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赢家

    话说这边兮离虽是得了晔成帝的意,然而却是稳坐钓鱼台,没有把风声传出一点,这容贵妃呢,也是恍若不觉,自顾自地准备着大皇子的五岁生辰,心里倒是纠结着,皇后想不起来,便能狠狠坑皇后一把,但是这不就委屈了自家儿子了么!于是容贵妃便在,在众嫔妃面前坑一把皇后,与在皇上面前告皇后一状中犹豫着,谁知道那边老早就准备好了,就等她直愣愣撞上去呢?

    六月初,观望已久的容贵妃终于决定,皇上近几年不怎么管后宫的事儿,于是还是决定落一下皇后的面子好了,当然,如果能让皇上觉得皇后的能力有限就更好了,于是,某天早上去宸月宫请安的时候,容贵妃便说起了大皇子的事儿。

    “说起来,这盛儿不知不觉也快五岁了,本宫现在想起来,时间过得真是快呢,一转眼,盛儿就算是懂事儿的年纪了呢。”容贵妃神忧郁又企盼,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来。

    坐在容贵妃对面儿的惠妃眼神一闪,端起茶杯装作喝茶,掩饰自己翘起的嘴角——还以为容贵妃聪明了呢,结果没想到还是这么没脑子!这回这容贵妃恐怕是偷鸡不成,反倒要蚀把米了!

    余下众人皆息了声,现在后宫之中皇后的地位稳固,正是得意的时候,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凑上去明目张胆地找不痛快,后宫里墙倒众人推的事儿屡见不鲜,但是蚍蜉撼树的事儿可是只有傻子才会去做的。

    一片诡异的静谧之中,兮离仍旧微笑着看向容贵妃,淡淡颔首道:“容贵妃说的是呢,本宫现在还记得盛儿还是婴儿那时候的样子呢,一晃眼儿,都长成小大人了,前儿皇上也在跟本宫说,盛儿眼看就要进书房了,还说希望盛儿能给弟弟妹妹们做个好榜样,不枉了大皇子的名讳呢!”

    容贵妃笑容一窒,转而又舒展开来,对皇后忐忑道:“是……只是,皇后娘娘,本宫逾矩,敢问皇后娘娘,可有着手准备盛儿的生辰?可别是忘了吧!”

    “你瞧瞧你说的什么话!”兮离眼神一凌,直容贵妃,“本宫怎么会忘记孩子的生辰!五岁生辰是大事儿,本宫早早就讨了皇上的意,可是你这个做母妃的呢?这些天你问都没问本宫一声儿,竟然到现在才巴巴儿地来问,到底是何居心?莫不是竟然把自己的心思看得比孩子还重要了?”

    “这……”容贵妃一惊,讨了皇上的意?

    还没等她反应,便听那边皇后又道,“这后宫中的妃嫔,伺候好皇上是本分,你们只要是能让皇上高兴,本宫都喜欢……但是要是一个个的不做好自己的本分,懂了什么不该动的心思,那,就不要怪本宫不给你们脸面!”说罢,有转向容贵妃,“容贵妃,拿着孩子作筏子,你不觉得亏心么!?”

    “嫔妾不敢!”这话说得诛心,容贵妃连忙起跪下。

    兮离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略显愤怒地看了容贵妃一眼,继续道:“好了,念在你是初犯,本宫也不说什么了,罚你半年的俸禄,抄写二十遍宫规便是了。”又道,“这事儿,本宫再皇上面前为你解释过了,以后便不要再提起,盛儿的生辰本宫也请示了皇上,由你来办,若是有什么需要的,知会内务府一声便是了,只是千万不要委屈了盛儿。”

    说完这话,兮离也不看底下众人各异的表,将手上把玩的茶杯放在一旁,便起,道:“瞧这头也差不多了,今便这样散了吧。”

    “是——”底下众人起行礼,待到抬头,皇后已然离开,众人面面相觑,看着一旁容贵妃青白交加的脸色,也不多说什么,便一个个地起离开了,唯独惠妃,悠然笑着看了容贵妃一眼,不冷不地道:“本宫就说了,这最近底下的人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原来是这事儿啊……贵妃姐姐还真是心急,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份,是能擅自动用人手的么!皇后娘娘还在上边儿看着呢!说起来,这大皇子下还真是可怜,有些人为了争宠弄权,竟然连自己儿子都不顾了,怨不得皇上,早早让大皇子搬了出去,想必,是早就看透了某些人的凉薄,才未雨绸缪的吧!”

    说完,对容贵妃恶狠狠的目光视而不见,扶着边人的手便施施然走了出去。

    6月25,大皇子钟祺盛的五岁生宴。

    前儿提到,之前兮离狠狠给了容贵妃一个没脸,兼之敲打了后宫的众嫔妃,那些个仗着自己有孕的,也沉寂了下来,容贵妃呢,也乖觉了许多。不过,这江山易改,本难移,容贵妃此人子一向骄纵,当在皇后面前大大地被下了面子,心中虽说有了几分惧意,但是到底还是咽不下这口气,使劲使唤着内务府众人,牟足了劲儿要替大皇子风风光光半一个生宴,好打压皇后的气焰才好。

    只是呢,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容贵妃到底只是贵妃,而皇后到底是皇后。容贵妃没想到的是,皇后说让她有什么事儿找内务府,还就真的什么都不做了,而内务府,又岂是不会看人眼色的东西?这容贵妃与皇后娘娘是明着对立了,皇上却是明显站在皇后娘娘一边儿,谁得势谁失势还不明显么?于是,底下的人对容贵妃也漫不经心起来,容贵妃纵然是想要给大皇子长脸,却很难实现。纵然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底下得人办事还是懒懒散散。

    而兮离呢,自那之后,便乐得在一旁看笑话,假借称病在宸月宫中逗弄着一双儿女,间或教导慕儿,好不快活。冷眼看着容贵妃手忙脚乱的样子,兮离凉凉笑着,心里对容贵妃轻看,这位,还真是满眼繁华,看不出真实呢!

    大皇子生宴前几,久病的皇后娘娘觉得子爽快些了,便往御花园走了走,没想到却听到有人嚼舌根子,说容贵妃居高位却无德无才,真真配不上“贵妃”二字,皇后勃然大怒,当场将两个奴才杖毙,又命人查了下去,听闻容贵妃对大皇子生辰宴准备的并不精心,立刻便传召容贵妃到宸月宫训斥了一番,又以雷霆手段整治了后宫流言,温贵嫔、嫣贵仪罚俸三月。之后,便撑着病体接手了大皇子生辰宴事宜,于是乎,这才有了今这般的生辰宴。

    虽说五岁生辰是大事儿,但是也不过是宫中的众人,加上宗室王爷一起于重华设宴罢了,兮离这番动作占了大便宜,现今宗室里谁人不说皇后贤德,但对于晔成帝来说,兮离的动作他却是知道的,但是兮离此番动作也只是为了教训容贵妃,生辰宴的准备也确实是周到妥帖,甚至是有些过于风光了。而足的两个嫔妃,也确实是动了不该有的心思,而且两个嫔妃有孕在,虽说是罚俸三月,但宫中又有谁敢短了孕妇的吃穿用度呢?于是晔成帝便也当做不知道罢了。

    兮离心下计较地明明白白,但在晔成帝面前仍不露心思。她私底下想着,虽说晔成帝现下看来对自己好像是真真放了心思,可这皇帝的心思谁说得准呢。如此这般行事,自己是有聪明有手段,但却不犯帝王的忌讳,甚至有一些无伤大雅的短处在皇帝手中捏着,这才是长久之道。自己虽说位置依然稳固,但是朝堂之上的事儿,可是说翻脸便要变天的。

    生宴之上,宾主皆欢,容贵妃虽然心下愤恨皇后给自己下的绊子,但是为着儿子的生辰宴,也不得不展着一张笑颜。各个宗室王爷看着皇家终于有第一个皇子开始出入书房,而皇上的嫡子,二皇子钟祺慕,三个月后也便5岁了,宴会之上更是有四个怀孕的嫔妃,皇家子嗣兴旺,更兼之皇后贤德大方,对待皇子一视同仁,尽心尽力,没有比这个更值得人欣喜的了。

    觥筹交错,好不闹!兮离前些子称病,初时脸上还有些苍白,几杯酒下肚之后,脸上也开始泛起了红晕,晔成帝看着边的人,想起当初兮离初入宫时的场景,心下一动,便伸手握住兮离的,二人相视一笑。各个宗亲们看见帝后和谐,更是满意。只是旁边坐着的嫔妃们,心中滋味便是不好受了,其中,容贵妃尤甚——大皇子生辰,按例皇上今天便是要与大皇子生母一道儿的,这宴会上的第一得意人,也自然该是容贵妃。只是,对方是皇后,容贵妃也不敢表现出自己的不满与怨怼,只得低下头,借着饮酒遮掩表

    宴会结束之际,晔成帝看看兮离,又想着大皇子生辰,面上颇有些为难之色。兮离心下暗暗嘲讽,面上却不显,眼中略带调笑地看着晔成帝道:“皇上,妾不胜酒力,这便回宸月宫去了,妾看着容贵妃宴席上高兴地一直喝酒,怕也是有些醉了呢,皇上不去看看?”

    晔成帝看了兮离片刻,直到从兮离眼中看到几许嗔意,才笑道:“既如此,朕便往玉卿宫去了,皇后不胜酒力,要当心才是,朕命夏礼送你回去。”

    兮离一笑:“妾谢皇上。”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现在才更新……灰灰在这里郑重给大家道歉,本来是只请了一个月的假的,但是却这么长时间不更新,放假回家之后……就懒了……编编也严厉地训斥……

    关于兮离传,完结标准是兮离做到太后,也就是慕儿登基便完结了(这里算是剧透吧~),其实这篇文本来打算只有35W字的,没想到写了这么长,这里灰灰感谢一直支持灰灰的朋友们,灰灰仔细考虑过了,兮离传以后还是更,争取早完结,兮离熬了这么久,要早点媳妇熬成婆啊~

    至于大公主这个文,灰灰也会努力更新的,但是可能做不到更,给正在追大公主的童鞋们道歉了~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