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不养了,不养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度君华 书名:神仙肉
    第九章:不养了,不养了!!

    下午,容尘子的解药调好了一些,先给河蚌敷眼睛。容尘子五指修长,每一片指甲都修剪得当,他材高大,且平生无半分苟且,举止间自有一股浩然正气。只是这番细致活做起来就不够熟稔。

    到最后就连那河蚌都开始有些担心:“知观,你可别图省事儿就想把我戳瞎了!!”

    容尘子干咳两声,也是有些尴尬,随手将羊脂白玉瓶甩给边的大徒弟。清玄只得接过这个苦命的差事。那河蚌在容尘子的大罗汉上翻来滚去,就是不消停:“知观,你什么时候帮我报仇?”

    容尘子盘腿坐在边,随手翻阅一部《黄庭内景经》:“总得待清素查明事实,有凭有据再行发落。若事确系她所为,贫道绝不轻纵就是了。”

    河蚌不乐意了:“哼!你应下的事又不作数了!莫不是贪图那夫娅的美色……”

    她话未说完,容尘子起就走,君子遇女子,有理说不清。孔子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河蚌两样都占全了!

    夜间,容尘子为诸弟子讲解《文昌帝君骘文》。这河蚌在膳堂的水缸里泡了一下午,最后回到他房里,天气太,她睡不着,于是趴在容尘子上,一边喝着他的茶水、翻着他的经书,最后因为自卑,她把书上所有她看不懂的全部撕掉了。可是这家伙成里不学无术,所以她能看懂的……真真是极少的。

    待夜间天气凉下来,河蚌好不容易睡着了,容尘子讲完经回房了,然迎接他的只有满屋的小纸团。纵然涵养如他也是悖然大怒。他一把将被子掀开,一拂尘打下去。

    大河蚌不知道自己撕了人家祖师爷的手抄本,冷不防被容尘子一拂尘打在背上,几乎打裂了蚌壳。

    这海皇陛下顿时妖大发,它大声怒斥:“臭牛鼻子,老子你仙人!竟敢伤老子蚌壳!老子今天要大开杀戒!我先杀我自己,再杀你,最后杀光你的徒子徒孙!”

    “……”容尘子结了个手印停在中途,满腔怒火如同被浇了冷水。一刻钟之后他摇摇头,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他俯下开始捡地上的纸团,捡了一阵,他摇摇头,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容尘子找了针线、糨糊,在灯下仔细地将书页铺平,一页一页仔细粘好。那河蚌也不吭声,就在榻边冷冷地瞅着:“让你带出去玩你不带,让你报仇你不去,回来还敢打老子的蚌壳,哼!!”

    两本经书容尘子粘了几个时辰,好不容易整理完,天都快亮了。待躺下熄了灯,方才有些朦胧,那河蚌悄悄摸到他边,大大地张开两扇蚌壳,冲着他右臂啪地一声猛力咬合。容尘子惊坐起,右臂痛彻心肺,再怎么好的脾如今也是怒不可遏了。

    他抱着手臂弯下腰去,气得全都抖,哪还有半点道家威仪:“还敢咬人!你你你……”

    那河蚌下嘴极重,咬得他右臂断裂了一般。容尘子终于下定决心——这个河蚌不养了,不养了!!

    他用衣带串起这个蚌,怒气冲冲地往外就走。也不知施了什么法门,那河蚌左扭右扭,就是变不回人。她也正恼怒,自然没什么好话:“个臭牛鼻子,快把老子放了!你个说话不着数的,什么知观,哼,看见那个夫娅就走不动路!我看是满口仁义道德,满腹男盗女娼!!”

    容尘子抿紧唇,强忍着一脚将她跺碎的冲动,原本想要将她扔回海里,这会儿也不管了,将她往凌霞山下随便一搁,转走。

    谁知正遇到九鼎宫的行止真人和浴阳真人迎面而来。二人着道冠道袍,是想上清虚观见夫娅的,见容尘子一脸怒容,也是大为惊奇——道家讲究威仪,容尘子更是高道,平里早已喜怒不显,要将他气成这般,着实不易。

    二人自前行来,那河蚌的话也隐隐听到一些,只捕到“夫娅”“男盗女娼”这样的字眼,顿时就带了些偷笑的意味。那行止真人也非善类,立时就解了河蚌上的缚形咒,他还慈眉善目:“无量佛,这是干什么?”

    容尘子还没开口,那河蚌已然化为人,她气急败坏:“他和那个夫娅一起,今三更才回房,回房还打我!!”

    容尘子还没开口,倒是浴阳真人说话了:“道友,这不是你那鼎器嘛,如何竟这般闹将起来了?”

    容尘子面上微烫,他不愿人前扬家丑,只得压低声音再度去哄那河蚌:“我并无和夫娅在一处,我回没回房,你还不知道吗?且今夜晚归也只是讲经,跟夫娅有什么关系!”

    他声音压得虽低,但行止和浴阳二人的耳力又岂能听不到。二人相互望望,板着脸忍笑。那河蚌可没打算这么算了:“格老子的,你还打算把我扔了!!”

    容尘子微愠:“那还不是因为你夹贫道胳膊!”

    河蚌大怒:“你不打我我会夹你胳膊吗?你个臭道士,”她指指后面正在憋笑的行止和浴阳,“还有你们两个,你们这群臭道士没一个好东西!!哼!上一下一,说来说去都是骗人的东西!!”

    二人被城门之火殃及,摸了摸鼻子不吭声。容尘子满面通红,怒到极点,反倒平息下来。他深吸一口气,终于低着声音哄:“别闹了,人前闹起来难看。”

    那河蚌横眉竖目:“现在知道难看啦?你打我的时候怎么不觉得男人打女人难看?老子今天……”

    她越嚷越大声,容尘子一咬牙:“晚上给你一块,回去。”

    那个河蚌顿时就顾不得再生气——尽流口水了:“真的?”

    容尘子偏过脸,不答。她眉开眼笑:“那好吧!!”

    她也不需要再催了,蹦蹦跳跳地往山上走。行止真人和浴阳真人几乎笑岔了气,容尘子长叹一声,悲哀地发现以后他不当知观了还可以改行去卖

    回到观中,行止和浴阳要去找夫娅,浴阳真人总还是担心着那个血瞳术。容尘子是主人,说不得只好陪同。他右臂仍然剧痛,一路也只有忍着,倒是暗中嘱咐清玄去找了块牛

    待中午回房午睡,那河蚌就趴在他口,十指纤纤若葱白:“这块肥,这块有嚼劲儿,啊啊,也不错……”

    容尘子看来不给是睡不清静了,他夜间几乎没睡,实在是经不起这么折腾,只得吩咐她:“你先出去,叫清玄进来。”

    看在的份儿上,河蚌很听话。不多时清玄便托着个银盘进来,看河蚌确实出去了,他从盘下取出一段血淋淋的牛交给容尘子。

    容尘子不慌不忙地割破右臂,取血遍涂之。随后他假模假样地包扎了手臂,挥挥手:“去吧。”

    河蚌如愿地吃到了,但是她很是狐疑,这神仙食在嘴里总不如嗅着美味,况且食后修为也没有明显变化。为此她多次找过容尘子,容尘子被她缠烦了,终于同她分析:“会不会是七块一个疗程呢?”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