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制衡

    信任的前提是了解,没有了解的信任,渀佛空中楼阁,稍有不慎便会坍塌。

    ——心理学笔记

    晔成帝眼神一闪,若有所思,颔首道:“朕知道了,你放心,朕有分寸……夏礼,去准备三辆马车。”顾业一笑:“还是你知我心意。”出门吩咐三辆马车分三个方向往青元镇而去,又派出一匹快马,自己确是运起轻功在路上飞奔着。

    晔成帝见顾业远去,看着萧都统仍然老实呆着没有多嘴,面上露出满意的神色:“萧都统,行宫的安全就交给你了,把侍卫的巡逻路线重新安排一下……往淑颖皇贵妃那里多派些人手,朕这里你暂时不用管。”

    萧都统有些犹豫:“那皇上的安全……”

    “朕自有安排。”晔成帝一个眼神过去,成功地让萧都统闭上了嘴:“是。”

    “皇上,淳才人求见。”夏礼在门边儿道。萧都统见此,躬道:“那臣便回去布置了。”

    晔成帝颔首:“嗯,下去吧。”萧都统退下,晔成帝又看向夏礼:“淳才人来干什么。”

    夏礼道:“……淳才人说做了些点心请皇上享用。”

    外边提着食盒等着的淳才人刚好见迎面而来的萧都统。萧都统躬:“见过淳才人。”

    “萧都统免礼。”淳才人有些踌躇,“皇上可是有什么要事?如果打扰了皇上……本宫还是回去好了。”

    “皇上跟臣议事已经结束了……臣还有事儿,就先告退了。”萧都统没有抬头。

    淳才人咬咬唇:“那萧都统就下去吧。”“是——”

    夏礼出来便见萧都统向淳才人行了一礼退下,眼神闪了闪,笑着上前道:“淳才人,皇上请您进去。”

    “谢夏公公。”淳才人回过神,带着宫女进去了。

    “嫔妾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淳才人进请安。

    “起来吧。”晔成帝淡淡道,“你来得正好,给朕研磨。”

    “是——”淳才人把食盒交给宫女,自己上前去为晔成帝磨着墨。

    “你的礀势甚是熟练,不愧为大儒之家出。”晔成帝突然道。

    “皇上谬赞了……嫔妾家道中落,不过是幼年读书的时候常常写字罢了……而后,因为家中贫困,都是自己磨墨的,嫔妾也常常在祖父书房伺候。”淳才人手一顿,笑着答道。

    “是这样么……曹老大人体如何?”晔成帝状似无意地问着。

    “回皇上的话,嫔妾祖父子还算是硬朗,年关之时母亲入宫,还告诉嫔妾祖父最近越发闲不下来,因为没事儿干竟是去抄书打发时间了呢!”淳才人微笑。

    晔成帝抬眼看着淳才人:“若是让你祖父再入朝为官,你觉得他的体吃得消么?”

    淳才人一愣:“皇上……嫔妾一介妇人,不敢妄议朝事。”“朕只是在问你祖父的体,算不得什么朝事。”

    淳才人犹豫了一会儿,方才笑道:“嫔妾祖父常说,为男儿者,当为国家效力,才不负一抱负。”

    晔成帝淡淡颔首:“曹大人此言,甚得我心。”淳才人低头称不敢。

    晔成帝又道:“朕觉得,做一个小小才人委屈你了……朕想跟淑颖皇贵妃商议一下,等回了宫便晋你的位分,你觉得如何?”

    淳才人一愣:“皇上……嫔妾蒲柳之礀,能得皇上的厚已然感激不尽,怎么会委屈呢?”

    晔成帝摆摆手:“话不能这么说,曹大人是先帝旧臣,若不是后来告老还乡,你应该选秀入宫,也不该只是才人而已……”

    淳才人起到晔成帝跟前跪下:“皇上……嫔妾能得皇上垂便是上天庇佑,不敢有任何不满之心,只是嫔妾自知份低微,当不得高位分的重任……”

    晔成帝一笑:“有什么当不得的……若不是你当初只是一个宫女,现在应当与嫣姬相当……”

    看着淳才人不敢出声,晔成帝淡淡道:“罢了,你如此谦逊,朕便遂了你的心意……此次年关过去,还没有大封六宫,这样吧!朕跟淑颖皇贵妃商议一下,此次让你多升一个位分,这样,你可满意?”

    淳才人大喜,磕头道:“嫔妾谢皇上体恤……”

    晔成帝眼神不带一点温度:“起来吧,把你的点心留下,朕得空再吃……朕这便去跟淑颖皇贵妃商议。”

    “是——嫔妾告退。”淳才人这便退下。

    晔成帝看着放在旁边的点心许久,嗤笑一声。起往南熏去了。

    “慕儿,你别捣乱嘛!”“母妃,慕儿没有捣乱,是你的步骤没有对!不是这样的!”

    “你们在做什么?什么捣乱不捣乱的?”晔成帝刚踏进南熏便听见兮离和慕儿争执的声音,出声询问。

    兮离一惊,站起上前几步挡住晔成帝的视线:“皇上不许看!”

    晔成帝挑眉:“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慕儿凑上前来:“对对!父皇不要看,过一段时间再给父皇!”

    晔成帝摸摸鼻子:“好吧……朕等着。”兮离狡黠一笑,示意弄琴把东西遮起来,自己拉着晔成帝出去,坐好:“皇上来有什么事儿吗?”

    “是有一件事……”晔成帝喝了一口茶,笑了笑,对慕儿道:“慕儿去给父皇写一幅字看看好不好?”

    慕儿点点头:“好吧,慕儿不听。”就进书房去了。

    兮离看着慕儿进去,嗔怪地看了晔成帝一眼:“到底什么事儿啊,还瞒着慕儿……”端起茶喝了一口。

    晔成帝叹一口气:“现在朝上文臣之事基本上……都被席家把持着……朕打算扶持几个人上来。”

    兮离心里一突,抬头放下茶杯:“皇上无缘无故地跟我说这个干什么……我又不懂前朝的事儿。”

    晔成帝抓住兮离的手:“你不是不懂,是不愿意懂……”

    兮离眼神漂移到一边,不回话。

    晔成帝一叹:“离儿,我希望你帮我。”

    “皇上要妾怎么帮皇上?”兮离闷闷道。

    “前朝……与后宫息息相关。”晔成帝直视着兮离的眼睛,“嫣姬背后的苏家,和淳才人背后的曹家,一并启用,也可以做制衡之用……”

    兮离抬头:“皇上要提升嫣姬和淳才人的位分?”

    “不,朕回去之后,会大封六宫。”晔成帝道,“此次的刺客,应该是越国派来的。”

    “什么!那和婕妤……”兮离惊讶。

    “还不能确定。”晔成帝摇头,“不过……羌族已然灰飞烟灭,越国面上臣服,实则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离儿,朕想要天下……”

    兮离起,背对着晔成帝:“皇上……”顿了一会儿,“皇上,想要妾怎么做?”

    晔成帝从背后抱住兮离:“朕想出兵,然而,内政不稳是大忌……席家不能再留,越国可以先借由师兄的人手盯着以作钳制……离儿,曹家和苏家现在交好……朕要挑起两家不合,以防文臣联手……要委屈离儿一段时间了……”

    兮离转:“皇上是要宠着淳才人和嫣姬么?”

    晔成帝点头。兮离笑笑:“妾受委屈没关系,但是妾不想慕儿也受委屈。”

    晔成帝不语。兮离又笑:“皇上所想不过就是制衡二字……”哂笑一下,“皇上毕竟不是女人……现下不过是惠昭仪和席家咄咄人,嫣姬和淳才人才会联手,实际上……这两人可是面和心不合的……”

    晔成帝挑眉:“可朕觉得这两人甚是相似,应该很是谈得来才对?”

    兮离笑着:“皇上,相似才是大忌……”见晔成帝面露不解,兮离深吸一口气道,“皇上,若是这两人没有了共同的敌人,又想再共进一步,那么最大的阻碍不是别人,而是与自己相似的彼此……皇上,独独一份才是珍贵,两个相似的东西,可就是平常了……”

    晔成帝沉默。兮离嗤笑一下,负气道:“妾有些累了,妾先去休息了。”

    晔成帝猛然惊醒,拉住就要离去的兮离:“离儿,你别生气……”扳过兮离,见她双眼微红,晔成帝不心下一软:“是朕不好……离儿,朕……”

    兮离叹气:“皇上不用再说了……皇上不是要看慕儿写的字么?”

    晔成帝讪讪:“嗯……咱们去书房?”

    兮离点点头,随晔成帝往书房去。

    慕儿一笔一划的写着大字,正好写完最后一笔,抬头便见自家父皇和母妃一前一后地进来了,下了椅子上前对晔成帝道:“父皇,慕儿写完了,你看看慕儿写得好不好?”

    晔成帝微笑着抱起慕儿:“好,父皇看看……”

    兮离看着晔成帝与慕儿相处地正好,微微舒一口气,心中止不住地冷笑。若是自己一人也就罢了,博得晔成帝的愧疚自然是好的,但是自己现在有了慕儿,还有腹中的孩子,自己怎么能再受委屈?晔成帝!前朝与后宫息息相关!哼!想出兵,她就这么笃定自己不会记恨,让哥哥阻挠么!

    兮离微笑着,你晔成帝既然想要做事,便要学会付出代价,这后宫制衡,怎么由得你晔成帝来做,当然是要我阮兮离来掌控了……钟夜祺,你始终不了解女人,既然现在宫中已经乱成一锅粥了,自己当然要再加些佐料下去才好。

    只是希望……你要承受地住才好,我可不是好捏的蜀子!既然你家‘师兄’都已经觉得我不凡了,我自然要展示给你看!“知己”就要有“知己”的样子!如果你这样都承受不了,还谈什么知己,谈什么信任!

    作者有话要说:写完了……汗……终于可以恢复正常节奏了……终于可以不用晚上熬夜,白天睡觉了……

重要声明:小说《攻心之兮离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