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藕粉丸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度君华 书名:神仙肉
    第十八章:藕粉丸子

    膳堂里十分安静,小道士们低头吃饭。清韵今天早上研究出了藕粉丸子,光辅料就加了桃仁、松仁、红绿丝、蜜枣、金桔、桂花等,做工十分复杂。

    但新品无疑是成功的,因为大河蚌正在讨好他:“嗷嗷,真好吃,清韵你好厉害喔!!”

    清韵十分无奈,想想也算是帮自家师父挡了炮火了,他用公筷将自己碟子里的丸子都挟给河蚌,河蚌眉开眼笑,可不一会儿她就吃完了。然后她开始瞄容尘子,叶甜还在说个没完,容尘子正侧耳细听,十分耐心。

    这大河蚌便走过去,有了夫娅的前车之鉴,容尘子生怕她再扣叶甜一盆菜汤,正要发言,她却笑嘻嘻地道:“你们都不饿吧?”

    叶甜本就有霸着容尘子的意思,当下只是冷哼:“你自己吃吧。”

    河蚌大喜,一把将桌上的藕粉丸子抄在手里:“正有此意!!”

    容尘子:“……”

    两份丸子下肚,大河蚌却越吃越饿,她又过去讨好清韵:“清韵,这个到底是怎么做的呀,你做给我看看好不好?”

    这回馋样没藏住,清韵抬眼望清玄,清玄略略点头,他便搁了筷子:“小道再给做点。”

    大河蚌蹦蹦跳跳地跟着他去厨房,容尘子仍在同叶甜谈笑,心里却莫名有点堵——这河蚌也太没节了!!

    他转头唤住她:“要下山就赶紧换衣服!”

    河蚌犹豫不决:“现在就要走啊?”

    容尘子毫无商量余地:“嗯。”

    她用看藕粉丸子的目光看看清韵,又看看容尘子,容尘子有些不悦:“去还是不去?”

    河蚌又回味了一遍藕粉丸子,最后觉得丸子马上就有得吃,山下的好吃的还要走很久呢!何况容尘子那么小气,能买多少还是个未知。

    这般一想,她便作了选择:“那我下回再跟你下山吧。”她笑嘻嘻地扯着清韵的袖子,眼睛里都泛出了光,“藕粉丸子,嗷嗷,藕粉丸子。”

    叶甜一直在注意容尘子的表,他言语声色虽一直无波无澜,但她真的太了解自己这位同门兄长了——他似乎好像也许大概可能……貌似在吃醋!!

    容尘子自己也说不上来,其实这河蚌不去他能少许多麻烦,他应该如释重负才对。他掷筷起,面色沉静如水:“那我走了,你在观中不要捣乱!”

    那河蚌连他的话都没听完,就接连应声,随清韵跑去了厨房。

    容尘子也没作何表示,但叶甜说什么,他竟然不能集中精神去听。及至辰时末,容尘子收掇妥当,准备下山了,怕叶甜和河蚌再起冲突,把叶甜也给带了出去。

    他整好衣冠,将玉简、玉符什么的俱都带好。那河蚌正坐在榻上吃丸子,手里翻着清素给她带回来的狗血小说《妖孽传说》和《亲的,驾!》

    容尘子本不同意她看这些乱七八糟、毫无营养的垃圾小说,但她是个妖怪,看书也只看写妖怪的!光写妖怪还不行,还必须把妖怪写得很牛哄哄的!

    反正女主不美得惨绝人寰的不看!男主不帅得惊天动地的不看!女主没有一打追求者的不看!主角不能一招秒杀千万和尚、道士的不看!!所以如非这般狗血天雷yy玛丽苏的玩意儿,还真满足不了她的味口。= =

    容尘子走到门口,淡淡地道:“我走了。”

    那河蚌头也没抬:“嗯!”

    容尘子突然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像是有点生气、又像是有点失落,五味杂陈,无法分辨。他突然行至榻前,抬起那河蚌的下巴:“难道我还比不上两个藕粉丸子吗?”

    那河蚌两腮鼓得像包子,费了半天劲才吞咽下去,然后她皱着眉头想了想:“你当然比两个丸子重要啊!”容尘子正要再说话,她突然又比手划脚,“可是清韵煮了两锅啊……”

    容尘子很懊恼,真的。

    临下山时诸弟子来送,河蚌忙着吃丸子自然是没来的。容尘子带了清素和叶甜下山,走到清韵面前突然问:“一锅藕粉丸子有多少个?”

    清韵不以为师父会问及这般小事,片刻之后还是硬着头皮答:“回禀师父,四十九个。”

    容尘子默默计算,发现自己的重要程度大于2小于98个藕粉丸子……

    他兀自沉吟,还是清玄深知自家师父的心思——更重要的是,清玄也不愿意这吃货呆在山上。现在这货渐贵重了,真要出什么事儿他担当不起。是以他立刻就对容尘子行礼:“师父,徒儿突然想起一事,请师父稍等片刻。”

    容尘子还未答话,他已经匆匆向偏跑去。那河蚌还在和丸子搏斗,清玄走到她边:“陛下,您真的不和师父下山呐?”

    河蚌低头翻书,嘴下不停:“不去。我要吃丸子。”

    清玄一脸遗撼:“那太可惜啦!你知道师父这次是去哪儿么?”见河蚌不感兴趣,他也不卖关子了,“是去刘阁老家里。刘阁老是当今圣上的恩师,家财万贯就不提了,他家那个厨子,曾经是江南第一大厨呢!!”

    河蚌停下翻书的手,一脸狐疑地望他。清玄一脸回味:“他做的那个珍珠翡翠汤圆、糖蒸酥酪、玫瑰饮,矮油,香得人连舌头都一起吞下去了!!”

    河蚌就有点心动,可她还是怀疑:“你的舌头不是还在吗?”

    清玄瞪眼:“我那就是打个比方!”

    河蚌看看手里的丸子,犹豫来犹豫去,最后问:“比藕粉丸子还好吃?”

    清玄一脸正义:“那当然了,藕粉丸子对人家来说根本就上不得台面!”

    这河蚌终于放下了丸子:“嗷嗷嗷嗷,我要和容尘子下山!!容尘子呢……”她蹦蹦跳跳地跑出门去,清玄一边收拾容尘子的卧房一边长吁一口气:“谢天谢地,师父保佑,祖师爷保佑,可算是走了……”

    容尘子等了许久不见清玄,却见那河蚌裙裾飘飘地跑来,她抱着容尘子的胳膊,唇都贴到了他脸颊:“容尘子,我要和你下山!”

    叶甜心中厌烦,对这个河蚌,她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容尘子面色微红,她贴得太紧,胳膊隔着衣裳估计都能感觉她前的软。他将手臂抽出来,清咳一声:“不是不去么?”

    大河蚌撒:“可是你走了,我一个人在观里不好玩嘛。”

    容尘子微微冷哼,心中那点不快却突然间烟消云散了:“那就换衣服吧。你和清贞个子差不多,让他借一衣服给你,还有鞋子。”

    河蚌不是很乐意:“我不喜欢穿鞋子。”

    容尘子言语坚决:“不穿不许下山。”

    二人这边说着话,叶甜眉头已经皱到一块了:“师哥!”

    容尘子在原地等河蚌换衣服,只转头对她笑笑:“是顽皮了些,别同她计较。”

    这次河蚌速度很快,没过多久就借了清贞的衣服回转,她一天青色道装,黑发用蓝色发带绾起,双瞳剪水、齿若瓠犀。那双纤纤玉足在布鞋的包裹下巧不堪一握。容尘子突然觉得让她作道童妆扮这个决定错得简直是可怕!!

    要带个女子,诸人顶多认为他使用鼎器,若带这么一个家伙,旁人怕还不以为他猥亵道童啊……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