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日更党的尊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度君华 书名:神仙肉
    第十九章:更党的尊严

    容尘子带叶甜、大河蚌、清素一行下山,想着师妹和河蚌同行,难免便多带了个叫清灵的弟子服伺,也算是下山历炼。.

    大河蚌先前还兴致勃勃地往前走,直到半山腰她就敛着眉,脸上全无笑意了。她抱着容尘子的胳膊,美目中泪光盈盈:“容尘子,我脚疼。”

    先前容尘子只当她又撒耍赖,并不理会。到后来她越走越慢,眉头都攒在一起了,容尘子这才有些当真:“没走多久,怎么就脚疼了呢?”

    他让人在一块地势平坦处暂歇,叶甜十分不满,但当着诸小辈的面,她还是顾忌形象,并没有发作。

    当着弟子的面,容尘子也不好去看她的脚,只得将她扶到一处草木浓茂的地方,轻轻脱了那双布鞋。鞋一脱开,他就皱了眉——那只精致剔透的小脚被鞋子磨破,血渗出来将罗袜都染红了。

    趁着血未凝固,容尘子将她的袜子脱了,语气中有着难抑的急怒:“鞋不合脚为什么不说呢!”

    大河蚌本来就怕痛,这时候已经眼泪汪汪了:“鞋子合脚啊。”

    容尘子便明白过来,她那件白色的羽衣应该是法器,平里保护体所用。但她原形缩在壳里,化为人又用法器护体,肌肤难免就嫩异常,根本经不得粗布鞋的磨损。

    那河蚌一直嘤嘤叫痛,容尘子叹了口气,突然俯将那枚温玉般的大脚趾含在嘴里。足尖被一片温润包裹,河蚌低头看他。

    他本就是个极好洁净的人,极难想象会做这样的事。他低着头,将纤足上的血污尽,以指腹轻揉着伤口附近的淤肿,将伤药倾在上面。

    河蚌微垂眼帘,见他蹲在地下,依旧一道袍,衣冠整齐,俊朗的眉目因为长年严肃自持而显得有些老气横秋。

    大河蚌默不作声地看他,容尘子有些觉得,也回眼相望。那小脚的肌肤真的太细嫩,仿佛用力一吸就会汲取里面所有的汁液一般。

    目光相对良久,他将河蚌抱起来,避开视线掩饰骤然加快的心跳:“马上就下山了,下山之后我们坐马车。

    河蚌分外乖觉,将脸贴在他厚实的膛,微微点头:“嗯。”

    隔着花叶,叶甜远远注视着两个人,心头阵痛,像被火焰灼出了一个大洞。

    凌霞山下是一个小镇,镇子虽不似京城繁华,却也四通八达,是个交通要塞。再加之依山傍水、景色秀美,是不少有识之士安度晚年的好地方。

    比如当今帝师刘阁老,赋闲之后便带着一大家子住在凌霞镇,山高皇帝远,他便是这里的皇帝。整里养鸟种花,再娶上十五六个姨太太,又不理事,过得简直就是神仙子。

    容尘子与这刘阁老倒也有过来往——刘阁老未赋闲之前得过肺痨,所有御医俱都束手无措,便是容尘子以玄术为其洗心换肺。自此以后他便将容尘子奉为活神仙,言行之间十分推崇。

    容尘子无意官途,他甚至引荐了容尘子的师弟庄少衾到圣上跟前,当然这是题外话,暂且不表。

    这次刘府本早早便派人来接,但容尘子想带叶甜和大河蚌逛逛市井,是以婉拒了好意。如今河蚌的脚走不得,容尘子也就只好雇了马车,带她和叶甜、清素等人先去刘府。

    这般到刘府便提前了两,刘阁老带着各位夫人去秋游了,尚未回府。偏生总管也不在府中,主事的是个姓海的执事。执事对容尘子不熟,见他一行人没什么排场,难免就生了些怠慢的心思。

    容尘子也不跟其计较,先将河蚌和叶甜安置下来最是要紧。海执事五十余岁,人倒还精神,就是一双眼睛滴溜溜地显得精明得过了分。他也不安置容尘子一行人,立刻就要带容尘子去刘阁老将要建宅子的工地。

    容尘子还没说话,河蚌嘟着嘴先开口了:“知观,我脚疼,不想走了。”

    海执事这才发现这个道士后面还跟着一个滴滴的道童,顿时态度更恶劣了。叶甜怒极,就待同他争辩,容尘子将她拦住:“算了。”他转对那个执事说话:“等你们阁老回来,告诉他我下榻秋云苑。”

    海执事表面点头,心里却有几分不以为然——你谁啊,好大口气!

    是以他的回话就着实不怎么恭敬:“也行,等我们阁老回来你们再来吧。”

    叶甜气不过,立刻就怒斥:“好个狗眼看人低的奴才!我师哥是……”容尘子拦住她,神色温和:“好了,我们先去秋云苑住下来。阁老不在,一时无事,我带你们四处走走。”

    一行人当夜果然下榻秋云苑。秋云苑是一处安静的所在,入住其中的多是文人、雅士,环境清幽,当然价格也不菲。容尘子包了个院子,大河蚌脚疼,早早就歇下了。清素和清灵将行礼等安置完毕,也各自回了房间。

    剩下河蚌和叶甜,叶甜很强势:“师哥,在观中她是你的……鼎炉,同宿一屋原也无话可说,可如今毕竟是出门在外,你和她同宿,不好吧?”

    容尘子微微蹙眉:“只是她素来顽劣,若留她独宿,师哥实在不能安心。”

    叶甜像只螃蟹一样横在二人中间:“那我与她同宿,师哥自当放心无虞!”

    她话刚落,那大河蚌就叫将起来:“我不要和你睡!”

    容尘子颇有些为难,叶甜转将河蚌扯进房间,河蚌委屈得不得了:“知观!!”

    容尘子犹豫不决,叶甜第一次对他下了重话:“你甘溺于儿女私,我也不管你!但你总不能置清虚观的声名于不顾吧?若有人传出去清虚观知观受邀做法事仍然带女子同宿,你让人如何想?”

    那河蚌一脸可怜巴巴的模样:“知观,我不要和她睡!”

    容尘子紧皱着眉头:“让她独宿,我布下法阵不让她随意出入便是。”

    叶甜睁大眼睛,满脸怒气:“你不信我!你怕我会伤了她!”她眼中尽是委屈和气愤,容尘子轻声叹气:“小叶,师哥如何会不信你。只是她子顽劣,又不服管束,且平里也不擅与生人相处,还是让她独宿得好。”

    叶甜怒火中烧,这么多年来她同容尘子可算是感亲厚、无话不谈。但这个女人就凭着一张脸,竟然就让他哄得连自己也放心不下了!她一转回了房,重重地合上房门:“你怎么就怎么!”

    容尘子又叹了口气,将河蚌抱到他隔壁的房间里,打了清水重新将她仔细刷了一遍。他整理房间的时候河蚌在榻上玩,容尘子端水出去,难免又看了看她足上的伤口。

    他给上的药俱是灵药,十分珍贵,这会儿河蚌小脚上破了皮的地方已经止了血,只余下些红肿,仿佛抓破了的美人脸,在那水晶般通透的玉足上显出一种残忍的美丽。

    容尘子握着那双脚,大河蚌就觉得他呼吸有些异样。他在极力压制,指腹却轻轻磨娑着她的每一个趾头。

    她倚过去,声唤:“知观。”

    容尘子略带了些老茧的手掌轻轻揉搓着她的双脚,许久才答:“嗯?”

    河蚌整个人从榻上扑到他怀里,就发现他已然动了。这反应让大河蚌也有些狐疑——格老子的,难道他其实是想老子的脚吗?= =!

    她抬头在容尘子下巴上轻啜了一口,容尘子正为自己滋生这一丝念而惭愧不已,冷不防又受她挑拨。他轻轻推开她,语声已是习惯的温柔:“好了,睡吧。”

    河蚌依偎在他怀里撒:“我怕黑。”

    容尘子在榻边坐下来,轻轻揉揉她的黑发:“睡吧,我等你睡熟再走。”

    大河蚌又岂是这么老实的,她枕着容尘子的大腿,不过片刻就去摸那根翘然的物什。容尘子顿时脸红脖子粗:“别闹!”

    大河蚌还是很好学的:“容尘子,让我看看嘛。”容尘子坚决拒绝:“别闹!”

    大河蚌以纤足缓缓蹭过他的手背,容尘子怕再碰到她足的伤处,忍着不动。那粉嫩的玉足一次次勾过手背,容尘子呼吸渐渐急促,良久之后,他突然挥袖灭了房中烛火。

    那河蚌还不乐意:“格老子的,你灭了灯我怎么看啊……”

    而后不久,她终于明白容尘子根本没打算给她看,而是直接给她用……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