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他不愿成为过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度君华 书名:神仙肉
    第七十五章:飘风终朝,骤雨终

    御香庭离凌霞镇已经有五十多里路了,容尘子也不急,给河蚌折了个小毛驴慢慢走。河蚌手里拿着十几串糖葫芦,一路东张西望,开心得不得了:“知观,你看那边有卖河蚌的!”

    那小驴走得稳便,容尘子也不怎么经管。他行到路边,看着桶里一堆吐着泡泡的河蚌,不知为何就心软了,停步将蚌连桶全买了,也无他话,找了个小河全放生了。回来时那河蚌还在吃糖葫芦,小毛驴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她嘴角沾着亮晶晶的糖渣,两颊鼓鼓的。夕阳晚照,风吹柳丝,平淡的风景莫名地就添了一抹亮色。

    前行不远,容尘子就遇到了一个他绝计不想看见的人,这个人从后面追了上来,紧盯着毛驴上的河蚌,语声中满是不可置信的惊疑:“盼盼?”

    河蚌回过头,就看见了江浩然。他着一袭淡金色的长袍,玉冠束发,一双手质如金玉。千余年,他也褪却了当年的稚嫩,有了一方之主的气势:“盼盼,真的是你?”

    河蚌又含了一粒山楂在嘴里,斜睨他。那小毛驴与容尘子本就心意相通,这时候倒是往后跳了两步避开他的禄山之爪。

    “江尊主,别来无恙?”容尘子神色疏淡,江浩然似乎这时候才注意到他,虽然百般不愿,却仍是先见了礼。河蚌有吃的也不着急,就坐在小毛驴上揪驴耳朵玩。江浩然也渐渐平复了绪,他看了容尘子一眼,正好对上容尘子的目光,他也有了计较:“此处不是个说话的地方,知观,我们且借一步说话。”

    容尘子如山岳,不卑不亢:“贫道同尊主无旧可叙,亦无话可说。尊主若无旁事,还请借过。”

    江浩然可没有龙王好打发,他对这只河蚌的习再清楚不过的。谁给吃的她就觉得谁最好,而容尘子虽然方正严厉,但对她也是真有义的,若是由着他养下去,后再想要回就难上加难了。心下一思忖,他便拦住了那头小毛驴:“知观,我与盼盼之间有点误会,您是出家人,便应修清虚之道、觅长生法门,这些凡尘俗事,您就不必掺和了吧?”

    小毛驴跳回容尘子后,容尘子将河蚌从驴背上抱下来,揽在怀里。河蚌在他怀里吃着糖葫芦,他伸手细细拭净她唇边的糖渣,沉默了很久方道:“出家也可以还俗。”

    江浩然微怔,连河蚌都目带惊诧,容尘子微微一笑,摸摸她的头:“只要下定决心,原没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你若要名分,我入世便是。”

    河蚌随即又低头吃果子,不说话。

    江浩然上前两步,容尘子一手格住他,二人寸步不让,就这般对恃。江浩然长年,又修的外家法门,脾气难免暴烈,这时候早已不耐:“知观这是要同本尊主动武吗?”

    容尘子右手握住背上宝剑,威怒不扬,神色淡然:“以你我份,本不应作意气之争,但若关乎于她,贫道绝不相让。江尊主若再上前一步,今只怕要血溅此处。”

    “好!很好!”江浩然怒极反笑,他双手交握,发出金属相击的声音,“本尊主倒要看看,今到底是谁血溅此处!”

    容尘子将河蚌放下,二人狭路相逢,毕竟时候不对。若河蚌长大了,子稳了,自然也会顾全大局,不让他们真刀真枪打起来。但如今河蚌智商如同七八岁幼童,正是贪玩的时候。她巴不得看闹,哪里想得到那么多。

    容尘子将她抱到小毛驴上,又从包袱里取了些果子给她,柔声安抚:“先垫垫肚子,马上就好。”

    河蚌吃着果子,又看了一眼江浩然。江浩然双手金光湛湛,眸中怒火熊熊:“不必担心,你死之后,我自会好好照顾盼盼。”

    容尘子并不理会,两个人都是有份的人,要比划也要选个像样的地方,总不能站在路中间。就近有一条溪流,人迹罕至,是个争风吃醋的好地方。小毛驴驼着河蚌站在柏树下,江浩然站在溪涧中央的一块岩石上,容尘子站在他对面,三月风抚面而过,夕阳渐沉,暮□临了。

    江浩然子火暴,自然是他先动手,容尘子凝神敛气,不过瞬间,他便平和如晚风。四下无人,江浩然便起了杀心。虽然容尘子是星宿转世,但如今他未归神位,也不过是个凡胎。而自己却至少总有千余年的道行,要杀他还不是易如反掌?

    真要说来,他与容尘子并无仇怨,但河蚌居然同容尘子有过肌肤之亲,他虽仍想将她带回江家,但说一点不介意却也是自欺欺人之言。他自出生便是江家指定的继承人,可谓一生顺遂,有些事难免耿耿于怀。这时候正逢良机,难免不愿错过。

    容尘子是道家仙师,江浩然乃武道翘楚,二人交手的场景可谓是百年难遇。暮色笼罩下的溪涧不时泛出金色的奇彩,江浩然一双手在浅淡的暮色中看来分外醒目,河蚌啃着糖葫芦,驼着她的小毛驴也不吃草,在树下呆呆地站着。她揪揪驴耳朵,也十分无聊:“你们谁赢了谁就带我去吃东西吗?”

    江浩然掌风如刃,搅乱一涧溪水,水珠散开来,断枝穿叶。听得河蚌言语,他语态森然:“容尘子,你若退让,尚有生理。”容尘子神色淡然,应对之间从容不迫。

    江浩然本就走刚猛一路,对上容尘子,渐渐竟如击中流光晚风。上次二人交手,他一直认为容尘子不过是趁他不备,侥幸得胜。这时候心中却渐渐冷凝,论消耗他尚未露頺势,但他是妖,千余年的道行,容尘子是道士,竟然也未施半点道法。他的乾坤袋悬在腰间,但他始终没有试图取过符咒。

    江浩然口上不言,心下却也不得不承认——所谓君子风范,便是如此了。

    他虽好胜,但也着实不算坏,这般想来,杀气便弱了。容尘子何许人,自然有所察觉,八卦拳法讲究借力打力,他气息均匀,几乎没有损耗。但他也不想同这个嘉陵江尊主两败俱伤,修道之人,所习法门本应贵生渡人、替天行道,用以争风吃醋实在不是修道者应行之事。但他立场坚决:“江尊主,贫道还是那句旧话,你我之间本无仇怨,但小何一事,绝无余地。如若尊主执意相阻,今你我只能在此一决高下,不死不休。”

    江浩然略微犹豫,容尘子轻一纵,已至河蚌边。河蚌只觉腰间一紧,已经到了容尘子怀里。他的道袍有些旧了,却格外妥贴,河蚌将脸贴在他口,他向江浩然点头示意,施腾云之法,转眼千里。

    晚上,在御香庭吃过佛跳墙,容尘子要了一间上房。掌柜的见出家人带着个俏的小姑娘,难免多看几眼。容尘子虽有窘色,但让他放河蚌独宿却是万万不能的,是以也就厚起脸皮不作理会了。

    河蚌本就体不好,如今玩了一天,也早就累了。她往榻上一趴,就一动不动地睡着了。这段时间她食物充沛,长得也快。如今已经如十三四岁的豆蔻少女,真也长有四尺了,再长几分,也就达到盛年了。她蜷在榻上,容尘子弯腰帮她脱了鞋子和罗袜。

    那双小脚又白又嫩,容尘子指端不由生出几许留恋。他反复把玩,那冰雕雪琢的玉足间一道红痕格外刺目,他反复摩挲,心中涟漪渐生——民间女子,十三四岁已可嫁作人妇,如今她应该也可……

    此念恰生,他又羞惭不已——她如今仙体未成,还只是个天真稚子,自己又岂可行此下作之事?

    他更衣上榻,在河蚌边躺下。河蚌咂了咂嘴,返依偎到他怀里,朦朦胧胧地叫了一声:“知观。”

    容尘子低低就了一声,初生的念都化作了绕指柔

    次一早,天还没亮,容尘子就带着河蚌回了清虚观。河蚌还在睡觉,容尘子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自己卧房的榻之上,遂领着弟子做早课。河蚌正睡得香,突然被人抱起,她只以为容尘子早课后返转,嘟嚷了几声又继续睡。来人抱着她一路前行,彼时正值旭阳初升,河蚌微微张壳便被金光刺得睁不开眼。

    她语声还带着睡意未尽的朦胧:“知观,我们要去哪?”

    抱着她的人也不答话,只是将一块荷叶喂进她的壳里,那又香又嫩,入口即化,余味中还带着荷叶的清香。河蚌便更不睁眼了,她吃完就张张壳,对方便会再喂她。她有吃,哪管人家脚步不停,若疾风。

    约有一刻,突然后一声怒喝,来人突然停了下来。河蚌张张壳,对方又给喂了一块,她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听容尘子语态盛怒:“江尊主,做出如此偷鸡摸狗之事,有失体面吧?”

    河蚌这才张壳望过去,只见那个抱着它的男人形高大、颚下美须如旧,不是江浩然是谁?她拱了一下,从他怀里爬出来,江浩然忙又喂了她一块。她吃着,暗暗猜测江浩然这次带了多少出来,真是太美味了!

    这样一想,她又想多呆一阵——反正容尘子会来救她的,她多呆一阵说不定还可以多吃几块呢!

    想法未毕,容尘子已然拔剑相向,江浩然几经思忖,这凌霞山本就是他的地盘,清虚观建观几代,护山大阵经代代加强,威力可想而知。若要强行动手,只怕也讨不得好去。只是河蚌……他低头看看那个还在嚼的河蚌,心中轻叹一声,终究是将她放在地上。

    见他已有去意,容尘子也就收了杀意,但此人一天不死心,只怕自己也将终防备警惕,难有宁。他怒视江浩然,江浩然冷哼一声,转走,只觉足下一沉。他低头,见那河蚌夹住他的裤腿,这货毫不客气:“剩下的呢,”她在他脚边撩来撩去,“你到底藏到哪儿去了……”

    观中诸小道士都捂着眼睛不忍再睹,容尘子一把将她扯过来,冷声吩咐弟子:“清玄,送客!”

    这事虽然就这么平息了,然容尘子心下始终不安定。叶甜自然明白他的心思,江家是世家,势力庞大不说,门下好手也多如过江之鲤。今江浩然被发现了,明呢?她迟疑许久,终还是忍不住劝容尘子:“如今……她也长好了,师哥莫若就同她……也让江浩然死了心。”

    她毕竟是个姑娘家,说这些话,已然面红耳赤了。容尘子也不好和她谈这些,但他还是有自己的顾虑,本来想让河蚌多玩一阵的,如今看来,她心始终不定,竟然任由江浩然抱着就跑。

    回到房里,河蚌在榻上夹绳编的蚱蜢,容尘子掐了个指诀将她化为人。她脑后斜扎着个花苞髻,俏粉嫩,如同水晶娃娃。如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望着容尘子,眸光潋滟。容尘子微抿薄唇,半晌似乎下定决心,缓缓褪去衣袍。河蚌还不解,往常容尘子做完早课只是陪她睡会,从不脱衣服的。

    容尘子只着中衣上得榻来,不由分说将她压在下。她睁着大大圆圆的眼睛,目光无邪。容尘子吻过她的额头,双手解开她腰间的蝴蝶扣,那子刚刚发育,如同五月枝头鲜嫩多汁的樱桃。容尘子喉头微咽,他本就是个方正古板的人,即使压抑许久、不释手,却终究不好多看。

    他褪了她的衣衫直奔主题,河蚌痛哼一声,伸手拦他:“知观,疼。”

    她还太小,也太紧,容尘子颈脖涨红,这时候他也收不住手,只能含糊道:“忍一下。”

    虽久未亲近,但此番仍耗时甚久。河蚌先前还叫痛,后面就不说话,银牙紧咬,眸子里全是将溢未溢的水光。容尘子有意延长了时间,她却一直未动,眉间眼底都是疼痛之色。约摸半个时辰,容尘子终于收了,他如今仍是凡人体,恐浊精污她仙体,也未布给她。

    待起之后,他极快穿戴整齐,又打水给河蚌擦洗。河蚌不说话,不过片刻又蜷在榻上睡了。

    午间容尘子接待香客,回房时发现河蚌不在榻上,他心中一惊,许久方才在密室的软榻上找到她。见她阖目似睡,他也未曾惊扰,静静地回到自己榻上入定调息。晚膳河蚌不肯去膳堂,清玄、清素是有眼色的,自然送进了师父房里。河蚌却也没吃多少,容尘子看着碟子里剩下的菜色直皱眉头——她确实极少有胃口不好的时候。

    夜间给她把脉,也没发现有何不适。问她也不开口,容尘子也略有些觉得可能上午唐突之下弄疼了她,安抚了好一阵,最后无法,又去山下买了糯米鸡。有荤菜,她胃口好了些,却仍旧闷闷不乐。

    夜间,容尘子睡到半夜,伸手摸摸榻边,空无一人,方才想起她还睡在密室里。自二人相处以来她便很少离他,平里多是粘他粘得紧,他心中不安,终是披衣起

    密室的牙上,河蚌睡得不安稳,小脸上犹有泪痕。容尘子上榻,将她抱过来拥在怀里:“到底怎么了?告诉我。”

    她闻问不答。

    次晨,祖师。容尘子依旧领着诸弟子做早课。

    “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孰为此者?天地。”经讲到一半,他突然叹了口气,古来丝最难剪,其实主宰万物的又何止天地?她若不展颜,自己的心境又何尝不是飘风终朝,骤雨终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嗷,渣一没脸见人!

    随着这一章,我们的活动也正式开启了哈心肝们。

    活动内容如下:

    1、为本文写过长评的宝贝儿们,注意注意啦,发送客户号+绑定邮箱+全文购买记录,到渣一的邮箱(297054855@qq.com),将获得本文全额订阅返还。(只限2012年10月19之前的长评,十九之后因不好统计,不再参与哈)

    2、《爷是人妖爷怕谁》出版更名为《我和大神有个约会》,已于十月金秋正式上市。当当、卓越、京东,均有销售,凡集齐渣一三本小说《妖孽传说》《一度君华》《我和大神有个约会》的宝贝儿们,将三本书的合照发送至渣一邮箱(29704855@qq.com)

    渣一将会赠送《废后将军》签名定制书一本~活动期限一个月有限(即截止至2012年11月19

    3、我们的末章抽奖,将在本章出现……

    为了绝对的公正公平,本章文下有一条关于抽奖的评论,大家直接跟楼回复即可。渣一订为36楼,66楼,116楼,将会赠送水晶河蚌一个,聊表谢意。(跟楼时请务必登陆,不登陆评论无法统计,视为无效喔~)

    因为JJ马甲众多,不好分辨,以上中奖者,除奖项一以外,第二三项奖励宝贝儿们发邮件的同时,务必附上你的全文购买记录、地址、电话、收件人姓名,以方便渣一快递哈。(且记手机号码必不可少。)

    然后附《我和大神有个约会》当当购买地址:

    《妖孽传说》购买地址:

    《水煮大神》出版更名为《一度君华》购买地址:

    以上。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