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白菜豆腐汤(新章新内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一度君华 书名:神仙肉
    <>作者有话要说:
后台一直更新不上,我把原五六章合并,这一章是新内容。今天想双更,现在下去码字,今天的嘴嘴名单晚上出哈,现在先群嘴一个。mua~~~~<>  第六章:白菜豆腐汤

    清虚观里收容了许多病患,容尘子命他们各自将眼睛蒙上,化了符水给他们。符水下肚后,右眼开始流出黄色的粘液,容尘子命弟子各自收集粘液,分析巫术使用的引子。南疆黑巫术历来神秘莫测,引子不同,使用的解法也就不尽相同。

    九鼎宫因着浴阳真人也着了道,这次倒是没捣乱,也派了弟子过来帮忙。容尘子将所有粘液同病患编上号,用不同的五行符去试药引。

    最后开出一副长长的药方,吩咐弟子上山采药。

    解药的炼制是个繁琐的过程,容尘子几夜没合眼,自然也顾不上河蚌。但观中弟子仍各司其职,她每的饮食供应还是没有影响的。

    药房里有几个大炉子,不分昼夜地熬药。容尘子守在旁边控火,汗湿重衫。河蚌怕,也不怎么进去,就每里跟着清玄去采药。容尘子嘱咐了清玄几番,也就不再过问了。

    及至下午,观中突然来了一个异族女子,着一红衫,头发微卷略带焦黄,自称其能解开血瞳术。容尘子自然以礼相待,她倒也不含糊,很快配制出了解药,比容尘子的方法省事许多。

    九鼎宫大喜,也曾派人几度来请,这女子不为所动,却提议想在清虚观住上一阵,顺便寻访肆意伤人的黑巫师。容尘子是个好客之人,何况血瞳术的始作俑者还未出现,有个南疆巫师在这里总是放心些。故而他即命弟子打扫了间净室,将这位巫师安置了下来。

    女子名字叫夫娅,自称是追捕寨子里的误入歧途的巫师而来。容尘子到过南疆,二人倒也聊得十分投契。

    河蚌和清玄采药回来,自然也听说了这位夫娅女巫师。清玄去看了伤者,见诸人瞳中血色已经淡了许多,不由也啧啧称奇。那河蚌也在弯腰查看伤者,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开口冷笑道:“果然解铃还须系铃人嘛,哼哼。”

    她也不多说,自回了房。容尘子忙了几宿未合眼,在清玄房中更衣沐浴,实在困倦,也就吩咐清玄待客理事,自己在清玄房中歇下了。

    晚上,他同夫娅与诸弟子在膳堂一同用饭,二人谈正浓之时,外面一阵金铃之声,那河蚌翩然而至。容尘子当即就微微皱眉,立刻转头看清玄。清玄跟他甚久,当下明白过来:“晚膳送过去了。”

    那河蚌也不避讳,径自停在容尘子桌前。膳堂的气氛顿时有些不妙。诸小道士低头刨饭,眼睛却有意没意全往这边瞄——完了,师父后院要起火!!

    夫娅衣衫如火,腕间戴着两个藏银镯子,镂刻着人首蛇的怪物。此刻她也在打量河蚌,却不起,只是微微点头,神色间带着巫师的倨傲:“这位是……”

    容尘子干咳,那河蚌也不吭声,施施然行至夫娅边,端起汤盆,夫娅还没应过来,她灵敏如蛇,一下子扣了她一头一脸的白菜豆腐汤!!

    膳堂里安静得落针可闻,诸道士呆若木鸡,只有一块鲜绿的白菜叶还贴在夫娅的头发上,不停地甩啊甩啊甩。

    容尘子气炸了肺:“河蚌!!!!”

    那大河蚌也不多说,转蹦蹦跳跳地跑了。容尘子入道多年,识人无数。好人坏人见过不少,这么幼稚的他平生仅见。他虽气得七窍生烟,却也不能追过去打她。只得连连向夫娅赔不是。

    夫娅咬牙切齿,最终也只能回房换衣服。诸道士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全部低头吃饭,一副“不要看我、不要问我、不要骂我,我什么都没看见”的表

    容尘子快步走回卧房,那河蚌先到一步,已经卷着被子团成一团了。

    容尘子再难顾忌男女之礼,他上前一把掀开被子,是盛怒之极的模样了。那河蚌自然也知道,她双手抱膝,羽衣层叠散开,青丝过长,半随羽衣半淌榻。容尘子的怒火如同爆发的火山,却偏偏差一个喷发口。

    许久之后,他突然画了一张定符,二话不说印在了河蚌脑门上,而后直接将她扛进了密室。

    河蚌终于消停了,他再派弟子向夫娅送了些必需品,也便在房中歇下了。

    这次他是真的生了气,也不进密室去看她。河蚌能储存食物,只要不放在烈之下曝晒,几天不喂食不沾水也死不了,何况她还是个河蚌精。容尘子索不再经管她。

    次一早,容尘子在教弟子习字。夫娅对中原文化很感兴趣,想一同听课。容尘子不好拒绝,只得让她一同前往。学堂上诸弟子眼睛明亮——今天师父的鼎器去哪儿了?这位巫师……莫非要鸠占鹊巢?

    夫娅写不好汉字,容尘子站在她边,神色温和:“握毛笔的姿势就不对。”

    夫娅试了几次,总是不像,终于忍不住开口:“道长教教我吧。”

    容尘子微微敛眉,最后抽了桌上一方用来拭墨的汗巾,轻轻覆住她的手背,尔后隔着汗巾握住她的手,与她共书。夫娅不动声色地偷眼而望,他凝心静气,只着意于纸上笔锋,全然心无旁物。

    “那个河蚌精又冲动又愚蠢,倒是不足为虑。只是这个男人乃正神转世,道基坚固、不解风,难以下手呢。”她暗自沉吟。

    中午仍是在膳堂用饭,容尘子几经踌蹰,终于还是没有令弟子送饭。清玄几次想问,又不敢,最后只得按下不提。容尘子这次是真铁了心要教训这个家伙了——不给三分颜色,越发肆意妄为了!!

    晚间清虚观为这次血瞳术横死的村民超度。法会设在露天道场,仍旧由容尘子主持。场中央起坛,上设花瓶、香炉、香筒、蜡扦等,供香、花、水、果、灯五供。又置玉印、玉简、如意、令旗等法器。

    法会开场之前有诸弟子奏步虚曲,众法师合唱步虚词,开场曲调乃用《小救苦》。容尘子领唱经文时突然又想起那河蚌,不由重敛心神。

    夫娅先前还在一旁听着,待得无人注意之时,她转寻小径入了一间偏,正是容尘子的卧房所在。她来之前明显探过路,对这里竟然十分熟悉,不消片刻已然进得房门。

    房中未盏灯,一片寂静中似乎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她右手一翻,将一柄骨杖握在手里,杖上仍盘着一人面蛇的怪物,看来是她们信奉的真神。

    她略略念咒,指尖升起一簇暗绿色的火焰,几乎不用找寻,她就摁下了墙上的山松图。进密道之前她几次试探,十分谨慎。但一路无事,她顺利地进入了密室。

    在观中她旁敲侧击地向小道士打听过,听说这蚌精竟然是容尘子的鼎器。她十分吃惊,若不扫除这个障碍,要吃到神仙,只怕还要颇费些周折。

    夫娅很自信,只要得到这个蚌精一根头发,她可以为她设计一百零八种死法,全无破绽。

    房中一片漆黑,只有角落里的香炉里燃着香料,夫娅借着手中火焰的冷光四下打量,顿时对鼎器这个说话就信了几分。她施了个护体术,对这个蚌精始终还是不敢小视。

    等了片刻不见动静,她万分小心地以法杖撩开罗帐。只见红罗帐中,那河蚌静静躺着,双目紧闭,不言不动,额上还有一道定咒。夫娅顿时狂喜,迅速拔了她一根头发,正转要走,突然壁上的罗汉灯被点燃,一个人进得密室,却是清玄。

    四目相对,夫娅难免有些慌张,但很快镇定下来:“听说容尘子道长因为上次的事罚了她,我专程过来探望。”

    清玄倒似无所觉:“师父卧房一向不喜旁人擅入,巫师请回吧。”

    夫娅应了一声,转出了密室,临走时眼角一瞟,见清玄抱了一瓦罐水,兑好了砂糖,此刻正在一勺一勺地喂那个河蚌精。他还低声叹气:“师父只让我喂水,我可不敢放了你。唉,好端端地你又胡闹个甚?过两天师父气消了我再替你求,你先喝些水……”

    如此又过了两,夫娅开始有些忐忑。她拔掉了那个蚌精一根头发,但是两以来,她施尽了各种咒术,完全没有效果。就好像这根头发从来没有在任何活物上生长过一样!

    这天早上,容尘子梳洗完毕,突然想起密室里的大河蚌。他拢拢衣袖,举步踏入了密室。那河蚌仍然躺在榻上,连姿势也不曾变。容尘子在榻前站了一阵,心里也有些犹豫——这时候放她难免又要啼哭。晚上寻个时候让清玄过来把她放了,也免得再哄。

    这样一想,他就走,临走时望了纱帐内的人一眼,容尘子突然脸色大变,一手撩开了纱幔。只见帐中的人双目紧闭,右眼淌下一串血泪,衬着她白皙的脸颊触目惊心。

    血瞳术!!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