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日更党的尊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度君华 书名:神仙肉
    第七十章:更党的尊严

    一片金光倾泄,鸣蛇的无法再支撑,它无法控制自己喷出的火焰,附近的小鸣蛇都受他所波及,开始着了火。//没有河蚌控水,地下的温度高得可怕,一些修为差的水族早已坚持不住,晕倒在地上。鸣蛇魂魄离休,化作一道金光,遁离大。对付魂魄是容尘子的专长,他剑如流光,一剑刺穿了鸣蛇金色的魂魄。他惨叫一声,仍然逃入山底洞

    容尘子追过去,叶甜不放心,急忙去扯庄少衾。庄少衾看着角落里河蚌破碎的尸,若有所思:“你觉不觉这场景有点眼熟?”

    叶甜已经急得直跺脚:“什么时候了你还站在这里?师哥追过去了!”

    庄少衾在地上找来找去,叶甜快急哭了——你不去我去!

    庄少衾也没有理会——容尘子这时候简直是魔化状态,受了伤的鸣蛇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大里满地的残肢血,鸣蛇巨大的体被抛在一边,连背上四翼都被罡风所伤,四处都是缺口。庄少衾走近鸣蛇,四处查看也不见异样。鸣蛇的第三只眼,传说有通阳之能,这时候紧紧地闭着。

    他伸手一触,那蛇眼竟然流出血来。庄少衾轻吁一口气,难怪鸣蛇力量突然不济,原来是中间蛇眼受伤。他轻轻剥开青灰色长满细鳞片的薄膜,下面的眼珠已经全部破碎,只看到淋漓的鲜血和一个黑色的物体。

    庄少衾扯了一块衣角,隔着手扯出那块东西,蛇眼中的血如泉喷涌,他若无其事地站起,不再说话。

    距离鸣蛇的死,已经过去了三天,官府和道宗一并清除了长岗山下的蛇卵,并将长岗山设为地,以防再有漏网的蛇卵借气成人。凌霞镇村民虽然仍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但也都迁回了原藉,继续生活。

    清虚观却始终不能走出鸣蛇带来的影,容尘子闭关无量窟,连叶甜也被拒之门外。叶甜忧急不已,庄少衾却在犹豫。他从鸣蛇眼中抠出一物,灰黑色的外壳,只有婴儿拳头大的那么一块。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会看着眼熟——那一片金红色的光,其实不是河蚌的血或者鸣蛇的魂魄,是渡劫成功的祥云。

    只是当时况,大家都未曾往这边想而已。仙道有劫后重生一词,也就是说,如果这只婴儿拳头大小的河蚌就再不是河蚌了,她是神仙。.难怪上次单凭天水灵精便支持她的元神活了几天几,如今风、水灵精同在,却不过片刻就断气了。原来只是重生。只是她明明不想修仙,如何却渡过了仙劫呢?

    现在庄少衾也没时间想那么多,他在犹豫。

    叶甜又过来找他,他开门将叶甜拉进房间,圆桌上除了一茶具,还有一个灰黑色的东西。叶甜一脸怒气:“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快想想办法!”

    庄少衾耸耸肩,朝她指指桌上。叶甜目光往圆桌上一转,然后她一脸囧样:“你……你不会以为随便找个河蚌,就能让师哥振作起来吧?”她将垫在丝绒上的那个小河蚌拿起来,又仔细看了看,“也许也能蒙过去,不过这个小了点。”

    庄少衾叹气:“胡说什么?你将这个给大师兄,他自然明白。”

    叶甜不懂:“可这个真小了点,他就是个傻子也不会信的!”

    庄少衾却没理她:“我先回宫了,离开许多时,如今事了,也该走了。”他似不经意一般看了一眼叶甜手里的河蚌,缓缓转过眼去,“你真正应该担心的是避免它的消息扩散。如今这样的内修必是各处争抢,师兄不擅甜言蜜语,只怕哄不住她,争不过别人。”

    他收拾了东西,带着两个弟子下山了。叶甜手里还拿着那个河蚌。她一脸狐疑地打量了半天,最后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蚌?真的是你吗?”

    她手里那个拳头大小的河蚌一动不动,跟块黑不溜丢的石头一样,叶甜还是觉得有点悬。庄少衾一向不着调,若这只是他随便从哪个溪里捉来的野河蚌,师哥瞧见了还不要睹物思人?不,是睹蚌思蚌?

    她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这个办法太矬了,可是如果……她怀着浅淡的希翼,如果这真的是那个河蚌,师哥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她一咬牙,一跺脚:“就靠你了,人家是蚌,你也是蚌,你一定要hold住啊!”

    无量窟门口,叶甜敲打石门,无人应声。她只得大声嚷:“师哥,我找到河蚌了,你快开门!”

    还是没有声音,她急了,就命清玄、清素将石门砸开。清玄、清素俱都狐疑:“师姑……您真的、找到那只河蚌了?”

    叶甜想着她手里这个也是个蚌,当下底气就足了:“废话!快砸门。”

    清虚观的小道士这些天提心吊胆,总是心系着师父。如今见事有转机,一个个干劲十足,很快便将石门砸开。叶甜冲进去洞内,容尘子坐在冰上,尚未说话,她已经鼓起勇气,将手中婴儿拳头大小的河蚌一把递上去:“师哥!我……我找到了,她在这里!”

    容尘子起初是一怔,随后他看清了叶甜手心里的东西。那极小的、灰黑色的一团,蜷在壳里一动也不动,像颗小小的鹅卵石。他缓缓站起,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叶甜紧张地注意着他的神色——不是吧,还当真hold住了?

    容尘子缓缓伸出手去,他能感觉那团小东西笼罩于全的仙灵之气。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将那块小小的河蚌捧在手心里,那才是他的珍宝。他埋头以最轻柔的动作亲吻它的外壳,小道士们俱都浑僵硬——师父……该不会是得失心疯了吧?

    容尘子快步赶回卧房,急令清玄备水,加糖。小道士们也都有些将信将疑起来——难道还真是那河蚌?

    师父的话不能不听,他们赶紧去取水。清玄亲自跑到凌霞山顶,取了最清甜的山泉,装了满满一缸。容尘子将小河蚌放到自己榻上,用小碗舀了半碗水,加了清浊符,又加了两勺砂糖。

    河蚌外壳十分干燥,他用毛巾先沾了水再绞得半干,缓缓替她敷壳。仿佛感受到外面的水气,她终于动了一动,只是很轻微地动作,容尘子眼中便溢满了欣喜。

    敷完壳,他用木勺沾了些水,一点一点地滴到河蚌上。水很快浸入壳里,河蚌察觉了。她将两扇壳张开一条小缝,去接那水滴。容尘子又喂了她几滴,叶甜悄声开口,也是怕惊到她:“真是她?”

    “嗯。”容尘子肯定地点头。叶甜也有些雀跃,好像延绵雨终于放晴了一样。她笑容明艳:“我让大家再抬些水来。”

    容尘子伸手制止:“她现今受不住,受损太严重,如今仙体也十分虚弱。太过激进,只会损了她的仙根。”

    叶甜对容尘子是百分百信任,闻言立刻就有些为难:“那要如何是好?”

    容尘子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惟有在河蚌面前,他才会有这样的微笑,温柔宠溺,片刻不能相离的眷恋:“慢慢将养吧。”

    对于清虚观而言,这一天才是真正胜利的一天,才着实应该庆贺。

    容尘子喂了河蚌十几次,每次都只喂一点点水。次数多了,那个河蚌似乎也知道他是有水的。它爬到容尘子面前,不断地夹他的手指。那个壳太小,没什么威力,容尘子也不十分疼,便任她玩耍。她夹了好一阵,还是没有水,不由又呜呜地哭。

    容尘子轻轻摸着她的贝壳:“别哭,很快就会好的。”

    它完全没有恢复,没有听觉、也没有视觉,不懂人言。只是哭,哭得久了,又爬起来继续夹容尘子的手指。

    它一夜没睡,又夹又咬,容尘子的食指终于被它夹破了。它贪婪地吸着容尘子的血,但破口太小,不一会儿就凝了。它却累得没有力气再折腾了,只得又停下来哭。哭了一刻多钟,终于累了,缩在壳里沉沉地睡了。

    睡到中途,有水滴落在壳上。它,那水却一点也不清甜,还带着咸咸的涩然。

    早上,叶甜端了些早饭进来,依旧是素粥小菜,还有一碗斑鸠冬菇汤,只有汤没有内容。但这次是真的斑鸠。容尘子先喂了河蚌一勺汤,再和叶甜一起吃早饭。河蚌觉得这四周肯定是有水源的,所以她在榻上找来找去,还把容尘子的乾坤袋都夹坏了。

    容尘子吃着饭,目光却不时注意着她,这时候她还在跟容尘子的枕头搏斗——这个东西材质不一样,里面肯定有水的。它契而不舍。叶甜都笑出声来:“师哥,她真是渴坏了,你就再喂她一点嘛。”

    容尘子眸中泛起温暖的神采:“一天多喂一点,她的体方能承受。”

    河蚌夹了半天,终于承认自己是夹不动容尘子的竹枕头的,她开始准备撤离这个没有半点水源的地方。容尘子见她快要爬到沿了,怕她摔着,忙一手将她拾起来,放在桌上。她很快就发现了那盆斑鸠冬菇汤,顿时不顾一切、拼命地往汤盆里爬。

    容尘子将她握在手里,一夜的功夫,她的体似乎长大了一点,连叶甜都发觉了:“师哥,她在长个!”

    容尘子不顾她的垂死挣扎,将她再次放在榻上,并且用被子围起来。她的斧足不好走,只急得一阵啼哭。她哭声也不大,跟雏鸟似的。容尘子拿了几粒米饭喂她,她一边哭一边张着壳吃米饭,时不时还啜泣。

    叶甜终于信了——这货肯定是她,如假包换!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