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党的尊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度君华 书名:神仙肉
    第三十三章:更党的尊严

    容尘子一路将刘沁芳送回刘府,刘府一家全无异样。只是刘阁老刚出生十来天的孙子不见了。刘府没顾得上失踪的小姐,府里的人几乎将府中每一个地方都找遍了,最后无奈之下报了官。以刘阁老的份,官府自然是不敢怠慢,但任凭官差怎么查怎么问,也没发现半点线索。

    容尘子以婴儿生辰八字占卜,结果是早夭早亡之命。但人之一生三分在命理,七分呈变数。对初生婴儿,生辰占卜并不十分准确。慎重起见,容尘子决定夜间做法,若能摄来婴灵,也可以一问究竟。

    不料下午时分,清虚观传来消息——河蚌失踪了。当时诸人都忙着救三眼蛇腹中的小道士,没有人留意她的去向。

    容尘子焦急之下,再顾不得刘家的异事,匆忙赶回清虚观。叶甜也得知此事,从李家集飞剑赶回。清玄、清韵等人只看见一红衣的淳于临,但场中也没几个人认得他。

    容尘子在后山河蚌斗三眼蛇的地方站了许久,最后得出结论:“她是被海族带走了。”

    叶甜就变了脸色:“她那么高强的内修,海族如何带得走呢?”

    容尘子沉吟许久,最后下定决心:“清玄、清素,你们将李家集之事通知道宗,另外请九鼎宫的行止真人代查一下刘府,我始终怀疑刘家小姐有古怪。”

    清玄、清素自然应下,叶甜脸色发青:“师哥,你想做什么?”

    容尘子的声音虽轻,态度却坚决:“我要去一趟海族。”

    他这话一出,叶甜就扯住了他的袖角:“师哥,你疯了?海族若是真掳了这河蚌,你一个人去又能怎么样?而且这河蚌一直以来便妖里妖气,谁知道她是不是和海族图谋你的血呢?”

    容尘子拂开她的手:“不管什么原因,我必须去。”

    言罢,他再不耽搁,回房找了避水珠、分水剑等,只赶往海族。叶甜急得直跺脚:“如果你执意要去,我和你同去!”

    容尘子低头看她,突然笑了一笑:“师妹,这毕竟是师哥自己的手,又岂可连累他人?”

    叶甜眼中隐有泪光:“师哥,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练武、一起修道,到现在我对你,只是其他人吗?”

    容尘子望定她,神色郑重:“小叶,这是师哥自己的事,听话。”他转离开,叶甜在原地站了足有盏茶功夫,她突然想到办法。

    海族皇宫。

    河蚌变回了原形,关在壳里吃吃喝喝,淳于临给她做了好几个荤菜——她这些天在道观吃素都差点吃坏了。

    “容尘子真的会来吗?”淳于临喂她吃海参,言语间并没有多少把握。倒是河蚌信心十足:“会,不仅会来,还会单枪匹马而来。”

    淳于临不懂:“可是这容尘子道法高强,我还是有些担心……”

    河蚌张开壳叼走他手上的葱烧海参:“他道法是高强,但是你在水中,功力可增两成,他在水中,实力当减两成。再按我说得做,必能再损他三成,他寻人之际心气浮躁,能发挥平里四五成实力已是不错。”她闭上壳,声音沉闷,“再加之偷袭,可百分百得手。”

    淳于临还再劝:“容尘子乃德高望重的高道,为了他而得罪整个道宗,后恐怕海族将麻烦不断。”

    河蚌沉默了很久,突然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可是没有时间了。”

    时隔不久,外面便有守卫来报:“启禀海皇陛下、大祭司,外面有一道士自称容尘子,求见海皇陛下。”

    河蚌化作人,依然结水为裳,裙裾飘飘摇摇,黑发飞扬,如若深海魅灵。她俯摘下自己足踝间的红线金铃递过去:“去吧。”

    淳于临一路踏过水晶宫,过道旁边一片红藻呈星芒状,容尘子就站在玫瑰红的海藻尽头,避水珠将他周围的海水隔开,白色的道袍似乎将要融化在水中。见到淳于临,他微皱了眉头:“她在哪里?”

    对上容尘子,即使是在水里,淳于临也没几成胜算。他隔着红藻海与他相恃,神色间褪去了在河蚌面前的温顺恭谨,眉目之间隐透妖邪:“她?哪个她?”

    容尘子眼中便带了怒色:“你就是海族祭司淳于临?不必明知故问。贫道有几句话想要亲自问她,若她随阁下回归海族乃是心甘愿便罢了,若海族胆敢半点为难于她,你必将为此付出代价。”

    淳于临完全无视他眼中的怒色,他缓缓上前两步,红色的衣袂在碧蓝的海水中晕散开来,仿若一团火焰:“原来是为了美人。”他的声音不紧不慢,掺着三分讥嘲七分邪肆,“也难怪,那么一个美人儿,肌肤那么白、腰那么细、腿又那么长,莫难道长也动了凡心。”

    容尘子又岂是能听得这些的,他的怒气在升腾:“统领凌霞海域者,又岂能是你这种邪之辈!”

    “哈哈……”淳于临笑若金珠翠玉,红衣黑发、潋滟如仙:“若是我辈邪,那么追美至此的道长您,榻之上,又是如何高洁的呢?”

    言罢,不待容尘子接话,他微倾上,容色如痴如醉,似在回味:“道长东奔西走,那么白白嫩嫩的一个子,想必也没用上几次。我等不过替道长辛劳一番,道长不言谢也就罢了,反倒呈兴师问罪之势。实在令人不解。”

    容尘子面色铁青,双手却冰冷。那个河蚌道行再高,终究也只是个内修,若是落到他手上……

    他血气浮动,淳于临语声放低,容色妖邪:“道长正气凛然,想必在榻上也用不了几个姿势,服侍海皇陛下,终归还是我等经验丰富。道长知不知道她最喜欢什么姿势?”容尘子血脉怒张,淳于临右手如冰雕玉琢般的食指轻转着一物,他人却俯笑得直不起腰,“道长肯定没试过,你必须让她趴在地上……”

    待看那在他食指之间转着圈的物什,容尘子只觉喉间一阵辛辣之气猛然窜起,他背后长剑似觉出主人怒意,铮铮自鸣。

    第一剑挟风雷之声、雷霆之怒而来,淳于临闪避开,却将食指之间不断把玩的小玩意儿随手弃于红藻之间。容尘子伸手拾起,正是河蚌足踝上的那串红线金铃,上面隐隐还有血迹。

    淳于临神色凝重——这个人就算只能发挥一半实力,依旧让人畏惧。但他面上笑容更盛,璀璨如海中美丽的珊瑚礁:“道长不必心急,凌霞海族共有祭司六人,六人共同服伺,我们海皇陛下想必一时誊不出空接见道长。”

    容尘子目眦裂,急进之间,分寸渐失。淳于临冷哼一声,手中月环现:“道宗素传容尘子道长乃正人君子,今一见却不过如此。一听说海族六位祭司正在轮流伺候我们海皇陛下,就着急要分一杯羹。”

    容尘子咬紧牙关,不再答言,手下却剑剑全力施为,直取其命。海中水藻被剑光搅碎,令视线不清。淳于临忙于应付,也不敢再掉以轻心,不再说话。

    水中符录失效,容尘子只能同淳于临拼招式、法,再加之心神已乱,一场打斗绝不轻松。

    河蚌背靠着一根水晶柱而坐,宫门前的打斗声她听得一清二楚,隔了约有两刻钟,她缓缓起,掐指成诀,一根冰锥缓缓凝结,她拈了一颗珍珠,又放回去,犹豫了半晌,再种入冰锥里。

    如此三番,外面淳于临已经开始不支,她终于放开那支种了一颗粉珍珠的冰锥,再不犹豫。冰锥仿佛最锋利的箭,无坚不摧却又悄无声息。海水掩盖了它的痕迹,它破水而去,一箭正中容尘子心脏。

    容尘子长剑被环所困,右手制住月环,后冰箭穿心而过,他唇际瞬间溢出一缕鲜血。

    淳于临靠得太近,不期然看见他的目光,带着些微的疼痛,他一直没有回头,根本没有探究暗袭他的人是谁。

    淳于临略微犹豫,手中月环脱困,划过他的颈项。容尘子以左手握住月环的刀锋,他的声音穿透这沉沉深海,像一场恍惚不记得终始的梦:“河蚌!”

    大河蚌转出水晶柱,倚柱而立:“嗯?”

    他力气尽失,宝剑失了剑气,被淳于临以环猛然绞断。河蚌这才缓缓靠近他,他唇际的血很快被海水稀释,像一缕渐薄渐淡的红色烟纱:“你一开始,就是为此而来吗?”

    避水珠的防护结界被冰箭打碎,海水淹及,他开始呼吸艰难。河蚌跪坐在他面前,水色衣袂、瞳若秋月,一如当初的无邪:“嗯。”

    容尘子用尽全力握住她的皓腕,淳于临伸手去挡,被河蚌默默格开。容尘子紧紧握住她的手腕,神色平静:“虽然是你有所图谋在先,但是……”他咳出一缕血泉,“但是当初污你清白非我所愿。今贫道就以此,抵偿当念。今之后,你我割袍断义,两不相欠。”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