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日更党的尊严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度君华 书名:神仙肉
    第十七章:更党的尊严啊!!

    容尘子是个好洁净的,事毕之后自然有一番梳洗,元精的损耗多少会亏损体,但他仗着功底深厚,也不以为意。*.他是死心蹋地要将这河蚌饲养到底了,这举动也是彻底封死自己退路的意思。

    那河蚌却不以为意,她坐在榻上把玩容尘子的印章,在容尘子一件雪白的道袍上印下许多红印,毫无房事之后的倦意。容尘子重新打了净水回房,见状只微微摇头,顺手将那件道袍丢进竹篓里,也不知施了个什么法术,将河蚌变回了真。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摁在脸盆里就是一通刷洗。

    他刷河蚌很有一,先将用清水整个过滤,随后合紧蚌壳,顺着壳上的螺纹仔细清除纹路中的泥垢,先顺时针刷三圈儿,再逆时针刷三圈。a面刷完刷b面,两面都刷完了,再擦洗背部两壳交汇处的尘泥。

    刷完之后换水,再先过滤,滤尽蚌壳里面的杂质,仍旧合紧蚌壳,再度擦洗。

    擦完之后用汗巾擦拭,汗巾要先打湿再绞干,免得擦得太干燥了,河蚌不舒服。擦完之后将她抱上榻去,他再出门倒水,随便化一道符,兑上砂糖喂她。趁她喝符水的时候将屋子里的痕迹去除,随后上得榻来。

    那河蚌这时候已经变回了人,整个人泥鳅一般往他怀里钻。他仍旧仰卧,双手交叠放在脐下,不动不语,由着那河蚌折腾。

    大河蚌又怎么甘心,她跨_坐在容尘子上,施尽了浑解数,也没能逗起他丝毫杂念。

    河蚌很忧愁:“老道士。”

    容尘子心静如水:“嗯?”

    “你们出家人不是四大皆空的吗?”

    容尘子将她拉下来在旁边躺好,他是个耿直方正之人,只要决定了在一起,对河蚌就再无二心,在她不胡闹的时候,他很愿意为她解惑,和她交流:“四大皆空那是和尚们的玩意儿,道教教义不同,修炼功法更是五花八门。.太上老君所谓积功归根五戒中有一戒是不可邪,唔,但也只是不得□女、误入邪道,没有四大皆空一说。”

    “啊?!”河蚌傻了,“不……不是你们的玩意儿啊?”

    完了,被白了!!!

    容尘子摸摸她的头,又补了一句:“当然了,修道者讲究静、宁,若是心一起,多少还是阻碍修行的。”

    河蚌这才没有绝望,她头一歪靠在容尘子宽厚的肩头,耳朵都贴到一起了,容尘子微微一怔,默然接受了她的亲密。

    次一早,天微雨。这样的天气阻止不了道士的清修,容尘子仍旧带领弟子做早课,叶甜的作息时间同清虚观作息时间完全一致,此刻在后山的练武场同容尘子喂招。

    二人出自同门,功法也大抵相同,且两个人从小熟识,自是十分默契,一招一式之间配合独到。诸弟子认真观摩,再自行揣摸演练,一些平里难以体会的细枝末节也就慢慢明了了。

    紫心道长的徒儿都是内外兼修型,叶甜自然也不例外。容尘子一面同她练剑,一面讲述招式要领。斜风细雨之中,叶甜表严肃,眼神却是暖和的。只在视线掠过某个地方时,眼中泛起云。

    秋的凌霞山开满了大片大片的木芙蓉,其花形如钟,重瓣嫩蕊,华丽灿烂。细雨如丝,暑气也彻底降下来。那大河蚌十分开心,右手掐了个翻云诀。不过片刻,那细雨竟然凝成雪花,一片一片落在花间发际,形成了天地山林之间的奇景。

    容尘子本就担心她乱跑,练剑时也放了一分心神在她上。此际再回头,只见花间风雪,霓裳羽衣美人颜。

    河蚌感觉到他的目光,她仰起粉面,双手作喇叭状拢在唇边,大声道:“知观,这花好漂亮,我可不可以摘一些?”

    正在练功的小道士都望过来,她的声音清澈若冰晶玉骨,那眉梢眼角弯如新月。容尘子心里莫名地就一阵柔软。但当着师妹和弟子的面,他拉不下脸,是以面色仍严肃,语调也淡然:“只许摘一朵。”

    河蚌有些不高兴,嘟着嘴左挑右选,在一朵白色和一朵粉色花朵之间犹豫不决。片刻之后摘了那朵开得最大最美最艳的粉色芙蓉,随手将它别在右侧发间。那个黎明晨光微熹,斜雨碎雪,她披发戴花、姿婀娜,盈盈顾盼之间,姑群仙。

    容尘子有片刻失神,片刻之后,那大河蚌觉得他应该没注意,就飞快地将另外两朵白色木芙蓉也采了,背在后,蹦蹦跳跳地往观里走……= =!

    叶甜也在看着那河蚌,她银牙咬住唇角,手里紧紧握住紫金宝剑,原来师哥喜欢她这样的女人。她不能理解,容尘子受其师紫心道长影响颇深,自小便洁自持,如何会恋上这种妖女?

    “师哥,”她仍旧同容尘子练剑,却明显神思不属,“这妖女究竟是何来历?她行事作派如此风做作,你怎么会就受她迷惑……”

    容尘子停了手:“小叶!”他语声如古井无波,“不要这样讲她。”

    叶甜还待再言,容尘子伸手制止:“今你心不在剑上,到此为止吧。”

    容尘子还剑入鞘,叶甜静静凝视他:“师哥,你变了。”

    容尘子轻声叹气:“小叶,我与她……不论如何,始终是我有错在先。此事实在荒唐,师哥也无从启齿,但男人的担当,师哥还明白。不消再说了。”

    他转走,叶甜下意识伸出手,却终究没好意思拉住他衣角。她是紫心道长教出来的弟子,从小洁自好,更严守男女之防。

    同容尘子相识年月可谓久长,然从无半分逾矩之处。

    她守礼,那大河蚌可不!

    她从观里一跳一跳地跑过来,两朵木芙蓉已经不知道藏到哪儿去了。老远看见容尘子就叫:“知观!”

    容尘子微微摇头,她一跑近就抱他胳膊。靠得太近,容尘子嗅到她发间清冽的花香,容尘子面色微红,将她从上扯下来,语声里微带薄责:“好好说话。”

    大河蚌以一个在叶甜看来恬不知耻的姿势倚在容尘子上:“清素说你今天要下山!!”

    容尘子又是一声叹气,他发现自从遇到这个河蚌,他经常叹气:“若要带你去,也是可以。但是下山之后一切都须听我言语,不可随意乱跑,不许胡搅蛮缠。另外言行举止要庄重,走路的时候好好走路,说话的时候好好说话……”他一边训戒一边往前走,那河蚌扯着他的袖子跟着他,听说可以跟着下山,她也不管容尘子说什么,没口子地道好。

    容尘子话还没说完:“你这衣服也穿不得,贫道下山是去做法事的,你这般装束惹人闲话……”

    大河蚌终于不耐烦了:“格老子的,还有完没完啦?!再敢把老子留下,一把火把你这宫观给烧了!!”

    容尘子:“……”

    做完早课,自然是用早饭。叶甜不和河蚌一桌,正好河蚌也不乐意和她一桌。二人各据一案,叶甜望着容尘子,眼神中掩不住的期待。

    坦白说她与容尘子也有几个月没见了,容尘子觉得同她叙叙旧也是应该。是以他走到叶甜这一桌,敛裾坐下,问了些她在宫中的见闻起居。

    叶甜眼睛里都带着笑,她在旁人眼中素来倨傲,也只有在容尘子和庄少衾面前有这般语笑晏晏的时候。

    容尘子听得很仔细,时不时应上几句,二人相谈一直融洽。

    诸小道士却在偷瞄另一个地方——师父啊,有时候您老人家……真的很……迟钝啊……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