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顺水推舟

    “啪!——”淳婉仪,不,是淳容华狠狠将手边的茶盏打落,“真是便宜苏柳曼了!”

    “娘娘息怒,这次嫣贵仪不是也被罚足了么,皇上可没说要罚她多久呢,奴婢想着,这皇上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又想起嫣贵仪呢,倒是娘娘,此次升了位分,可见皇上还是把娘娘放在心里的,能娘娘把子养好,再怀上个小皇子,到时候一个小小的嫣贵仪算得了什么呢?”淳容华边的宫女云小声劝慰着。

    “你懂什么!这次的事儿扣到苏柳曼上本就有些勉强,皇上晋本宫的位也只怕是为了面上的事儿,嫣贵仪被罚无限期足,看上去是不利,可是那人可还怀着孕呢!足的时候,都是皇上的人在看管,谁还敢对她动手?到时候,不管她生男生女,自然会回到皇上的视线里,倒是我……恐怕是要碍了人的眼了……”淳容华叹息着,一手扶着额头,想着璃掖宫主位那个女人,心里更是烦闷。

    “娘娘且放宽心,就算如娘娘所算,嫣贵仪想要生下孩子不是还很久么!娘娘,现在璃掖宫主位有孕,璃掖宫就只有娘娘一人可以侍寝,娘娘何不趁此机会……?”

    淳容华皱着眉:“可是,湘淑媛握有我陷害嫣贵仪的证据……”说着握着拳头往垫子上一锤,“可恨那人放在本宫这里的钉子居然看到了咱们处理药的事儿,否则本宫何必如此忍气吞声!?”

    “娘娘,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云小声道。

    淳容华挑眉:“你有什么主意?说来听听。”

    云道:“娘娘,既然如娘娘所说,嫣贵仪不会伤筋动骨,反而得了能保护好自己子的机会,湘淑媛又处处制衡于娘娘,那咱们何不顺水推舟,将堕胎药一事推到湘淑媛娘娘的上?那颗钉子在咱们宫里的时间也够久的了,趁此机会还能好好清理一下咱们这里?”

    “你说的有理!”淳容华眼睛一亮,“先前之事本就疑点颇多,要是此时本宫宫中出现了一个颇为可疑的奴婢,想必皇上与皇后娘娘心中也会生疑,如此,就算是动不了湘淑媛,也能解决了现在的忧患,不用再受制于人……只是……”

    “只是什么?”云疑惑道。

    “只是皇后娘娘那里……恐怕不会容得本宫如此动作呢……”淳容华有些犹豫。

    “娘娘多虑了,这皇后娘娘这几可是为了二皇子下忙前忙后呢,怕是顾及不了那么多,娘娘不若选个好时候?”云笑道。

    “让本宫再想想。”

    “你是说,淳容华又想动什么幺蛾子了?”兮离眯着眼睛躺在贵妃椅上,漫不经心地问着弄琴。

    “是,娘娘,看来淳容华是忍不住想要处理璃掖宫偏的钉子了。”

    “哼!没眼色的,又不是一宫主位,这钉子怎么可能处理地干净?与其让一个份手段不明的新人到自己边儿。还不如留下一个虽然不忠但知根知底的呢!”兮离不屑道,又问,“淳容华又想拿小产说事儿?”

    “是。”弄琴回道,“淳容华似乎有什么把柄捏在湘淑媛的手上,故而,想将小产之事栽到湘淑媛上去,反咬湘淑媛一口。娘娘,奴婢这回是真有点儿疑惑了。”

    兮离一笑,撑起子看着弄琴:“不止你,恐怕后宫的人都疑惑着这淳容华的孩子到底是谁下手的呢!不过……本宫倒是有些明白了……”兮离起,在房间里走了两步,复而转过头看着弄琴,“上次叫你查的,那个在淳容华那儿的太医查地怎么样了?”

    “回娘娘,那太医表面上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奴婢查到淳容华的平安脉一直以来都是那位太医诊的,据说那位太医的弟弟是曹大人的弟子呢……”弄琴回答道。

    “是么……哼!原来如此,贼喊捉贼么,这淳容华也不摸摸自己的良心!真是心狠手辣,苦心孤诣呢!”兮离冷着脸道,“此事,咱们先别管,这淳容华自己要做蠢事儿,咱们也不需插手解救,反正,这璃掖宫的两个人,都不是省心的!”

    “是。”弄琴闻声答道。

    “说起来,这几舟清那里如何?”兮离顿了一会儿,又问道。

    “回娘娘,奴婢听说,两位将军都在夸奖梁公子,说公子根骨好、有悟,又肯下功夫,想来将来一定有一番作为呢!”弄琴笑着答道,边上前为兮离揉着额角,“昨奴婢替娘娘给二皇子下去送点心的时候,也见着梁公子与二皇子下一起读书呢,今早皇上去了书房考校功课,听说二皇子下得了赏赐呢!”

    “是么。”兮离笑着,“慕儿与舟清都有出息,本宫便放心了。”说着,兮离心中一动,抬头道:“命墨烟抱来甠儿与若锦,昨儿不是说两个孩子苦夏,没什么胃口么,叫厨房把前些子研制出的点心粥品呈上来,兴许两个孩子能吃下去一点儿。”

    “是。”弄琴这便放下手,径自出去吩咐了。

    十月十一。璃掖宫正

    湘淑媛懒懒地躺在贵妃榻上,有意无意地抚摸着自己显怀的肚子,笑着看了坐在旁边面无表的淳容华一眼:“妹妹这是怎么了,莫不是不喜到本宫这里来?”

    淳容华闻言,扯起一丝笑容道:“妹妹不敢,只是看到淑媛姐姐这般,忍不住想起我那苦命的孩子……”说着又敛下脸上的笑容,“看来妹妹到底是个无福的,好不容易有了个孩子,却到底是有缘无分……”

    湘淑媛在心底冷笑一声,面上不显,继续道:“妹妹切莫如此想,要不是嫣贵仪……妹妹又怎么会失了孩子呢?只是可恨皇上与皇后娘娘偏心,竟把她这般严密地保护起来,咱们连看都不能看一眼,生怕咱们把她吃了似的!”

    “谁说不是呢……”淳容华叹息一声,“妹妹虽然算是升了一级,可是一想到那罪魁祸首如今那般逍遥。就忍不住心中不平呀!”

    “唉!”湘淑媛见状也是叹息,“算了,还是别想这些伤心事儿了,本宫听说,你前些时候迷上一种糕点,都要进一些?”

    “也不算是迷上。”淳容华笑道,“不过是太医研制的药膳罢了,妹妹前些子到底是伤了元气,这般也不用天天吃药了不是?不过那糕点的确味道整治地极好,太医说,对怀孕的人也是颇有进益的,不若,妹妹明儿个差人送来一些?”

    “那姐姐就谢过妹妹了。”湘淑媛笑道,“只是也不好每每劳烦妹妹,姐姐只好厚着脸向妹妹讨一讨方子,以后便能吃上这糕点了。”

    “既然姐姐都这样说了,妹妹怎么能拒绝呢?”淳容华释然一笑,“妹妹回去就差人将方子送回来。”

    看着淳容华的背影,湘淑媛收了脸上的笑,轻声道:“命咱们的人去查探一番。”

    璃掖宫侧

    淳容华由大宫女云扶着坐下,轻声道:“你去把魏太医请来。”“是。”

    淳容华给云使了一个眼色,云眼神一闪,微微点头,退了出去,到门外吩咐一个小宫女去请魏太医,余光瞥见一袭宫装的一角,微微低下头,转又走了进去,看到淳容华,又微微点头。

    不一会儿,太医便到了,云亲自到门口迎接:“魏太医来了,娘娘又事问您。”

    魏太医背着药箱,微微喘着气道:“是,可是娘娘子有什么不适?”

    云微笑:“太医进去便知。”说着看了看周围的侍女,又道,“这里有我伺候就好,你们都下去吧。”“是——”

    魏太医与云都进了里间,外边顿时便不剩一个人了。此时远处有一个宫女左右看看,犹豫了一会儿,便凑到窗户下偷听了起来。

    屋内。

    魏太医沉声道:“娘娘找臣可是有什么事儿?”

    “魏太医。”淳容华不动声色,“你之前不是交给本宫一张药膳单子么?之前湘淑媛姐姐想向本宫讨要这单子,说是她也是想试试。本宫找你来,是想问问,你之前说这方子对怀孕的人有益,但是本宫将这方子加入糕点里面,可会有什么变化?湘淑媛姐姐毕竟是怀孕的人,若不是万分确定,本宫也不敢贸然将方子交给湘淑媛姐姐……”

    “谁!——”

    外边突然传来一声呵斥,屋中的人都一惊,大宫女云连忙追出去,便看见淳容华边儿的另一个宫女往旁边追去,云连忙喊来侍卫,一行人追到那宫女打扮的人,押进屋一看,赫然是一个在淳容华边儿当值的粗使小宫女。

    “启禀娘娘,奴婢看见这宫女儿在外边鬼鬼祟祟地偷听呢!”发现宫女的人道。

    “娘娘,此事决不可轻忽,此女鬼鬼祟祟,必定心怀鬼胎!”云道。

    “……云,你亲自去搜一搜她的屋子,还有与她亲近的人,也一并查一查!”淳容华沉吟道。

    “是。”云领命下去。

    不一会儿,云便拿着一个小瓶子进来了。淳容华见状,眼神一厉,嘴角隐隐透着笑意,不过片刻便遮掩下去,对边儿的魏太医道:“魏太医,劳烦太医看看那是什么。”

    魏太医依言上前,拿起瓶子打开细细查看,片刻,猛然抬头道:“娘娘,这是效力极强的堕胎药!”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