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日更党的尊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度君华 书名:神仙肉
    第六十七章:渣一早点发完下班

    江浩然握着河蚌的透明锥形刃,高碧心步步后退,他神色沉静,似乎取出天风灵精像取下高碧心发间钗环一般简单:“没有命危险,你不必害怕。.虾米文学

    高碧心连连后退,语声凄惶:“表哥!!”

    江浩然叹了口气,缓缓走近她,右手微抬,也不知点到高碧心哪个道,高碧心瞬间动弹不得。她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目光惊恐绝。锥形刃没有锋口,却锋利无比。江浩然举刃一扬,擅未接触肌体,她口已经被划开,事先封住了道,血流得并不多。只一缕如尾指般粗细的红沿着她浅色的衣裙淌过。

    江浩然二指又泛出金色,毫无阻碍地伸进高碧心的腔,叶甜已经背过脸去不忍再看。河蚌坐在大岩石上,悠闲地晃着小脚,她还有心思搭话:“你的刀功还是那么好。”

    江浩然没有言语,锥形刃再微微一划,高碧心眼球突出,似将脱眶而出。江浩然二指快若闪电,一触即出,然后以秘制伤药替她止血。河蚌蹦蹦跳跳地上得前来,一派天真烂漫的姿态:“这是我配的生肌续骨膏,你给她试试,很不错的。”

    江浩然将膏药接过来,她已经一手拿过了天风灵精。在场众人包括容尘子都是第一次见到这天地造化之物。天风灵精一出,长岗山的风陡然安静下来,似乎在等待主人新的命令。

    它并不像众人想象那般珍珠般的形状,只见其细长如丝,却又时凝时聚,似乎无形。它的颜色也随四周之景变化,于光下看来便是金光灿灿,于水中看来又似碧水微澜,整个如一段流动的光芒。河蚌将它缓缓纳入自己心魂,江浩然在为高碧心上药。

    连容尘子都诧异他如何敢用河蚌的药,但那药效果却当真非常好,不过片刻就止了血。河蚌睁开眼睛,她的眼睛又大又明亮,水灵灵的十分动人:“高碧心,以后我就不恨你啦!”

    她蹦蹦跳跳地入内去帮庄少衾杀三眼蛇,容尘子和江浩然互相望了一眼,江浩然叹了口气,没再说话。【虾米文学

    长岗山的石缝已经被挖开了,现在封印鸣蛇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凹下两丈有余的深坑。容尘子一眼看去,才明白为什么江浩然不能舍弃鸣蛇——江家调用了大批弟子,如今伤亡人数全然超出了想象。江浩然也不知道里面有两条鸣蛇。――

    所以他不能退,付出了这么多,总须有所收获。

    河蚌得了天风灵精,风助水势,她原本的水系法术便如虎添翼。何况她毕竟有四千余年的道行,高碧心之流实在不能比拟。江浩然、容尘子和迦业大师和江家几个颇有实力的武修抵在最前面,同鸣蛇近战。行止真人、庄少衾与叶甜等人居中,江家子弟全是水族,有的储水,有的同河蚌一起远远攻击鸣蛇。

    河蚌再次使用风裂术,众人只见一团水扑面而来,母鸣蛇吐火融,但随后一股龙卷风一般的黑色风体疯狂袭来。母鸣蛇不能躲闪,所有的火焰都被搅了回去,它慌乱中以尾相迎,然一阵激风卷过,将它的尾巴拧竹杆一样绞裂开来。它狂叫一声,似乎想退。

    但腰间铁索还未完全挣断,封印并未失效,它只在地上打了个滚,河蚌第二波攻击已在。狂风夹水,鸣蛇的火焰根本不能抵挡。连喷的毒液也被兜头反泼了回去。江浩然心中震惊,连容尘子也颇有些心惊——她来杀鸣蛇,会不会只是垂涎天风灵精?

    激战在即,他不让自己想那么多,努力顶挡鸣蛇的攻击。

    鸣蛇眼见奈何不得河蚌,只张大嘴巴将眼前诸人一口吞下。冷不防河蚌第三团风挟水而来,狂风直接涌进它的嘴巴,它上次本已被容尘子等人重伤,实力大不如前。如今狂风入体,一通刀刮,它瞬间喷出一大片血来,巨大的体瘫软在地上,微微痉挛了几下,不动了。

    河蚌躲在庄少衾后,许久了才探头去看,几个人这时候才发觉为什么高修为的内修一直是几派争夺不休的宝贝——门派中有一个内修在,何事不是事半功倍?但也正是内修不好养,又气又柔弱,导致现在高修为的内修成为凤毛麟角。

    河蚌重新拿回了天风灵精,这会儿正在兴高采烈地试玩,一会儿是风传、一会儿是风裂,连水系法术都精进了几个台阶。她手舞足蹈。然而俗话说乐极生悲,诸人见到母鸣蛇倒地,俱都是大松了一口气,连河蚌都微微靠前欣赏自己的成果。冷不防封印中的公鸣蛇猛然跃起——原本束缚着它的封印,风系术法伤害巨大,杀死了母鸣蛇,却也破坏了封印住两条蛇的结界。

    众人俱都大吃一惊,公鸣蛇一经脱困,一口上万年的障气直喷开来,诸人皆挡,河蚌却知道不好了。她施法不及,下意识往容尘子边一躲,千钧一发之时,容尘子反抱住叶甜,用力一滚避开。庄少衾下意识就觉得容尘子会护住河蚌,他也抱住了叶甜,三人一团,避过了万年障气。

    “知观!”河蚌伸出手去,只触到一片凉腻的蛇血。

    浓雾中只听见一声闷哼,鸣蛇直扑河蚌,尾巴远远一卷,将她拖出了一处洞

    待容尘子清开障气,他脸色也是大变——虽然反复说要相信河蚌,可是潜意识里,他还是怀疑了她。所以临到危难关头,他选择救自己的亲人,放弃了她。庄少衾和叶甜都在静静地看他,没有人说话。两丈有途的深坑里,母鸣蛇的血已经淹过了脚背,公鸣蛇已然不见。

    容尘子缓缓握紧双拳,下唇被咬出了血。江浩然也发现不对:“盼盼去了何处?”看见容尘子还拥着叶甜,他突然暴怒:“容尘子!盼盼呢?”

    容尘子垂着头,他确实不适合当一个武修,一个武修在任何况之下都只会在意自己的内修。就算边濒死的是自己的至亲好友,他也知道谁才是重中之重。河蚌是错了,错在太过相信他。如果当时她去往江浩然边,江浩然肯定不会不管她。

    之前他一直觉得江浩然失去河蚌是罪有应得,这时候才明白自己错得多离谱。鸣蛇处心积虑做了那么多,不过是为了对付河蚌。也许河蚌真的与它有什么交易,但二者早已不是盟友了。

    母鸣蛇的体里真的有许多上古宝物,纵然没有天水灵精,也足以令付出十几个子弟命的江家欣喜万分。但这时候江浩然和容尘子都没有半分喜色——她那样弱弱的人儿,落在鸣蛇手上,如何熬得过?

    容尘子带着弟子又重新搜索了李家集,其仔细程度连老鼠洞也没有放过。庄少衾更是令千户带着军队搜查凌霞镇,江浩然去找了龙王,得到同意后领着水施搜索了凌霞镇海族。几下来,一无所获。

    那条鸣蛇似乎消失了一般。

    容尘子越来越沉默寡言。

    河蚌醒来时在一口锅里,是的,漆黑的锅,她从壳里探出头来,四周一片寂静,听不到半点声音。周围是土壁,干躁得都龟裂开来。虽然以前她一直很喜欢锅,但自己在其中感觉总是不怎么好。她伸出斧足想要爬出去,然后足一落地立马就是一声哧响,她慌忙收回脚,才发现锅已被烧得红通通的。只因为她的壳集聚千年灵气,暂时抵挡浪。

    河蚌慌了,如果水分得不到补充,她的壳早晚会被烧穿,那时候怎么办?

    她想聚集最后的水遁出去,然而这里明显被布下了阵法,结界专为对付水系和风系法术,她施了几次法,完全没有效果。水份流失越来越快,她又下不得地,只得嘤嘤啼哭。

    她哭一阵,见没人理,又反复挪动蚌壳,只想爬出这口烧红的铁锅。锅又大又深,下面的火越烧越旺,河蚌求助无门,坐在锅中央放声大哭。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