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吴杰超捂脸泪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度君华 书名:神仙肉
    第六十六章:吴杰超捂脸泪奔

    容尘子在井边没有等来河蚌,却等来了一个他绝计想不到的。非常文学

    他脚步微错,一脸震惊:“淳于临?”

    淳于临红衣曳地,风姿迤逶:“容尘子,好久不见了。”

    他发如泼墨、眉目精致,言行举止,优雅如昔。容尘子却很快看出破绽:“区区幻术,岂能魅吾?”

    眼前淳于临轻笑,他笑时便若旭阳初升,艳色无双:“所以我本也不是为迷惑知观而来。我来只是想告诉知观一些事。”他右手微抬,手中出现一卷绿色的文书,容尘子眉目紧皱:“神魔契约!”

    淳于临右手舒展,便见那契约缓缓打开:“三百余年前,何盼重伤,为吾子孙所救,与吾订下神魔契约。她培养一具妖,令吾附魂,脱出永恒之境。”

    容尘子后退一步,目光锐利如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于是很多谜团都可以解开。她受重伤,仍能从江浩然手中逃出,可见那时候她已完全没有行动之力,连江浩然也未曾防备她逃走。以她这般柔弱的,在水中如何存活?

    鸣蛇救了她,并将她带往长岗山,治好了她。代价是她立下神魔契约,助它脱出封印。方法则是培养妖让鸣蛇附魂,所以她卷走淳于临,一心培养他。所以鸣蛇不断地去找她,却装作与她不曾相识。所以她总是对容尘子有所保留,不肯吐露事真相。

    容尘子闭上眼睛,心若油煎火灼。叶甜略微犹豫:“师哥,我觉得此事最好还是当面问那个河蚌比较好,毕竟这鸣蛇一面之词,不可尽信。”

    容尘子摇头:“鸣蛇再不可信,它手中的神魔契约却造不得假,她定与鸣蛇有此约定无疑。”

    淳于临浅笑盈盈,柔中隐透妖邪之气:“如今你们还有活路么?”

    容尘子一道银色符咒打过去,淳于临如火焰一般散于无形。连三眼蛇都惊得目瞪口呆:“原来陛下早见过我家主人,甚至他们还是一伙的!!”

    叶甜一脚踩在它蛇尾巴上,它跳将起来,还不明白状况:“那我现在到底是我家主人那边的,还是知观你们这边的?!我到底跟谁是一伙的啊喂!!”

    河蚌站在井沿上,她不懂道术,不识幻术的破解之法。只能单凭修为将之破除。她寻思着自己从下井到现在也走了不远,再怎么也还在水井附近,这水肯定是真的。遂将井中之水全部汲出,吹泡泡一般越积越多。鸣蛇真未出,要制出一方幻境迷惑她本已不易,地方自然就不会太大。如今她用水一填充,立刻就炸裂开来。

    河蚌这才发现自己仍在井底,幻术之中井底与井沿被调了个方向。.她再次踩水而上,这下子见到容尘子一行人等在井边。她欢呼一声扑上去撒:“知观!格老子的,那条鸣蛇在下面设了幻境,把人家都吓了一跳!”

    容尘子竟然没有安慰她,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河蚌有些奇怪,左右看看叶甜和她后的小道士:“怎么啦?”

    诸人不答,连那条三眼蛇也躲在清书后不露面,容尘子淡淡地道:“无事,走吧。”

    河蚌自然能感觉到气氛不对,她狐疑地瞅瞅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仍然往容尘子边蹭。容尘子内心也很矛盾,到底是应该相信那条鸣蛇的话,还是应该相信一派天真的河蚌?他不是个会被轻易煽动的人,也知鸣蛇立意不纯,但至少它说的都是真的。河蚌确实与它订下了契约,并且淳于临的体,确实为他所用了。

    河蚌就挨在他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不时蹭蹭他卖乖,容尘子更是心乱如麻。

    李家集虽然被邪气笼罩,但大多不是鸣蛇所为。它将淳于临的体带到此处修炼,是以邪气弥漫,滋生了诸多怪物。河蚌灰溜溜地跟在容尘子后,不知道自己哪件事又做错了。她不是个乖觉的,之所以这般也总是心虚之故。

    容尘子想打她吼她,又想抱过来亲一亲她,可终究什么也没做。即便她与鸣蛇定有契约,但毕竟是前事了,也许自己真的应该试着相信她。

    一直往前走,有个小竹林,竹林外还有个牛棚。如今怪事极多,畜牲大多成了精,牛也不知道哪去了。牛棚旁边有几户人家挨在一起。容尘子自然先去察看,河蚌见过住宅子,没见过牛棚。她站在牛棚边歇脚,牛棚是石头垒的,从方形的小窗口望进去,只能瞧见黑乎乎的稻草。河蚌伸了头去里面看。

    正看到栓牛桩,突然一张脸出现在她眼前——眼珠吊在眶外,蛆虫滚动,另一只眼睛睁得大大地瞪她。

    河蚌沉默了两秒,随后一声尖叫撕心裂肺,将叶甜都吓了一大跳。

    容尘子还没及出来,清玄先迎上来将河蚌扯到后,众人终于见到牛棚里的那个东西。是被狗咬死的李盘。他连唇都变成了黑色,嘴里喷出绿色的气体。清玄从腰间布袋里取出一张镇尸符,贴在他额上。他动作一滞,不过片刻,镇尸符无火自燃。还好容尘子从房中赶出来,单手结印,印在尸额头的符纸上。

    李盘不停地张嘴,似乎有话要说,容尘子侧耳过去,他指着河蚌,挣扎着道:“水妖……杀人……”

    河蚌瞪大眼睛:“谁?我?”

    李盘突然全痉挛,没有表皮的腐上爆出白色的筋,似虫一般滚动,叶甜早已转呕吐起来。河蚌缓缓退后,她也不开心。如果依着她的子,这会儿早已经负气走了。可是她知道自己走不得,所以她超乎寻常地镇定:“我不知道你在怀疑什么,但这时候你必须信我。因为现在只有高碧心一个内修,且她修习风系法术不过三百来年,有多少底子我最清楚。若单凭她,你们绝对杀不死两条鸣蛇。”

    她说你们,容尘子心中微痛,突然沉声道:“我信你。”

    河蚌颇有些怀疑——这番事她自己都有点心虚:“真的?”

    容尘子语态渐渐沉稳:“嗯。”

    河蚌开心得手舞足蹈,她将脸贴在容尘子口,姿态极近亲昵:“知观,你最好了!”

    容尘子摸了摸她的长发:“走吧,我们去看前面还有没有人家。”

    河蚌跟在他后,开开心心地往前走。三眼蛇鬼鬼祟祟地凑到她耳边,悄悄问:“陛下,你到底是跟谁一伙的?”

    河蚌一脚跺在它蛇尾巴上,跺得它一蹦老高。

    牛棚边的几户人家俱都遭了难,屋子里一片狼藉,石墙都被染得变了血。更有一户人家完全不见尸骨,只看见屋顶上一大片干涸的血浆。容尘子本不让叶甜和河蚌进去,但叶甜担心里面还有活人,进去搜寻。河蚌却是瞧着新鲜,什么都想看一眼。是以两个人仍旧进了门。

    进门之后目的也不一样,叶甜在找卧室,河蚌在翻厨房。― ―

    李家集本来就穷,这几户人家简直就是家徒四壁,厨房里自然是没有什么好吃的,倒是河蚌从米缸里翻出一个小男孩。四五岁,棉衣布裤,已经饿得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河蚌觉得不能空手而返,便将他抱出来。叶甜先一步接过去,正好清书背着橙子,就取了些橙汁给他喂下去。

    河蚌伸了脑袋在旁边看,哪知小孩一睁开眼睛,立刻指着她高声叫:“水妖!师父,是她杀了我爹、我娘和我姥姥!”

    河蚌摸了摸鼻子,倒是不着急了:“如果是我杀人的话,地上根本不会有痕迹。”

    容尘子脸色突变:“莫非有蛇借了气,假冒你?”

    河蚌摇头:“他若修仙,必擅变化。也许变成我的样子也不一定。”

    容尘子点点头,又搜索了几户人家,救出活人十余个,终于再无活人气。容尘子将人全部集中起来,也是叹气,谁曾想好好的一个村庄,竟遭了这等无妄之灾。

    他吩咐叶甜:“我们一起打开结界,让他们去吧。”

    叶甜自是无话,二人掐诀,也不见如何动作,那层透明的结界竟自消散了。容尘子派了两个小道士保护他们出了凌霞镇,前往安国寺先行住下。自己则带着叶甜、河蚌等赶往长岗山鸣蛇封印处。鸣蛇如今魂识脱困,但还留在那里。一旦将其毁坏,则大事可成。

    去到长岗山的时候,江浩然等人已经和鸣蛇动上了手,高碧心果然累得面青唇白,她修习风系法术不过三百多年,实在无法与这两头上古神兽抗衡。

    见到容尘子等人过来,江浩然也松了口气——他也低估这两条蛇了。庄少衾喜欢躲懒,这时候倒还好,衣冠整齐、仪态飘然。容尘子一来,他不敢再得瑟,赶紧顶上了。河蚌走到外围,就不走了。容尘子拖她也不走了。

    江浩然了解她深一些,开口也就问得直白:“你想如何?”

    河蚌很严肃:“想要帮忙杀鸣蛇,可以。把我的东西还我。”

    江浩然面色微变,高碧心更是骇得魂飞胆丧:“姓江的!你敢应她?!”

    河蚌坐到一块岩石上,山风自下而上撩起她衣袂长发,伊人如画:“那我走啦!”

    她跳将下来,竟然真的就抬脚要走。江浩然蓦然握住她的手腕:“盼盼,”他压低了声音,极尽温柔地唤她,“天水灵精已入碧心体内,又如何取得出来?”

    河蚌缓缓抽出玉手,神态冷傲:“当初在我体内不也取出来了吗?”

    容尘子终于知道她为何要先随自己去李家集,她意根本不在救人,关键还是惦记着那颗天风灵精。在最后关头,最重要的筹码。她做的每一件事,似乎都有其目的。

    江浩然犹豫了许久,突然他下定决心:“如果……我将天风灵精还给你,你愿意再随我回嘉陵江吗?盼盼,我对你的心从未变过,当初你也我的不是吗?不管再晚,你都会等我回家。大冷天你闹着要吃火锅,我们一起去江里抓鲈鱼……过去的事,你真的能够放得下吗?”

    他扶着河蚌的肩膀,河蚌静静地看他,似乎他真意切地讲述的、只是别人的故事:“要我出手对付鸣蛇,可以。”她语声很轻,一字一句却分外清晰,“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鸣蛇已经打到一半,江府也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不可能半途而废。她神色冰冷,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若是两天之前她提出此要求,估计江浩然还可以请几位内修一同助阵,然此时提出,他别无退路。他只有看向旁边的高碧心。高碧心目光渗透着难以言说的惊恐:“不,表哥!”

    河蚌面色淡漠如冰,唯一的反应,只是将一柄透明的锥形刃递过去。

    叶甜突然想起清虚观中,她以极淡的口吻说过的那一句——前后账,早晚是要清算的。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