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淳婉仪

    大皇子的生宴终于告一段落,而兮离,也开始全心全意为慕儿准备起来。

    这期间,却又发生了一件事儿。

    也就是大皇子生宴堪堪半个月过后,淳婉仪在璃掖宫侧小产。听到这个消息,兮离顿时就眉心一抽——又有人不老实了。

    消息刚传到兮离耳朵里的时候,晔成帝也刚好在旁边,与兮离一同商量着慕儿生宴的规格事宜。

    传话的小太监还跪在地下,大气不敢出一声儿,兮离下意识地转过头,便看见晔成帝微黑的脸色,顿时心中一凝——这事儿,连晔成帝心中也没有数的么……

    起走到晔成帝边,兮离沉声道:“皇上,妾该去璃掖宫看看淳婉仪的况。”说着,拿眼神试探地看着晔成帝。晔成帝沉吟了一会儿,抬眼道:“去吧……去看看淳婉仪,然后来告诉朕况,朕先回承乾宫。”

    “妾恭送皇上。”兮离躬送走晔成帝,直到晔成帝的影完全消失,才抬起头,冷眼看着跪在地□子颤抖,眼中略带复杂的小太监,眼神闪了闪,淡淡道:“弄琴,去查清楚。”弄琴看了那小太监一眼,见兮离微微一点头,便低头退了出去,而兮离则是乘上凤辇往璃掖宫去了。

    璃掖宫侧

    兮离刚踏进璃掖宫,往内里看去,便见湘淑媛正坐在淳婉仪的边,贴着淳婉仪的耳朵小声说着什么。挑了挑眉,兮离走近两个人。此时淳婉仪眼神一动,湘淑媛往后一瞧,便看见了兮离。湘淑媛与淳婉仪两人作势正要起行礼,兮离一挥手阻止了二人的动作:“行了,你们两人都要当心子,不必行礼。”又对湘淑媛道,“你也是,自己也是有子的人,怎么不在自己宫里休息?”

    湘淑媛笑着道:“淳婉仪这儿出了事儿,嫔妾为璃掖宫主位,自然是应当在这儿的,皇后娘娘不知道,方才淳婉仪的况真真是危急,太医说,差点儿就……万幸的是,淳婉仪素来子健壮,且那要命的东西没吃多少,这才堪堪救回一条命……”

    兮离眼神一厉:“要命的东西!?”正想发问,又看见淳婉仪在上苍白无力的模样,兮离舒了口气,没再理湘淑媛,转而向旁边儿的太医问道:“淳婉仪现下怎么样了?”

    太医回到:“回皇后娘娘,如湘淑媛所说,淳婉仪子一向健壮,这才堪堪救回一条命,只是到底是伤到了根本,需要拿名贵药材好好养着,以后也可能会小病不断。”

    兮离叹着气道:“既如此,这也算是万幸了。以后好生将养着变好了,咱们皇家有什么药材是吃不起的?淳婉仪且放宽心,好好养好了子,你还年轻,孩子还会有的。”

    淳婉仪闪着泪光,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嫔妾谢过皇后娘娘……”说着又伸出一只手去拉兮离,兮离不露声色地握住淳婉仪伸来的手,面上露出宽慰之色,温声道:“淳婉仪?”

    淳婉仪眉头微蹙,正是一个美病弱西施的样子,颤声道:“皇后娘娘,是有人害了嫔妾的孩子……你要为嫔妾做主啊皇后娘娘……”

    兮离眉头一皱:“这是怎么说的?别着急,你细细说来。”

    “嫔妾子一向都是好好的,而且,嫔妾怀孕之后就不曾在外边随意走动,太医都说嫔妾这一胎养地极好,可是嫔妾今天中午用了甜品以后,就觉得有些不适,但是当时,嫔妾也没有多想,伺候的人也劝慰嫔妾,嫔妾便以为只是累着了,于是就午睡,谁知却被痛醒了……”淳婉仪泪光盈盈,“之后……嫔妾的孩子就……”

    “岂有此理!”兮离顿时面露愤怒之色,顿了片刻,转向淳婉仪道:“淳婉仪,你好生休息着,本宫一定查清此事,给你和皇嗣一个交代!”说着,便放开淳婉仪,转要离去,此事眼角瞥到旁边神色不明的湘淑媛,顿了顿又道,“湘淑媛也是有子的人,方才在这里见了血气,未免对孩子不好,还是回宫休息一会儿吧。传令下去,璃掖宫偏戒严,直到水落石出!”

    “嫔妾/奴婢谨遵皇后娘娘懿旨——”兮离回过头看了看躺在上的淳婉仪,便转离开,往承乾宫去了。

    璃掖宫正

    “娘娘为什么不揭穿淳婉仪?这淳婉仪处处跟娘娘做对,仗着自己怀孕,竟然连同样有孕又是一共主位的娘娘都不放在眼中,这样的小人,合该趁她病,要她命才是啊!”湘淑媛边儿的宫女一边说着一边小心地将湘淑媛扶着坐下。

    “现在皇后势大,宁淑仪又为了之前的事儿记恨与我,并且,虽然现在宫中怀孕之人众多,但是本宫却是唯一一个正三品以上的,恐怕容贵妃也记挂着本宫呢!那淳婉仪虽然是养不熟的白眼儿狼,但是本宫既然抓到了她的把柄,那利用她一下又有何妨?利用完了,选一个合适的人把事捅出来便是了……那时候,淳婉仪便是一枚弃子,嫣贵仪,想必也不会拒绝本宫了?”湘淑媛悠然笑着,结果宫女递来的燕窝粥,用勺子搅了几下。

    “娘娘圣明。只是那淳婉仪如今所做的事事指向嫣贵仪,纵然手段拙劣,可是若是娘娘不说,又有谁能知道淳婉仪竟能如此狠心,自己喝下堕胎药呢,恐怕嫣贵仪也是凶多吉少呀。”宫女道。

    湘淑媛一笑,放下勺子,将手中的燕窝递给宫女:“这可说不准,咱们的皇后娘娘,可是一向为子嗣着想,何况皇后娘娘也不是吃素的主儿,就算证据指向嫣贵仪,只要有一份不对劲,皇后娘娘也不会下死手的,更何况,这嫣贵仪的父亲可是重臣呢……依本宫看,淳婉仪这次恐怕得不了什么便宜了……不过,以一个注定是女儿的胎象,换取皇上的几分宠,恐怕不止是淳婉仪,多的是人想去做呢!”

    另一边,往承乾宫去的路上。

    弄琴从另一条路拐过来跟随着凤辇,一边小声对兮离说着自己追查到的事儿。

    “……淳婉仪娘娘今中午吃的也是份例上的食物,只是之后进了一道甜品,据说是嫣贵仪娘娘送来的莲叶羹,奴婢看那个碗里大半都被吃了,只剩下一点儿,但是这一点儿里却验出大量堕胎药的成分,并且若是中招,恐怕不止胎儿保不住,大人也会缠绵病榻。”

    兮离挑眉:“是么……嫣贵仪……那甜品送去璃掖宫的途中?”

    “回娘娘,甜品是嫣贵仪娘娘的贴大宫女莲雾亲自送去璃掖宫的,想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听莲雾说,这甜品是前一天淳婉仪娘娘往嫣贵仪娘娘那里去,偶然吃了觉得心喜,这才要了的,嫣贵仪娘娘为了安全才派她亲自送往璃掖宫,当时淳婉仪娘娘正在用午膳,没有多留她,她将莲叶羹放下便回了嫣贵仪娘娘那里……”

    “你是说……”兮离看了她一眼,转而又顿住,轻轻舒了一口气,又道,“那个传信的小太监?”

    “那小太监是湘淑媛娘娘的人,倒是没什么可疑,恐是湘淑媛娘娘想试探皇上对淳婉仪娘娘的心思,另外,无非就是想在皇上面前昭显自己的大方罢了。”

    “嗯。”闻言,兮离淡淡应了一声,便不再开口,径自闭目养神了。

    承乾宫。

    “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晔成帝上前扶起兮离,两人相对而坐。

    “淳婉仪哪里怎么样了?”晔成帝淡淡问道。

    “回皇上,淳婉仪小产,不过,据她所说,她是吃了午膳后嫣贵仪送来的莲叶羹才小产的,而妾的人也确实在那碗莲叶羹中验出了大量的堕胎药,其用心险恶,昭然若揭,只是……妾有一事未明。”兮离道。

    “哦?此事有可疑之处?”晔成帝挑眉。

    “是。”兮离回道,“莲叶羹里有毒,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妾疑惑的是,那莲叶羹是嫣贵仪的大宫女亲自送到淳婉仪处的,那便是明着指出,是嫣贵仪下的手,但是若真的是嫣贵仪下的手,又怎么会如此愚蠢,明晃晃地给人家查呢……”

    “那,依离儿所见,此事……?”

    “依妾所见,这栽赃陷害的手段,也是颇低了……只是,就是因为手段太过简单,妾反而,不知道该怎样查下去了……”兮离看着晔成帝。

    晔成帝沉吟了一会儿,淡淡道:“淳婉仪刚刚小产,嫣贵仪亦是怀有孕,依朕看,此事疑点颇多,但是牵扯到宫中有孕的嫔妃,不宜深查……既如此,便叫嫣贵仪足,淳婉仪……便升上半级,封为淳容华吧。让她好好将养着,不要,胡思乱想了。”

    “妾遵旨。”兮离笑意盈盈地道,“还是皇上考虑周到,既算是给了嫣贵仪教训,又让她好好将养子,也为皇嗣着想。”复而又道:“说起来,这宫中的孩子们一个个都长大了,妾前几见着三皇子,子竟是好了许多,看着也活泼可,让妾忍不住想起慕儿小时候,在妾面前撒卖痴……是不是妾老了,这才老师想起以前的事儿?”

    “慕儿也大了……”晔成帝面上露出笑意,伸手握住兮离的手,“离儿若是说自己老,那朕不是更老了?”

    “皇上!”兮离嗔道。

    作者有话要说:………………兮离跟晔成帝的关系,其实我自己也有点说不清楚了,我觉得,是恋人未满,亲人以上吧,其实两个人是有相的条件的,只是到底是不由己……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