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压在身下

    虽然已经六年过去,可时间似乎特别优待这个小丫头,他在她的脸上几乎找不到岁月流逝的痕迹,她还是十八岁的模样。

    一如六年前的那一夜,他最深的记忆就是她的脸颊上那两个若隐若现的小小梨涡。现在他的头脑清醒,眼神清明,看她的小梨涡,只觉得非常俏可

    他的心底忽然涌起一股奇怪的冲动——他想要像那一夜一样,把她压在下,细细品尝她上的每一寸肌肤。

    想要吻那一对可的小小梨涡,看它们是不是表现出来的那样甜美。

    她水润粉嫩的双唇微微嘟着,也是非常美味的样子,好像在引人上去品尝似的。

    虽然不想承认,可这样再次相见的场面,他似乎已经在脑海里反复想了六年。

    任展扬忽地扯了扯薄唇,露出一点淡淡的笑:“找你……”他徐徐抬手,中指和食指之间夹着一张薄薄的长方形纸片,他上前倾,把那张纸放在了空无一物的办公桌上。

    “我想,我该告诉你,你需要付出的报酬,这一点远远不够。”

    话已经说的很明白,这张薄薄的纸片竟然是叶箫染六年前那夜之后付给他的支票!

    而他话里的意思竟然是觉得叶箫染的报酬给的不够,所以他才会找她,一找就是六年。

    叶箫染一怔,旋即鼓了鼓腮,疑惑地磨蹭着往办公桌那边走去。她一面走一面在拼命回想,自己这辈子就干了这么一件这样的事,所以记得很清楚。那晚之后她拿出支票,还有点莫名的心虚和不好意思,就特意多填了几个零。

    如果她没有记错,那张支票上的零至少有六个吧?!

    这家伙是谁啊他?价这么高?

    她支票上那些钱买下一个当红牛郎都足够了,也许还绰绰有余呢。只“用”了他一夜而已,给了这么多钱他竟然还嫌少?!

    叶箫染在任展扬的目光注视下,终于蹭到了办公桌前,伸手把支票拿在手里一看,瞬间瞠大了眸子:“我没记错嘛!”她脱口道。

    支票上的确有六个零没错,可是这样这家伙为什么还不满意?

重要声明:小说《与黑道总裁同眠:偷心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