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第七十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度君华 书名:神仙肉
    第七十八章:

    次一早,河蚌照旧睡到上三竿。容尘子一大早就被镇民请去瞧病,回来陪她吃了早饭。她穿了一玉白色的裙衫,领口开得太低,被容尘子揪回去又披了一条肩巾,这才许出门。

    凌霞镇的街道格外干净,道旁树又添新绿。容尘子与她并肩而行,清玄、清素背着包袱跟在后。晨曦将四个人的影子拉得斜斜长长,河蚌沿着青石板之间的缝隙跳格子:“知观,我们去哪呀?”

    容尘子语声温柔:“就到了。”

    转过两条小巷,渐渐地来到一间民房,河蚌歪着脑袋打量:“眼熟。”

    容尘子扣开房门,开门的是余柱生家女人,他们起得早,这会儿全家已经吃过早饭了。见到容尘子一行,余柱生慌得不知如何是好:“知观,您怎么来了?快快进屋坐。”

    容尘子也不过多寒喧,直接领着河蚌去了老余家的猪圈。老余家猪比人吃得早,这时候每头猪都在睡觉,只有最后一栏那头黑色的母猪槽里还剩下大半槽猪食。

    余家人不知道这头母猪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几天正在商量着将它卖给猪贩子。河蚌在栏前看了一阵,那头猪早已饿得奄奄一息,瘦得皮包骨头的上旧伤、新伤斑驳难辨。这时候它静静地趴在潮湿的稻草上,甚至不像是活物。

    河蚌终于想起来这个地方为什么眼熟了。

    “刘沁芳。”她轻轻唤出这个名字,言语之间猫儿一样的温柔无害,似乎只是旧人道旁相遇,懒懒地打了个招呼而已。那头猪却猛然颤抖起来,它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站起来,寻声狂奔而至,已经被皱纹遮盖一半的眼睛里泪水滚滚而下。

    河蚌伸出手想摸摸那头猪,又嫌它脏,最后她握着清玄的手去摸了摸猪头:“你还在这里啊。”

    那头猪抖得像一片落叶,它不敢躲开清玄的手,又不敢靠近河蚌再惹她不悦,只能站定,一味流泪。

    河蚌抬头环顾了四周一圈,也叹了口气:“这里……多少是简陋了一点,千金小姐住不惯,我也多少能理解。不过你再适应一下嘛,住住就习惯了的。”

    圈里的猪哪里听得这话,但出乎众人意料,它居然跪在了河蚌面前。一头猪下跪,姿势多少有点怪,但没有人笑得出来,它眼中流出了两行血泪。

    河蚌这才懒洋洋地道:“淳于临没了之后,我边一直没有人照顾,也着实很不习惯。我想找一个乖一点、机灵一点的仆人,只是刘小姐千金之躯,怕是干不了伺候人的活。”

    圈中的猪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它拼命冲到河蚌面前,一个劲儿低号。河蚌歪着头听了一阵,最后她也不知从哪掏出个海螺,右手一掐诀,但见那头猪上散出十点星星般的光点,渐渐没入海螺之中。容尘子这才牵了她,临走时也安抚了老余家一番,赔了人家十一头小猪的钱。

    回到别馆,河蚌破天荒地没有睡觉。她将自己壳里所剩不多的宝贝都倒了出来。裁玉为骨,以水为肌,做了个少女的子。容尘子在旁边看得啼笑皆非——倒也难得见她这般细致。

    河蚌将刘沁芳的魂魄揉进这副子里,但她也是有言在先的:“今开始,你我关系便是主仆,为期五百年,五百年之内,你叫玉骨。我可没有义务白救你的,所以后若是我不满意,你哪来的还回哪去。”

    这时候的刘沁芳哪还有当初刘家小姐的偏执矜持?她跪伏在河蚌面前,子瑟瑟发抖,四肢尚不能协调,着急之下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

    河蚌已经开始布置任务了:“清点好我的随物品,做一个下人应该做的一切。给你半天时间适应现在的体。”

    刘沁芳站了几次都没站起来,还是清玄看她可怜,略扶了一把。她站起便跌跌撞撞往外走,容尘子摇头叹气:“她毕竟还是个孩子,你多容忍些。”

    河蚌裁了半天玉,也真是累了,她伸伸懒腰瞪大圆圆的眼睛:“人家也是孩子,又不见你容忍人家!!”

    容尘子:“……”

    事实上,刘沁芳……也就是现在的玉骨并没有等到第二天再履行她的职责。她用了一个时辰来适应自己的体,那个河蚌的话她不敢不信,她真的害怕再回到那段恐怖绝望的时间里去。

    下午她便将河蚌的衣物、玩具俱都分门别类地整理好。河蚌虽然懒,却干净。当天的衣服一定要好好清洗,尤其是衣物上不能装饰太硬的东西。其次是要有一手好厨艺,能做很多好吃的,要讨她欢心便容易许多。

    玉骨小心翼翼地向清玄、清素讨教河蚌的生活习

    时间是最锋利的刻刀,总是无声息地磨平世上最尖锐的棱角。

    接下来几,是凌霞镇的祈福法会。为了庆贺新生,除了高道论经**,镇长还组织了许多民间的娱乐项目,比如口碎大石、喉头折钢纤、空口吞碳火等等。自然也不乏许多卖金刚大力丸的家伙凑个乐子。场面一时间闹非凡。

    晚上,河蚌正吃着玉骨做的烤鱿鱼,突然有几个道宗打扮的人进了别馆。这群人个个衣着严整、容色肃然,还有个老头连胡子都白了,看起来定是道宗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们见到河蚌也是一怔,还是清玄迎了出去:“于琰真人,您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正一道的于琰真人,他在道宗地位尊崇,如今突然出现,想必也是出了大事了。于琰真人打量了河蚌一番,不由皱了眉头:“汝师何在?”

    清玄急将诸人让入厅中落座,自有仆人奉茶。他恭敬地侍立于旁:“回真人话,家师近主持凌霞镇的祈福法会,这会儿正在沐浴更衣。”

    于琰真人略略点头,他与容尘子的师父紫心道长乃八拜之交,是以对容尘子也是长者之态。此时语声便不掩责备之意:“既是主持法会,如何还带女眷?”

    清玄满头大汗,暗道师父也不想带啊,但是不带不让走哇……

    容尘子听闻于琰真人前来,自然也急忙整衣过来。于琰真人见着他,自然又是一番训教:“你本就是个稳重的,如今行事却越来越荒唐。你不畏人言,也不为清虚观和紫心老友的留几分颜面么?”

    容尘子自然知道他所指何事,还未答言,那边河蚌不乐意了:“你这个老道士好没道理!!如何带女眷出行就是荒唐事了?”她可不管什么辈分、尊卑,当场就要于琰真人好看,“你也是女人生的,却看不起女人,出家了就可以不孝了吗?”

    于琰真人何尝被人这般顶撞过,还是当着道宗诸人的面,他顿时面色铁青。可是河蚌的话才起了个头:“那个什么经里面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什么狗’,既然我们都是那什么狗,你这个什么狗,凭什么看不起我这个什么狗?”

    于琰真人气得须发皆张,容尘子赶紧低喝:“休要再言!”

    河蚌这才悻悻地坐回去,重新吃烤鱿鱼。容尘子亲自给于琰真人斟茶:“乡野小妖少不更事,真人万莫见怪。”

    于琰真人也不能真同一个女妖置气,他喝了一口茶,冷哼了声:“长岗山之北不过数里的大风坡最近失踪了不少村女,我观气象,恐有妖物借昔鸣蛇之邪气成了气候。为免再祸乱世间,这才带人匆匆赶往。你既在此,便随我同去。希望不是鸣蛇复生。道宗近年人才凋零,我实在不愿再因一时轻敌折损同仁。”

    容尘子自然无二话,当下就令清玄收拾了东西,准备同于琰真人出发。

    河蚌蹦蹦跳跳地跟在他后,也同去。道宗的人虽多次听闻容尘子这个鼎器,然见过的着实不多。这会儿见她果如传闻般滴,不由多打量了几眼。

    容尘子微侧略挡了众人视线,低声道:“这次你不去了,乖乖地留在这里。我很快就回来。”

    河蚌一听就不干了:“人家就要去,就要去!!”

    后诸人哪里见过这般奇景,忍不住地笑。容尘子低声跟她解释:“若此妖物吸食女子精魄,场面必然不堪。你一个女儿家去作甚?”

    河蚌又哪里是个讲理的,一看容尘子是真不打算带她了,她抱着容尘子的胳膊,眼泪立马就在眼眶里打转了:“人家就去,就去!”

    容尘子有理说不清,看看周围诸人的神色,他清咳一声:“好吧,那回房换衣服吧。”河蚌这才开心了,欢呼一声便回了房间。容尘子紧随其后,不顾于琰真人的脸色,轻声道:“烦请诸位稍等片刻。”

    清玄自然又上了些点心略略招待。

    回到房间,玉骨正在给河蚌洗手。容尘子略略施了个眼色,她便躬退了下去。容尘子将门闩好,这才替河蚌洗脸擦手。河蚌还在盘算:“人家要穿什么衣服呢?我觉得这件就很好嘛。”

    “嗯。”容尘子吻吻她的额头,顺手将她抱到榻上,河蚌是个衣来伸手的,立刻就张开双臂任他宽衣解带。容尘子将她的衣裙放在一边,冷不防覆而上。纱帐垂落,遮住帐中风光。

    第一次河蚌还是比较享受的,第二次她就觉出中计,不由哭闹不休。容尘子前几学了些房中术的法门,这下子有了用武之地。三两下逗得她再度兴起,这才遂了愿。许久之后,容尘子整衣起,河蚌还带着哭音哼哼:“人家也要去。”

    容尘子系着衣上系带,语声温柔:“嗯,那起换衣服吧。”

    河蚌没有回应,容尘子穿戴整齐再俯去看,她已然睡熟了。那睡颜太过恬静美好,容尘子不由又吻了吻她的额头,轻叹一口气唤了玉骨进来照看。

    厅中于琰真人等待已久,但见那个河蚌没有跟来,大家还是都松了一口气。毕竟一群道宗之人同行,跟着个滴滴的女子总不像话。

    容尘子随同诸人一并到了大风坡,附近百姓听闻道宗高人除妖,俱都前来围观。大风坡别无他物,但见参天古树旁一片茂密的斑竹林,其竹高异常,根株肥厚。诸人都面色严肃:“看来是这丛斑竹作怪了。”容尘子开始布阵,于琰真人于旁边一根条石下发现一个洞口。弟子辈的道士也不用自家师父招呼就开始抡锄去挖。洞口初时不过碗口大,里面却越来越宽。外面围着的百姓又是好奇又是害怕,想上前不敢上前,想退后又舍不得退后。

    洞口居然还带拐弯,挖过转弯处,突然一股臭气薰得众人皆吐。容尘子和于琰真人俱都皱了眉——是尸臭。看来村里失踪的少女是凶多吉少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