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抓周、生辰

    未雨绸缪的时候,要看好时机,否则便会变成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心理学笔记

    “是么!”兮离睁大眼睛,惊喜道,“这还真是个好消息!慕儿知道了定然开心的!”说着又略带着些许嗔意道,“说道这个,慕儿是越来越与舟清亲近了,连妾这个额娘都排在舟清后边儿了呢!”

    “离儿吃醋了?”晔成帝笑着劝慰,“宫中与慕儿同龄、说得上话的也没几个,盛儿让他母妃带左了子,昊儿子又不见好,也就梁舟清成天儿见地能跟着慕儿一起,难免感好些,这是好事儿。”

    兮离红了红脸,颇有些不好意思:“妾知道了……皇上不是要回去批折子么……”

    “呵呵……”晔成帝瞧着兮离脸红的样子,也不再逗她,再想着折子也确实没批完,便回了乾元。这天晚上自然又是来了宸月宫不提。

    次,众嫔妃来宸月宫请安过后,兮离便命人将惠妃宣来,二人一起就若岚的抓周礼讨论了大半天。

    ……………………………………

    “你看这样可好?”兮离抬头看着惠妃。

    “皇后娘娘的安排自是妥当的。”惠妃带着满脸笑意,“嫔妾还要谢皇后娘娘为若岚美言。”

    “哎,这有什么谢的。”兮离笑着摇摇头,“若岚也算是本宫的女儿,本宫自然是要为她好的。”

    惠妃一笑,又仿若想起来什么似的,道:“说起来,大皇子下的生辰也不久了,也不知道皇后娘娘是怎么打算的。”

    “这事儿说起来本宫也正头疼着呢!”兮离皱起眉,揉揉眉心,“这段时间事不断,宫里孕妇又多,又接连好几个皇子公主生辰,本宫真真是焦头烂额的,偏偏这大皇子生辰眼看每两,容贵妃却全然不知道似的,提都没在本宫这里提上一句话……”

    “皇后娘娘就是心善!”惠妃说着,眼神却有些讽刺,略略凑近了兮离些,道,“嫔妾可是听说,容贵妃娘娘挖空心思想着怎么给大皇子下庆生呢,嫔妾还道是皇后娘娘下旨让容贵妃自行准备大皇子下的生辰庆祝呢……”

    “是么……”兮离眼角一挑,眼神霎时冰冷,“容贵妃也真是的,想要什么自行告知本宫便是了,只要是为了盛儿好,本宫又哪里有不答应的,何苦自己私下做些不该做的事儿呢。”说罢叹一口气,又道,“罢了,她到底是一片慈母心肠,本宫替她在皇上那里圆两句话便是了。”

    “容贵妃一时心切,错了事儿也是有可原的。”惠妃挑起笑,“皇后娘娘向来宽厚,容贵妃娘娘也该是心有感激。”

    “好了。”兮离看了惠妃一眼,“若岚的抓周礼便定下了,皇上说了,你的足便在若岚抓周礼那解除——”

    看着惠妃有些苦涩的笑容,兮离叹气:“皇上还是体恤你的,你也凡事想开些吧。”

    “嫔妾省得的。”惠妃抬起来,“若是无事,嫔妾便告退了。”

    “嗯。”兮离言又止,最终还是看着惠妃离去。

    又几

    怀孕的嫔妃边按例都是要增加人手照顾的——不过大多数嫔妃为了防止别人的黑手,一般都会吧人手安排在最外围,受宠的有底气的嫔妃更是多半都会直接拒绝,以免被人钻了空子。但是这个旧例正好为温婕妤提供了机会——温婕妤盼望许久的精通医理的丫头,借此机会终于到了温婕妤边儿。

    不过,且不说这丫头能够顺利进宫,再顺利道明熙宫偏到底是经过了几个人的层层把关,但说这丫头本,就够温婕妤喝一壶的。

    先前说了,这个宫女,名唤齐明月的,本来在家是定了亲的,结果因着温婕妤,生生被送进宫。这也就罢了。齐明月算是柳家的人,没有办法也只好进宫。

    可是谁知道,齐明月要被送进宫的消息一放出来,男方立马就退了亲,又重新说合了一家。单单这,也无可厚非,有哪家愿意自己儿子白白等一个姑娘7、8年之久呢,何况这状况,算得上是齐明月一方悔婚了。但是,横生枝节的是,这男方重新说合的一家,竟还是柳家所属。

    齐明月正当伤心的时候,其父齐大夫一外出,正巧看见这男方在重新说合的那家人门外传递信物,一副深如斯的样子,立时怒火攻心——这人当时也是这样对待自己女儿,齐大夫才同意把女儿嫁给他的,现在男方这作态,不是明摆着当初是骗人的么!齐大夫实在是气不过,便上前说了几句,谁知那那方好似也是气急了,竟然脱口而出:

    “当初想娶你们家女儿,是想着你们算是柳家一脉,娶了你女儿也好跟柳家攀上关系,说实话,我当初还犹豫了许久呢,就齐明月那个母老虎的子,谁受得了!只不过想着你们一方更受柳家重用罢了,谁知道竹篮打水一场空!齐明月已经跟我没关系了,你们也别来妨碍我做事!”

    这齐大夫顿时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好死不死的,兜兜转转齐明月又知道了这事儿。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了。齐明月也是个烈女子,但是这事儿吧,搁谁上不得恨哪!就因为温婕妤一个念头,便是生生毁了一生……齐明月也是沉得住气得,当下也没发泄,而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只是在进宫前,亲自去求了柳家夫人,让柳家再不接纳那男方一家。柳家此时正是有求于人又有愧与人,自然是满口答应。而柳夫人想着来龙去脉,又有齐明月这一出,自然是认为齐明月是死了心,只是恨男方罢了。又哪里知道,齐明月恨骗她负她的男方,更恨的,却是导致了这一切事的柳家呢?

    可惜,一心想着拥有一个皇子的柳家,却是没有一个人考虑到这里,齐明月这一枚定时炸弹,便深深埋在了温婕妤边。

    话说这齐明月刚进宫,倒是真真帮着温婕妤调养了一段时间的子,取得了温婕妤的信任之后,蛰伏了下来。这件小小的插曲,也就只不过几人心中有数,而偌大的后宫为之注目的,则是皇后娘娘所出的龙凤双胎——皇四子与长安公主的抓周礼。

    此间之盛大不必多说,抓周礼上,皇四子钟祺甠抓到宝剑一把,更加奇特的是长安公主,抓到的竟然是一把鞭子,多少人目瞪口呆,只是皇上还是一副欣喜的样子,于是众人也顺口夸赞着长安公主必定巾帼不让须眉。

    惊叹长安公主之余,更有许多人暗暗思索,皇后所出二子,一文一武,实在不得不让人深思。但转而想到皇上正值盛年,便也不敢再“未雨绸缪”,只是皇上对皇后娘娘所出之子溢于言表的喜、二皇子钟祺慕的从容有度,聪慧大方,以及四皇子钟祺甠的灵动早慧,也让参加的文武大臣们映像深刻。

    这一晚,晔成帝自然是宿在了宸月宫。

    没过几,晔成帝在宸月宫之时,恰好问起兮离长平公主若岚的抓周礼准备。兮离回答之余,想起前些子惠妃之语,便趁机道:“说起来,盛儿的生辰也不远了,皇上看是不是也庆祝一下?毕竟这是盛儿五岁生辰,过了这个子便算作是少年、可以进出书房了。”

    晔成帝皱了皱眉道:“这段子事也多,便也不用大半,盛儿的生辰又跟若岚的抓周礼隔不了多少天……这样吧,办成家宴好了,皇子五岁虽是大事儿,也不值得大办。”

    “是……”兮离抬眼看了看晔成帝,踌躇道,“那皇上看,让容贵妃搭把手如何?她毕竟是盛儿生母……”

    晔成帝讶异,看了看兮离,沉声道:“怎么了?容贵妃又闹腾了?”

    “也没有……”兮离犹豫了一下,轻声道,“这原也是妾的不是,这段子忙乱,竟是前些时候惠妃提醒,才想起来盛儿生辰,本来妾是想着请示皇上便准备的,谁知道下边儿的人来报,说是容贵妃已经在准备了……妾想着容贵妃怕是见妾没有着手准备,才难免心急的,干脆就让容贵妃一起布置,也算是全了她一片慈母之心……”

    “哼!”晔成帝面露不虞,显然是对容贵妃目中无人的做法感到不快——本来么,就算是皇后暂时忘了,你提就是了,皇后又不是故意的,况且容贵妃不告诉皇后也就罢了,连晔成帝也不请示一下就自己准备起来了,这不是暗指着帝后二人亏待大皇子了么!晔成帝自然是感到不快的。

    但晔成帝到底还是听进去了兮离的话,没有再多说什么,同意了兮离让容贵妃一同布置的请求,不过,最后还是忍不住跟兮离说了一句:“叫容贵妃好好管好自己,别老是干些不该干的事儿!”

    兮离暗笑着应了。

    作者有话要说:坑爹的网速!考个试校网就崩溃!

    可怜的我,猛然发现在‘你一生一世’这个特殊的子里,居然还要考思政考试!!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