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原来是他

    “卿卿,你听我说。.虾米文学 你的血跟宁姨的不符,我爸说只能维持她一天的命,如果再没有血,他们也无能为力,叫我们……”苏恒的声音也哽咽了,“做好处理后世的准备。”

    宁卿只听到自己无法救母亲,整个子就有些摇晃,苏恒及时扶住她,担忧地望着,宁卿靠在他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是她女儿,为什么我的血不能救她!”为什么!她以为她来了,母亲就有救了!

    “卿卿!你不要激动!母女血型不同这是很正常的!因为你上还有父亲的血!”苏恒说到父亲两字就立马住嘴,知道这是宁卿的忌。

    苏恒很小就知道宁卿只有相依为命的母亲,并没有父亲。.

    宁卿一个人坐在医院门口整整一晚上不吃不喝也不肯睡,苏恒通过自己的人际网不断地向外界寻求帮助,希望能找到同一血型的人。【虾米文学

    而苏院长也不停地催促大城市医院急速调血,只是大城医院只能保证两天后一定送达,宁卿几乎绝望了。

    “卿卿!卿卿!”苏恒拿着电话激动地跑出来。

    宁卿见他的样子几乎下意识地问:“是找到了吗?是有人跟我妈妈的血一样吗?”

    看到苏恒点头,宁卿的心脏都快跳出来。

    “他在哪!我去!我去求他!”宁卿激动地问。

    “我也不知道是谁,总之地址拿到了!我们现在就过去!不需要多少血还可以救人一命,对方肯定愿意!卿卿,你妈妈有救了!”苏恒拉起宁卿的手就往停车库走,他是真心地高兴。

    “真的吗!阿恒!我妈妈有救了!阿恒!”宁卿也同样高兴地回握住他,激动地跟着苏恒一遍遍叫他的名字,好像只有这样她的心才会稍稍舒坦。

    这不让苏恒想起小时候,他们一起上学的子,每天他牵着她去学校,放学后如果不下雨他又会牵着她回家,遇到下雨天他和她一起在学校门口等,不是宁姨来接他们,就是父亲来接。

    他们几乎每天都黏在一起,当时父亲还开玩笑问他:“恒儿,你和卿丫头每天黏在一起,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他那时候不明白什么叫看上,只知道他不想让别人欺负她,潜意识的,他只是想保护她。直到她和沥辰走在一起,他以为那是她想要的归宿,所以才在他们闹别扭时极力撮合。

    在车内的一个小时绝对是宁卿最难捱的时候,按照苏恒朋友给的地址,他们很快找到了地方。站在门口,宁卿和苏恒都给对方整理了一下衣着才摁了门铃,只是很久都没有人回应。

    宁卿的心每分每秒都在下沉,如果主人不在,又该怎么办?好不容易拿到的号码也是没人接的。

    直到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门从里面被狠狠推开,是很不耐烦的声音,“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

    看到眼前的人,宁卿和苏恒都愣住了,几乎异口同声地叫:“沥辰!”

    这里绝对不是沥辰的府邸,更加不是沥氏的产业!宁卿和苏恒都非常确定!直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女声,宁卿才恍然。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坏总裁的临时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