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东窗事发

    骄纵是可的另一面。

    ——心理学笔记

    成帝十三年四月二十三,闱结束放榜,有士子在科考场外静坐,以示抗议。晔成帝为平民愤,传召领头之人面圣承诉冤

    “草民叩见皇上——”两个士子模样的人对着晔成帝行礼。

    “嗯。”晔成帝应了一声儿,盯着那两个人,半响才道:“你二人召集士子,扰乱治安,该当何罪?”

    “皇上明鉴,草民实在是迫不得已,草民斗胆,状告闱主考席安慕席大人考场舞弊徇私!!”

    “大胆!”晔成帝拍案而起,“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要状告的可是华耀书院的院长、一品大学士席安慕!”

    这话平时说出来,也就是对席安慕的夸奖、崇敬,但在此时此刻,此此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讽刺意味。一众平时跟席安慕不对付的官员么此时都偷偷弯了嘴角,心下暗叹,这席安慕前程怕是毁了——席安慕能爬到如今的位置上,一是因为席安慕是当今的亲舅舅,分自然是不必说的……这二嘛,便是因为,席安慕是华耀书院的院长,在天下清流之间有盛极的声望,可是今这一遭过去之后,就算席安慕没有栽在这里,但是席安慕在士子之间的名声算是毁了,而且这科场舞弊……没有皇上的授意谁敢乱去沾手?再加上,有女儿在宫中的人家传来的那些消息,这席家,怕是也受伸得太长,遭了皇上的厌弃了……

    “回皇上。”下边两个士子连连磕头,其中一个看上去像是领头的那个一抱拳道,“草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实际上,在科考之事之前,席大人一直是草民心中最为敬重的院长!但是……”

    “这么说……你是华耀书院的人喽?”晔成帝打断那人的话,问了一句。

    “是。”那人看着晔成帝继续道,“草民是华耀书院的学生,一直仰慕院长……但是……草民来到京城之后才知道,原来院长根本就是汲汲盈利之人!他不配做华耀书院的院长!”

    “对,他不配!”旁边的人也应和道,“皇上明鉴,席安慕根本就是大力扶持自己的学生,而置天下寒门士子于不顾!!”

    ………………………………………………………………………………………………

    前朝闹腾着。与此同时,后宫之中也不安静。

    宸月宫,这天兮离一听到消息,便叫丽婕妤好好在疏影轩待着,恐怕今会很忙乱,怕是顾不了许多了。

    而此时,果然开始闹腾起来了,璃掖宫还好,两个孕妇直接命人关闭了宫门,龟缩在宫中闭门不出。但是玉卿宫可就不一样了,惠妃现在算得上是皇后的人,这一番运作,好不容易能够挫挫皇后的锐气,容贵妃怎么能够放过这样一个好机会呢!

    最先到皇后宫中的,是惠妃,她知道席家是凶多吉少了,于是抱上长平公主便来了宸月宫。此时宸月宫中还只有兮离一人。惠妃二话不说便先跪下了:“皇后娘娘,嫔妾求您一事!”

    “惠妃快起来!”兮离大吃一惊,连忙去搀扶惠妃:“惠妃这是怎么回事儿!这种玩笑也是随便能开的!”

    惠妃却是执意不起来,对皇后道:“皇后娘娘莫要取消嫔妾了,嫔妾真的是有事求皇后娘娘!”

    “……”皇后看了惠妃一会儿,终于放弃了搀扶惠妃的动作,对惠妃道:“……好吧,你有什么事儿就说吧,本宫听着,只要是本宫能帮得上忙的,本宫一定帮你。”

    “谢皇后娘娘。”惠妃又磕了一个头,对皇后道,“皇后娘娘也知道,席家现在看来,是要倒了……嫔妾,恐怕也是自难保的……嫔妾只求、只求皇后娘娘能够让若岚暂时在宸月宫住一段时间——”

    “惠妃!”兮离皱眉。

    “皇后娘娘不要误会。”此刻惠妃看上去已然好多了,子继续道,“嫔妾现在是自难保,您也知道,这宫中捧高踩低的,嫔妾唯恐这段时间若岚在嫔妾边,会受到什么牵连……再说,恐怕这以后一段子,长乐宫都会很忙乱了,嫔妾唯恐被什么人钻了空子,害了嫔妾的若岚……所以,嫔妾斗胆,请皇后娘娘替嫔妾照顾若岚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了,嫔妾再接回若岚……”

    看着兮离皱着的眉头,惠妃又道:“嫔妾知道自己是为难皇后娘娘了,只是还请皇后娘娘看在公主还小的份上,成全嫔妾一片子之吧!”说着便不停地给兮离磕着头。

    兮离连忙叫边的弄琴去拦住惠妃,半响,才为难地答应了:“好吧,本宫就替你照顾若岚一段子。”

    “呵……”惠妃大喜,“谢谢皇后娘娘!”

    “不过,你也别那么担心。”兮离忍不住出言安慰惠妃,“皇上与你还是有分在的,必然不会因为前朝之事迁怒于你,只要你好好的,就没人敢打若岚的主意。”

    “皇后娘娘……”惠妃哂笑,摇摇头嘲讽道,“嫔妾知道,皇上对嫔妾会网开一面,但是……那毕竟是嫔妾的父亲,就算知道是无法挽回的,嫔妾为人子女,也是要去求一求的……”

    “罢了。你去吧,若岚这里有本宫呢。”兮离摇摇头,看着惠妃行了一礼之后离去,如此陷入两难之地,纵使君王再愧疚又怎样呢?不过是个可怜人……

    送走了惠妃,兮离命人将长平公主抱去偏跟若锦一起,还没消停一会儿,容贵妃、温婕妤便来了。

    兮离眼神闪了闪,看着底下行礼的二人道:“行了,起来吧,今儿个什么风把你们俩都吹来了?还是一起来的……”

    “嫔妾想着来向皇后娘娘谢恩,走到御花园的时候刚好碰见容贵妃娘娘也来找皇后娘娘,容贵妃娘娘便让嫔妾跟她一道儿来了。”温婕妤温婉地道。

    “赐座吧。”兮离不置可否,让二人坐下,对容贵妃道:“温婕妤来谢恩,那容贵妃呢,又来找本宫什么事儿?”

    “说起来,本宫也是来谢恩的。”容贵妃狠狠瞪一眼兮离,转而又假笑道:“本宫的皇儿还是得了皇后娘娘的美言,才得以搬离本宫边的,还真是谢谢皇后娘娘了!”

    “不必。”兮离仿若没有看见容贵妃吃人般的眼神,淡笑道:“本宫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再说了,盛儿早晚是要离开母妃边的,早些晚些,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至于说动皇上让容贵妃得以探望大皇子一事……容贵妃就不必谢本宫了,本宫也是将心比心罢了。”

    “哼!”容贵妃被噎了一句,便再不说话了。兮离见状,又转向温婕妤道:“温婕妤……是来谢什么恩的?你是有子的人了,应当在你宫里好好养胎才是。”

    “嫔妾谢皇后娘娘体恤了。”温婕妤摸着肚子笑道,“只是今嫔妾再次怀孕,想起以前种种,恍若隔世,这才意识到那时做了多少不知规矩的事儿,但是皇后娘娘却没有跟嫔妾计较那些个事儿,故而,嫔妾才想要来谢过皇后娘娘。”

    “是么。”兮离仍旧淡淡笑着,“你当时失了自己的孩子,又被冤枉,绪激动一些是自然的事儿,本宫也不是什么计较的人,早就忘了,倒你还记着。现在你终于又怀孕了,可见福气还在后头,好好养胎,争取给皇上诞下一个健康的子嗣才是正道。”

    “说起来,当温婕妤被冤枉从而失了孩子,还是因为惠妃的事儿吧……”容贵妃再一旁喝了一会儿茶,见二人谈论起这个,立刻放下茶杯插了一句,“可叹呀,当咄咄人的惠妃,现今也快要倒霉了呢!”

    “容贵妃慎言!”兮离严肃着看了容贵妃一眼,“孰是孰非,不是我们后宫妇人该置喙的!”

    “哟!”容贵妃很是不屑地看了兮离一眼,“皇后娘娘脾气还真大!嫔妾不过是说一句嘴罢了,这惠妃一向骄纵,仗着自己是皇上的嫡亲表妹就不把宫中姐妹们放在眼里……嫔妾记得,皇后娘娘也吃过她的亏吧!怎么,现在不计前嫌了?皇后娘娘肚量还真是大!”

    “你也说了,惠妃是皇上的嫡亲表妹。”兮离面色不变,“本宫只是奉劝你一句,惠妃与皇上的分是在那里的,你可不要做糊涂事儿……至于本宫的肚量嘛……本宫堂堂皇后,一国之母,没有肚量怎么能一视同仁,照顾好皇子皇女跟众位嫔妃?不过容贵妃只是贵妃,想不明白这些也是难免的……本宫也不愿强求容贵妃。”

    “你!”容贵妃的俏脸有些扭曲,实在气不过,只得愤愤扭着帕子告退了。而另一边,温婕妤看着容贵妃这样便离开了,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兮离看温婕妤颇有些尴尬的样子,开口道:“温婕妤还有什么事儿么?”

    “嗯,是这样的。”温婕妤看着皇后道,“嫔妾想跟皇后娘娘求个恩典。”

    “恩典?什么事儿?”兮离挑眉看着温婕妤。

    “嫔妾希望,皇后娘娘能恩准嫔妾的家人进宫探望嫔妾……”温婕妤犹豫地说了,“嫔妾不是不知足!只是……娘娘您也知道,自上次嫔妾母亲进宫探望却出了那档子事儿,嫔妾的母亲一直心怀愧疚,郁结于心,嫔妾现在又有了孩子,嫔妾只希望……母亲能够安心。还望皇后娘娘,能够成全。”

    “是这样……”兮离微笑,“本宫准了,不过这个月正式敏感时节,下个月便让你母亲递牌子吧。”

    “嫔妾谢过皇后娘娘。”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