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党无尊严裸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度君华 书名:神仙肉
    第三十章:更党无尊严

    下午,容尘子先带河蚌去看了刘沁芳,清玄张罗了一间净室,刘沁芳已经住下了。.这会儿容尘子不好进去,叶甜赶了许久路,这会儿正在休息。倒是河蚌一路上也不怎么走路,这会儿睡不着。

    这河蚌大摇大摆地进了刘沁芳的房间,容尘子恐她有失,也赶紧地跟了进去。见她过来,这刘沁芳却并无异样。她神怯,是个平里寡言少语的模样。

    河蚌将她翻来覆去瞧了一通,瞧得她都差点缩到墙角了,这才回头看容尘子:“感觉不到什么异样呀。”

    容尘子皱眉,这之前他也用罗盘试了试,但均无异样。这么一想,他也放了心,对刘沁芳,他是一副长者的姿态:“贫道这就派人通知刘阁老,你的事,我会和她细谈。放心吧,他不会再打你了。”

    刘沁芳垂下头并不看他,是个怕生的模样,这时候听他说话,也只是偶尔默默点头。

    容尘子让清玄给她备了些常用品,心中仍是不解,却一时没有好办法,也只能等刘阁老过来再说了。当务之急,还是李家集的事比较要紧。

    他送河蚌回房,随后去找叶甜。不多时二人收拾了东西,就同李居奇一起赶往李家集。

    临走之前容尘子自然要告诉河蚌一声,河蚌趴在上,用花生糖垫着肚子,清韵还在研究怎么用面粉做出斑鸠的味道,所以斑鸠冬菇汤还没有送过来。

    容尘子怕她齁着,又喂了她一些清水方道:“我和小叶去李家集,你去吗?”

    河蚌歪着头想了想:“李家集……有好吃的吗?”

    容尘子不大愿意带她,李家集与凌霞镇虽然只有一山之隔,但是远远不及凌霞镇繁华。地势风水上,两地呈一狮状,狮口在李家集,狮尾在凌霞镇。从风水上说,此狮吃了李家集的财气,却又屙在凌霞镇,是以凌霞镇一直繁华,李家集却人丁稀落。现在整个算下来也不过百来户人家,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好吃的。

    再加上路又没修好,泥路难行,她过去还不如呆在观里,至少观里还能变着花样给她做吃的。

    容尘子去了密室换衣服,正着装时河蚌溜进来。容尘子微怔,却也没避着她。她小狗似的围着容尘子嗅来嗅去,突然从后面抱住他的腰:“知观,你上次说回观里就给我吃的!!”

    容尘子系着衣带,李家集况不明,他是打定主意要赖账了:“我哪有说过。.

    那大河蚌便伸出粉拳捶他:“你明明说过的!出家人不打逛语的啊!”

    容尘子握着她白嫩的皓腕,不敢用力,低声哄她:“我出去几天,回来就给。”

    河蚌便嘟了嘴:“又要出去呀,你都没时间陪人家。”

    容尘子系好衣袍:“如果没事,我晚上一定回来,嗯?”

    河蚌不是很高兴,趴在牙上不说话。她长发水墨一般晕散,裙裾羽毛一般柔软,踝上的红线金铃衬着如玉的肌肤,格外人。容尘子敛住心神,语声柔和:“乖,我先走了,晚上回来给你带吃的。”

    河蚌这才噘着嘴应下:“那你早点回来呀。”

    容尘子应了一声,摸摸她的头:“好好听话,年底光裕寺有庙会,到时候我带你去玩。”

    河蚌揽着他的脖子,语声嫩得像初时候的竹笋尖尖:“知观亲一个再走。”

    容尘子略微犹豫,但见她眉如远黛、目似烟波,顿时就迷了心神,他俯,在那鲜花一般嫩的红唇上轻吻了一记,那动作极快,如同蜻蜓点水。

    他却不由微红了脸,也不直视河蚌:“我先走了,饿了就找清玄要吃的。如果我晚上没回来,记得自己泡水。”

    河蚌点点头,松开了他的脖子。

    容尘子走出密室出得房门,不由又交待了清玄一番这个河蚌的注意事项,他觉得自己都能写一本海皇饲养手册了。

    容尘子走后,房里只有河蚌,清玄自然得避嫌,放下托盘后见她无事也就出了门。河蚌将房门闩上,趴在容尘子榻上,微微掐诀,径自移魂。

    魂魄出窍之后直接飘往后山山泉,她借水而遁,不过片刻,已经入了海。

    海面是浅浅的蓝,流云几朵漂浮在天空,也漂浮在海面。大河蚌反倒是不急,慢悠悠地游回海皇宫,顺便看看路上有趣的玩意儿。

    海族和陆地的习略异,水下不以明暗辨昼夜,海族的时间以潮汐为准。而且大多海生物都能水中视物,是以海底终年洋溢着蓬悖生气。

    大河蚌在一丛珊瑚里玩了一阵,不觉发现一个问题——她迷路了。

    “早知道应该把老道士的罗盘偷出来才对……”她一边碎碎念一边往前游,幸好遇到一条有点道行的儒艮,这货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施了个摄魂术就骑着人家行往海皇宫。

    不料这儒艮也是个吃货,一天光水草就要吃掉□十斤,加上又不运动。即使河蚌是个魂魄、不成实体,没有重量,这货的游行速度也不过一个时辰六七里路。

    河蚌气得直冒烟,幸好这片海域不大,这儒艮一路晃悠着,也终是到了。

    河蚌飘进海皇宫,她是内修,灵识最是强大,海皇宫里的守卫也不曾发现她。她在宫里转悠了一圈,不见淳于临,魂魄也吃不进去东西,她十分无聊。

    等了约摸两刻,外面有守卫行礼,淳于临缓缓进来,眉间皱起,似乎有什么心事。河蚌张开双臂,鸟儿一样扑上去:“淳于临,嗷嗷淳于临,本座好想吃你做的葱烧海参!!”

    淳于临似乎不防她在这里,脸色微变,随后又温柔如常:“那陛下回来吧,属下给你做椒盐桃酥,好不好?”

    河蚌馋得口水四溢:“嗯,清虚观整天吃素,吃得本座都快变成面圪塔了。而且老道士要去打怪兽了,我才不要陪他打怪兽!!”

    淳于临摸摸她的长发:“嗯,其实神仙也没什么好的,风险大,且容尘子在道宗地位颇高,还有个当国师的师弟,一不留神说不定引来道宗围攻。陛下要吃好吃的,我每里多数几个菜,不是比这更简单吗?”

    河蚌难得正色:“不,神仙必须要弄到手。”她正视淳于临,“而且我已经有了办法,你且听好……”她俯在淳于临耳边,低低地说话,淳于临越听神色越凝重,“陛下,属下只是担心……”

    河蚌神色坚决:“担心也没有用,按我说的去做。”

    她一正容色,还是颇有几分海皇的气势,淳于临便难以置喙。

    两个人说话的间隙,突然有守卫来报:“大祭司,李家集海域那边又过界偷抢我们的海鱼!!”

    河蚌还在嗅桌上的糕点,淳于临将她拎起来:“你不在这一个多月,李家集海域那边的海族天天过来捞我们的海鱼。”

    河蚌无动于衷:“那就捞呗!”

    守卫忍不住,给她作算术:“海鱼是我们从东海龙王那里买的,一条二两银子,漂亮的五两,大型的十两,具有攻击、能够防守的鲸鱼、鲨鱼更是按斤计费,真真好大一笔开销呢!”

    河蚌仍嗅着那糕点,不以为意:“去去去,少拿这些事烦我。”

    守卫焦急,还是淳于临轻声道:“每年我们买海鱼的银子,可以换陛下吃十年的椒盐桃酥。”

    河蚌一听,立刻悖然大怒:“什么?这伙混蛋在哪?!”

    淳于临带着她往凌霞和李家集两片海域的交界处走,路上河蚌瞧见一群灯眼鱼,喜欢得不得了。淳于临叹气,只得提醒她:“李家集的人在捉我们的海鱼陛下。”

    河蚌鼓着腮帮子不肯走,淳于临只得哄她:“走吧陛下,你的椒盐桃酥正在以眼可见的速度被人抢走呀!”

    河蚌这才跟着他急急赶往两片海域交界之处。

    李家集的海皇是条大白鲨,平里仗着自己是本地鲨,专门欺负外地来的海族。河蚌游出海面时他们还在打捞凌霞海域的海鱼。那些海鱼在河蚌眼中已经自动转化为椒盐桃酥。

    她出得水来,结水为裳,水色的衣裙随风飘摇,后披帛长长曳入深海,这时候的她已经完全看不出吃货的本相,眼神冷若北极冰川:“何方宵小犯吾海境?”

    她的声音在海面上扩散开来,沿水而传,几乎所有海族都被惊动。李家集的那只大白鲨看见她还是有些胆颤。它专修武道,论实力淳于临不是他的对手。但他的内修就远远不及河蚌了。

    若二人联手,他的内修必死,内修一死,他也没什么活头。

    他还在犹豫,河蚌可不犹豫,她微伸左手,淳于临立刻奉上她的法杖。她的杖乃取螣蛇之骨所作,杖头镶两颗血珍珠,是大河蚌以自己精血所养。她这样怕痛的子肯养这两颗血珍珠,足见其珍贵。

    此杖一出,稍微有些灵气的海族纷纷走避。海水涌动不安,河蚌左手举着她的法杖——她是个左撇子:“格老子的,河蚌不发威,你当我是儒艮,看老子不打你个口若悬河!”

    “……”淳于临本来挡在她面前准备随时阻击那只大白鲨,这时候也忍不住低声道,“别乱用成语,口若悬河是指说话像瀑布一样滔滔不绝。”

    这次轮到河蚌吃惊了:“啊,不是吐得像瀑布一样滔滔不绝吗?”

    “……”淳于临十分耐心,“不、是。”

    河蚌素手掐诀,她还恬不知耻:“哦哦,不过也没啥,那大白鲨没读过书,它都不识字。比起它老子都算孙子了。”

    “……”淳于临嘴角抽搐,“是孔子……”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