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自古离别总是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花花开少 书名:文化大师
    ( )    与声势浩大的体育馆内相比,后台里却是静悄悄的,就算是有点声响也是上台即将演出的同学的因为从此即将天各一方的无奈述说。这时后台的们被打开,从中走出一群各式的男男女女,这群男女有高大帅气,有靓丽,也有长相平凡的,穿着普通的,虽然这些都不同,但有一点却是一样,每一个人的脸sè都挂着淡淡的悲伤。

    进来的男女一进来便和里面的同学述说起来,述说她们新的学校,新的同学,新的生活,不时还会发出阵阵笑声,只是笑声中始终透着对,离开熟悉的人,熟悉的环境,奔向未知生活的向往和惶恐不安,亦有也许从今天过后就在也不会有见面的一天的忧伤。

    “耗子,以前多有得罪,对不起了。”

    一个有点胖胖的同学眼睛真诚的对着瘦小的人说。

    “该死的胖蚊子,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耗子,看我不揍你。”说完便扑上去两人扭打在一起,最后两个大男人抱头痛哭起来。

    亦有一群女孩默然无语,只是相互的替对方摸着掉了线似的珠子。

    “师傅,我…我…我…”

    一个有点小帅的同学来到一女孩前,连话都说不出来,女孩张开双手紧紧的抱住他柔声的说:“蟋蟀,你不要说,师傅知道,以后记得要大方一点,不要太腼腆了,出门要记得带钥匙和钱包,要记得…要记得……”女孩呜咽着。

    秦雨生在角落看着眼前的一切,记忆的闸门猛然打开,这一副副场景和记忆中熟悉中带点陌生的场景交织起来,目光中有怀念、思念和陶醉,最后把眼光停在那对说不出话的男女面前,会心的一笑,他知道这和无关,却同样的珍贵。

    秦雨生就这样默默的坐在角落,看着这一副副场景,心里一点都不怪同学们把他给遗忘,因为这具体的原主人是一个有点自卑的人,自卑的人都很敏感,敏感到常常误会他人,自卑是一把双利刃,伤人伤己。

    就在他默默的思绪着的时候,校花兼班花的任芊芊带着一大群同学猛然的一把抬起秦雨生向天空抛去,初时他一惊,接着便是一愣,然后释然一笑,在一上一下中,他的心也跟着一上一下的起伏着,心里淌过一种绪,这种绪叫感动。

    这一幕刚好被进来叫自己的学生准备好的夏诗韵撞见,她没有豁然去打扰就这么抱着囡囡悄悄的看着,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同时在心里涌出一股欣慰的清泉。神中亦有一点点的骄傲,因为眼前的一群真心流露的人儿呀就是她的学生。

    脚踏实地后,秦雨生看着围绕着他的同学们,清澈的眼睛仔仔细细的从一张张熟悉中带点陌生的脸,猛然的一鞠躬说:“谢谢你们,你们是我一生中美好的记忆和财富。”

    当秦雨生和他们一一拥抱过后,夏诗韵才抱着囡囡出现,擦了擦眼睛说:“你们是我的第一批学生,也是让我最骄傲,最感xìng的学生,好了就这样吧,没有节目的同学去观众席吧,有节目的同学准备好,马上要开始了。”

    同学们一一出去了,只剩下有节目的同学,这时囡囡才挣脱出夏诗韵的怀抱,张开双手说:“爸爸,囡囡要抱抱。”

    对于秦雨生有女儿的事,同学们都见怪不怪了,这时台上讲话的最后一个领导也说完了,主持人上台说:“下面有请零四届八十班张浩同学上台表演,大家掌声鼓励一下。”

    张浩就是刚刚叫耗子的家伙,背着吉他出了后台,不一会儿特有的吉他声便响起来,耗子沙哑的声音配合吉他声很是伤感,尤其是还是这首这个世界刚刚流行起来的校园歌曲《同窗》,台下的人都静静的听着,沉醉着,连秦雨生也不例外。

    后台其他班区内,一个公子哥摸样的人,对着另一人说:“这张浩唱的确实不错,就是不知道,那个叫秦雨生的人是谁呀,竟然上台就是两首歌曲,凭什么呀。”

    “这是内幕,借今天这个舞台想出名的人每届都有。”有一人酸酸的道。

    “好了你们别在那说了,就算他唱十首又怎么样,我只一首就可以了。”这个说话的人是一很帅气的人,也是二高公认的四大才子之一的赵天朔,他的话语有对秦雨生浓浓的鄙视和对自己的自信。

    这一切秦雨生都不知道,一段时间过后,主持人高声道:“下面有请我们二高的四大才子之一的赵天塑上台。”

    主持人话一落,台下就尖叫声响起,从此就可以看出赵天塑在二中的影响力非同小可,不可否认,赵天塑是一个才子,他的演唱技巧,对乐器的理解和表演的范儿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了的,不久的将来,也许他就是一个娱乐界的新星。秦雨生暗中评价了一下。

    就在他暗中评价的时候,夏诗韵走过来告诉他做好准备,下一个就是他了,当赵天塑表演完,台下尖叫声,鼓掌声,连成一片,久久才静下来。

    主持人上台后,看着台下的众人,有些伤感的说道:“自古离别总是伤,下面有请八十班秦雨生同学为我们带来一首他自创的歌曲《再见》。”

    主持人话一落,台下立马嘘声一片,有不消的,有鄙视的,但就是没有认同的,台下的观众认为这首叫《再见》的歌肯定不怎么样,纷纷交谈起来,对上台表演了的学生评论起那个有有才华,那个范儿好。

    赵天塑有些意外的自言自语:“呵呵,有点意思呀,只是未免……”

    夏诗韵刚想接过囡囡,但小丫头说什么也不撒手,把自己的小体紧紧的藏在秦雨生的膛,秦雨生对着无可奈何的夏诗韵说:“算了吧,夏老师,我就带着囡囡上台表演好了。”

    囡囡听了立马雀跃起来,丫头的动作看在夏诗韵眼里只能点点头道:“随你好了。”

    秦雨生抱着囡囡,缓缓的来到舞台中,坐在架鼓中心的凳子上,让小丫头站在旁边,看着台下上万的人,和他们发出的唏嘘声,不免有点紧张,回过头看了一下囡囡,小丫头回了个笑脸,给了他不少信心,当他拿起鼓棒的时候,心灵瞬间出现悸动,前世就是为了卖架鼓和一本小说被车撞了而重生的。

    深深的呼吸了口气,对着校园的乐队点了点头,默默的数了一下,一脚踩在大鼓踏板上鼓声和吉他声同时响起,不分先后。

    音乐一想起台下的人就是一愣,接着便是惊讶起来。

    我怕我没有机会

    跟你说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要离开

    熟悉的地方的你

    要分离

    我眼泪就掉下去

    突然台下轰然般的惊呼声四起,接着便是静静的听起来。

    秦雨生对这些都不曾发觉,他此刻沉醉在歌词当,思绪来到了地球那一年姐姐教他唱刚出不久的同桌的你,毕业时的哭,笑,悲,闹,亦有老班拍他肩膀要他努力,亦有小时候他病了背着他走了十几里的高大背影,亦有第一次外出时偷偷摸眼泪的母亲,还有记忆中的那个女孩是否过的还好,这些故事和熟悉的人他今生都没有机会在见。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会珍惜你给的思恋

    这些rì子在我心中

    永远都不会抹去

    唱道这的时候秦雨生的感全部流露了出来,他的声音清灵而洞穿力十足,加上顷演唱,使他的歌声中也带着悲痛,伤感起来,感染了台下上万的观众。

    我不能答应你

    我是否会再回来

    不回头

    不回头的走下去

    我怕我没有机会

    跟你说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台下一个座位上,一成功女士,捂住嘴,漂亮的眼睛里有滴滴伤感淌过,她从歌声中看到了她去世的父亲,看到了离别时的恋人,看到了……

    临近分别的同学更是抱头相互安慰起来,一曲结束后台下掌声四起,只是这掌声中夹着泪花和呜咽声。

    秦雨生闭上眼,对着脑海中的一个个熟悉的人道了声别,告诉他们自己过的很好,会时常想起他们,当他挣开眼看着台下感流露的人,听着他们的掌声,心道:“只有有感的歌声才是最好的歌,我想我开始喜欢这个舞台了,喜欢人们为我欢呼,喜欢音乐中的感动,开心,幸福,伤感,喜欢和人们一起分享我心中的歌。”

    在掌声中,秦雨生抱起囡囡对着台下鞠躬说了声谢谢,当他准备下台时,刚刚的成功女士从她主持人的表妹手中接个话筒叫出了他,然后对着台下说:“冒昧登台打扰大家了,我想和秦同学说几句话,请大家见谅。”

    走到秦雨生面前,看着眼前穿着朴素的青年,刚刚她打听了一下秦雨生的过往,知道他过的并不好,收拾心成功女士顿了顿说:“希望以后还可以听到你的歌,你的歌让人感动,不要因为生活艰辛而放弃了你的天赋。”说完便悄然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文化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