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日更党的尊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度君华 书名:神仙肉
    第十一章:更党的尊严

    清虚观的气氛开始越来越怪异,艳阳当空,温度却低得可怕。整个山间没有一丝儿风,草木连叶梢都不曾动一下,好像时间就此凝固了一般。邪气似乎从地底喷发出来,连朱阳也压制不住。

    便是道行最低的小道士也开始查觉这种诡异的变化。但观中诸人遇事都很镇定,清玄依照容尘子的吩咐,将观中所有人都聚集到三清中。凌霞山设有护山大阵,清虚观中隐在暗处的制也数不胜数。

    容尘子为保护他门下弟子,也算是颇费心思。

    此时遇事,这些阵法、制的用处就显现出来。他一声不吭地将所有护卫宫观的阵法全部开启,又封住了凌霞山,是防止路人擅入、误伤无辜的意思。大河蚌跟在他边,空气隐隐泛起一股腥味,随着头西斜,腥味越来越重。

    眼可见的邪之气从地底喷薄而出,随着渐西斜,山间瘴气升腾而起,林叶间竟隐隐可见沙蝨、蛇虺等毒虫形迹。山中鸟兽都在瞬间踪迹全无,林中一片死寂。

    诸道士聚在三清,容尘子开启完护山大阵,将河蚌也赶到中。面对门下弟子,他神色从容,向清玄一一交待三奇八门、六仪八神等阵法口诀,随后嘱咐众人:“为师未回时,一应事宜听从你们清玄师兄安排,此处十分安全,天亮之前不可擅离。”

    诸弟子哪敢有异议,当下齐齐应了。容尘子微微点头,手里提了个百宝袋就走,清玄跟上去:“师父,徒儿想与您同去,若是……”

    容尘子未待他说完便制止:“你照顾好诸师弟。”

    他决定的事不容异议,左脚方踏出门,那河蚌已经追到门口。容尘子回头,见她长发飘飘、衣袂翩翩,心中一软,不由便放低了声音:“你也呆在这里。”

    那大河蚌倒也听话,点点头,许久方道:“知观小心。”

    容尘子微微点头,转大步行去。清玄怕河蚌闹事,只得安抚她:“师父道法通玄,对付这些妖邪之物不在话下。我们在这里等他老人家回来吧。”

    “这话我信,”河蚌转返回三清,“你师父这品,没有点真本事他活不了这么久……”

    众弟子:“……”

    天色全黑了,山林间先有些嘈嘈切切之声,渐渐地草木折断之声、山狼啸月之声、大人小孩说话、唱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有男人放声狂笑,有女人哀哀低泣,有野兽大声呼嚎。

    大地开始震颤,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重新回到地上。

    那些脚步声有的重若擂鼓,有的轻如猫鼠,三清中诸小道士乍见这般景象,多少有些发虚。但是平里修道练功的作用倒也在这时候显露出来,诸人念经的念经,画符的画符,并无惊慌失措的混乱。

    清玄将河蚌精安置到诸弟子中间,也是个保护的想法。河蚌坐在中间的蒲团上,左瞄右看,颇有些瞧新鲜的意思。三清门未掩,从此处望去,见整个凌霞山深处一股深绿色的气冲天而起。

    钟灵毓秀的一处名山,如今竟狰狞森若槽地府。

    河蚌对南疆的巫术也很感兴趣,瞧得津津有味。冷不防中地皮一阵震颤,这河蚌抬头就瞧见后面的土下钻出来一具腐烂一半的尸首。这货也不知死了多少年月,衣裳颜色是完全看不出来了,眼睛也成了两个黑洞,它悄无声息地破土而出,两个手都只剩了骨头,偏生脸颊还附着烂

    腥风干扰了嗅觉,反倒闻不出它的气味。

    小道士们大多闭着眼念经,没注意到这破土而出的尸首,那河蚌也坏,她看见了也不吱声,就任由那腐尸在中乱走,待尸体行过她面前时,她悄悄伸腿一绊,那玩意儿往前一栽,一下子跌进了对面清玄怀里。

    清玄冷不丁和一物抱了满怀,睁眼一看,登时魂飞胆散!中一阵乱,河蚌捂着嘴偷乐,清玄狠狠瞪了她一眼。

    这东西行动迟缓,却极难杀死。符篆无效,似乎并没有魂魄作祟,一群小道士各种法器砸了它半天,愣就砸它不死。

    掉了条腿它还一拐一拐地想要伤人。

    清玄算是有些见识,只将它两条腿都剁了:“那妖女挑起了凌霞山势,借山脉之势驱动尸体,若阵法不破,邪气源源不断,这些尸体只怕镇压不住。”

    那尸体没了两腿,它还在地上双手乱抓,清玄怕它伤人,索将它双手也剁了。

    受容尘子影响,他也是个好洁净的人,衣服上沾了那尸体好些碎,此时哪里坐得住。只想着去更衣,但容尘子有令不得离开大,他顾及师命,不敢妄为。

    那河蚌自然看出他的心思——他实在是不好闻:“要么我陪你去换衣服吧?”

    河蚌蹭到清玄面前,清玄咬牙:“师父命我等不可擅离,更衣事小,师命难为。”

    那河蚌语笑晏晏,她看着清玄的眼睛,语声温柔:“清玄,我陪你去换衣服吧?”

    清玄微怔,突然就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换衣服,他神色如常,饶是满师弟也看不出异样:“嗯,换衣服,是该换衣服。”

    他起,令满小道士守在中,自己带了河蚌外出。清韵有些担心:“大师兄,师父有命,这样……不好吧?”

    清玄突然觉得这样全无不妥,他淡淡地道:“无事,我很快就回来。”

    他大步出了三清,河蚌微扬手,蹦蹦跳跳地跟在他后。观中不少地方都可以看见乱蹿的尸首,但似乎寻不到生人所在,它们并没有寻到三清,只在观中乱走。有时候触发制,被烧成飞灰几缕。

    清玄去房里换衣服,河蚌自然是想去看容尘子和夫娅斗法的,摄魂术这东西是她的专长,莫说清玄全无防备,就算他口念着三清咒、手掐金光诀,要控制他也不过儿戏。

    只是容尘子非常敏感,不可在清玄上留下痕迹,是以这河蚌也就由着他先把衣服换了。顺着他的意,控制起来比较自然,不易被他自察觉。

    只在门口等清玄更衣,突然两具尸体蹒跚行来,这河蚌随手掐了个古拙的指诀,尸体如同被烫了一般,远远避开。

    待清玄换了衣服,河蚌扑上去:“清玄,这阵法看起来好厉害,我们去山里帮你师父吧!”

    清玄觉得确实非常有必要去帮师父,这鬼唱声势浩大,师父恐有危险。他拿了百宝袋,背了宝剑:“嗯,我们走!”

    天空新月模糊,山道上时常可遇腐尸,有人的,甚至还有动物的。更有一家伙鸭嘴、长颈,短四肢,背上长有尖刺,烂得都只剩骨架子了,也不知道多少年头了。

    清玄走在前面,将这些尸的四肢完全砍去,若遇厉害一些的,河蚌微微施术便可避开。河蚌拿捏得当,他的灵识并未被完全控制,甚至可以说能够自主,所以他还能够思考:“你是内修?”

    道宗的人把修炼分为内、外两种,内修是指修法术,外修是指强体,修武道。也有人兼修的,比如容尘子这一种,但兼修的人也有危险——遇到纯武道中人,论武力肯定打不过。遇到纯内修的呢,比术法肯定逊一筹。

    优点是可以遇到武道比术法,遇到内修比拳头……

    所以道宗之人大多寻求外护,也就是内修之士要寻求一外修之人相辅而行,彼此互相支持。出手时外修近,内修远避,方能无懈可击。

    河蚌倒是坦白点头:“我不喜欢练武。”

    清玄便离她近些,内修体弱,一旦被邪物近,十分危险。但是不管是外修还是兼修者,若带上一个内修,驱邪收妖绝对是时半功倍之举。河蚌见状只是笑:“也没那么夸张啦,快看看你师父在哪里!”

    越往山簏深处走,邪气越盛,尸首也就越暴躁。河蚌毕竟是妖,也并不十分畏惧,她只是嫌弃那些尸首又脏又难闻。刚刚转过一棵古松,突然旁边窜出一头野猪,也不知死了几天,一的蛆虫,一见河蚌就拱!

    清玄回剑相护,剑光一过,蛆虫四散,河蚌就有些恶心,远远避开。

    正自闹腾间,前方一声尖啸,一个巫师模样的人面无表地出现在林间,他头戴小尖帽,腰别丧魂铃,手持赶尸杵,双目透出灰白的死气。

    清玄就顾不得野猪,立刻挥剑而上。这个巫师移动速度极快,他虽是死尸却有灵识,还能制定战术。

    他方才尖啸便是召唤群尸,而此刻数十具尸体全部赶来,里面还夹杂着几具狸猫、野狼的尸体。

    清玄也是属于内外兼修型,但根基虽稳,道行还不到家,这会儿一被尸体缠上就手忙脚乱。河蚌手上托了一颗血红色的珍珠,不像内丹,倒像是法器。她微微念咒,几具尸体瞬间被冰封。

    清玄这才想起她是水生动物,看样子术法也是五行属水的。那巫师很快意识到河蚌对他的威胁较重,他舍了清玄过来对付河蚌,清玄剑光缭绕想要缠住他,但他明显不上当,挨了几剑突破了清玄的剑花。

    河蚌刚刚举手,那巫师已经栽倒在地,颈间头颅不见了。清玄瞬间剁了他的四肢。

    腐尸从四面八方涌来,千年山脉,也不知到底埋葬了多少凶灵,此时全部唤醒,仿佛无休无尽。河蚌不时将法力注入清玄体内,运行二十四个周天,替他缓解疲倦。

    清玄第一次和内修合作,亦觉出术法之玄妙,自己所学不过皮毛。那河蚌却在左右张望,趁清玄应敌,她以密术与林中某人交谈:“淳于临”

    树下影里,一男子若隐若现,红衣黑发,举止优雅:“属下非常担心你,我的陛下。”

    河蚌一面替清玄解决边越来越多的死尸,一面发话:“马上离开。”

    红衣男子浅笑一声,微微施礼,消失在山间夜色之中。

    这河蚌复又嘻嘻哈哈:“那夫娅真蠢,她招这么多东西,若是容尘子抵不住,被撕碎了,还能吃么!”

    清玄气恼:“莫要诅咒家师!!”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