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自作多情

    叶箫染不露出被狗咬了的表,很嫌恶地说:“拜托不要自作多好不好?你知不知道这样真的很恶心?”

    这几年叶箫染只要见到许以西都是这样的表这样的话,他已经有些习惯了,闻言直接无视掉,继续笑得很风流倜傥地说:“那染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箫伯伯可没有在这里,据我所知,如非必要,你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里。我们见面那次,也是因为箫伯伯着你才肯来的不是吗?而且也就那么一次而已,后来我让你做我的女伴来这样的酒会,你可是一次也没有答应。”

    说着说着,想到两人交往的时候那些事,许以西的语气里竟然不自地带上几分感慨。

    “够了没有?!”叶箫染一下子从地上蹦起来,俯视着还蹲在原地的许以西,很不客气地说,“我看到你就倒胃口!美食都变得索然无味了,哼,我走了,你该干嘛干嘛去,把今晚见到我的事给忘了,知道吗?”

    说完不等许以西回答,端着托盘转迅速消失在人群之中。

    感觉不到那道灼人的视线之后,叶箫染哼了一声:“到哪儿都能见到他,魂不散!”

    她当初怎么就想不开,找了他当男朋友呢。

    可是当初跟着老爸在那个无聊的酒会上,遇到那样一个风度翩翩,英俊绅士的男人,后来又在他的烈追求攻势之下,她根本没办法思考,就那样糊里糊涂地答应了啊。

    现在怎么想怎么后悔,要是早知道有这一天,当初不管老爸得再紧,怎么说她也不会去那个酒会的。

    唉,这就叫孽缘!

    叶箫染飞速把托盘里的东西吃光光,找到了今晚带她进来的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笑嘻嘻地把手伸进他的手臂里,小声叫了一句:“刘大哥。”

    刘大哥也小声回了一句:“箫染,你吃饱了?找到喜欢的那个人没有?我看今天场中的年轻的帅哥可不少,你喜欢的是哪个啊?”语带调侃。

    叶箫染没想到被他给看到了,不“啊”了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与黑道总裁同眠:偷心小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