平时显得冷静,端庄等等气质的他们也会有如此疯狂的时候,在看看自己,不都开心的大笑起来。

    疯狂的歌曲,疯狂的五分钟,疯狂的乐队,疯狂的秦雨生,疯狂的观众,让人们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疯狂,让他们在疯狂的同时又听到了一首经典粤语歌曲的诞生。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